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六声爆响!

第二百三十一章 六声爆响!

    !器具宗宗门口。!

    五方势力的魁首,各自带着麾下强者,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疤痕的屠世雄,忽然伸手做出停止的手势,他身旁所有森罗殿的武者,全部止步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别进这个门。”屠世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进去了啊。”卓茜讶然。

    “秦烈手中的东西没有爆开之前,你们任何人不准踏入器具宗一步。”屠世雄瞪眼。

    众人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只有屠漠敢问出心中疑惑,“父亲,你为什么要杀连冬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已突破到通幽境中期,因为曹轩瑞也压不住我了,他让连冬在你们身边,就说明他已经对我心生提防。”屠世雄眼神流露出残暴的光芒,“你们不用担心,老子从出生就在四处征战,这辈子除了杀人,就是在杀各种异族邪兽,而且你们老子我从未展露出真实力量。区区一个曹轩瑞,哼,老子现在并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屠漠、屠泽、卓茜还有众多他的麾下,都是振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殿主之位,怕是,怕是没那么简单……”卓茜轻呼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位置我要定了!”屠世雄满脸狂傲,“你们别担心,我早有布置,此事现在已经稳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,那为什么刚刚连冬要杀韩叔他们的时候,你不阻拦?”屠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韩他们毕竟入了器具宗,就算是我,也不能没有理由的为他们开脱。”屠世雄皱眉,“不过秦烈拿着那东西到来,我便有了放人的理由,就算是到了总殿主那边,我也有了依据,不会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既然秦烈手中之物那么可怕为何你不提醒总殿主,提醒另外四方的人?”屠泽又道。

    屠世雄嘿嘿狞笑,“除了亲儿子,别人死活与我何关?别说那四方的人了就算是总殿主······死了也就死了,如果森罗殿这次损失惨重,首脑一一陨灭,说不定以后的森罗殿就可以姓屠了!”

    屠漠、屠泽两兄弟对视一眼,都身躯巨震,对他们老爹油然而生崇拜感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才是真正的枭雄啊!”屠世雄麾下的武者,也都暗暗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广场上。

    秦烈向唐思琪、莲柔招手让她们俩过来。

    唐思琪和莲柔神色灰暗,心中暗叹了一声,从血矛武者身旁走出来

    来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回来做甚?”唐思琪低声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该回来。”莲柔也是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是器具宗的新任宗主?”詹天逸看着他,“一个区区开元境的武者,竟然也敢搅动风雨,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此子坐上器具宗的宗主,是你们最大的失策!”史景云哼了一声,道:“没有他恣意妄为,器具宗虽会被灭宗,但你们这些炼器师还能活下去!但现在哼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会因为他的鲁莽陪葬!”苏紫英看着自己断指的玉手,有些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三大供奉,七大内宗长老这一刻看向秦烈,也都是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他们此刻也开始怀疑,怀疑推举秦烈替代应兴然他们究竟是不是真的做错了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分别坐在十根灵纹柱下面的三大供奉,还有七大内宗长老,这时候都在内心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后悔也没用了,他们都将看着宗门走向毁灭,都将因此失去性命。

    “于岱拜宗!”

    “蒋垣拜宗!”

    “欧阳胜拜宗!”

    “傅卓辉拜宗!”

    “鸠琉瑜拜宗!”

    “曹轩瑞拜宗!”

    突地,从器具宗的宗门口传来一个个嘹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如当时元天涯、梁央祖、史景云、乌拓、苏紫英五人到来的那样。

    广场中央,苏紫英眼神一喜忽然激动起来,“该死的老于,给我过来杀了秦烈这贱种!”

    “秦烈!”鸠琉瑜的声音,从外面阴恻恻传来,“我会让语诗亲自动手,让她割掉你放大话的舌头,将你的舌头剁碎喂狗!”

    “此子四处兴风作浪,绝不容他痛快死去!”于岱冷笑。

    正准备带着唐思琪、莲柔脱离这是非之地的秦烈,听到鸠琉瑜的威胁声,内心潜伏的某个暴戾性格,突然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!

    他眼神陡然变得狂暴,脸上也忽现狰狞之色,“想剁碎我的舌头喂狗?还要让语诗亲自动手?鸠琉瑜!我要你现在就死!”

    一颗颗拳大金属球,突地从他掌心浮现,被条条电光裹住,一下子往山脚下的外宗宗门落去。

    分别落向六个传来拜宗声音的方向。

    咧嘴嘿嘿笑着的血厉,一见寂灭玄雷飞出去,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喜色,内心狂叫:“好!很好!非常好!”

    他仿佛一直都在-烈爆发,等秦烈抛出寂灭玄雷,等着城内掀起更多鲜风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刚进入宗门不多久的五方势力精锐,抬头看着一个个闪烁着电光的金属球,朝着六个方向落来,朝着他们的人群中滚落,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天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也有以渊。

    以渊的脸上,突现一个白日见鬼般的恐惧表情,他疯狂尖叫起来:“躲开金属球!”

    不管别人如何反应,以渊极为果断的催动一种秘术,一口鲜血突然喷涌出来,

    以渊的身躯,倏地化为一条远去的紫色溪流,在半空还飞溅着鲜血的遁向宗门外面。

    “紫河破灭遁!”沧莉尖叫。

    只是迟疑了一霎,她便通体泛寒,也赶紧以同样手段施展遁法,也化为一条紫色溪流,浑身飞血的遁向外面。

    她竟无条件相信以渊的判断!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东西?!”蒋垣暴喝。

    喝声才落,一颗交织着闪电的金属球,滴溜溜的从天上滚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六颗寂灭玄雷接连爆裂。

    六股撼天裂地的震荡波,不分先后冲击开来,雷霆波动扩散开来·让这片空间明显的塌陷,虚空中诡异冒出来一条条漆黑通道,也不知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空间如镜面,寸寸爆碎!

    飞溅的空间之力·如死神挥舞着的巨大镰刀,在四处切割!

    器具宗的外宗宗门,在灭世般的爆炸波中,瞬间崩灭!

    一栋栋石楼,一座座雄伟的建筑物,在一霎那间,被震裂成亿万碎小石块!

    那些石块·竟不受重力影响的悬浮虚空,充斥在塌陷空间的每一个角落!

    这一幅画面,竟诡异的静止了一霎!

    下一刻·数百条粗长的闪电,如巨蟒,如狂蛇,如电龙,纷纷暴射而出!

    然后鬼哭狼嚎的惨叫声,这才终于传荡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啪啪啪!噗噗噗!”

    雷霆爆炸声,闪电游荡声,身体爆裂声,惨叫声·嘶喊声,恸哭声…···

    各种声音混杂在一块儿,在器具宗的宗门回荡·在这片如同地狱般的区域爆开!

    塌陷的空间,如形成一个不知名的深渊,深渊中无数漆黑隧道幻生幻灭·如通往世界尽头,如直达天之极致。

    这画面只是维持了一霎,那塌陷空间便自我修复,它如张开的魔口重新闭合,迅速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炸的好!炸的好啊!哈哈哈!”血厉疯狂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为何这么兴奋。

    但器具宗的外宗,所有石楼,所有建筑物·此刻都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六个巨大的深坑,都有十几亩地大小·如深潭一样取代了原先的器具宗,在焰火山的山脚下冒着焦烟的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!”

    还有一条条碎小的闪电,在六个深潭般的地洞内闪烁,一股股肉被烤焦的味道,蔓延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六个巨坑旁边,稀稀拉拉站着一些人,这些人失了魂一般,呆呆看着出现的六个深潭,看着连尸体都找不着的同伴。

    这些人,像是被六声爆炸,给直接灭杀了灵魂,变成了一具具行尸走肉······

    只有最极端的绝望和震撼,才能让这般苦修武道的武者,变成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鸠琉瑜不见了,曹轩瑞不见了,于岱也不见你,欧阳胜也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蒋垣,傅卓辉,纪柳等稀稀拉拉数十人,分处在六个巨坑边沿,眼显木然之色,还垂头看向下方,似乎还在搜寻熟人的身影······

    可惜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啊!炸的好啊!不愧是寂灭玄雷!”只有血厉的疯狂笑声还在四处回荡。

    器具宗外面。

    屠世雄身躯巨震,他张大了嘴,想讲话,却发现竟然讲不出来,口中只是发出无意识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从他们这个角度来看,器具宗的外宗,已经被彻底抹除,他们能毫无遮掩的直接看到那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。

    本该存在他们和广场之间的数十栋器具宗的高楼一个不存!

    皆是化为石粉消散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另外一边,以渊扶着墙,脸色惨白的吐着血,惊骇欲绝的看向曾经的宗门。

    曾经的宗门,在他眼中已经没了,如今只剩地狱般的六个巨坑——和无数具分属五大势力的焦糊尸体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见惯了血腥场面的沧莉,正在剧烈呕吐着,已经吐的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“屠夫,这个叫秦烈的屠夫!他,他怎敢如此疯狂残暴!!”

    沧莉从没有如此恐惧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