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五十八章身份之差

第一百五十八章身份之差

    重新回到“大地之心”商楼,秦烈、唐思琪两人被安排在后面的厢房调息,乌拓则是在前院坐镇。

    端坐在一张冰玉石砌成的床上,秦烈默运寒冰诀,以冰晶逐渐冻住身体。

    心神内视,他能看到心肺处有淤血,能看到胸口碎裂的骨头。

    几缕土黄色灵力,还在他体内冲突着,孜孜不倦地破坏着他的筋脉,要钻入他骨骼脾脏深处。

    秦烈通体森冷,不断聚集寒冰之力,对那土黄色灵力进行堵截。

    数次后,秦烈发现寒冰之力只能减缓那土黄色灵力对身体的伤害,没办法将其直接从体内清除掉。

    “天雷殛!”

    灵诀陡然一变,他骨骸筋脉内,雷霆霹雳的狂暴能量涌动。

    那几缕黑影轰入的土之灵力,被雷霆闪电的能量冲击着,很快溃散,极短时间被涤荡一空。

    隐患消除后,秦烈暗松一口气,集中精神来化开吞咽下去的灵丹。

    温润脏腑的感觉从他体内传来,他也慢慢镇定,来慢慢来导引丹药之力,往体内受伤处流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唐思琪从另外一个厢房走进来,“恢复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内伤没什么大碍,外伤需要点时间才能愈合。”秦烈睁开眼,“你呢?有没有什么大碍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唐思琪摇了摇头,“一会儿我们先回宗,这件事我会好好调查,如果让我找到梁少扬参与的证据,我绝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“恐怕很难找到什么证据。”秦烈沉着脸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他竟敢这么放肆!”唐思琪暗暗咬牙,“同为内宗弟子,言语不和很正常,他居然因为这点小事杀人,简直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有莲柔在,我上次就被他杀了。”秦烈心存杀机,“我暂时不回宗门,我要在外面歇息几天,等身上伤势恢复后,我才会回宗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思琪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受了伤,状态不太好,我怕在宗门内也被梁少扬暗算。”秦烈很谨慎,“他敢在外宗以阴蚀虫杀我,就敢在内宗对我下手。我不想在受伤的时候,被他暗算得手,死个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有地方住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可以先回去,梁少扬敢在宗门对我下手,但肯定不敢这么对付你。你是未来宗主的接替人,是宗主和墨海长老看中的天才,他对你不敢太放肆。”

    秦烈很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梁少扬对唐思琪还是有所顾忌的,要不然也不会另外安排人,要选在宗门外面下手了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对付他,梁少扬都不用这么麻烦,在宗内此人兴许就敢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一个能引起灵纹柱反应的栋梁之材,一个让宗主和三大供奉都亲自下山的天之骄子,“失手”杀了一个普通的内宗弟子,谁又能对他怎么样?

    这一点,从他引动灵纹柱反应后,那童济华突然转变的态度就能看明了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一条命,但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的眼中,梁少扬的命要比他秦烈的命尊贵太多,他要死在梁少扬的手中,绝不会动摇到梁少扬在他们心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想冒险,不想在受伤的时候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两位,我可以进来吗?”外面传来乌拓的爽朗笑声。

    “乌拓前辈请进。”唐思琪看向门口,在乌拓走进来以后,她躬身一礼,“多谢乌拓前辈护送我们来此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太客气了。”乌拓笑容可掬,“我要是知道你们回城时会出现变故,定当一路相送,让你们能安然返回器具宗。真是没有料到,在器具城内,竟然有人胆大包天到对器具宗的内宗弟子下毒手,简直猖狂至极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器具宗一定会调查清楚。”唐思琪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不情之请。”乌拓尴尬的笑笑,说道:“两位回去的时候,如果见到庞峰和庞诗诗兄妹,还请递个话,就说我来了器具城,让他们能来一趟这家商楼。你们也知道,你们宗门很反感我们多联系他们兄妹俩,我们想见见他们都不太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庞峰是云霄山青年一代的天才人物,不顾云霄山山主的劝阻,义无反顾和妹妹来了器具宗。

    为此,云霄山数次派人来器具宗,来见庞峰,劝说庞峰能重新回山。

    庞峰已经拒绝了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器具宗也渐渐厌烦,也对庞峰颇为重视,后来一听说云霄山的人求见庞峰兄妹,都会直接将他们拦在外面,生怕庞峰被说服了,带着庞诗诗脱离器具宗,重新投入云霄山的山门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见乌拓要求这个,唐思琪也为难起来,“宗门对云霄山劝说庞峰和诗诗师妹一事很是反感,如果因为我的送话,让他们离开了器具宗,就算是我,也逃脱不掉宗主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要劝他们回云霄山,而是有另外的事情通知他们。”乌拓连忙保证,“唐小姐但请放心,我乌拓以人格保证,找庞峰两兄妹绝不是要劝说他们回宗。再说了,现在庞峰应该成为血矛的人了,我们更难说动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唐思琪认真想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信得过你的人格。”

    乌拓咧开嘴,憨厚的笑了起来,“多谢唐小姐,只要你们无碍,我随时可以护送你们返回器具宗。”

    “唐师姐,我先走一步了,等伤势恢复后,我会立即回宗门。”秦烈突然起身,独自往外面走去,“还劳烦师姐帮我和宗内长辈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思琪拧着眉头,看着秦烈走出商楼,似乎有点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出了大地之心,辨别了一下方向,秦烈谨慎感知着周边波动,旋即往李牧留给他的那小宅子行去。

    一条偏僻的街道,秦烈匆匆行进的身影突地止住,冷着脸看向街角一人——梁忠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恶意。”梁忠神色轻松,“先前也是我提醒你黑影藏身在你脚下,不是我提前说明,你可能受伤更重。”

    秦烈默运寒冰诀,浑身寒气流逸,冷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只是告诉你一声,那两个人是影楼三大影卫中的灰影和黑影,影楼的三大影卫,只有熟识的人才知道,别的势力很难查明。”梁忠皱着眉头,道:“灰影和黑影,都在器具城听候着梁少扬的吩咐,他们今天会动手,肯定也是梁少扬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秦烈暗道:“果然是他!”

    “暗影楼对下面武者的消息隐瞒的很厉害,外界的人,只知道暗影楼养着许多杀手,但是很难知道内部详情,弄不清楚暗影楼武者的名号和实力。就算是器具宗,也没办法摸清暗影楼的底细,所以我来告诉你,让你心中有数,知道是谁想要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梁忠看着秦烈的眼睛,看到秦烈瞳仁内杀机浓烈,他满意的笑了笑,知道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他不再多言,也没有去听秦烈说话,就这么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回到森罗殿在器具城的府邸,来到谢静璇歇息的房门口,恭声道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谢静璇发话。

    梁忠推开门走了进来,一五一十地将他在自由商道所见的战斗道明,最后总结道:“梁少扬想杀那个唐思琪,因为只有他和唐思琪两个人,最有资格在将来坐上器具宗的宗主宝座。图谋器具宗,是我那堂哥很多年前就在筹划的大事,在梁少扬之前,他还安排了几个人进入器具宗,可惜那几人资质太差,没办法实现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忠叔,你以前在影楼的时候,有没有和三大影卫打过交道?”谢静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灰影和黑影早死了,现在的这两个是后来上位的,他们没有见过我。我刚刚仔细观察过,现在的灰影万象境中期的境界,黑影则是后期境界,正面的战斗力一般,我们要动手难度不会太大。”

    梁忠想了一下,又说:“血影还是原来的那个血影,我和他以前打过交道,还好,还好他一直都在我那堂哥身边,还好来器具城的不是他。如果来的人是血影,我们连一丝成功的可能都没有,真要冒险下手,我们会全被血影杀光。”

    “血影比他们强那么多?”谢静璇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就连原来的灰影和黑影,都不是血影的对手,何况是这两个新上来的家伙?”梁忠表情苦涩,摇了摇头,下定义道:“他们和血影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。”

    谢静璇暗暗动容。

    “我把灰影和黑影的来历,告诉了那个叫秦冰的内宗弟子,他知道是梁少扬安排的以后,似乎动了杀心,希望能够给我们一点帮助。”梁忠又道。

    “他动了杀心也没用。”谢静璇不在意,“他身份太低,境界也不如梁少扬,动了杀心只是自寻死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肯定不能拿梁少扬怎么样,但他能将我说的话告诉那个唐思琪。这个器具宗的天才少女,真要是疯狂起来,兴许真能对我们有所帮助。”想起唐思琪一身灵宝乱飞,打的灰影和黑影都要退避三舍的场景,连梁忠都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她要杀梁少扬,那还有点机会。”谢静璇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盯着器具宗的宗门,等梁少扬下次出来,我会立即通知小姐。”梁忠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