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零三章 五方齐聚

第二百零三章 五方齐聚

    器具宗宗门口。百度搜)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,从城内各个区域汇聚而来,这些人分属森罗殿、暗影楼、七煞谷、云霄山、紫雾海五大势力。

    梁央祖、元天涯、乌拓、史景云四人,在门前悠然等候,等候着紫雾海来人,等候着踏入器具宗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就在器具宗门前不远处一座高耸的塔楼中,以渊沉着脸,看着一名雍容的贵妇,看着她不断施展灵诀,以一片片青翠叶子般的灵力印记,按在莲柔的身上。

    每当一片叶子没入莲柔体内,莲柔身子就会轻轻一颤,数十次后,莲柔身躯剧烈抖动了一下,眼睛陡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苏紫英额头隐现汗渍,她身穿一件藏青色长裙,裙边皱褶如波涛,一头秀发高高盘起,令她看起来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她是紫雾海在器具城的负责人,也是紫雾海主人的第二位妻子,通幽境中期修为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娘。”见莲柔禁制解除,以渊神情稍松,恭敬道谢。

    “以渊!”莲柔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她一发现血液流通,立即瞋目圆睁,怒喝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交给你了,我该去和元天涯他们汇合了。”苏紫英瞥了一眼莲柔,语气淡漠,“丫头,你早点接受现实吧,这次谁也救不了器具宗。”话罢,苏紫英带着一众紫雾海的武者,往器具宗宗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返回宗门!”莲柔神情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莲柔,对不起,我不能让你回去。”以渊叹息一声,旋即,趁着莲柔尚未彻底恢复过来,他忽然取出一根银绳,不顾莲柔的叫骂和挣扎。将莲柔给紧紧捆缚起来。

    以渊在塔楼上站着,从这个方向,他能远远看到器具宗宗门那一块,他眼神复杂,沉声说道:“五大势力想对器具宗下手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论有没有秦冰出现,器具宗都会走向灭亡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琅邪大人和冯蓉大人,一定能保住器具宗!以渊,我不会原谅你。一辈子都不会!”莲柔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让你活下去,我不介意你恨着我。”以渊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我,你叛出器具宗。引琅邪大人和冯蓉大人,带着秦师弟一起投入陷阱?你这是颠覆器具宗!”莲柔怒斥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的眼中,你和唐思琪是什么?”以渊神色冷峻,“我本不想这么做!在我得知你和唐思琪被血影擒住后。我去找过宗主,但宗主没有给我希望!他不准我将此事通知秦冰,他让琅邪和冯蓉直接处理此事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以渊冷哼一声,“在他们眼中,你。唐思琪,还有我,都只是关轻重的棋子!我们可以随时被牺牲掉!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牺牲你。我能怎么做?我难道眼睁睁看着你去死?!”以渊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莲柔忽然语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苏姐,您可来了,大家都在等你。”乌拓胖乎乎的脸上,洋溢出灿然笑容,一副人畜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乌胖子。你们来的太早了一点吧?”苏紫英带着紫雾海的武者,来到器具宗门前后。看了一眼旁边众人,忽然道:“帝十九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追杀琅邪。”梁央祖道。

    “血影呢?”苏紫英又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和他一起。”梁央祖眼睛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紫英点头,于是问道:“可要等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梁央祖哼了一声,沉声道:“暗影楼那边,我可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苏紫英看向大门,说道:“我们进去和应兴然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来开门,我来开门。”云霄山的乌拓,笑呵呵的来到门前,如人形石块,一头撞击在铁门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器具宗厚厚的铁门,被他这么一撞,突然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乌拓率先踏入其中,扬声道:“云霄山乌拓拜见应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森罗殿元天涯拜见应宗主!”

    “七煞谷史景云特来拜见应宗主!”

    “暗影楼梁央祖来见!”

    “紫雾海苏紫英来见应宗主!”

    一个接着一个嘹亮的声音,响彻在焰火山山脚下,在器具宗宗门内外回荡着。

    在这五个响亮拜见声下,五大势力这趟的负责人,接连踏入器具外宗。

    焰火山半山腰。

    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还有七大长老,一起联袂走了下来,迅速往山下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脸上,都有着浓浓绝望之色,都仿佛瞧见了未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应兴然脸上已经没了一点血色,他走在前方,不时回头询问罗志昌一句,“那位,还没有回讯么?”

    庇护器具宗的强者,大供奉罗志昌也按照传讯方式求救了,可惜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了太久对方忘记了,还是对方已经老死了,另边一直没有讯息传来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完全断绝了器具宗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没有消息,一点反应都没,或许他也已经不在了。”罗志昌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秦冰身上了!”应兴然终于死心,他带着众人来到广场上,冲谭东陵吩咐:“将三枚空间戒交给秦冰!”

    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,秦烈双眸紧闭,身上传出强烈的精神波动,正全力破解禁锢血厉的封禁之术。

    他浑然不知应兴然众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宗主,秦师弟,秦师弟现在不能打搅。”唐思琪急忙站起,按照秦烈的吩咐说道:“秦师弟终于悟透最后一根灵纹柱奇妙,他如今正在内部参详,他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时间,器具宗已经没有时间了,我们也法再给他时间。”应兴然嘴角逸出一缕血迹,眼神如风中残烛,仿佛随时都能熄灭。

    “五大势力这次的负责人。已经正式踏入宗门,我们再也没了时间。”罗志昌也是一脸绝望,他声音微颤,说道:“叫醒秦冰,把三枚凝聚着宗门希望的空间戒带上,你们俩速速从地底通道离开宗门,永远不要再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房奇和蒋皓也喝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!宗主怎么办?”器具宗前方大院中,不断传来外宗弟子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程平!带上秦冰和唐思琪,带上那三枚空间戒,送他们前往地底通道处!”应兴然突然大喝。

    然而。这声大喝落下后,他四处去看,却并未发现程平的踪迹。

    就在应兴然想要再次吆喝之时。他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跄踉身影,从不远处炼器室的方向行来——正是外宗长老程平。

    一杆血色短枪,就插在程平胸口,那是程平自己的灵器。

    “那条通往外面的地底通道,我也知道。我就是从里面过来的,我来,是为了断掉器具宗所有的希望!”血影的声音,忽然从炼器室那边的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在众人面如死灰之时,他仰天厉笑着,忽然现身出来。“应兴然!罗志昌!房奇!蒋皓!你们这四个卑鄙小人!你们以剧毒暗算我师傅,联合琅邪和冯蓉这两个师门叛徒,趁我师傅修炼之时突下毒手。将我师傅活生生害死!这个仇,我严池铭记于心,我苟延残喘至今,便是为了亲手杀死你们,为我师傅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童济华!”应兴然厉喝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大供奉罗志昌也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血影现身。他们就心生不妙,这血影和别人不同。元天涯、史景云、苏紫英、乌拓他们攻入器具宗,也不会灭杀宗主和他们三个供奉。

    他们会生擒活捉,会让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好好活着,好帮助他们炼器,帮助他们淬炼出高等级的灵器。

    在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眼中,只要不立即死亡,就还可能活着见到宗门重振的希望,所以他们还心存一丝侥幸,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血影从地底通道的冒出,彻底将他们的希望给掐灭了。

    地底通道暴露,秦烈和唐思琪就法带着宗门秘典逃走,而他们,也会被血影这疯子一一灭杀!

    这么一来,器具宗怎可能还有希望?

    于是他们大声呼救,希望童济华等外宗长老可以赶来。

    可惜,前院的童济华等人,似乎听不见他们的求救声。

    “严池!你真要毁灭器具宗?!”大长老墨海厉喝,“器具宗也栽培过你,你也是从小在器具宗长大,你真如此狠心?”

    “墨海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血影的眼中,第一次浮现一丝复杂神色,“在整个器具宗,你是我唯一敬重的人,当年我手中所用的每一件灵器,都是你亲手炼制而成。也是因为这样,冯蓉师妹还活着,我没有将她击杀,不是我给她冯蓉面子,是给你墨海面子!”

    墨海身旁的冯蓉,冷哼了一声,眼神不屑,“是你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“你和冯蓉,包括内宗长老,我都不会去动。”血影眼中凶光熠熠,“但应兴然和三大供奉,必须要死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血煞气息,从血影身上冲天而起,一条条鲜血凝炼的血蛇,突地从血影体内钻了出来,朝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每一条血蛇,都由血影的本命精血凝炼而成,附有他的精神念头,如他四肢的延伸,能被他精妙御动。

    眼见一条条血色灵巧游动着,带着恐怖血煞气息咬来,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是心神绝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秦烈紧闭的眼睛,忽然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眼瞳深处,还有着一抹诡异的血红色。

    他猛地看向了血影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