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三百零四章 爆发!(求月票!)

第三百零四章 爆发!(求月票!)

    有血有肉,有筋脉,有骨头的蟒蛇,周身雷电缠绕,蟒眼绽出摄人心脾的冷光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融合血灵诀、雷电、寒冰、大地四种玄妙-灵诀,如拥有了生命的异物,它扭动着粗长身躯,瞬间便来到范乐眼前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蟒蛇张口一吐,雷声滚滚荡荡,一个个雷球落向范乐。

    雷球中,冰雹如铁石,冰棱如寒刀,溅着血花刺向范乐。

    就在范乐脚下,大地也传来一声轰鸣,地心之力如看不见的枷锁,瞬间套在范乐身上。

    他才欲运转灵诀,突地喉咙一呛,一口甘甜鲜血不受控制地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蓬蓬!蓬蓬!”

    他心跳急剧加快,全身鲜血如被某种不知名力量牵引,在他筋脉内异常流传。

    范乐忽然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······”冯蓉惊讶看向琅邪,眼中有着深深迷惑,似乎有些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灵诀融合!”琅邪深吸一口气,目显惊骇之色,“这技艺融合的娴熟程度,简直叹为观止,我从未见过将不同属性灵诀,融合起来战斗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都没有听过。”冯蓉惊叫。

    远处,一株茂密古树上,宋婷玉一身彩衣,居高临下观望着这场战

    待到她发现秦烈抽出泥浆凝结为蟒蛇,以寒冰锻骨,以血灵诀赋予血气,以雷电赋予力量后,也是一脸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同属性的灵诀,往往相生相克,两两都很难融在一起,更何况是四种?

    秦烈将四种灵诀拧在一块儿,如天神之手一般,强行捏造出一条生龙活虎的蟒蛇,这简直就是神迹!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,不但从未见过连听,都没有听过如此耸人听闻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怎么可能!”范乐尖叫,他下意识暴退,满脸惊悚

    然而漫天雷球,冰雹、冰锥、冰棱,血光如风暴,大地的枷锁,自身鲜血的异常,令他根本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一霎间,范乐之身被淹没被血灵诀、雷电、寒冰、大地四种灵诀形成的狂轰滥炸,给直接笼罩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轰隆隆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从范乐所在之地接连爆出那片区域飞沙走石,能量扭曲混乱,充斥着令人心颤的诡异波动。

    至于那条蟒蛇,则是一头钻入那片区域,在里面“喀嚓喀嚓”的啃咬着什么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秦烈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只觉得魂轻目明,随着堵在胸口的郁气被释放出来,他灵魂一震,魂湖仿佛都明净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瞳深处隐隐能看见湖泊般的深邃影子,如两个清澈见底的湖泊,被他眼瞳收入瞳底。

    眼睛是心灵的倒影,能直观反映魂湖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万象境中期境界!”冯蓉一直紧紧盯着他,一看到他眼瞳深处的微变立即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琅邪也是神情微震。

    在战斗中,秦烈因释放掉心中郁闷,因怒火、不甘被发泄出来,如拨开云雾见彩虹一样,竟扫除魂湖内的阴影,水到渠成般直达万象境中期。

    “喀嚓!喀嚓!嗷嗷!”

    泥沙翻滚的混乱区域,范乐骨骼如被啃噬他在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然而,因为泥沙的飞扬众人并不能看清里面的真实场景。

    应兴然和三大供奉,此刻突然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应兴然,眼见秦烈从地上坐起来后,如忽然变了一个人一般,他就一直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如今,范乐明显处于绝对劣势,似被秦烈在痛苦折磨着,这让他愈发惊惧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烈!范乐是合欢宗的人,你,你见好就收吧!”应兴然忽然记起范乐身份,脸色惊变后,忙呵斥道:“合欢宗是天运大陆的赤铜级势力,范乐,只是他们先行派来的人,要不了多久,合欢宗的强者就会一一到来,你可别千万别惹大麻烦!”

    “秦烈,收手吧,这人身份背景在那摆着,你真要是杀了他,以后怕是很难收场。”冯蓉在震惊过后,也反应过来,忙道:“带着灵纹柱离开吧,这器…你不待也罢。”!

    琅邪没有吭声,而是眯着眼,看向人群的后方。

    “我重伤倒地时,范乐欲要痛下杀手时,怎没见你阻止?”秦烈脸色平静的可怕,他没有去看范乐那边一眼,而是随意走向应兴然。

    沿途所有人,一看到他走来,纷纷为他让路。

    让他能一路来到应兴然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,我有提醒范乐!”应兴然面红耳赤道,旋即勃然大怒,喝道:“秦烈,你什么意思?还有,你是什么身份?你怎敢这么和我讲话?”

    他有些惊惧,所以拿出器具宗的宗主身份,要在气势上压制秦烈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此刻脸上没有愤怒,眼中也没有怒意,平静的有些反常秦烈,令他浑身不安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身份?”秦烈漠然,深深看向应兴然的眼睛,突然道:“身份是可以变的!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他闪电般出手,竟一把扣住应兴然的脖颈,单凭一只左手,将应兴然给凌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烈!”

    “秦烈!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众多器具宗的武者,纷纷尖叫,都被他这突然之举吓到。

    连琅邪和冯蓉也是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呜呜!呜呜呜!”

    应兴然脸色涨得通红,两脚虚空不住踢蹬着,两手死命拍打着秦烈的左手,拼命想要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秦烈的左手,如铁锁一样,死死攥着他的脖颈,不论他如何使力,不论他如何挣扎,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让血厉施救,早在半年前,你就已经惨死。没有我要求玄天盟救你,你也已经死了,哦,对了,更早一点,不是我让血厉阻止血影,你和三大供奉,也已经死了。”秦烈咧嘴一笑,那笑容说不出的邪恶冷森,低声道:“我能让你生,也能,让你死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应兴然眼珠子都要胀出来,他瞪着眼,要气绝一般,恐惧地看向秦烈,以眼神哀求秦烈放手。

    秦烈看着他,笑着摇了摇头,旋即看向同样恐惧莫名的三大供奉,说道:“你们曾说过,如果不是应兴然醒来了,那我就还是器具宗的宗主,对吧?”

    三大供奉机械地点头。

    秦烈咧嘴,欣然说道:“那就简单了,我现在就让应兴然永远醒不来,继续去坐我的器具宗宗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器具宗的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连远处的宋婷玉,还有凌语诗,都是一脸地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重新杀了应兴然,让他永远醒不来,就能继续先前的约定?他就能安然继续去做器具宗的宗主?

    这是什么歪理?

    他真敢大逆不道的在众目睽睽之下,当场格杀老宗主,当着所有人的面夺权?

    “秦烈!你别胡来!”连琅邪也忍不住了,首次惊喝道。

    先前,他显然也被秦烈的疯狂之举,给震慑到,所以才会反应迟钝。

    “秦烈!你,你别这样啊!”冯蓉也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正如范乐所言,太迟了……”秦烈回头看向冲来的琅邪和冯蓉,冲着他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脖颈断裂的声音,清脆地从他身前传来,应兴然的头颅,在脖颈断裂后,不知为何,竟整个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人头爆碎的血浆,好巧不巧地,恰恰都溅射在三大供奉脸上。

    罗志昌、房奇、蒋皓三人,一脸红的、白的、黏糊的血污,他们眼底深处的恐惧,浓郁的如终生都化解不开。

    不顾琅邪、冯蓉的劝阻,他竟当着所有人的面,疯狂击杀应兴然,击杀器具宗的老一代宗主,这狂暴的行进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三大供奉满脸血污,却没有伸手去擦拭,甚至没有往后退避。

    显然已被秦烈凶残行径吓傻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