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缚魂邪咒

第三百三十四章 缚魂邪咒

    在无妄尊者的压力下,琅邪自身都岌岌可危,根本无法!帮-烈。

    眼见无心尊者疾驰而来,凌家族人都惊惶起来,如意境中期的无心尊者,对如今的凌家族人而言,简直就是无法撼动的巨山。

    要让他们力抗无心尊者,根本就是蜉蝣撼大树,那是明摆着去送死。

    “谁敢挡我?”

    无心尊者轻喝一声,只见一朵朵雪白莲花,从他敞开的胸襟内旋飞出来。

    一股香甜的气味,从每一朵莲花当中释放而出,嗅上一口,仿佛就能迷失人的心智,令人精神恍惚,连意志都会被腐蚀掉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秦烈眼瞳赤红如血,冲着凌家族人咆哮,在爆吼声中,他以血灵诀,将全身鲜血内的力量催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嘭嘭!嘭嘭!”

    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从他胸腔震动而出,他脸上忽然浮现一个有些妖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血之爆裂术!”秦烈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三名合欢宗的武者,正欲对血矛武者展开杀戮,忽地暴体而亡,全身鲜血如喷泉般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相隔百米,秦烈伸手虚空去抓,五指指尖血光熠熠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道猩红鲜血,如血色闪电一般,从远处极速而来。

    浓烈毒瘴气覆盖的天际,道道血光诡异蠕动着凝炼起来,形成一只鲜血淋淋的鬼爪。

    “泣血鬼爪!”

    鲜血巨爪,透出牵引鲜血,将人体内精血直接抓出来的诡异气息,猛地按向一朵雪白莲花。

    两股不同的能量碰撞在一块儿,一个半圆形血白色光圈,如琉璃光罩迅速扩散,倏地膨胀,然后在一声巨响中爆灭。

    条条血色、白色能量光束·如一柄柄利剑,往四面八方疾射。

    凌家族人纷纷败退。

    “泣血鬼爪为血煞宗的攻击手段之一,这技艺的玄妙-之处,在于抽离低阶武者体内鲜血·趁着鲜血中的灵力没有消散,立即凝成鬼爪出来。”血厉的血色残影,又在秦烈魂湖中映现出来,以他的灵魂力量,助秦烈施展血煞宗的玄妙-灵技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次秦烈再也不是旁观者,而是真正的参与者。

    这趟·血厉的灵魂,在他魂湖之中映现之后,他的身体并非由血厉做主。

    因为血厉的那一缕血色幽魂·外层还裹着一条条雷电,施加在血厉灵魂上的雷电壁障,秦烈并没有真正解除!

    这么一来,血厉虽然出现在他魂湖当中,却没办法掌控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反而是他在掌控血厉的灵魂!

    对秦烈而言,这也是一种极为新奇的感受,他以前从未体会过。

    血厉主动开放自己,将他对血灵诀的精妙-认识,种种血煞宗的玄奥灵技·毫无保留敞开。

    秦烈能在血厉的灵魂之中,任意搜寻他想要的血煞宗灵技,然后以血灵诀催发激活!

    这一刻·血厉如成为他手中的利剑,如成了他的一件灵器!

    “万象境中期修为,竟然能挡我的莲花法印·你也足以自傲了。”无心尊者人在莲花后面,盯着秦烈哼了一声,又道:“这次,你又借助了什么力量?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以区区万象境中期修为,秦烈压根不可能挡住他一击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小子必然又有所依仗!

    一朵朵雪白的莲花,由纯粹能量凝结而成·皎洁明净,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·如一个个巨大的磨盘,接连飞旋向秦烈。

    覆盖天上的厚厚毒瘴气,在那朵朵雪莲花的飞旋中,如被净化掉,竟纷纷消散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磅礴能量,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秦烈周边区域彻底封锁。

    秦烈已被莲花包围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绝不是他对手!向我开放心灵,由我来主导你的身体,或许还有一战之力!”血厉在魂湖内急切道。

    秦烈没有回应,而是取出六个寂灭玄雷,准备直接引爆寂灭玄雷,将所有飞逸而来的莲花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寂灭!是吧?”无心尊者一见他手中多出一枚枚金属球,脸色微变,眼神忌惮地急忙扭动莲花。

    一朵朵将要把秦烈彻底淹没的雪莲花,倏地分散开来,每一朵之间,都相隔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秦烈!”无心尊者突地厉喝。

    他眼瞳之中,两个小小的白色光点,如横跨空间距离,直达秦烈心灵脑海。

    那是两朵灵魂意识凝成的莲花!

    秦烈脑海轰然一震。

    由两个小小光点衍变的莲花,在他脑海之中,变得崇山峻岭一般巍峨,充满着圣洁的光华,如镇住了他整个灵魂识海。

    莲花的花瓣,像是忽然变成锋利的刀刃,随着莲花的转动,要将秦烈的脑海绞的血肉模糊一般。

    无心尊者这是要先诛秦烈灵魂!

    一旦秦烈魂灭,他便无法激活寂灭玄雷,也就没办法引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部退走!”

    此时,凌语诗终于彻底醒转过来,她朝着族人娇喝一声后,猛然看向秦烈。

    她一眼看出了秦烈的危机!

    在她紫瞳之中,一个个碎小的诡异文字如星点闪烁着,她开始第一次尝试运用冥魔气。

    她一头紫色长风妖异的飞舞着,盯着无心尊者施展一种来自于九幽邪典的秘术——缚魂邪咒!

    一个个看不见的符号,随着她一句句晦涩难懂的邪咒释放出来,那些符号由她的精神念头凝结冥魔气形成,符号不在外界显现,却如飘零的雪花一样,在无心尊者的脑海之中挥散开来。

    在无心尊者对秦烈灵魂下杀手的同时,她,也在对无心尊者的灵魂动手!

    一个个诡异的符号,在无心尊者脑海飘落之时,不住衍变着,随着下落的过程,迅速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些符号变成一只只幽魂厉鬼,尖叫着,咆哮着,厉啸着,在无心尊者脑海张牙舞爪地四处作恶。

    无心尊者如瞬间被无数邪灵入侵!

    他灵魂失守,不得不集中所有力量,来镇压脑海的幽魂厉鬼。

    他施加在秦烈脑海的两朵白莲花,随着他的灵魂错乱,因没有后续灵魂力量的支撑,霍然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贱婢!你果然修炼了邪术!”无心尊者回头,瞪着凌语诗怒骂,凶恶道:“等一会儿击杀了秦烈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我要让你知道,得罪了合欢宗的尊者,身为女子的你,将会遭受何等的凄厉待遇!”

    怒吼时,无心尊者却不得不停了下来,全力来抗衡脑海的怨灵厉鬼。

    如意境中期的他,被凌语诗的缚魂邪咒侵入脑海,竟然也显得颇为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凌语诗不为所动,依旧紧紧盯着他,继续以精神念头聚集邪咒,继续冲击他的灵魂脑海。

    她和无心尊者,都没有注意到,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蓝汪汪水潭中,有一个暗红色的诡异身影,正在默默观看着。

    库洛已经到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他以堪比破碎境的修为,潜藏在剧毒水潭中,暗中观察着一切,在找寻究竟是谁将冥魔气吸引至此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,始终没有发现异常,还当自己感觉错误了。

    直到凌语诗睁开眼,在意识迷糊的时候,不慎绽放了一丝冥魔气出来,他才知道他没有找错目标。

    凌语诗,就是牵引冥魔气至此,将那一缕精纯冥魔气吸收的

    惊奇下,他并未轻举妄动,还是暗暗潜藏着,默默观察着凌语诗。

    他想看的更准一点,想知道凌语诗究竟凭借着什么,将冥魔气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他要弄清楚缘由。

    直到凌语诗真正清醒,开始施展出缚魂邪咒来对无心尊者下手,他才从凌语诗体内鲜血的异常,确定了下来—果然是邪神之血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