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退无可退

第三百三十六章 退无可退

    “血矛窝藏幽冥界邪族,和邪族暗中勾结,罪该万死!!

    合欢宗的无妄尊者,在无心尊者死亡后,本来也心生惧意,如今,眼见莫河和玄天盟的人也都到来,胆气一壮,禁不住喝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是邪族?”初来的莫河,没有完全弄清楚形势,不由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凌家!先前那丫头···…”器具宗的大供奉罗志昌,远远指向凌语诗,大声叫喊道:“就是这个叫做凌语诗的丫头,她身上有冥魔气!从器具城飘逸而来的那一道冥魔气,就是受她吸引,被她吸入了体内!她,还有所有凌家族人,都是幽冥界的邪族!他们潜伏在赤澜大陆,必然有着巨大的阴谋!”

    “还有秦烈!”

    房奇插话,他冷冷看着凌家的方向,看着凌家族人中间的秦烈,喝道:“秦烈和凌家关系密切,那个叫凌语诗的丫头,还和他有过婚约!他应该也是邪族奸细!”

    蒋皓轰然一震,如豁然开朗般,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,失声尖叫道:“秦烈必然是邪族奸细!我宗的邪冥通道,就是被此子拔出灵纹柱后敞开!以前我们没有想透,现在终于明白过来,他拔出灵纹柱,就是为了打开邪冥通道,让邪族踏上赤澜大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变色。

    八极圣殿和合欢宗,甚至玄天盟的宋思源、谢之嶂一众人,在这时候也都耸然变色。

    邪冥通道,的确是由秦烈亲手打开,是因他拔出了灵纹柱,才导致通道敞开。

    之前,不论是宋思源、谢之嶂,还是詹天逸等八极圣殿强者,都只当那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参与者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秦烈是走投无路了,才不得不御动灵纹柱的力量来抗衡他们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都是这么想。

    然而,如今给器具宗的三大供奉这么一说,联系起现今秦烈和凌家族人的关系,看着分明在帮助凌家的库洛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怀疑起来,怀疑蒋皓所说的才是实情。

    怀疑——秦烈就是幽冥界的奸细!

    怀疑他之所以潜入器具宗,就是为了灵纹柱而来,就是为了打开邪冥通道!

    “至今,他还不肯交出十二根灵纹柱!他这是压根不想有人能重新封闭邪冥通道!”罗志昌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八极圣殿的莫河,听到这里,不由地看向宋思源等人语气嘲弄道:“可笑你们玄天盟还当秦烈为重新封闭邪冥通道的关键人物,还将此人吸入玄天盟,成为宋家的星级客卿!”

    宋思源、谢之嶂、宋婷玉等人一个个面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们聂家,早就知道他是奸细了!”聂阚冷哼一声,此刻也冷眼看向宋思源、谢之嶂两人,“若非盟主和谢家家主庇护,这个秦烈,在玄天大殿的时候,就应该被剥夺记忆!”

    宋思源、谢之嶂、宋婷玉神色愈发阴沉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一切也都明朗了,各位认为应该要如何处置血矛和凌家?”合欢宗的无妄尊者并没有因为无心尊者的死而慌乱,相反,这时候他还暗暗欣喜。

    没了无心尊者牵制他这趟他可以为所欲为,一旦灭掉血矛,器具宗还不是任由他揉捏?

    在他来看如今的局势,恰合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血矛窝藏邪族,死罪!凌家为邪族,更是必须清理干净!而秦烈,为邪族打开了邪冥通道,也应当场格杀!”莫河语气冰冷,“幽冥界的邪族为赤澜大陆公敌,所有和他们扯上干系者都要灭杀干净!”

    血矛武者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凌家族人一脸绝望。

    宋婷玉暗暗叹息,事情发展到这里,她知道她和宋家,也都没办法挽救了。

    凌家是邪族一事,她和她父亲,甚至没有告知宋思源等人,自然更加不可能对聂家、谢家多言。

    宋禹只是告诉聂、谢耀阳,说幽冥界的角魔族可能有玄阴九叶莲,三大家族的家长,决定和幽冥界的交易的时候,也都小心翼翼,让她半夜三更去找秦烈,偷偷摸摸前往山腹囚室。

    这么谨慎,就是害怕被人知道,害怕事情曝光后,玄天盟可能成为众矢之妁

    毕竟,在赤澜大陆,武者对邪族的观念绝不是一朝一夕能扭转过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宋家如果跳出来打圆场,劝八极圣殿和合欢宗和邪族放下成见,恐怕立即就会被周边所有赤铜级势力讨伐!

    “不愧是八极圣殿的金衣使者!”无妄尊者赞叹一声,笑呵呵道:“我代表合欢宗,绝对支持莫兄的决策!你对血矛、凌家、秦烈的态度,就是我们合欢宗的态度!”

    “你们玄天盟,又是怎么一个态度?”莫河冷然一笑,又看向宋思源、谢之嶂等人,“秦烈是你们玄天盟的星级客卿,你们,不会要包庇此人吧?”

    “宋兄,这趟针对幽冥界邪族的行事,由你做主!”聂阚哼道。

    宋思源看了看无妄尊者,又看了看莫河,最后望了一眼秦烈,无奈说道:“你们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,玄天盟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这无疑是宣判了血矛、凌家和秦烈的命运。

    宋婷玉一阵无力,她知道宋家没有选择,玄天盟也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她只能远远看着秦烈,一脸地歉意,除此之外,她不知道她还能怎样。

    在莫河和玄天盟的众人现身,在罗志昌、房奇、蒋皓这三大供奉,尖叫着,说他隐姓埋名潜伏器具宗,就是为了帮助邪族敞开邪冥通道后,秦烈就在沉默。

    他发现他当真小瞧了三大供奉的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他为器具宗所做的一切,三大供奉似乎全部忘记了,他们似乎根本不记得若非他唤出血厉,器具宗早已被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啃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并不知道,玄天盟和八极圣殿,曾经对器具宗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,这些人叫嚷着,将脏水污水尽数泼到他的身上,为了重新夺回灵纹柱,为了灭杀宗门的“叛徒”,他们竟然要让差点毁灭器具宗的八极圣殿、玄天盟,来格杀掉曾经力挽狂澜助器具宗存活至今的他……

    此刻,库洛和凌语诗站在一块儿,凌家是邪族的身份,已经彻底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,也变成了邪族的奸细,助邪族敞开的了邪冥通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无论如何解释,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,不论如何努力,如今都恐怕没办法让八极圣殿、合欢宗、玄天盟的这些人收手了。

    他和凌家、血矛已被真正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“现在,整个赤澜大陆,也只有一个地方,敢收留你们。”此时,来自于幽冥界的库洛,以幽冥界的语言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秦烈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库洛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秦烈又去看血矛的琅邪。

    琅邪还在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在对待邪族的态度上,他其实和玄天盟、八极圣殿、合欢宗的人没有分别——他也一直视邪族为敌。

    琅邪并不傻,他很清楚,如今的局势,玄天盟、八极圣殿、合欢宗都要杀他,都要铲除血矛。

    如今,血矛和凌家举世皆敌,除了邪族盘踞的原器具宗,这天地虽大,已再也没有他和血矛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可是,要让他和邪族为伍,他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杀!”而此时,莫河已经不准备再给众人时间多想,简单利落下达攻击命令。

    八极圣殿强者立即下手。

    临近的几名血矛武者,在等候琅邪决定的时候,瞬间被击杀。

    “琅邪!要么血矛和你我马上被杀干净,要么,你就给我们指出一条路!”冯蓉目眦尽赤,大喝道:“就算是死路!也比看不见路好!”

    琅邪轰然一震,他眼角突然有两缕鲜血流淌出来,令此刻的他显得无比可怖。

    “跟着秦烈冲!”琅邪厉喝。

    所有血矛武者都红着眼怒吼,“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