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六章佳人进城(求推荐票~~)

第一百七十六章佳人进城(求推荐票~~)

    “这就是器具城了。”

    陆璃站在城门口,看着封闭的城门,黛眉轻轻蹙起。

    凌语诗一身水蓝色长裙,纤细腰肢上束着一条淡紫色纽带,左手提着一个精美的兽皮袋,俏丽的脸上风尘仆仆,正仰头看着城墙上站立的器具宗武者。

    凌萱萱穿着一件火红皮裙,那裙子只到大腿,她那两条雪白的**闪烁着动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两姐妹一个素雅清丽,一个火辣娇憨,她们在城门口现身后,倒是惹来不少城墙上器具宗武者的注目。

    “我是阴煞谷的陆璃,还请将城门打开一下。”城下,陆璃声音冰冷道。

    换了往常,器具城各大城门都不会关闭,所有前来的武者都能自由出入。

    但最近因为器具宗和暗影楼交恶,双方在城外频繁交战,为了防止暗影楼的武者混杂进城,所以各大城门都处于封闭状态。

    每一个入城者,都要接受一番盘查,只有确保身份无误了,才允许进城。

    “七煞谷的人?可有什么证明?”一人在城墙上扬声问话。

    “需要什么证明?”陆璃眼神冰寒,“你们器具宗何时变得这么谨慎?我前来器具城又不是第一次,以前从没这么麻烦过,就因为和暗影楼的交战,你们现在要每一个人都盘查一遍?”

    “抱歉,现在真就是这样。”城上武者并不惧怕阴煞谷,神态随意。

    陆璃脸色更冷了。

    凌语诗和凌萱萱姐妹,初次来到这种大城池,神情还有些谨慎,在城下都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“凌萱萱!”就在此时,从城墙上传来一个惊呼。

    只见那韩庆瑞冒出头来,从上方往下看了一眼,忙对身旁人解释:“这丫头我认识,的确是阴煞谷的人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韩你认识她?”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,鸠婆婆的徒弟,身份肯定没问题。”韩庆瑞回答。

    韩庆瑞上次躲过一劫后,被程平安排了新的任务,让他在各大城门口来获知最新消息,然后以最快速度传回宗门。

    这就是跑跑腿的任务,都是在城内出没,绝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韩长老?你是星云阁的韩长老?”城下的凌萱萱,在器具城猛然见到韩庆瑞,也是惊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的确是认识了。”城墙上一人笑了起来,下令:“开门放她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陆璃和凌语诗、凌萱萱两姐妹,这才被容许进城。

    “韩长老,你怎么会在器具城?”凌萱萱进来后,见韩庆瑞从城墙上走下,忙上前去问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韩庆瑞苦笑。

    “韩长老,听说以前在星云阁的时候,秦烈最是敬重你,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凌语诗明眸蒙了一层灰色,期待的看着他,“如果你有他的消息,请你一定告诉我,我就想见见他,知道他现在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秦烈失踪后,她违反阴煞谷的规定,偷偷出了谷,去冰岩城和凌家镇附近找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她在很多秦烈可能出现的地方打听小心,她去了冰岩城外的那片天然石林,去了极寒山脉,在森林深处游荡了一段时间,还去了天狼山。

    回来后,她途径药山,甚至尝试将乱石堵死的矿洞打开。

    她幻想秦烈就在药山内部躲着……

    可惜,她境界不够,没有足够的力量轰破阻碍,所以无法进入封死的药山内。

    在冰岩城、凌家镇周边找了两个月,她四处打听秦烈的消息,可最终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秦烈在何处。自从他和李牧走出冰岩城,从此就杳无音信了。据说森罗殿和别的黑铁级势力,也在四处打听他的踪迹,可惜,也都和你一样,同样找不到他的踪迹。”韩庆瑞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他负责城内消息的传递,也利用私权打听过此事。

    和凌语诗一样,他也得不到任何关于秦烈的消息,慢慢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。”陆璃冷着脸,漠然说道:“那李记商铺的店主,让元天涯都不敢抗衡,只要他们谨慎一点,别去这块大陆那两个赤铜级的圣地乱来,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嗯,秦烈应该没事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韩庆瑞也宽慰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器具宗的宗门口,找菁菁问问那件事。”陆璃不耐道。

    凌萱萱有点怕她,没敢和韩庆瑞叙旧,和凌语诗并肩跟在陆璃身后,三人一道在器具城的街道上走着,一边看着沿途琳琅满目的各类商铺,一边朝着器具宗行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三人出现在器具宗的宗门口。

    门前的守卫,猛然看到三个气质皆佳的美丽女子,一同站在他们面前,都是眼睛一亮,立即打足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找欧阳菁菁。”陆璃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通传。”一人还算是理智,忙转身往后面大院行去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守卫,则是呵呵笑着,目光放肆地在她们身上游弋着。

    陆璃神情冰冷,眯着眼无视他们的目光,凌语诗淡雅如水,悠然站定,凌萱萱当年在星云阁门口吃过亏,也不敢多说什么,撅着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欧阳菁菁欣然走了出来,远远就叫了起来,“陆师姐,凌家小妹,你们终于赶到了。来,和我先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一名守卫堵在门口,脸上带着歉意,略弓着身子,解释道:“你可以和她们在外面讲话,但她们不能踏入宗门,这是长老们定下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我朋友!”欧阳菁菁脸色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。”那守卫苦笑着,一脸自己也没办法的表情,“就算是内宗的弟子,在最近这个时期,也不允许带私人朋友出入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秦冰!”欧阳菁菁冷哼一声,“就因为他,宗门最近规矩变了又变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,现在他仿佛比整个器具宗都要重要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也是职责所在。”守卫作揖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外面聊。”陆璃倒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下。”欧阳菁菁丢下这么一句话,又迅速返回内院,一路来到广场旁边的石楼堆,在以渊的楼下喝道:“以渊!”

    以渊从窗口冒头,温和笑着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那些朋友到了,你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欧阳菁菁哼道。

    以渊神色一苦,“秦冰人在后山血矛苦修之地,最近都没有出来,我还没找到时间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血矛的?”欧阳菁菁冷笑,“你要是不能快点帮我把事情办好,我们之间的约定,那就直接作废吧!”

    “别,别啊!姑奶奶,再给我三天时间,三天后,我就能进入那边,到时候见到秦冰了,我一定郑重来提此事。”以渊连忙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后,我要带她们进宗门,你给我一并安排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,尽量帮忙安排,哎,真是头疼,真不想去后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池中。

    秦烈全身赤红,一根根青筋如蚯蚓在他体表扭动,让他显得极为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一个个拳头血泡炸裂,一缕缕猩红血气浮升,在他周边形成浓浓血雾圈。

    浑厚沉重的大地之力,和地心火焰糅合在一块儿,从血池下方传来,融入血水之中,慢慢渗入体内,逸入他丹田灵海。

    灵海中,那土黄色的元府中,地心元磁之力迅速凝结着。

    地心元磁录运转着,秦烈的身体表层,隐隐结成一层明黄色的膜,那膜的存在,让秦烈血肉韧性更加,能承受更多血池中的灵血侵蚀。

    和前几天相比,这血池内的血水,要变得淡薄许多。

    那内部的灵血精华,在这段时间内,都被他一点点吸收,被他融入血肉筋脉骨骸。

    “再加一桶碧眼蟾蜍的兽血进去!”冯蓉忽然娇喝。

    旁边,一头三阶灵兽碧眼蟾蜍被银绳束紧,脖颈处插在一根血矛,那殷红鲜血顺着血矛流入木桶中,一桶灵血渐渐要满溢了。

    听到冯蓉的吩咐,两名血卫脸色一紧,怜惜的看了秦烈,旋即将桶内灵血倒入秦烈所在的血池。

    咬牙强撑着的秦烈,突地浑身巨颤,眼中浮现腥红如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股浓烈如实质的冲天血煞气息,从秦烈身上轰然爆发,令两名血卫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**,真是个疯子!”两人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冯教官,今天是新成员再次来浸泡血池的日子,琅邪大人不在,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。”外面传来一名血卫的喝声,“还有,一个叫以渊的,说想见秦冰,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秦冰谈。”

    “以渊?”冯蓉板着脸,“我不准他见!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见他。”血池内的秦烈,龇牙咧嘴,浑身打颤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以渊,想见秦冰也可以,他必须在血池多浸泡三个时辰。”冯蓉发话。

    那人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他将哭丧着脸的以渊带了过来,说道: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蓉看着以渊的表情,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,旋即点向秦烈第一次浸泡的那个血池,说道:“自己跳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以渊咬着牙,在秦烈幸灾乐祸的目光中,无奈跳入血池,然后立即鬼哭狼嚎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开心,你们俩就给我好好待着吧。”冯蓉欢笑起来,浑身舒坦的去了外面,去折磨外面的那些新成员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