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定下方向(求月票~~)

第三百一十六章 定下方向(求月票~~)

    宋家的客卿部,要比秦烈所想的大不少,在他来看,整卿部的规模,相当于一座冰岩城的大小。

    一栋栋灰褐色石头砌成的石楼,一排排坐落着,很多石楼上面,刻画着星辰,弯月,和炎日的图案。

    客卿部居住的,不单单只是宋家客卿,还有那些客卿的妻子、孩子、甚至父辈等等。

    “星级客卿,允许带十名亲人入住客卿部,宋家不但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,也免费提供衣食住宿。当然,有关修炼方面的材料,宋家是不负责提供的。”宋婷玉过来后,继续向秦烈解释,“月级客卿,可以带五十个亲人入住客卿部,日级客卿,则是能带百人入住。他们那些亲人的食宿,也是全免,玄天盟和宋家会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烈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宋家这么做,是让客卿安心,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武者,并非孤身一人修炼,不少武者都拖家带口,有父母,有妻子儿女很正常。

    加入玄天盟,成为了宋家客卿,自己的亲人也能一并带入宋家,生命安全得以保障,衣食住行全免。

    这一方面是收买人心,让那些客卿对宋家有认同感,另外一方面,也是让那些客卿有所顾忌,如果那些客卿做出对宋家不利的事情,他们留在客卿部的亲人,就要为他们的乱来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对宋家而言,这样一举多得,他们只需要提供正常衣食住行即可,这对阔绰的宋家来说,简直没有一点负担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宋婷玉带着秦烈,来到客卿部中央的七层高楼。

    日月星三级客卿,身份登记,贡献点兑换接纳任务等等事务,都在这栋七层高楼办理。

    “安叔!”宋婷玉一到门前,便娇声吆喝。

    在这栋楼门前,有几个万象境的武者似乎认得她,一见她过来,都是昂首挺胸,神态恭敬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来啦?”宋安笑着从楼上下来,扬声说道:“事情我都清楚了,连身份令牌都为秦烈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模样的宋安,一过来先冲宋婷玉招呼,然后对秦烈微微点头,神色有着几丝傲慢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五角星令牌丢给秦烈,说道:“秦烈,从今以后,你不再是器具宗的宗主,而是我宋家的星级客卿,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秦烈接过星级令牌,看了一眼,发现背面刻画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安叔,秦烈虽然阻扰了我们对器具宗的计划打开了邪冥通道,但那些……都过去了。”宋婷玉柔声道。

    宋安轻叹一声,说道:“如果器具宗被瓦解我们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,还能借助于器具宗的炼器师增强实力,邪冥通道不会打开我们更能少很多麻烦……”他摇了摇头,有些不能介怀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为幽冥战场在紫雾海,处在八极圣殿的辖区,所以以前和幽冥界邪族的争斗,最头疼的是八极圣殿。

    据说八极圣殿之所以实力不如玄天盟,就是因为他们的高手,在和邪族的争斗中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以前玄天盟也每每派人前往幽冥战场,协同八极圣殿抵御角魔族

    但在真正要拼死拼活的时候,他们往往会保全实力。

    毕竟,一旦邪族冲杀出来,最先遭殃的肯定是八极圣殿。

    由于玄天盟和幽冥战场较远,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有些幸灾乐祸,巴不得八极圣殿和邪族一直消耗下去,好让八极圣殿的实力不断消减。

    然而,因邪冥通道的敞开,大批邪族高手直接在器具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短短半年时间,宋家和那些邪族的几次战斗,也都损失不小,这让身为宋家族人的宋安忧心忡忡,而秦烈…···则是罪魁祸首,让他有好脸色对秦烈显然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他现在已经是宋家的星级客卿,我还能说什么?”宋安勉强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秦烈这边我会正常安排,大小姐,你刚刚回来,应该有很多事麻烦,你的那些麾下…···你也应该好好安抚一下,你就去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多谢安叔。”宋婷玉可爱地笑了笑,又和秦烈聊了几句,就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她一走,宋安的神色严肃起来,对秦烈说道:“我给你讲讲客卿需要注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秦烈脸色从容。

    “宋家客卿,主要配合宋家的一些对外行动,譬如和邪族的战斗,巡视下属势力,秘密处决下属势力一些别有用心者,还有和八极圣殿的一些暗中交锋。”宋安沉着脸,“还有,猎杀特定的灵兽,擒拿灵禽,找寻宋家所需的灵材,和海外的一些纠纷种种,我们都会制成难度不同的任务,由不同等级的客卿去办……”

    宋安罗哩罗嗦,将客卿需要注意的事情,向秦烈说明,秦烈也听的很认真,记住一些要点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都说了,你自己留意就行了。”宋安停了一下,招呼外面的侍卫,说道:“带他去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一刻钟后,秦烈坐在了一栋三层石楼内,这栋石楼有一个修炼室,洗漱间,起居室,小小的厅堂。

    在这三层石楼旁边,还有几间只有一层的石屋,那些石屋,是宋家安排给客卿亲人居住的,由于秦烈孤身一人,所以那些石屋空置着。

    站在三楼的窗台口,秦烈看向看到旁边也有几栋和他所住类似的石楼,石楼上都有蠲显的星辰图案——代表着星级客卿的身份。

    望了一会儿,他发现那些石楼旁边的石屋,有一些没有修炼武道的凡人活动,也有一些年青的孩子,身上有着灵力波动,应当是那些星级客卿的儿子,已经接触了武道奥妙。

    他很快收回目光,将窗户关闭,在独属于他的修炼室内坐下来。

    一缕血光从他眉心飘逸出来·渐渐凝为血厉的模样,血厉出来后,很直接地说道:“建立通往血之绝地的传送阵,需要很多稀缺的材料·有一部分材料血矛的琅邪他们无法提供,也只有玄天盟这样的大势力才能搞到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肯定,可以在毒雾泽深处,建立通往幽冥战场最下一层的传送阵?真有把握?”秦烈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在那血之绝地内,我找到了一个奇特点······我早有布置。只要这边灵材齐全,你肯帮我,我相信传送阵一定可以建成!”血厉道。

    “血之绝地·在幽冥战场最下面,那里会有角魔族强者经常活动,你放血矛武者过去修炼·可想过后果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在竭力帮你说法宋禹,说服他和幽冥界邪族沟通,缓和双方关系,最好真的能达成合作上的默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在劝说宋禹一事上,显得那么热心,热心的,都让我觉得有些过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放心,宋禹拒绝不了玄阴九叶莲的诱惑。他·谢耀阳还有那什么聂,都在破碎境,这些破碎境的武者·最怕的就是涅业火,他们比谁都知道破阶的恐怖!”

    “你是吃准他们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只要他们还对力量有追求,只要他们不想破镜的时候瞬间惨死·他们就必须慎重考虑,你看着吧,他们必然会尝试和邪族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倒是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应该炼一些寂灭玄雷出来,向玄天盟兑换贡献点,以贡献点来换取建立传送阵需要的灵材。”血厉想了一会儿,又说:“玄天盟是赤铜级的势力,在寒冰、大地、雷电这三种还算是常见的灵诀上·应该有不少典籍储藏。你也应该以贡献点,去借阅那些书籍多多揣摩·更加深刻认识这三种力量,积累更多战斗经验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血厉又道:“正如那丫头所言······不借助于外力,你就是个万象境中期武者,或许你能战胜万象境后期者。但是,如果通幽境的武者真要杀你,你未必就能招架得住!”

    秦烈脸色凝重,道:“这点我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在灵阵图的刻画,你应当花些时间。我感觉,你最近情绪不太稳定,可能是灵魂开始融合的原因,你心境有些紊乱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,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和血厉交流了一番,秦烈近期的方向明确了,在血厉重新隐没镇魂珠之后,他从空间戒内,将熔炉,上次宋婷玉给他的种种灵材,一一取了出来,堆积在修炼室。

    他开始炼制寂灭玄雷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!吃我爹的,喝我爹的,可你炼制的都是什么东西?连凡级六品都达不到,你还有什么用?”傍晚时分,秦烈在炼制寂灭玄雷的间隙,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声。

    炼器期间,需要心平气和,需要安静,最烦噪音。

    见外面的声音,没有短时间停下来的可能,秦烈心生不耐,起身来到窗口,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南边的一栋三层石楼处,一名开元境中期的年轻人,和五六个中年男女,拿着一柄土黄色的短剑,一脸地不满,正对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胖子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那胖子背对着他,背影似乎有些熟悉,秦烈皱眉想了想,却一时并没有想起来此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爹是星级客卿,身边只有十个名额,你并不是我们家的人,是因为你说你会炼器,我爹才收留你的。但是你看看,你炼制的都是什么东西?凡级五品的灵器,也只有青石级势力的武者使用,可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里是玄天盟!”那年轻人冷着脸,“在这里,有谁会用凡级的灵器?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将手中土黄色的短剑,直接拍打在那胖子脸上,拍的他胖脸“啪啪”直响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······我之所以不能炼制出高等级的灵器,是因为我没有高阶的灵阵图。”那胖子不敢反抗,垂着头,弯着腰,轻声说道:“大人曾经答应过我,会给我找寻高阶的灵阵图,可大人一直没有给我找到,而我······自己又没有途径得到高阶灵阵图,所以,所以在炼器上迟迟无法突破自己。”

    秦烈一脸不耐烦,正准备让那边住嘴,一听胖子讲话,他忽地神情一震。

    竟然是姚泰的声音!

    在星云阁的时候,他一开始就在姚泰身边打下手,听从李牧的建议,跟随姚泰学习灵材的辩解。

    然而,因柳云涛登上阁主之位,姚泰在柳婷的排挤下,最终无奈被赶出星云阁。

    姚泰离开前,还找他谈过话,将自己在灵材认识上面的见解几乎是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姚泰在炼器上,是他的启蒙恩师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