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

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

    “只要玄天盟敢,角魔族那边必然没有问题,以三株玄阴九叶莲交换那名角魔族的六角族人一事,随时可以进行。¤文学吧:wxba¤”

    秦烈替角魔族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们玄天盟的确有兴趣,不过实施起来要小心谨慎,这段时间八极圣殿和合欢宗的人,都在附近巡视着,我们不能被他们察觉。”

    宋婷玉捋了捋耳边一缕碎发,美艳的脸上噙着迷人的笑容,风情无限道:“我们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玄天盟和邪族有勾结。而且,我要言明,就算是玄天盟和角魔族的交易达成,以后我们还是会对角魔族开战,在明面上,我们一样会参与对付邪族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秦烈嘿嘿一笑,“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你要是以这个模样现身,被我发现了,我也会毫不留情对你下手。”宋婷玉咯咯娇笑,妩媚地看着他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你我周边没人,呵,那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秦烈哑然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宋婷玉白了他一眼,玉手一抛,一张制作精美的人皮面具飞过植满净魔兰草的河面,如手帕般落入秦烈掌心。

    “往后你要想在外界活动,记得戴上这张面具,你现在可谓是赤澜大陆的公敌,如果不想过街老鼠一样被人追杀,你还是稍稍小心一点。”宋婷玉抿嘴轻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面具轻薄如丝绸,入手有些冰凉,轻如无物,一看就是由大师制作而成。

    秦烈微微点头,很干脆地就将这张面具覆盖在脸上,除了初始的冰凉感有些不适外,他没有别的不舒服感。

    这张面具的触感。和细致精美程度,似乎比李牧赠送的那一张还要出众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张狐皮面具,由六阶灵兽‘魅灵妖狐’肚子上的一层薄皮制作而成,它是我从海外一个拍卖场内以巨资购买下来的。”宋婷玉一脸肉疼样,“我只是暂借你用用,以后记得要还给我。哦,对了,这面具的模样并非一成不变的,你可以自行拉伸调整,这样你就可以变幻成不同的样子。就算是要变幻成女人的样子,也是简简单单,只需要稍稍把线条拉扯精细一点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会儿。面具的冰凉感已经没了,秦烈伸手触摸,竟完全没有佩戴面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像这一张狐皮面具,和他的皮肤已完美的融合起来,这令秦烈暗暗惊奇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一缕若有若无的淡淡幽香。似乎从他脸上慢悠悠释放出来,香味很淡,很好闻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动了动鼻子,诧异道:“这是狐香?不对,这香味有些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睛一亮,忽地看向宋婷玉。笑道:“这张面具你也戴过?”

    “这混蛋!”

    宋婷玉暗骂一声,娇媚的脸蛋上,泛出一丝难见的羞赧。哼道:“我是用过两次,怎么?你要是嫌弃,就将这狐皮面具还给我,我还不舍得借你呢!”

    “来自于你身上的香味,我怎会嫌弃呢?”秦烈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废话了。我走了,我要将事情和我爹他们说清楚。看看他们准备怎么操作此事。”宋婷玉白了他一眼,婀娜多姿的身躯,就要跃上流云七彩蝶。

    “随便带我一程,把我丢在凌家镇就行。”秦烈心神一动后,对宋婷玉说道:“你稍微等我一下,我和你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回头,来到猎灵兽的位置,冲那名角魔族的战士说道:“你回去告诉库洛,我要走一趟药山,他应该明白我过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名角魔族战士恭敬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秦烈跨过植满净魔兰草的河流,来到宋婷玉的身前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换了一张脸,你的确就能离开此地了,诺,镜子给你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宋婷玉递来一面铜镜。

    秦烈将脸凑到镜子上,仔细看了一眼,发现这张脸稀松平常,是在大街上最普通的那种,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在你们宋家,那个叫姚泰的人,还请帮我照顾一下。”上了流云七彩蝶后,沉吟了一下,秦烈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件。”宋婷玉微笑。

    流云七彩蝶可谓是赤澜大陆最快捷的飞禽,在它的风驰电掣下,秦烈和宋婷玉两人很快就越过冰岩城,直达荒弃的凌家镇。

    从流云七彩蝶身上飞跃下来,秦烈站在寂静无声的凌家镇,仰头冲宋婷玉说道:“行了,你不用管我了,你回玄天盟,找你父亲他们商榷要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来凌家镇?”宋婷玉美眸熠熠,深深看着他,“在如今的局势下,你特意前来凌家镇,一定是有着什么目的吧?能不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秦烈皱眉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就随便问问而已,谁稀罕知道你的那些破事。”宋婷玉挥挥手,口是心非的来了这么一句,旋即驱使着流云七彩蝶离开。

    在她飞走后,秦烈来到属于他的那间小屋,就在里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放开心神,他以精神意识巡查四周,要确定宋婷玉是否真的离开,确定周边有没有人活动。

    精神意识如波纹,如涟漪,以他为中心,朝着四面缓缓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处在万象境中期境界,精神意识的覆盖力并不宽阔,他也只能将凌家镇周边一里区域的动静收入心底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人境界远超他,刻意隐匿自己的气息,以他的修为还是无法查探明白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后,他从周边没有感知到异常,又一点点将精神意识收拢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傍晚红艳艳的霞云,他并没有急着前往药山,而是在小屋内闭目养神,梳理自己的丹田灵海。

    袅袅灵力化云的灵海之中,九个元府如洞天福地,都自成一个小世界,内部要么雷电缠绕,要么寒冰彻骨,要么磁力扭曲。

    “开元境开辟元府,万象境净化魂湖,通幽境淬炼灵魂……”

    运转着不同的灵诀,脑海内想着不同境界之间的差异,他慢慢入定。

    “灵阵图,也是灵技的一种表现形式,真正精通了一个灵阵图,也算是掌握了一种灵技,只要运用巧妙,灵阵图也能直接对敌作战。”

    简陋的小屋中,秦烈的脑海之中,渐渐浮现一幅幅新奇的灵阵图。

    九曲长河图、天禽翱翔图、星河光耀图……一幅幅灵阵图,在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来,忽然显得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明亮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凝结灵力,就在这间生活了七年的小屋中,他以指为笔,以灵力为线,以虚空为灵板,开始刻画他熟识的灵阵图。

    灵力凝为灿灿白光,在他的精神意识御动下,在半空中凝为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,那小溪,九曲十八弯,暗含着某种奇妙,随着他的全神投入,他似乎听到了溪流的哗哗水流声,那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动听,让他不自禁地沉迷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水泻声中,灵力凝为的溪流,忽地成碎光崩塌消散。

    沉迷在灵阵图刻画中的秦烈,陡然惊醒过来,看着点点碎星般的灵力光点,他不由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次灵阵图的刻画,也不像在雷亟木所在的奇阵之中,刻画龙蛇翻天图那样的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能很轻易地,如上次刻画龙蛇翻天图一般,也轻松随意地,将较为容易的九曲长河图以灵力虚空刻画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却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储灵、聚灵、增幅、固韧这四种古阵图,虽然名为基础灵阵图,但结构却极其复杂。比起十二根灵纹柱内部的灵阵图而言,基础的古阵图,也要繁杂深奥许多,如果连九曲长河图这类灵阵图,都没办法虚空刻画出来,转化为攻击的手段,那四幅古阵图就更加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根灵纹柱,最后一根为封印,为中央枢纽,不算图。可还是有天网禁魔图、九曲长河图、天禽翱翔图、星河光耀图、百花锁甲图、古木焕生图、琼楼落地图、六甲**图、龙蛇翻天图、三才四象图、阴阳交汇图共十一幅灵阵图,再加上四种基础古阵图……如果都能化为攻击的技艺,我对敌的手段,将会极其的丰富多变!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一一将灵阵图变化为攻击手段,一一的实现,我的战斗力必将获得巨幅提升!”

    “既然看到了希望,就要逐步去实施,一步步成功演变为攻击手段!”

    小屋中,秦烈眼神坚定,很快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在武道的修炼上,他需要更进一步,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来适应越来越严酷的大陆局势。

    没有急着马上前往药山,去探寻传送阵一事,就在凌家镇,在属于他的小屋中,秦烈孤独的暂居下来。

    饿了,就从空间戒内,取出储藏的干粮裹缚,困了,就倒地休息一阵子。

    他废寝忘食地修炼。

    他在尝试着,将灵阵图,衍变成攻击的强悍手段,提升他对敌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在小屋内苦修之时,突然感应到生命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很多股。

    他立即中止了修炼,悄悄隐匿气息,皱着眉头来到窗户口,隐蔽地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一行人,从凌家镇的镇口,一点点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会来凌家镇?”秦烈皱眉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