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四十九章踏入内宗

第一百四十九章踏入内宗

    “阿海,怎么回事?”秦烈、唐思琪两人离开后,冯蓉立即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墨海捏着秦烈刻画凝形灵阵图的玉石灵板,眯着眼,还在专心感知,窥视内部灵线凝结而成的图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墨海停了下来,沉声道:“这个叫秦冰的小子,如果以前真的不曾学习过凝形灵阵图,那他的天赋极其惊人。”

    冯蓉暗暗动容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墨海有炼器上有多么的心高气傲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拜访过墨海的炼器师不知道有多少,但他甚少说过谁天赋惊人,最近的一次,也是他评价唐思琪,说她很有炼器上的天赋,将来能堪重任。

    就连这次过来的梁少扬,他也没说天赋多么厉害,只说还算是可以而已……

    而梁少扬可是引发了灵纹柱的奇变,让宗主和三大供奉都惊动的人物,对他,墨海的评价都仅仅还是可以,却说秦烈的天赋惊人?

    冯蓉如何不惊?

    “我去见一下宗主,去和他谈谈这秦冰。”墨海想了一会儿,突然又道。

    冯蓉更加惊异了,“他值得你专门跑一趟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明白。”墨海没有解释,丢下这么一句话后,便匆匆离开,往焰火山山顶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墨海出现在焰火山的山巅,这里坐落着一栋栋修建华美的建筑群,很多石楼房屋呈奇特的鼎形和炉子形状,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山巅,不少器具宗的武者都是点头致意,眼中布满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墨海脸色平静,一路来到山巅宗主大殿,在门口说道:“我要见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这边请。”一人主动带路。

    很快,墨海来到一间密室,在那密室中,应兴然脸色苍白,正大声咳嗽着,不住往痰盂内吐着带血的浓痰。

    见墨海进来,应兴然喝了一口灰褐色的药汁,神色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,苦笑道:“我身体越来越差了,你真就对宗门这么狠心,不去坐这个宗主之位?”

    十多年前,他在一次炼器中过于执着,结果出了岔子,被焰火山的地心之火伤了心肺。

    又因为灵阵图的突然崩溃,导致他还伤了心魂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能医治好。

    他的重伤只有宗门内的三大供奉和墨海知道,平常他都是以闭关炼器来掩饰,每次出来也是强撑着。

    ——他以此来安定军心,让宗门长老和内外弟子能专注在炼器上。

    “还请宗主不要再勉强我,我早已下定决心,一旦炼出了地级灵器来,就会和蓉儿离开这里,去外面更广阔的天地看看。”墨海沉声道。

    应兴然大声咳嗽着,“阿海,以我现在的状况,恐怕撑不了太长时间。如今宗门内有唐思琪,现在又有了梁少扬,这两个人天赋都极佳,未来一定能让宗门兴旺。我别的不要求,我只希望你在他们成长之前好好教导他们,等他们真正能独当一面了,你再离开宗门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,你看看这个灵板。”墨海没有说答应,也没有说不答应,而是将秦烈炼制的玉石灵板递给应兴然。

    应兴然接过灵板,以灵魂意识逸入,在内部灵阵图内仔细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凝形灵阵图的一部分,绘刻的很精细,灵线的宽窄和粗细上,没有一丝偏差。但对灵力的把握不行,应该是没有得到相应的法决,只有知道每一根灵线在刻画中,以多少的灵力运转,才能真正将这灵阵图刻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应兴然抬头,看着墨海说:“是梁少扬刻画的吧?他在你那边呆了一个多月,能这么精准刻画出凝形灵阵图,我一点都意外,他绝对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梁少扬,而是一个叫秦冰的外宗弟子。”墨海深吸一口气,轻喝道:“他也没有跟着我学习过一天,我只是撕了凝形灵阵图的一页纸,让他自己揣摩着来刻画,我也只给了他三个时辰!”

    “三个时辰?!”应兴然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只有三个时辰!”墨海沉喝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应兴然摇头,不相信地说道:“除非他以前学习过凝形灵阵图,不然只是三个时辰的时间,绝不可能那么细致将这凝形阵图描绘出来,我看的很清楚,除了在灵线的灵力掌控上他没有获得方法,别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偏差纰漏,三个时辰的学习时间,是绝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!”

    一般而言,学习一种新的灵阵图,往往需要数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秦烈当年初学聚灵阵图,也用了大半年时间入门,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,最终才在凌语诗离开凌家镇前,成功制作出一个聚灵牌来。

    在器具宗,内宗弟子学习一种灵阵图,也都要耗费三个月到半年不等的时间。天赋强悍如唐思琪,也需要至少一个半月的时间,才能真正熟练刻画出一种灵阵图来。

    “若非亲眼所见,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”墨海能理解应兴然的惊骇,道:“我也不太相信,所以安排他成为内宗弟子,来进一步的确认,好看看他以前是不是学习过凝形灵阵图。如果他以前没有学过,真就在三个时辰达到了这个程度……”

    墨海抬头,眼睛明亮至极,“那他将是器具宗有史以来最有炼器天赋的人!”

    应兴然身躯猛然一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思琪带着秦烈下山,一路上都沉着脸,一句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秦烈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她,心里暗暗疑惑,也没有去问,两人就这么保持着沉默,一直来到焰火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“你收拾下东西,我先去见童长老。”唐思琪冷着脸哼了一句,丢下秦烈,一个人翩然远去。

    秦烈很是莫名,他自顾往石楼行去,经过广场边的时候,扭头一看,发现依然有不少武者在广场上的灵纹柱下。

    都半年过去了,还有一部人不死心,依然觉得自己会是幸运儿。

    “秦冰,最近你往山上跑的挺勤快吗?”以渊在他的石楼上,笑着冲秦烈招招手,“进来聊几句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和唐长老沟通过了,也和莲柔说清楚了,以后我不会继续在炼器上浪费时间。”以渊在秦烈进来后,如卸下心中重担,很轻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准备进入血矛了?”秦烈淡然询问。

    以渊眼瞳一缩,惊异看向秦烈,“你知道血矛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一点。”秦烈点头。

    以渊深深看向秦烈,半响,他洒然一笑,坦然承认:“不错,我准备参加血矛的考核,应该就在近期了。血矛招收的人员,最低等级也要开元境后期,我恰恰合格,而且我来器具宗,真正目的也是为了进入血矛。”

    “预祝你能通过考核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想应该没问题。哦,对了,庞峰应该也会参加这次的考核,这家伙很厉害,你以后可千万别和他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能通过血矛的考核,以后我身份地位就和内宗弟子平级了,内宗弟子炼出来的高阶灵器和灵甲,我们都能率先享用。在灵材、灵丹、灵药上也能肆意挥霍,可以大幅度提升战斗力。”以渊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收拾下,也要去山上住了。”秦烈低头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渊有些愕然,他看着秦烈脸上露出的笑意,说道:“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秦烈点头,“我以前体内寒力不能掌控,现在可以随心运转,能够将寒气隐匿起来,可以不在外面表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以渊明白了过来,“看来你对意境的认识,渐渐深刻了起来,哦,对了,你说你要去山上住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墨海长老点了头,现在我已经是内宗弟子了。”秦烈回答。

    “内宗弟子?”以渊吃了一惊,旋即笑着捶了秦烈一记,“好小子!你不声不响的,竟然爬的比我还快了一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以后这就是你的岩洞。”唐思琪将秦烈领到以前尹浩的洞府。

    这洞府在尹浩死后,被梁少扬住了一个月,等到宗门为梁少扬重新开辟的岩洞弄好了,梁少扬搬了出去,这岩洞就又空置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烈跻身内宗,这个岩洞又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在这里炼器吧,再也不需要帮我打下手了,宗门每个月会分发一定数额的灵材供你学习炼器,等你真正具备单独炼器的能力,宗门才会分发炼器的任务给你,由你来炼制各类灵器,然后运输到各大器具阁出售……”

    唐思琪板着脸,在洞口讲解内宗弟子的规矩,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。

    秦烈认真听着,等她这番话全部说完,准备离开岩洞的时候,秦烈终于忍不住,说道:“唐思琪,我在什么地方招惹你了?从墨海长老那边离开起,你就似乎对我很不耐,我不太清楚又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他和唐思琪单独谈过话后,两人间的关系就缓和了不少,之后的半年,随着他们接触的增多,随着他一次次帮助唐思琪打下手炼器,两人甚至有了点默契,他也能感觉到唐思琪对他的欣赏。

    但现在,唐思琪的态度又忽然转变了,这让他云里雾里,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唐思琪冷着脸。

    秦烈点头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也很想知道你明明懂得刻画灵阵图,为何从没有对我提过?你本就是一个炼器师,却一声不吭任由我使唤,任由我安排你做这做那,究竟是为了什么?把我蒙在鼓里,把我当傻子一样耍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唐思琪怒声道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