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邀请

第二百八十五章 邀请

    阴煞谷。!

    凌语诗、凌萱萱姐妹,被新任谷主沈梅兰,给唤到谷内议事殿堂。

    “我和金煞谷、火煞谷那边打过招呼了,只要你们姐妹肯下嫁给李中正、卜祥两人,你们凌家还可以在七煞谷立足。若不然,天下虽大,怕是没有你们凌家的立足之地!”沈梅兰冷着脸哼道。

    她本是鸠琉瑜的师妹,通幽境初期的修为,她和鸠琉瑜一直不和,因为境界和威望都不如鸠琉瑜,她以前在谷内地位始终被鸠琉瑜压着。

    鸠琉瑜在器具宗被寂灭玄雷轰杀后,她在谷内的辈分,立即变成最高的那个,为了迅速稳固七煞谷的局面,她也得以顺利坐上阴煞谷的谷主之位。

    以前鸠琉瑜在的时候,她就瞧凌家姐妹还有陆璃不顺眼,如今鸠琉瑜已经死了,她自然更加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将凌家姐妹卖给李中正、卜祥为妾,也是她和金煞谷、火煞谷暗中的协议,是为了还金煞谷、火煞谷谷主支持她坐上阴煞谷谷主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谷主,我们······”凌语诗抬头,看着沈梅兰想要辩解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沈梅兰挥挥手,不耐道:“我不管你们肯还是不肯,这都是最终结果!要么,你们姐妹和凌家,一起走向灭亡,要么,就安安分分以卑贱的身份,去下嫁李中正、卜祥为妾,好好服侍这两人,这样你们凌家还能苟延残喘下来。”

    凌语诗、凌萱萱脸色难看,强压着内心怒意,两姐妹出了殿堂。

    “切,早知道她们会有今天。两个乡下的土包子,能一步登天踏入阴煞谷,还真当自己是那么一回事了?”

    “凌家镇?呵,连青石级都称不上的小地方,从里面出来的人,怎能上得了台面?”

    “做李中正、卜祥的小妾·我看都算是便宜她们了。哼,要不是森罗殿多管闲事,她们应该已经和凌家人一起死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,沈梅兰的几个女弟子·冷眼嘲讽着,一个个神情不屑地看向两姐妹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凌萱萱勃然大怒,美眸如火焰喷发,“以前师傅在的时候,你们敢这么说一句么?”

    “小贱人,要不是老太婆罩住你们,你们姐妹能在阴煞谷待到现在?”一人走上前·神色不善地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都在嗦什么?”就在此时,陆璃从旁边行了过来,她冰冷的眼睛·在那几个挑衅的女子身上晃悠了一圈,厉声道:“我下次再听到谁说我师傅坏话,休怪我手中的剑不长眼!”

    沈梅兰的那些女弟子,一看到陆璃过来,都是神色微变,没有敢继续多言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的陆璃,已踏入万象境初期,因为天赋出众,加上自身惊人的实力·她深得各大谷的谷主赏识。

    就连沈梅兰,虽然已经坐上了阴煞谷的谷主,但在对待陆璃的时候·也不敢太过放肆。

    “陆师姐。”凌语诗、凌萱萱轻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陆璃又冷冷看了那些人一眼,这才皱了皱眉头,往谷外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待到远离了阴煞谷·来到谷外一个清澈小湖旁边后,陆璃忽然停下脚步,回头说道:“我已将你们的难处,让人告知了森罗殿的谢静璇,还有那新任的二殿主屠世雄。谢静璇如今人在玄天盟,她暂时不知此事,但她的麾下梁忠·已经回讯说会尽快告知她,屠世雄则是回讯·说安排了他儿子和麾下统领过来,要接你们去森罗殿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陆师姐。”凌语诗微微鞠身。

    凌萱萱也满脸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们根本不该回来。在屠世雄相邀的时候,你们就应该去森罗殿,那时······秦烈还在,谷内的人绝不敢刁难你们。”陆璃神情一贯清冷,“如今秦烈死在幽冥界,谷内的那些人就再也没了顾忌,还好谢静璇、屠世雄等人出面斡旋,不然你们下场会更加凄惨。”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”听她提起秦烈,凌语诗低垂着头,眼睛灰暗,轻声道:“当时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,师傅也待我不薄,就算明知道回谷后麻烦重重,我也要为师傅守孝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,他,他后来也出了事……”话到后来,凌语诗声音哽咽,眼眶中泛出泪水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别伤心了,说不定秦烈还活着呢?他只是半年没有消息,也没有人能证明,他就一定死在幽冥界了呀?”凌萱萱宽慰道。

    可凌语诗依然双肩抽搐。

    不论她,亦或者陆璃,都知道凌萱萱的劝说那么的无力。

    秦烈又不是法力通玄的如意境、破碎境强者,冒然坠入幽冥界,进入邪族的腹地,岂有生还的希望?

    因此,在她和陆璃心中,秦烈早已死了。

    赤澜大陆东南方,辽阔无垠的紫雾海,在紫色海雾弥漫的海面上,有一座岛屿——幽灵岛。

    在幽灵岛的岛中央,有一口巨大的枯井,水井有几亩地大小,深幽不见得底。

    这一天,随着声声怪啸传出,从这巨大的枯井里面,钻了两个人出!来

    正是秦烈和宋婷玉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重见天日了。”宋婷玉轻盈落在枯井旁边,看着头顶璀璨星辰,感叹道:“还是这片天空看着顺眼,没有日月星辰的天色,显得死气沉沉,没有一丁点的生机,让人心灵都觉得压抑。”

    不论是幽冥界,还是幽冥战场,都没有日月星辰,天空永恒的灰暗无光。

    两人在幽冥界、幽冥战场被迫呆了半年,在那种沉闷压抑的环境下,他们一直都怀念有日月星辰的苍穹,怀念有着天地灵气缭绕的清新空气。

    如今,在以渊的帮助下,两人通过那种连接上下两层的龙卷风,终于一层层穿过,终于回到了赤澜大陆。

    “那个以渊很不错,不但修炼潜力极佳,而且非常聪明,手段也了得。”宋婷玉呼吸着新鲜空气从空间戒内取出呼唤流云七彩蝶的一块玉晶,一边涌入力量激发,一边说道:“我们玄天盟曾经列出一个名单,那些名单是八极圣殿下属势力有天赋的武者对名单上的人,要么提前吸引进玄天盟,要么,就想办法扼杀掉。以渊,就是名单上的一个人,我印象很深刻……”

    秦烈沉着脸,看着夜幕上点缀的星辰说道:“你我在幽冥界也算是共渡了患难,你将流云七彩蝶叫唤过来后,先送我去七煞谷吧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婷玉还没有褪下脸上的面具所以模样只是普通,不过她的眼睛,却亮晶晶的,闪烁着彩虹般的神光,“我不但送你去七煞谷,还可以帮你将你的小情人救出来,助你解决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秦烈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“条件?”宋婷玉讶然,摇了摇头,失笑道:“不用什么条件。对我而言这只是小事一件,七煞谷毕竟是玄天盟的下属势力,而我的面子也要比谢静璇的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都听见了?”秦烈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小心就听见了,人家真不是有意的。”宋婷玉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鬼才信。”秦烈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走吧先换个偏僻的地方。这里是进入幽冥战场的入口,时不时地,就有人进进出出,幽灵岛的北边,有很多船只能通往陆地,但我们有流云七彩蝶,所以不需要去那边你跟我来就好了。”宋婷玉朝着他招招手,往一处茂密的林间行去。

    秦烈旋即跟上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幽灵岛的东南角,在一个巨大的礁石上,两人面朝着紫色海雾缭绕的海面,头顶着漫天璀璨星光,并肩坐了下来

    看着海,看着满天星斗,宋婷玉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一股乱人心智的幽香,从她身上缓缓传来来,调皮的钻入秦烈口鼻,在星光下,听着海水的汹涌声,嗅着那股子幽香,想着和宋婷玉半年来的这番经历,秦烈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宋婷玉绝对是很有心计的女人,她身份高贵,魅力惊人,本身实力还深不见底,而且手段非凡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随着对这女人的了解加深,秦烈越来越深刻意识到这女人的可怕,他相信这女人如果想要达成一个目的,一定有无数种手段,而且最终必然能成功。

    这女人,绝不是一般男人能驾驭的…···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在秦烈胡思乱想的时候,宋婷玉别头看向他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面具不知何时被撤下,那张魅惑众生的绝美脸庞,就这么呈现在秦烈的眼前,在月光、星光的照耀下,那张脸竟然显出一种圣洁无暇的光泽,让秦烈为之惊艳。

    “没,没想什么……”秦烈吱吱唔唔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以渊说的没错。”宋婷玉抿嘴轻笑着,美眸波光熠熠,“应兴然和器具宗的三大供奉,心中只有器具宗,为了宗门的稳固和兴旺,他们确实能牺牲没有价值的人。老实说,我对炼器师没有什么好感,我所认识的炼器师,都是一群有怪癖,自私自利,在关键时候只想着自己的阴险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秦烈轻声一叹。

    “但你······和他们不太一样。”宋婷玉明眸深处,有着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的?”秦烈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宋婷玉没有回答,而是微笑发出邀请,“秦烈,反正应兴然重新坐上器具宗的宗主了,你的小情人身陷险境的时候,器具宗也并没有为你去做许多事。在他们心中,已经‘死去,的你,一点价值都没了,所以不值得为‘死人,去劳神。既然如此,你也无需为器具宗去出什么力了,不如······等七煞谷的事了后,你和我去玄天盟吧?”

    ps第二章,求推荐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