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圣灵神和血色巨妖!

第二百二十八章 圣灵神和血色巨妖!

    !秦烈从毒雾泽踏入血矛训练之地。!

    往常还算是热闹的山林,此刻不剩一人,连那些重伤垂危者,竟然都从此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烈很清楚他们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也知道在他们踏出此地的那一刻,都知道他们将会遭遇什么——他们都会死!

    此处已空,这意味着如今的器具宗,正处于从立宗以来,最大的一次灾难中。

    渡不过这一劫,有着九百年悠久历史,在赤澜大陆称得上古老的器具宗,将会从赤澜大陆上被抹除!

    没有继续多逗留一刻,他脚步陡然加快,以他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,往焰火山而去。

    焰火山山巅。

    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,居高临下俯瞰着器具城,他们脸色苍白,眼中流露出非常明显的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宗门,宗门今日将亡!”罗志昌老泪横秋,他朝着下方灵纹柱所在的位置跪伏下来,他看着代表着器具宗的十二根灵纹柱,恸哭涕零道:“我宗有九百年历史,论历史悠长,那八极圣殿和玄天盟拍马不及!我器具宗一心钻研炼器,甚少参与大陆争端,我们只想有个安定的环境!我们,只想要一个自由之身,为何就这么艰难?!”

    “老朽定于宗门共存亡!”房奇也跪拜下来。

    蒋皓也默默跪下,热泪盈眶道:“没有宗门,就没有我蒋皓,我已将一生奉献给宗门,而今天,我的生命,也将一同献出!”

    墨海和谭东陵等内宗长老,受到三大供奉的感染,也齐齐跪伏在地,眼睛都落在那一根根灵纹柱上。

    就连齐正和孟辰这两个胆小如鼠者,到了这一刻·也兴不起别的念头,也老老实实跪下来,等候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的人在迅速死亡!”一名血矛武者·在琅邪身旁现身,“对方已经破城,在城内追捕宗门人员,在一一进行斩杀。我们,我们人员太少,根本无法支撑,请大人定夺!”

    “都向宗门收拢·就算是要死,也要战死在宗门!”琅邪声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那人于是退下,于是发号命令·让所有还流荡在城内的血矛武者,尽量将所有人员通知到,都最后聚集向宗门。

    如琅邪所言,即便是真要战死,他们也要死在宗门内部。

    广场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詹天逸身穿白金铠甲,浑身流转出神圣威严的磅礴能量,如一具神灵般走向血厉身前。

    在他头顶,一尊释放出炫目强光,传荡出滔滔威慑的庞大神影·竟诡异的凝结出来。

    这神影如山雄阔,气势如大海般弥漫全城,随着詹天逸的走动·身影伸出六个神之巨手,往血厉的脖颈、手臂、脚踝、腰腹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封天困地的磅礴神威,雄霸这片空间·将器具城天际厚厚乌云都给驱散,令道道刺目的太阳光芒洒落,令整个器具城和焰火山,都变成金黄色。

    “圣灵神的神威!”谢之嶂仰望着那一尊坐镇虚空的神明,心中也生出一种敬畏,敬畏这巨神的神威。

    “这是八极圣殿信奉的神灵,也是八极圣殿的守护者·所有八极圣殿的武者,包括紫雾海、云霄山等等附庸势力·都必须向这尊神明奉上自己的谦卑,奉上对他的敬仰和畏惧。”宋思源脸上有些异样,他握着手中古书,说道:“这尊神灵,也是八极圣殿的精神领袖,他们圣殿中的白衣、青衣、金衣使者,都能在运转灵诀时,和这尊神明达成呼应,拥有着堪称神力的磅礴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圣神撕绞!”詹天逸两手做出撕扯的动作。

    那霸占了空间,悬浮在他头顶的神灵,也和他的动作一致,要抓住血厉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一阵阵捏碎空间的浩荡巨力,从神灵神之巨手中传来,团团磨盘大小的璀璨光芒,陨石般轰落向血厉。

    史景云、乌拓、苏紫英,还有广场周边的血矛武者,在这一刻连站都站不稳,被这股神灵的威势压的呼吸困难,简直要跪下来顶礼膜拜,来请求神明的宽恕。

    “如意境后期!这就是如意境后期的恐怖威势!”乌拓内心狂吼,脸上浮现癫疯之色。

    “终有一天,我也会进入圣殿,终有一天,我也会得到圣神的垂青!”苏紫英明眸熠熠。

    “嘿,有点意思,有点意思!”被六个神之巨手笼罩住,身影如蚂蚁卑微的血厉,在浩荡光芒的照耀下,忽然咧嘴怪笑起来,“血之召唤术!”

    一声声模糊难辨的音节,化为一个个血腥的符文,从血厉身体内飞逸出去,如血色蝴蝶纷纷落向器具城。

    一只只血色蝴蝶,在器具城内翩然舞动着,在释放出古怪的气血波动。

    器具城内,地火水风四大城区,所有刚刚惨死的武者,体内鲜血流淌的速度,瞬间百倍的提升!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鲜血如喷泉,从每一具尸体的伤口上疯狂流了出来,一具具的尸体,霎时化为了干尸。

    “老天,这,这怎么一回事?”院子内,那铁熊看下一截截尸体的鲜血,一下子流的干干净净,忍不住惊起来。

    一缕缕鲜血,拥有着生命般,如一条条灵蛇、巨蟒、蚯蚓,在相互聚集,在他们脚底下的石地上游走。

    诡异的令他们心肝俱裂!

    很快,一个小小的血潭,就在沧莉、铁熊和血厉的眼中凝成!

    同样的画面,出现在器具城的每一个角落,出现在每一个有尸体所在的位置!

    如果有人从天望着器具城,会发现城内的许多区域,都忽然多出一个个血潭。

    血潭凝成之后,会忽然隐没向地底,会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广场上。

    要被神灵的六只神之巨手抓住的血厉,他脚下的石地上,忽然出现了浅浅的血迹。

    血迹初始只有一小片……

    然而,当众人留意到他身下异常的时候,却发现那一小片血迹·竟然已化为血色汪洋!

    一个个血潭,从他脚下冒出来,相互融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血厉的身影,被浓稠鲜血形成的血色汪洋裹住·他一点点消失在血色河水中。

    旋即,浓烈鲜血凝成的汪洋,极快的收拢凝结,极为诡异的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身影,随着鲜血的凝聚,慢慢凝成,慢慢从血色汪洋中站了起来!

    那是一头由鲜血凝结的巨妖魔影!

    “给我滚下来!”血厉的声音·从血色巨妖体内传来,这头有着长长鲜血尾巴,身高数十丈的巨妖·血淋琳的现身,朝着头顶的神灵咆哮。

    一条条锈迹斑斑的粗长锁链,如一条条血色长龙,被这头血色巨妖挥舞着,缠绕向那神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!”

    粗长锁链,一落到神灵的血影身上,那神灵虚幻般的身体,便冒出白色浓烟,如被锁链上的血迹给腐蚀了。

    八极圣殿的青衣使者詹天逸·忽地闷哼一声,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炫目强光,从他身体上冲天而起·如源泉注入神灵躯体。

    渐渐变成透明色的神灵,被那些强光涌入后,又重新变得凝实·“老妖!你修炼的究竟是什么邪法?!”詹天逸闭着眼大喝道。

    血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桀桀怪笑声,不时从那血色巨妖体内传来,“小辈,你不是要杀我?来啊!”

    宋思源和谢之嶂忽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一抹惊骇,都变得愈发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血厉展现出来的威势,血腥的手段·让两人愈发不敢轻举妄动,愈发摸不透血厉的身份背景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·秦烈从后方山林,踏入了焰火山的山脚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在察觉到秦烈过来后,血厉忽然气势一减,他那令人灵魂都觉得恐惧的血煞气息,也迅速收敛。

    只见刚刚展露獠牙的血色巨妖,忽地如血河入海一般,竟直接隐没在地底深处,而血厉干瘦如尸的身体,也重新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还是坐在原地,似乎从未动过,似乎先前弄出疯狂动静的人,根本就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希望你能聪明一点,能安安分分在这里等候器具宗的毁灭。”血厉咧开嘴,一脸戏谑的看向詹天逸,“只要你收手,我就会一直这么坐着。”

    詹天逸睁开眼,眼中异光闪烁不定,他沉吟了一会儿,忽然点了点头,恭敬的行了一礼,道:“刚刚是晚辈唐突了,还请前辈勿怪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白金铠甲也隐没了体内,头顶那一尊神灵,如白云凝炼而成,渐渐没了威慑,被山风一吹后,竟然就消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喜欢聪明人。”血厉怪笑。

    詹天逸想讲话,然而刚刚动嘴,嘴角便有一缕血迹逸出,他急忙擦拭掉血迹,赶紧闭嘴,马上坐下来运转力量平复体内鲜血的躁乱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秦烈来到焰火山的山腰,先来到他所在的岩洞洞口。

    “秦宗主!”一名在附近看护的血矛武者,见他现身了,忙恭敬行礼,说道:“凌家两姐妹不曾离开这岩洞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秦烈点了点头,在岩洞口站定,脸色变得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“秦烈,是你吗?”洞内,传来凌语诗的声音,“见到我师傅了吗?你,你没对她怎么样吧?还有陆师姐,她没事吧?你有没有难为她?”

    凌语诗打开洞门,眼色焦急,似乎生怕他伤害了鸠琉瑜,怕他伤害了陆璃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不会有事,你们……也都不会有事,你放心吧。”有些勉强的笑了笑,秦烈说道:“别担心,你们很快就会没事,所有你们担心的事情,应该······都不会发生。语诗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他没有说出来,而是改口道:“你在岩洞内别出来,等你师傅,等你们七煞谷的人喊你了,你才可以出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