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五章以身为器!(求推荐票!!)

第一百七十五章以身为器!(求推荐票!!)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秦烈一入血池,瞬间发出凄厉惨叫,如濒临灭绝的蛮兽,在对命运不甘心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汩汩!汩汩!”

    拳头大小的血泡,不住从血池内冒出来,血泡很快炸裂,一缕缕猩红如血的浓雾,也随之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浓稠血腥味,弥漫在血池周边,众人呼吸的空气里面,仿佛参杂着血沫子。

    秦烈浑身赤红,一块块肌肉不断颤动着,脖颈、额头、臂膀上青筋绽现,令他此刻显得无比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嚎!”

    如垂死挣扎的凶兽,秦烈疯狂嘶吼着,眼瞳深处凝现一缕摄人血色,像择人而噬的妖魔,在炼狱深处窥视着人间大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应兴然骇然看向冯蓉。

    冯蓉也脸色惊骇,在应兴然的目光下,她略显兴奋道:“这是针对万象境中期的血池!灵血浓稠度极高,一般来说,只有在万象境中期境界稳定,而且在前面的血池中浸泡了三到五年的人,才允许进入这类血池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把他弄出来!”应兴然朝着她和琅邪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早说过,他要觉得撑不住,他可以自己走出来。”琅邪目无表情,连应兴然的吩咐都不搭理,只是深深看着秦烈。

    “比庞峰还要厉害一点,这个血池……那庞峰也不敢涉足,以金石诀对肉身的强悍锻造,都无法坚持一霎。而庞峰,还是这一批新人中资质的最好的一个,秦冰这家伙,比我猜测的都要可怕。”冯蓉暗暗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有个三长两短,器具宗就没有未来了!”应兴然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琅邪依旧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冯蓉佯装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血池中,秦烈正承受人生中最可怕的磨砺,以肉身来抗衡血池内的恐怖侵蚀。

    他感觉他被扔进了岩浆潭,正被火山汹涌的岩浆火水淹没,那血水内滚烫的热量,足以将正常人瞬间蒸熟,足以将熔点较低的铁石融化。

    可怕的炙热中,还带着一种难言的腐蚀力,那种腐蚀力能直接渗入血肉之中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的感觉到,他血肉中的纤维、细胞迅速腐化,血肉好像发生着看不见的爆炸!

    在令人简直要昏厥的刺痛中,另有一股温润之力,会在腐蚀后,会在爆炸过后,将他细胞重组,将其重新糅合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他意识渐渐迷糊,他也有了一种很奇怪的错觉,觉得他先被巨锤敲成粉碎,被巨山碾压成碎末,然后又被一块块聚合起来,被一点点黏糊了身子,又重新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被轰成碎片,又被再一次粘合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这种身体上的痛楚,比雷霆闪电轰落,还要来的可怕,还要来的恐怖!

    所以他惨叫连连,所以他嘶吼阵阵,所以他全力以赴!

    “魂移!”

    心念变动间,他一缕缕灵魂意识,凝为束束奇光,流星般落入镇魂珠当中。

    他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。

    刺痛,依然从周身每一根骨头,每一条筋脉,每一块血肉中传来,即便是在无法无念的状态,他好像还能感受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然而,比起先前来,他对痛苦的抵御力,却要大大增强了一截。

    灵魂处于奇境,以心神窥视周身,大幅度减轻对肉身的感知,这是无法无念的妙处,也是他能真正修成天雷殛的关键。

    鬼哭狼嚎的惨叫声,随着他进入无法无念的境界,逐渐的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紧绷着神经,生怕他被炼死的应兴然,见他没了声音,脸色忽然变得苍白,“他,他,他是不是不行了?”应兴然眼神忽然可怕至极,如有一头妖魔要释放出来,他情绪明显就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。”琅邪也暗暗一惊,这次主动答话:“他已经适应了这个血池。”

    “适应?”应兴然一愣。

    琅邪点头,在冯蓉和应兴然惊骇的目光下,说道:“他不但有着卓绝的领悟力,连肉身的淬炼也同样出类拔萃,就算是庞峰和他相比,也要逊色两到三筹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琅邪沉喝道:“宗主,如果你肯将他交给我,最多十五年,他就能从我手中接过血矛。三十年后,他就能超越我,有七成可能突破到如意境!”

    冯蓉和旁边两个血矛武者,听闻此话,看向秦烈的眼神忽然变得炙热无比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?”应兴然冷哼一声,“想也别想!”

    “他在炼器上的天赋,比立宗的宗主都要超绝数倍!一个能真正让器具宗跻身赤铜级势力的人,将精力都浪费在武道上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话罢,应兴然挥袖离开,都没有给琅邪更多劝说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秦冰几乎不可能。”冯蓉忽然道。

    琅邪皱着眉头,“没有谁比他更加适合接手血矛,庞峰和以渊也都不行。这一点,从他敢不顾一切去击杀梁少扬就能看出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不会给你。”冯蓉又道。

    琅邪点头,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,“梁央祖应该已经到了城外,我要出去一趟,你来看着秦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冯蓉欣然道。

    于是琅邪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,把新鲜的铁翼金角蜥的灵血弄一捅过来,给我加到秦冰的血池中。”琅邪才走,冯蓉就呵呵笑着发话,指使那两名血矛武者做事。

    那两人脸色微变,其中一人道:“会不会下药过猛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的,我看着呢,别啰嗦!”冯蓉脸一冷,眼中渐渐浮现出血色,气质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两名血矛武者垂头,立即乖乖巧巧依言办事,再不敢啰嗦一句。

    一桶刚刚盛满的铁翼金角蜥的兽血,还热腾腾的,被直接倒入秦烈修炼的血池,鲜血一进去,处在无法无念状态的秦烈,灵魂都觉得剧痛起来。

    如一根根金灿灿的钢针,直接扎入他脑海之中,刺在他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他在巨震下,竟不能保持在无法无念的境界,直接灵魂一散,重新回到本体。

    旋即,比先前猛烈一倍的剧痛,霎那间涌满全身。

    在他要痛吼出声前,冯蓉笑吟吟插话:“我看了半天,发现你竟然没有运转灵诀来抵挡血池之力,看样子你的潜力还没全部激发,那我只好帮你加一把火了。”

    秦烈霍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灵诀!不错,要运转灵诀来抗衡!

    心念动,他率先转动寒冰诀,将冰球元府内的寒冰之力提炼出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

    寒冰力量,从他毛孔逸出,和不断从毛孔涌入的血水力量相互冲撞,竟诡异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在血池中的秦烈,身上如挂满了炮竹,全身都传来爆炸声音,让冯蓉和那两个血卫也是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秦冰,你不会全身爆炸吧?”冯蓉赶紧说:“如果五脏六腑也跟着爆炸,那就……先停一停,不用急在一时。”

    她也有点不安了,可她说的话,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疯狂。

    两名血卫脸皮子不由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五脏六腑都爆炸了,谁还能活下来?冯教官果然是冯教官,不愧是当年,唯一能和大人比肩的血矛前辈……”两人暗暗想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事!”血池内,秦烈咬牙切齿,神态狰狞,疯狂运转灵诀。

    他从寒冰诀变幻为天雷殛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闪电交织,雷声爆裂的轰隆声,比先前还要激烈!

    他全身骨骼都要粉碎炸裂!

    脸色一变,他再次变幻灵诀,又从天雷殛变成地心元磁录。

    新的灵诀一出,那不断爆炸的声音立即平息下来,在血池内部,那汹涌炙烈的能量,竟然也奇妙的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另有一股浑厚无比的澎湃巨力,从他脚下的血池地底,一点点的浮升出来!

    “大地之力?”秦烈心神一动,竟清晰的感知到地底的变化,觉察到一股炙热的气浪。

    他眼神一惊,突然道:“血池下面是什么?血池这么滚烫,是不是,是不是因为下面还有火在烧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没有烈火焚烧,血池怎么能这么滚烫?”冯蓉鄙视他的无知,理所当然道:“血水的温度不够,灵血和那数十种药汁灵药,怎么能充分混合?亏你还是炼器师,难道不知道没有滚烫的高温,血水内的能量根本就不能渗透你的血肉骨头?”

    “不对!下面的火势太汹涌,这,这是,这是地心之火!”秦烈心底巨震。

    他终于通过地心元磁录的奇妙反应,猜出了血池下面焚烧着的,究竟是什么火焰了。

    焰火山的地心火,是用来焚烧熔炉,用来淬炼灵器的地心火!

    他们竟然以地心火来烘烤血池!

    难怪血池内的血水,滚烫到如此骇人听闻的程度,也难怪连他都差点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点见识,竟然能猜测出我们以地心火来燃烧血池,嗯,脑子不算太笨。”冯蓉咯咯笑着,“以血池来淬炼武者体魄,这是前几代宗主想出来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这也是一种炼器的方法,谁让他们都是炼器师呢?。”

    “血池,就好比熔炉,地心火为火源,你身体为主材,灵血和数十种药汁灵水,则是为辅材,辅材自然都要融入主材,也就是浸没在你体内的血肉骨骸中。这是将你当成灵器来对待,将你当成一件灵器来淬炼,从全方位,从各个角度来提升你身体的坚韧度和强悍力量。”

    冯蓉笑的很畅快,“秦冰啊秦冰,你也是要成为炼器宗师的人,你不能只是自己炼器啊?你不尝尝自己身为‘器’,被人去炼制的感觉,岂不是会遗憾终生?”

    她咯咯娇笑,“我从阿海那边专门过来,就是为了让你不遗憾,所以专门来‘炼’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烈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