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退无可退!(求月票!!)

第二百三十二章 退无可退!(求月票!!)

    !颗寂灭玄雷爆开,当真让器具宗瞬间“寂灭”了下来

    屹立多年的器具宗外宗,被直接抹除,所有宏伟高耸的建筑物,被彻底炸成粉碎。

    六个深渊般的巨坑,取代了原先的建筑群,在血肉模糊的大地上凹陷下去,每一个巨坑内部,还有细碎闪电疾射,还有焦黑的浓烟升腾出来。

    蒋垣、傅卓辉、纪柳等数十人,一脸木然之色,浑身焦糊的站在巨坑边沿,低着头找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广场上。

    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,一个个张大了嘴,喉咙中发出不知名的音节。

    —都被震撼的呆如木鸡。

    这六颗寂灭玄雷同时爆裂,瞬间形成的威力,如灭世之威,比他们在毒雾泽所见的那一颗爆碎,威力要可怕十倍都不止!

    寂灭玄雷一起引爆,狂暴的雷霆冲击波相互挤压,让空间都能塌陷,这种爆发力的提升,绝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!

    就连始作俑者秦烈,看着六颗寂灭玄雷弄出来的毁灭场景,也是眼神惊变。

    连他也没有想到,六颗寂灭玄雷同时引爆,冲击波可以挤压空间,能成倍的提升爆炸威力!

    “嘿嘿嘿!嘿嘿嘿!”血厉坐在一根灵纹柱下方,双肩耸动,笑的极为畅快得意。

    仿佛所有人中,只有他预料到寂灭玄雷同时爆灭的恐怖威力,仿佛这恰恰就是他期望秦烈达成的目的。

    被封禁在镇魂珠内的他的另外半个灵魂,也流露出一种极为隐晦的得意波动,这让秦烈心神一动,立即追问起来:“你早知道寂灭玄雷同时炸裂,威力会相互叠加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”血厉的灵魂怪笑声,在镇魂珠内回荡不绝,“小子,你很好·你做的很好!你应该也很痛快吧?六颗寂灭玄雷的爆碎,让五方势力损失了四分之三的精锐,就算是器具宗最终灭亡,你也算是帮器具宗提前报了仇·你现在已经不亏了!”

    血厉的本体,血淋琳的眼睛,也瞄了他一眼,旋即咧嘴大笑。

    詹天逸、宋思源和谢之嶂这三名如意境的强者,分处在广场周边,此刻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,眼神一个比一个惊憾。

    “这·这······”谢之嶂无法以言语表达内心的惊骇。

    詹天逸和宋思源,在广场上远远看着消失的器具宗外宗,看着凭空浮现的六个巨坑·看着堪比血腥炼狱的残酷场面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望向秦烈。

    “老于,老于……”苏紫英还在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史景云、乌拓铁青着脸,身躯剧烈颤抖着,仿佛整个人也会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周边,血矛武者,唐思琪、莲柔,所有器具宗内宗外宗的弟子,都睁大眼·都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今日的一爆,乃他们生平所见的最大灾难,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们脑海深处·令他们下辈子都可能无法遗忘这件惊天震撼大事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!”

    突地,从一个巨坑底部,传来一个疯狂的厉叫声。

    黑糊糊的深坑底下·一具具焦糊的尸身下方,猛地冲出一个披头散发,浑身焦黑冒烟,张牙舞爪如厉鬼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秦烈!老身要将你千刀万剐,将你抽筋剥皮,拿你的鲜血酿酒天天饮食!”凄厉的声音,从她口中刺破天穹·和她的身影一道儿,直朝秦烈扑来!

    “老鬼婆居然这样都不是死!”秦烈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那形同厉鬼般的身影·赫然就是鸠琉瑜,她竟然没有死,而是被炸入深坑地底,被一具具尸身掩埋了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给我动起来!给我生擒此子,我要把他一根根骨头嚼碎了咽下去!”纪柳野兽般咆哮。

    “擒拿此子!以最残忍的酷刑炼死!”蒋垣下令。

    所有存活下来的五方势力武者,瞬间疯狂,从四面八方扑向秦烈,每一个人的眼中都燃烧着疯狂的杀意。

    六颗寂灭玄雷的爆碎,将五方精锐毁去四分之三,这五大黑铁级势力,就因为六声爆响惨遭毁灭性打击,可能数十年都无法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,不论器具宗是不是最终灭亡,不论他们能掠夺多少器具宗的财富,都已经无法弥补他们的损伤。

    此战,他们现今已经算是惨败了,就算是杀光了器具宗的人,这个结局都无法改变!

    皆因秦烈!

    皆因六颗寂灭玄雷的爆炸,让他们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,让他们提前吞咽最苦涩的失败果实!

    不将秦烈折磨致死,怎能消掉他们的心头之恨?怎对得住那些死去的兄弟?

    在他们从四方冲击向秦烈之时,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所有尸身的鲜血,都一丝不剩的快速隐没向地底,没有注意到血厉脸上的笑意愈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眼见所有人都朝着他扑杀而来,秦烈脸色一变,捏着寒冰之眼就准备撤离。

    他真实的境界,毕竟只是开元境后期,而冲来的任何一人,都有足够的实力击杀他,现在还留在原地,那就真的是不知死活了。

    “抓住我的左右臂膀!”秦烈沉喝。

    在众多凶神恶煞扑来的时候,唐思琪和莲柔心神惊悸,闻言,都下意识地抓向他的左右臂膀。

    秦烈激活寒冰之眼!

    莹莹冰光将他和唐思琪、莲柔身躯裹住,彻骨寒意不断攀升,令三人身体瞬间冰冻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的身躯并没有变得透明,那种扭曲空间的怪力,并没有形成。

    寒冰之眼第一次失效!

    一直从容淡定的秦烈,眼中猛地浮现惊骇欲绝之色,他竟不能凭借寒冰之眼脱身!

    “小子,你似乎有一种能瞬间挪移的灵宝,能霎那远遁千里。”血厉的灵魂之音,又一次在他脑海传来,“但这次你可能失策了。所有此类灵宝,要进行瞬间的挪移,都需要建立在稳定的空间层面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你刚刚引爆的六颗寂灭玄雷,恰恰彻底扭曲破坏了这一片空间,令这个空间层面至今处于不稳定的波动中。以我的经验来看,这方圆百里的空间要完全平复下来,至少需要半月之久,所以,我劝你趁早打消你的美好算盘。”血厉悠悠道。

    秦烈被这一句话惊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失去了寒冰之眼的瞬移,他人在器具宗,如何能逃过被抽筋剥皮的凄惨下场?

    “你立即带着我和这两个女人撤离器具宗!”他在镇魂珠内暴喝。

    “有三个如意境的武者看护着,我自己脱身都不容易,更何况还要带上你们三个?”血厉的灵魂波动,在他脑海极速传递着,“别想逃了,留下来死战吧。”

    从外宗那些巨坑,到焰火山的山脚下,还有一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,因此,从四方聚集而来的那些凶神恶煞,还没有能瞬间来到。

    就连最快的鸠琉瑜,离秦烈还有千米远的距离,但她身上诡异的玄阴气息,已经如天网般笼罩而来,让秦烈灵魂都生出要被罩住的可怕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!”苏紫英一直在尖叫着。

    可她的脚下,却有一株妖异的血色植物不知何时冒出,将她的双腿紧紧缠绕着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和她有着一样遭遇的,还有史景云和乌拓,这两人的双腿也被血色蔓藤般的植物捆着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是何意?”詹天逸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人,是我一早禁锢的,他们现在会变成这样,也是因为我在他们体内残留的血禁之术发作。而你们,之前只是解开他们身上的锁链,并没有解开他们体内的枷锁,所以他们如今的模样和现今的我没有关系。”血厉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“希望前辈能遵守你的承诺,只要我们三人不动,前辈就不插手此事!”詹天逸沉声道。

    血厉嘿嘿怪笑,“放心,我这人最为守信,只要你们不动,我就绝不会动。”

    他讲话的时候,另外半个灵魂的念头,又在秦烈脑海内的镇魂珠回荡,“本来,你没有能突破到万象境,我并不打算将关于十二根灵纹柱的秘密告知你。但念在你六颗寂灭玄雷的爆炸声音,听的我浑身舒泰的份上,我还是决定提前告诉你!你听好了!”

    秦烈身子一紧,立即集中了所有注意力,聆听镇魂珠内血厉的灵魂声音。

    “秦烈!秦烈!我们怎么办?他们已经杀过来了!”莲柔清秀的小脸上,有着焦急如焚的不安,在他身旁不断低呼。

    唐思琪则是紧紧抓着秦烈的臂膀,美艳如花的脸上,显现出绝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竟然还看了看半山腰的一个岩洞——那个属于秦烈的岩洞。

    凌语诗和凌萱萱姐妹,此刻,就在那个岩洞中!

    唐思琪攥紧秦烈臂膀,远远看着那个岩洞,面对着越来越多凶人的靠拢,她芳心竟有了一丝小小的得意:“至少,是我现在和他在一起,我们能死在一起······就已经是我胜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烈!”

    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齐齐惊叫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眼中,此时的秦烈,如被吓傻了一般,眼神木然,在那里一动不动,一副失了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毕竟没经历过大场面,还是太嫩了一点。”谢之嶂扫了一眼后,便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他也认为秦烈被吓的心智失守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