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八十一章玄天盟和八极圣殿

第一百八十一章玄天盟和八极圣殿

    器具城风区。

    一个全部由青岩石建造的府邸中,欧阳菁菁和陆璃,还有凌语诗姐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府邸占地面积近五十亩,处在风区那些风媒出没的街道附近,在寸土寸金的器具城,如此大面积的府邸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此地为七煞谷在器具城设立的据点——七煞楼。

    四女一路来到中间楼阁中,在宽敞的殿堂内,一名满头红发的老者,正笑呵呵和云霄山的乌拓讲话,见到她们一并走进来,老者哈哈一笑,扬声喝道:“你们这些丫头,在器具宗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史老哥,我就先走一步了,不打搅你们谈话了。”乌拓含笑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史景云也起身,将乌拓一直送到门口,然后说道:“那件事我们下次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哥你留心一下就行了。”乌拓笑着出了七煞楼。

    “史叔,这位是云霄山的乌拓?”陆璃心中微震。

    “就是乌拓了。”史景云一头乱糟糟的红发,脸上始终挂着爽朗的笑容,“这家伙可不简单,当年云霄山和森罗殿交战,乌拓的弟弟死在森罗殿前一个五殿主的手中,他一声不吭,连云霄山山主的吩咐都不听,竟然直接冲到森罗殿,在前一个五殿主的庆功会上,直接将五殿主击杀。”

    “云霄山山主知道此事后,调集了所有精锐前往森罗殿,而杀了五殿主的乌拓,则是在森罗殿的追杀下一路浴血逃了出来,听说,为了这乌拓,当时森罗殿各大殿主齐出,可还是被他逃出了森罗殿,一直坚持到和云霄山的山主汇合。”

    陆璃和欧阳菁菁都隐隐听过此事,给史景云一说,一下子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也不怎么凶狠啊?”欧阳菁菁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因为你不是他的敌人,所以他没有露出他的獠牙。”史景云笑了笑,然后突然道:“菁菁,你离开玄煞谷的时候,你和你爹有过约定,如果一年后你还不能成为器具宗内宗弟子,那就会老老实实回谷,继续苦修武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该回去了。”陆璃一贯的冷漠,“武道修炼的好好的,偏偏非要和你爹赌气,非要去学什么炼器,还说自己天赋惊人,能悟透器具宗灵纹柱的玄妙。现在一年到了,你不还是没有收获,我看你就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啰嗦了,烦死了,我都准备等这件事结束就回谷了。”欧阳菁菁不耐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事情办的如何?”史景云含笑看着凌语诗、凌萱萱姐妹,“那个秦冰,有没有答应让内宗长老帮你们炼器?”

    “他要自己动手。”欧阳菁菁哼了一声,简单说明了情况,旋即又道:“这家伙比陆璃还要臭屁,整天冷冰冰的,我看着就觉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呢,反正你也不会在器具宗久待下去,不用看他的脸色。”史景云摸着下巴,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们尽量不要和器具宗的人牵扯太深,还有菁菁,你最好也早点脱离器具宗,小诗和萱萱你们俩,拿到灵器后,我就会安排你们离开器具城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,四女都是愣住了,皆是诧异看向他。

    史景云收敛了笑容,表情不由凝重起来,沉声道:“器具宗这次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陆璃皱眉。

    史景云思量着,想了一会儿,才决定解释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脚下这个赤澜大陆,有两个雄霸多年的赤铜级势力:玄天盟和八极圣殿,它们才是这片大陆的真正霸主,是这块大陆的主人。我们这一块的七煞谷、森罗殿和暗影楼,都属于玄天盟下属的势力,而云霄山和紫雾海,则是八极圣殿的附庸。”史景云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器具宗呢?它属于哪一方的?”凌萱萱问。

    “问题就在这一块儿。”史景云拧紧眉头,“器具宗也是黑铁级势力,可它却不属于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统治,这个由炼器师凝成的势力,在这片大陆上是独立自由的。”

    “玄天盟和八极圣殿怎么没有对器具宗下手?”凌语诗插话,“我想任何一个高等级的势力,都会希望将器具宗给揽入麾下,这个由炼器师组成的势力,应该是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眼中的肥肉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一块大肥肉,而且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想吃,也一直想吞下去。”史景云点了点头,“但据说有个大人物庇护着器具宗,所以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不敢动器具宗,这些年让器具宗能一直独立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人物?”陆璃问。

    史景云摇头苦笑,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听人说过,说器具宗能屹立赤澜大陆,不受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侵犯,就是因为有人护着它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次?”陆璃再问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大人物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赤澜大陆了,久到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人,都怀疑那人已经死了。”史景云压低声音,“而且,这趟秦冰闹的动静太大,让那十二根灵纹柱齐齐发生惊变,展露出了绝世天赋。而器具宗的血矛,这些年也渐渐壮大,形成了一股很强的力量,让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心有顾忌……”

    史景云停了一下,道:“有人不想看到在数十年后,器具宗成为赤澜大陆上的第三个赤铜级的势力,所以暗暗默许下面的势力做些动作,看看当年的大人物会不会有反应,看看在器具宗传讯后,他会不会现身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史景云就沉默了,静静看着四女。

    四女都不傻,听他解释到这里,也都慢慢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由陆璃问道:“那乌拓过来,难道也是商量这件事?我们七煞谷和他们云霄山,难道也准备对器具宗下手了?”

    “他来问我的意思,就是问我们七煞谷的态度,也是想间接知道玄天盟的真正态度,想知道暗影楼的动作,是暗影楼单方面的决定,还是得到玄天盟的指示后,才这么去做的。”史景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到底是什么态度?”欧阳菁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在等,等你爹……”他先看了欧阳菁菁,又看向了陆璃、凌语诗,“还有你们师傅商讨出来的结果,等各大谷主下了决定,我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器具宗这趟麻烦大了?”陆璃冷笑道。

    史景云点头,“器具宗如果这次处理不好,如果不能请动那个大人物,很有可能……被灭宗。”

    “灭宗?”四女骇然。

    “宗门灭,血矛被扫清,炼器师则是被囚禁,被各大势力分刮掉。”史景云语气肯定,“这还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四女听的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器具城广场上,第十二根灵纹柱下方,秦烈又一次凝聚灵魂意识,冲击最后一根灵纹柱内部天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他的灵魂意识,又被无形壁障反弹,脑袋刺痛的回归心魂。

    从后方山林出来,他对冯蓉所说的借口,就是要在突破到开元境后期了,再次冲击一下灵纹柱壁障。

    如今,他第七个元府形成,精神气处于巅峰状态,却又一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等你突破到万象境和通幽境,你应该就能打开里面的结界。”应兴然轻咳一声,和大供奉罗志昌一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日不见,应兴然脸色愈发苍白,眼中也没有了精神,状态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“这枚空间戒给你,里面有宗门秘典,有各种珍奇丹药,有器具宗发展的历史记载。”

    罗志昌来到秦烈面前,将一枚暗绿色的精美戒指递了过来,“这戒指你一定要收好,千万不要遗失了,里面有几本关于灵阵图的详细解说,都是我们器具宗的核心宝典,绝不能让外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空间戒!

    秦烈眼睛一亮,将那暗绿色戒指接过,心中暗暗激动。

    在冰岩城的时候,他做梦都想拥有一枚空间戒,他甚至曾经想过炼三年聚灵牌,以兑换的灵石来购买一枚空间戒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这个愿望始终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而今天,罗志昌主动赠出一枚空间戒,里面还有着器具宗的种种秘典,还有许多珍奇的丹药……

    秦烈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了一声谢,这才将这枚空间戒套上手指。

    “怎么用?”他询问罗志昌。

    “和你刻画灵阵图一样,将一缕灵魂意识逸入内部,就能瞧见内部的空间了。需要取出什么物品,直接以精神意识裹住,就能将其带出来了……”罗志昌解释。

    秦烈立即尝试。

    一缕精神念头飞入戒指内,他突然进入一片苍茫小空间,这感觉和进入镇魂珠有点相似,只是这片空间要狭小许多,只有两间房大,在这苍茫小空间中,摆放着许多橱柜,许多的玉台,台面上放着丹药和经书等物。

    没有一一检查那些物品,他以精神意识随意锁定一本书,心念一动,就发现意识回归。

    而那本经书,则是稳稳落在他掌心,被他从空间戒内直接牵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东西!”秦烈暗暗动容,在罗志昌和应兴然的笑看下,爱不释手地尝试着,去一遍遍地玩转空间戒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