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患难见真情(求推荐票!)

第二百八十四章 患难见真情(求推荐票!)

    土坡上,秦烈和以渊并肩站着。!

    “来,喝点我紫雾海的特产——寒雾琼液,这酒以寒冬海面上的寒露,混合十九种果汁酿造而成。”以渊取出一个玉瓷酒壶,微笑着递给秦烈,“这寒雾琼液比任南给你喝的那种酒,肯定要好上数倍,而且,我没在里面下毒,你可以放心饮用。”

    秦烈哼了一声,随手接过这精美的酒壶,毫不犹豫凑到嘴上痛饮。

    寒雾琼液入口冰凉,有一种奇异的薄荷味,入腹后,一丝丝清凉感,从胃中荡漾开来,似乎能将心火降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才有一种微凉的果酒香味,从口中慢慢感受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清凉感,还有一种调理身心,让人心旷神怡,将心烦意燥给驱除的奇妙作用。

    秦烈细细品尝,心中暗暗赞叹,不觉间又多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这寒雾琼液入腹,那种清凉感逐渐弥漫全身,竟然对伤势的稳定,都有难言的妙-处,这让秦烈暗暗惊奇,马上就明白这寒雾琼液怕是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这酒在紫雾海应该都颇为珍稀吧?”秦烈摇晃着酒壶,看着内部青绿色的澄清酒液,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寒雾琼液是紫雾海特别为八极圣殿酿造的,也是专门供应八极圣殿的那些大人物,在我们紫雾海,也只有少数人才能得到这种美酒。而我,就是那少部分人中的一个。”以渊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任南没这个资格吧?”秦烈惊异道。

    以渊笑着点头,“他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秦烈沉默了一下,他又喝了一口寒雾琼液,忽然道:“器具城的时候,你当时如果肯对我说明情况,坦白告诉我那是一个专门针对琅邪、冯蓉的陷阱,我想我应该还是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血影、梁央祖、帝十九、元天涯他们,真正的目标是琅邪大人和冯蓉教官,你······只是附带的。我如果说明情况你可能会过去一趟,因为你欠唐师姐和莲柔的,但琅邪大人和冯教官,未必就肯以身涉险尤其是琅邪大人,他绝不是冒失的人。”以渊满脸苦笑,轻叹一声,“无所谓了,反正我已经叛出器具宗,反正又重新回了紫雾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诳我,诱骗我这事休想我就这么揭过!”秦烈冷哼。

    以渊笑了笑,点头说道,“你要算账我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他神情陡然严肃起来,沉声道:“但我这次拉你过来,是有要紧事告诉你,这件事关乎你的那个红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谁?”秦烈皱眉。

    “凌语诗。”以渊轻喝。

    秦烈脸色陡然一变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和宋小姐在邪冥通道上空突然消失一事,半年前就传开了,到了现在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。”以渊深深看着他解释道:“在绝大多数人心中,你和宋小姐都已经葬身幽冥界,是绝不可能存活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烈阴沉着脸点头。

    “鸠琉瑜和众多七煞谷的强者惨死在你手中,史景云的一根指头,也被你亲自斩断。因为这些事凌家姐妹重返七煞谷后,一直受人针对,那些跟随两姐妹生活在七煞谷地界的凌家族人,遭遇也颇为不妙···…”以渊慢慢解释。

    “本来因为你的强势,因为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发话,令器具宗的危机瞬间解除。你有寂灭玄雷,又执掌器具宗能号令血矛,又和玄天盟有了默契······所以七煞谷的那些人虽然都看凌家姐妹不顺眼,但是并不敢轻举妄动,害怕激起你的疯狂性子,怕你以寂灭玄雷大肆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和宋小姐陷入幽冥界,在他们眼中,你必死无疑了,他们自然就无需顾及你的威胁。也是如此,七煞谷那些亲人朋友惨死在你手中的人,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恨意,开始对凌家姐妹,还有凌家族人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煞谷!”秦烈冷哼一声,“他们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本来,他们想杀光凌家族人,想击杀凌家姐妹。”以渊看着秦烈冰冷的眼睛,说道:“但森罗殿的谢静璇,还有屠世雄等人,都向七煞谷施压,包括你们器具宗那边,苏醒后的应兴然,也对七煞谷那边给予了压力,所以七煞谷不敢做得太绝。”

    秦烈皱眉沉默。

    在明知道他已经“死了”后,谢静璇还能出面维护凌家姐妹,让他颇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当时器具宗和五方势力大战前,谢静璇曾带着屠泽、卓茜见他,要说服他脱离器具宗,要他尽早离开。

    可他和谢静璇谈崩了。

    之后,两人不欢而散,谢静璇也言明双方恩断义绝,摆明了说攻击器具宗的时候,她绝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秦烈也当那次事后,谢静璇怕是对他怀恨在心,怕是不会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没料到,在他“死后”,在七煞谷要灭杀凌家姐妹的时候,谢静璇竟然会出面施压,让七煞谷不敢那么放肆。

    “没料到这女人在关键时刻,居然还能靠得住······烈心情有些复杂。!

    至于森罗殿的屠世雄,那肯定是因为屠泽、卓茜在底下央求,他才会出面施压,这一点秦烈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苏醒的应兴然……”秦烈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他继续追问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在多方面的压力下,七煞谷不敢对凌家姐妹下杀手,但现在他们又逼凌语诗下嫁给李中正,逼凌萱萱下嫁给火煞谷的卜祥。”以渊见秦烈脸色愈发阴沉,内心一跳,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,“还是以小妾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血腥味,忽地从秦烈身上扩散出来,以渊凝神一看,发现秦烈双眸泛着血光,如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,要张开血盆大口吃人一般可怖。

    “别太激动,这只是七煞谷那边的动作,凌家姐妹如今都安然无恙。”以渊连忙相劝,“七煞谷是在这么逼凌家姐妹·但她们并没有就范,凌家和对方还僵持着呢。我听说屠泽、卓茜这两人,已经往七煞谷那边赶去,要带凌家姐妹还有凌家族人·脱离七煞谷,带他们去森罗殿修炼,如果此事成了,凌家姐妹就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器具宗那边没派人去接她们?”秦烈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应兴然被玄天盟救醒后,他自然还是器具宗的宗主,而你,在他们来看·已经死在幽冥界了。”以渊撇了撇嘴,冷笑道:“应兴然是什么样的人,你还不清楚?”

    秦烈皱眉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合格的宗主·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器具宗的强盛!但他太理智,太现实,这就注定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人情味!”以渊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当年,他看到梁少扬潜力无穷,所以明知道梁少扬先后两次杀你,依然不闻不问。等你击杀梁少扬,展现出绝世天赋后,他立即态度大变·又不再将唐师姐当一回事,在明知道唐师姐和莲柔被血影囚禁后,他还严令禁制我通知你·他怕你有意外,所以他果断舍弃了唐师姐和莲柔!”

    “如今,在他眼中你已经死了!你所有的潜力·你对器具宗所有的巨大价值,都因为你的丧生而消失殆尽。”以渊冷声讥诮:“你以为他会和屠泽、卓茜一样,为了一个‘死去,的人,去做那么多事?我听说他会对七煞谷施加压力,都是因为下面墨海长老,还有冯蓉教官的请求,他才勉为其难那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大供奉呢?”秦烈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以渊摇头失笑·“在你眼中,他们和应兴然有区别吗?如果你没有御动十二根灵纹柱·你在他们眼中将一文不值!当年梁少扬以阴蚀虫害你,你当三大供奉不知么?”

    秦烈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义无反顾离开器具宗,是因为应兴然和三大供奉,不值得我抛头颅洒热血。说白了,他们眼中只有器具宗的强大,为了宗门的兴旺,他们能牺牲任何人,如果你没了价值,他们也会牺牲你。”以渊垂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寒雾琼液没?”秦烈向以渊伸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将一壶酒喝完,而他心中的烦扰,反而随着以渊的一番话越来越浓稠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壶了。”以渊一脸肉疼的,又递给他一壶酒,然后说道:“在器具宗,真正值得结交的,是墨海长老,是冯蓉教官,是唐师姐和莲柔,童长老也勉强算一个。其余人…···我看也就那样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,只有宗门,没有个人,你自己多想想就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!”

    秦烈不吭声,只是仰头痛饮,他一口气将半壶酒喝掉,然后霍然站了起来,“带我去通道口,我要尽快返回上面,我要去一趟七煞谷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以渊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和宋婷玉身份特殊,而你,则是紫雾海的人,我杀了于岱,斩断了苏紫英的手指,你这么做……不怕出事?”秦烈深深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你是谁。”以渊回头,看着身后的方向,“跟任南的人,还有剩下那个苍羽会的女子,兴许能猜出一点,但他们已经死了。而跟随我的人,都不会多问一句,他们信服我,就算是我现在叛出紫雾海,他们还是会跟随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安排我们俩无声无息离开?”秦烈再次确认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不大喊自己是器具宗的秦烈,不喊宋玉是玄天盟的宋婷玉,那就没问题。”以渊自信道。

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沉吟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们俩如果能顺利出去,你我之前的瓜葛,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以渊咧嘴灿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ps周一了,请大家登录一下起点帐号,帮忙投上一张推荐票,今天保证三更,老逆叩谢大家啦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