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三指之威!

第二百一十五章 三指之威!

    !第二百一十五章三指之威!!

    器具城地火水风四大城区,每一个城区的城门口,都有五方势力武者聚集着。

    血矛武者和外宗的长老弟子,还有一部分残存的外宗客卿,都分散在四大城门前,力抗来自于五方势力的武者。

    风区城门前,阴煞谷的谷主鸠琉瑜从马车上下来,她就站在城门前,冷眼看着门口的战斗,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鸠琉瑜六十来岁的模样,身穿一件灰褐色阔松长袍,袖口处绣着阴煞谷的山谷图案,正和金煞谷的谷主贾松林谈话。

    金煞谷的李中正,也在贾松林身旁,他是贾松林的小徒弟,深得贾松林的器重。

    此刻,阴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已经攀上城墙,在城墙上和童济华率领的武者缠斗。

    昏暗的天空,一件件精美的灵器拖拽着绚烂的火光,在相互碰撞,在怪啸着释放出汹涌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“童长老,快,快撑不住了!”一名外宗弟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死也不能退!”童济华喝道。

    阴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数量明显要多过于器具宗守城的人,在鸠琉瑜、贾松林还没有动手的时候,器具宗就明显不敌,很快就要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老史不会有事吧?”贾松林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?应兴然难道还敢真对老史下毒手?”鸠琉瑜阴沉着脸,“一群炼器师组成的宗门,毕竟不是武者聚拢的势力,应兴然和那三大供奉,骨子里都不愿意争斗,一心只想平和发展器具宗,可笑的想法!”

    贾松林愕然。

    “任何宗派的发展,都建立在血腥的争斗上,想一帆风顺的发展宗门·根本就不现实!”鸠琉瑜眼中露出不屑之意,“器具宗其实早有机会凌驾我们五方势力。当年游宏志在的时候,血矛风头一时无两,当年的血矛如果能大肆招收弟子·能持续发展下去,器具宗的局面要比现在大的多!”

    贾松林听她这么一说,也暗暗点头,说道:“不错,当年血矛最强之时,器具宗并没有扩充人员,很让人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眼光不够!”鸠琉瑜冷哼·“血矛武者的培育,极为耗费财力物力,需要投入源源不断的灵草灵药·需要灵兽之血淬炼身体。应兴然他们一心扑在炼器上,不想在武力上投入太多财力物力,这才令血矛的发展受了限制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血矛的人数够多,我们这趟还真麻烦。”贾松林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说白了,应兴然他们只希望血矛能保护好器具宗就行,从没有想过让血矛壮大起来,通过掠夺战斗来让器具宗的武力更加强盛。”鸠琉瑜嘲弄道:“炼器师就是炼器师,他们永远不是真正的武者·自然也没有一名武者应有的战斗精神,没有武者该有的野心和血腥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器具宗着重武力的发展·说不定赤澜大陆第三个赤铜级的势力,就是他们了。传言,他们比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历史还要悠久·很早之前他们就有机会跻身到赤铜级势力,结果因为他们沉迷于炼器,始终没有突破……”贾松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如今他们迎来了灭亡。”鸠琉瑜脸色漠然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从城墙上传来程平的声音,“这是史景云的左手尾指!”

    程平将一根手指头,从城墙上抛落下来,抛在贾松林和鸠琉瑜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七煞谷如果不停止对器具城的攻击·每隔半个时辰,就多斩史景云一根手指头!”程平沉喝一声·旋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老史的手指!是老史的手指!”贾松林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鸠琉瑜只是愣了数秒,旋即立即反应过来,尖声道:“停止攻城,立即给我退回来!”

    她眼中有着明显的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姐姐?真要停下来?”贾松林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三个徒弟在城内!他们敢动老史,还有谁不敢动?!”鸠琉瑜阴森着脸,眼神冰寒,“这群人疯了!他们竟然敢动老史·难道他们真的存了求死之心?”

    “都停下来,全部回来!”贾松林也叫道。

    快要将童济华一行人逼上绝境的七煞谷武者,闻言,一个个从城墙上飞跃下来,重新在鸠琉瑜和贾松林身旁站定。

    地区城门口。

    云霄山的武者,在纪柳的带领下,也在对城门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纪柳和乌拓、符常并成为云霄山的“三石”,这三块坚硬的护山之石,在云霄山的身份仅次于山主,地位超然。

    他们类似于森罗殿的五大殿主,和七煞谷的七大谷主,都是一方枭雄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石间关系极佳,三人经常在一起饮酒作乐,虽非亲兄弟,但比亲兄弟的关系还要紧密。咱日貌俊逸的纪柳,提着一个酒壶,正一边饮酒,一边对麾下吩咐:“小兔崽子们,快点破了城,别耽误我一会儿找乌拓喝酒!”

    “云霄山若是继续攻城,你怕是只能和乌拓的尸体喝酒了。”程平忽然冒头,将乌拓的尾指扔了出去,喝道:“云霄山如果继续攻城,每隔半个时辰,斩乌拓一根手指!”

    纪柳那张俊逸的脸,瞬间扭曲,“你们竟敢对乌拓下手!”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,记着,只要继续攻击,半个时辰后,乌拓会继续断指!”程平没有搭理他,转身下了城墙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办?”有麾下询问纪柳。

    纪柳脸色难堪,怒斥道:“狗杂种,你说怎么办?统统给我滚下来!谁他妈的敢继续攻城,我第一个宰了他!”

    长相俊逸,看起来从容潇洒的纪柳,这一刻暴躁的本性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他的那些麾下,一见他变成这一副模样,都是纷纷变色,没人胆敢触他霉头,急忙从城墙上飞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乌,等别的城门破开,等你安然无恙了,我会把动手之人手骨一个个敲碎为你报仇!”纪柳厉声道。

    水区城门口。

    一名身姿妖娆的美妇,率领着一众紫雾海的武者,也在对城门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她叫凤琳,是紫雾海主人的大妻。

    凤琳和苏紫英都是紫雾海主人于岱的妻子,两女虽然共侍一夫,但却非常和睦,据说感情非常好,从未因于岱争吵过。

    一身紫色长裙的凤琳,正笑盈盈调侃着以渊,“你直接将那莲柔捆缚着带回来不就得了?器具宗就算是有了变动,又能支撑多久,不还是要破城?你也是的,千里迢迢来器具宗,也待了一年时间,结果还是没有俘获她的芳心,以渊,大娘现在要看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以渊脸色讪讪,表情尴尬,转移话题道:“二娘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安心啦,应兴然怂包一个,他不敢动紫英的。他很清楚紫英在老于心中的份量,他敢动紫英一根毫毛,老于必然会杀光所有器具宗的炼器师,只要应兴然没有疯,他定然不敢乱来。”凤琳老神在在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苏紫英的左手尾指,请过目!”程平又一次现身,将一根晶莹的指头扔了出去,道:“紫雾海若是继续攻城,每隔半个时辰,苏紫英就会多断一根指头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完,程平远远看了以渊一眼,然后才冷着脸走开。

    以渊忽然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凤琳先前的安然自若瞬间没了,她捏着那根指头,脸色铁青,“是紫英的手指头!”

    以渊苦笑,心中暗叹一声,知道紫雾海和器具宗再也没有缓和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暂停攻城,全部给我滚下来!”凤琳怒声发话,旋即看向一人,喝道:“立即传讯回去,就说紫英被人斩断了一根手指头,让老于亲自给老娘滚过来!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那人急忙答话。

    以渊表情愈发苦涩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紫雾海的主人于岱,必将很快亲临,会带着紫雾海的真正精锐。

    他知道器具宗这趟怕是真的凶多吉少,就连那些内宗的长老,这次恐怕也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哎······”以渊深深叹息,他并不想看到现在的局面,但他无力阻

    火区。

    一栋栋高耸的石楼轰然倒塌,街道上风沙走石,石地上多出一条条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在废墟中还在激烈交战。

    是琅邪和谢之嶂。

    谢之嶂一手持剑,剑气如虹,虹光如无坚不摧,将周边一座座楼阁粉碎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在剑虹中穿梭不定,在滚滚沙石中掠动着,躲避着虹光的锁定。

    “你支撑不了多久,你真实的境界,只是通幽境巅峰,离破开如意境还有一步之遥。”

    谢之嶂神态从容,挥剑的时候,还有余暇讲话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利用什么秘法令实力短时间暴涨,但我可以肯定这对你的身体损伤极大。而且,你维持不了太久,现在我已经感觉到你的气血在衰竭,你如果继续下去,你会透支而亡。”

    琅邪身如血光,还在滚滚风沙中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肯投降,肯隐姓埋名一段时间,我们谢家愿意招募你。”谢之嶂微笑着说出他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谢家,和玄天盟的另外两个家族,和八极圣殿不一样。

    别人希望收拢墨海,而他们,则是希望能得到琅邪。

    谢之嶂主动要来过来,也是为了琅邪,为了能够将琅邪招入谢家的麾下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