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如干尸般的老人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如干尸般的老人

    广场上,秦烈身躯猛然一震,眼睛瞬间睁开。

    他骇然看向唐思琪,喝道:“灵纹柱里面有人!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唐思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最后一根灵纹柱里面,封禁着一个人!我刚看到他了!”秦烈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问道:“宗门秘典中,有没有关于这件事的记载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完全没有。”唐思琪连连摇头,美艳的脸上写满了惊恐,“秦冰,你看到了什么人?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再解释。”秦烈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刚刚的一缕精神意识,直接被那人一眼看的崩灭了,我重新凝聚神识进去!”

    话罢,他又一次闭上眼,在唐思琪有些恐惧的目光中,他再一次进入灵纹柱内部。

    血色的天,暗红色的广场,十二根灵纹柱下方。

    那瘦骨嶙峋的老者,此刻冷着脸,赤红双眼内血光摄人,他看着秦烈的一缕精神念头,冷哼一声,“游宏志呢?他派你进来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谁是游宏志?”秦烈释放出念头来。

    形同厉鬼的老者,瞳仁内血光浓烈,他迟疑了一下,又问:“不是游宏志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秦烈以心念回应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如何进来的?!”老者又一次厉喝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秦烈心神剧痛,这一缕进来的精神意识,第二次崩灭。

    外面。他下意识的摸着脑袋,脸上流露出明显的痛意。

    在唐思琪望来的时候,他苦笑着摇了摇头,又一次重新凝结精神意识。

    这次。他进入这片奇异空间后,率先表态:“你别乱叫,你一叫,我就头痛欲裂。会被你直接震碎了意识。”

    如一具干尸般的老者,也渐渐平静下来,他一双血红眼睛盯着秦烈的一缕神念,“不是游宏志让你进来,你如何能来到此地?”

    这番话落下后,老者神情移动,忽然看向旁边一根根灵纹柱。

    他突地想起了某种可能,他那瘦成干尸的身体,也明显颤抖起来。“你是。你是开启了所有灵纹柱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血光越来越骇人。“前段时间我这里灵纹柱纷纷波荡剧烈,难道是你引起的?是你!是你在外面将那些灵纹柱引动,分别进入了其余十一根灵纹柱里面?!”

    “大半年前。在外面的广场上,我的确让十二根灵纹柱一一明亮起来。”秦烈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了。是了,我早该想到!”他喃喃低语,神情渐渐激动兴奋起来,一缕缕吓人的血光,纷纷从他眼中暴射而出,他突然喝道:“小子,你放我出去,我给你一场天大造化!”

    “放你出去?”秦烈以一缕精神观察着他,以心念问道:“谁禁锢你的?你在这里呆了多少年?游宏志是谁?还有,人家为什么禁锢你?我如何能将你放出去?你能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秦烈将心中种种疑惑全部问完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你无需多问。”此人很快平静下来,“小子,你只要知道,我可以给予你想要的一切即可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你出去。”秦烈表态,“因为你太危险。你出来后,不知道会在外界做出什么事情来。而且,我也不敢保证,你出来后,会不会顺手杀掉我,在我没有反抗力之前,你就继续待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话罢,秦烈直接将精神意识收回。

    他这一缕意念遁走,这片空间内,老者忽然疯狂咆哮起来,如一头炼狱妖魔凄厉怪啸。

    一股灭世般的血煞气息,陡然充斥整个空间,让血色天空上如滴出鲜血,让暗红色的大地传来毁灭般的波动。

    单单这气息,就仿佛能将秦烈袭杀无数遍,能令秦烈灵魂崩灭。

    然而,只是一会儿,他便冷静下来,他脸色愈发苍白,就连眼中的血光,也逐渐黯淡。

    “一千多年了,一千多年了……”他沙哑着声音,咬着牙一遍遍沉喝,“游宏志不能带我出去,但这个小子兴许可以,能悟透十一根灵纹柱的人,才能真正解开施加在此地的封禁之术!”

    他眼中燃烧着希望光芒。

    他看着血色天际,神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,低喝:“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出去!”

    秦烈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神情极为凝重,他看着面前的灵纹柱,将意识全部收回。

    灵纹柱内部封禁之人,那身上浓烈恐怖的鲜血气味,分明和血矛武者如出一辙,和琅邪、冯蓉等人身上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此人和血矛什么关系?

    秦烈这么想着,忽然询问唐思琪,“唐师姐,你可听说过游宏志此人?”

    唐思琪脸色陡然一变,“怎么忽然提起这个人了?”

    秦烈心神一动,忙继续追问:“灵纹柱里面的那个人,说起了游宏志,他当我是游宏志安排进来的人,他肯定见过游宏志。游宏志这个人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真应该好好看看宗门的那些秘典。”唐思琪黛眉紧皱,“宗门秘典中,有过关于此人的记录,这个游宏志就是血矛的创始人,也是琅邪和冯蓉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琅邪的师傅?”秦烈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“嗯,以前血矛不叫血矛,以前的血矛叫做火矛。火矛也是器具宗的战斗团队,负责保护器具宗的炼器师,庇护宗门的武者。火矛在周边几大势力中,以前永远都是处在垫底的地位,实力很弱小。”

    唐思琪缓缓解释。

    “直到游宏志加入火矛,一切才发生巨变。在数十年前,他也是器具宗招收的外宗弟子,他修炼天赋惊人,很快就被火矛看中,被火矛吸纳为战斗人员。此人在火矛期间,战斗风格比较偏激,他性格也比较阴狠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他在火矛执行任务期间,下手从不留活口!”

    “有一次,一个小城的武者打劫了宗门运输的灵材,然后火矛派他和一支小队去处理。结果游宏志将那小城屠城,杀光了所有人,因为此事宗门供奉个个暴怒,要定罪与他,将他拴在一根灵纹柱上,好像要以烈火烧去他内心暴戾。”

    唐思琪指向秦烈面前的这根灵纹柱,“按照秘典的记载,应该就是这一根了。”

    秦烈神情动容。

    “后来,后来秘典记载的不太清楚,我也不知道宗门有没有以烈火烧他。”唐思琪回忆着,继续说道:“但这游宏志却活了下来,还被留在火矛,而且没过多久,他竟然成了火矛之主,然后火矛也改了名字,开始叫做血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,火矛变成了血矛,以前的火矛,在各大势力的战斗单位中处于垫底状态。而现在的血矛,却是各大势力公认最可怕的一支,令各方闻风丧胆,血腥之名更是让八极圣殿和玄天盟都不敢轻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,都是因为游宏志的出现,才造成今天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游宏志呢?”秦烈又问。

    他渐渐理清了一点线索……

    那游宏志,当年被拴在这根灵纹柱上的时候,应该进入了灵纹柱内部。

    从那干尸般的老人身上,游宏志应该得到好处,所以他后来成了血矛之主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血矛武者,包括琅邪和冯蓉,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,那些人身上的浓烈血腥味,也和灵纹柱内老人的气息一致。

    那些人,修炼的灵诀,分明来自于厉鬼般的老人。

    而游宏志,是将那种血腥灵诀,从灵纹柱内、从那厉鬼般老人手中带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游宏志早就死了,具体怎么死的,宗门秘典也没有记载,所以我也不清楚。”唐思琪说道。

    秦烈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皱眉苦思,他在想着内部的联系,想着灵纹柱内厉鬼般老人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许久后,他说道:“唐师姐,关于灵纹柱内部封禁一人的事,请唐师姐暂时别说,我想慢慢查探查探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一个人?”唐思琪还不敢相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一个人,而且是极其可怕的一个人!兴许,此人已经被封印了千年,比我们器具宗的历史都要久远!”秦烈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多年,他,他还活着,他真活着?”唐思琪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他活得好好的。”秦烈点头。

    唐思琪脸色发白,想了一会儿,她才说道:“好,我帮你保密,我不会多说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她又说道:“但你千万别乱来,最好,最好以后都不要进入里面了,不知道为什么,光是听你这么说,我都觉得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们先去山上。”秦烈心中也是动荡不安。

    两人重新动身,加快了速度,往焰火山的山巅行去。

    途中,不时有血矛武者冒头,他们一个个眸中血光熠熠,等看到是他和唐思琪之后,才会点头放行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两人来到山巅,终于见到应兴然和三大供奉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天色已经全部亮了。

    “冯教官!”秦烈来到议事大殿的时候,也看到冯蓉脸色煞白,看到她如失血过多般坐在墨海脚下,正对众人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血影是严池!”冯蓉嘴角流出一缕血迹,她轻喝道:“严池是师傅所收的义子,来,他应该才是血矛之主,他应该取代琅邪的位置。我们以为他早死了,没料到他竟然在暗影楼,还成了暗影楼的血影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