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第一关(求月票!!)

第三百一十一章 第一关(求月票!!)

    澜玄天大殿内,宋禹一见宋婷玉过来,便叫道:“你可算回了!”

    “婷玉,你没在幽冥界被伤到吧?”聂远从他父亲身旁走过来,满脸关切,眼中傲然之色尽消,声音也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婷玉姐,你没事就好。”谢静璇一贯的清清冷冷,对谁都是热情欠奉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谢耀阳和聂也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宋家、谢家、聂家,这三大玄天盟的家族,虽然暗存竞争,但彼此关系还算是和睦,很少在明面上发生争执。

    “爹爹,谢叔,聂叔,谢谢你们的关心,我没事。”宋婷玉笑容明媚,如一只彩蝶般,翩然来到大殿中央,冲三大家族的家主躬身行礼,然后才笑着说:“我和秦烈两人,在幽冥界内,还炸毁了不少角魔族的城镇,杀了不少角魔族武者。

    而且,我们还大闹魔神山脉,将两尊邪神的分身都给惊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,都是好奇她在幽冥界的遭遇,所以才会聚集在此,一听她说起正事来,都是神情一正,认真倾听。

    秦烈站在她身后,从容安然,脸上挂着淡淡笑容,随意地看向殿内众人,时不时瞄向旁边一些精美饰品。

    宋禹,谢耀阳,聂,这三人在赤澜大陆都是巅峰人物,皆是破碎境强者,称雄这片天地多年。

    传言,宋禹清静温和,谢耀阳雄猛霸道,聂则是狂傲不羁,三大家族在他们的带领下,蒸蒸日上,整体的势力,据说要强过八极圣殿一筹,而且下属的黑铁级势力数量,也要超过八极圣殿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器具宗周边五大势力的归属秦烈也能隐隐看出。

    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、紫雾海、云霄山,这五股势力,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三方都依附着玄天盟,这三方的实力也隐隐强过紫雾海和云霄山。

    由小窥大,玄天盟在整个赤澜大陆的势力,也是要略略强过八极圣殿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当初在毒雾泽,宋婷玉谎称自己是她未婚夫的时候,八极圣殿的金衣使者莫河,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秦烈暗中观察宋禹众人之时发现聂远的傲然目光,也在他身上扫视着。

    于是他咧开嘴,冲着那聂远嘿嘿一笑却发现聂远冷哼一声,眼中满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秦烈也不在意,脸上笑容不减,顺着聂远的目光去看,待到他发现聂远看向宋婷玉的眼神,充斥着一丝狂热之后,他便立即明白过来—这家伙在吃醋。

    聂远显然是对宋婷玉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宋婷玉以流云七彩蝶,带着他一同返回玄天盟,还和他在幽冥界出生入死这些······都是令聂远不舒服的原因。

    弄明白这点后,秦烈神色不变,低声一笑他又去看谢静璇。

    谢静璇一袭干净素洁的白色劲装,明眸澄净,脸色清冷如一朵清莲,身上自然流露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    秦烈进来后,她只是瞥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,注意力都放在宋婷玉关于幽冥界的叙述上。

    大半年前,在她知道秦烈正是器具宗新宗主的时候,她亲自去见秦烈和秦烈谈器具宗归降一事。

    结果两人谈崩了。

    之后,五方势力遭受重创秦烈令血厉压制宋思源、谢之嶂、詹天逸不敢轻举妄动,强行拔出十二根灵纹柱,让邪冥通道因此畅通。

    如今,秦烈反杀应兴然,脱离器具宗,以自由身份进入玄天盟,要加入宋家为客卿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让她心中有了一个结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秦烈肯答应她的要求,器具宗会就此解体,但众多炼器师还能活下来,秦烈本人也能由她引荐向玄天盟,邪冥通道不会敞开,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当年,秦烈口口声声说为了器具宗,但今天,他却在宋婷玉的蛊惑下,击杀应兴然,叛出器具宗,又加入了玄天盟。

    因为如此,她父亲先前看她的眼神,有了明显责备之色,她从她父亲的眼神中,看出了隐含的意思:你不能做到的事情,人家宋婷玉怎么能轻而易举达成我谢耀阳的女儿,怎就不如宋禹的女儿?!

    此刻,秦烈的目光又扫了过来,谢静璇心底冷哼一声,突然狠狠地反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谢静璇清冷眼眸中的冷意和怒色,秦烈脸色古怪,觉得他是自讨没趣,略显尴尬的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婷玉,你是说······你们一路顺利通过了幽冥战场下面三层?”就在此时,宋婷玉一番话讲完,聂则是插话,一脸不可思议,“角魔族的强者,竟然对你们不管不问?有没有弄错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宋禹、谢耀阳、聂远、谢静璇四人,也是表情惊疑不定,在这件事上都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连宋婷玉本人,至今也没有明白,不知道那些角魔族的强者,为何会对他们放任不管,任由他们轻松离开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过来之前,她和秦烈达成协议,所以她隐瞒了血厉的现身,就连在魔神山脉那一战血厉的参与,也被她隐藏起来——她将一切都推到了雷电蟒蛇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宋禹众人不知道血厉对她的怀疑,怀疑她和邪族暗中勾结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她没有问题,她也曾一度怀疑过秦烈,但秦烈在幽冥界以寂灭玄雷摧毁了众多幽冥界的城镇,还大闹了魔神山脉,这又摆明他不可能和邪族有默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也云里雾里,怎么也想不明白邪族放过他们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聂叔,这个问题我也想不通,不知道那些邪族为什么对我们不管不问。”宋婷玉坦然道。

    聂皱着眉头,不再多言,眼中疑惑却是没有消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······秦烈吧?”聂远突然插话,他冷冷看向秦烈,说道:“帮他们打开邪冥通道,让他们能绕过幽冥战场,直接降临赤澜大陆的恩人,他们总要有所表示吧?”

    “聂大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宋婷玉黛眉微皱。

    “婷玉,以你的智慧,难道不觉得奇怪?是他打开了邪冥通道,你和他来到通道上空,又那么恰巧的被吸扯进去,他大闹魔神山脉还能不死?是不是去魔神山脉接受传承了?他又能和你轻松穿过幽冥战场,角魔族对你们视若未见,这些……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?”聂远一一道明关键。

    包括宋禹在内,众人都露出深思表情,显然也觉得聂远这番话说的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来路不明,鬼知道是什么人?如今邪族正要和我们交战,他却要加入玄天盟,我总觉得不对劲,你们说呢?”聂远看向众

    众人皆是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和秦烈在幽冥界,摧毁了不少角魔族城镇,也杀了不少角魔族战士,我相信他和角魔族没有关系。”宋婷玉辩解。

    “兴许那是邪族的苦肉计,牺牲那些族人,只是为了取得你的信任,好让他顺利加入玄天盟。”聂远又道。

    “聂远的顾虑还真是要认真对待。”聂点头,沉着脸,说道:“宋兄,如果这秦烈真和邪族有关,混入我们玄天盟,也是为了打听我们的动向,从而协助邪族,那……真不得不防啊?”

    “聂兄的意思?”宋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如,不如擒住此人,以碎念晶剥离记忆,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”聂瞥了秦烈一眼,说道:“你我三人任何一个出手,都可以轻易实现此事。如果我们小心一点,还不会真正伤到他的心魂,不会···…造成太强的副作用,宋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兄,你怎么看?”宋禹又望向谢耀阳。

    “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如果他无法证明自己和邪族无关,那……就以聂家的意思办吧。”谢耀阳表态。

    “聂叔!谢叔!”宋婷玉失声叫喊。

    宋禹摆摆手,示意宋婷玉不要讲话,沉吟了一下,终于认真去看秦烈,道:“你怎么说?”他要秦烈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