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让开!

第一百四十七章 让开!

    墨海之名,连秦烈这么孤陋寡闻的人都听过。

    “器具宗最有创造力的炼器师!”

    “五十年来最强的炼制宗师!”

    “下一任的器具宗宗主!”

    在墨海的头上,被冠上了各种名号,有很多人不熟悉器具宗的宗主应兴然,但对墨海却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墨海出身低微,父母都只是普通凡人,族内没有一个人修炼武道  。

    据说,墨海的父亲乃是铁匠,他从小跟随父亲学习打铁。

    器具宗三大供奉之一的房奇,在外界找寻灵材,恰恰落脚到墨海家族居住的小镇,无意看到墨海正在打铁,然后立即惊为天人,从而将墨海带入器具宗。

    墨海一入器具宗,就展现出恐怖的炼器天赋,不但在熔器方面手法独特,还引起了十二根灵纹柱的变化,从中悟透灵阵图的奇妙。

    之后的那些年,墨海以惊人速度成长着,每每能炼出让世人赞叹的灵器。

    他炼制的灵器,每一样都价值连城,每一样都引得众人哄抢。

    那星云阁的杜海天所使用的蓝叶剑,就是墨海早期炼出来的灵器,是杜海天耗费巨额灵石才从潘珏铭手中收购到的,一直被他视为性命,每每都会以此为炫耀,说他的蓝叶剑是墨海炼制出来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年,墨海已经很少主动炼器,都是森罗殿的各大殿主,七煞谷的七大谷主,还有暗影楼、紫雾海、云霄山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亲临器具宗。带着各类稀缺灵材。以巨额代价请他炼器。

    但即便这样。墨海也未必会答应,还要看心情状态,看对方合不合胃口,看他本身对要炼的灵器有没有兴趣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墨海乃是周边势力所有强者巴结的对象,也是最大牌的炼器师。

    对这么一个卓越的炼器师,秦烈也是心生敬畏,一路上动作都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唐思琪也在不住叮嘱。“墨海长老在炼器上的造诣,兴许比宗主还要杰出,宗主自从一次炼器失败,伤了心魂后,已经很久没有炼出让人瞩目的灵器了。但墨海长老不同,最近十年,从他手中出来的灵器,没有一件低于玄级六品!”

    秦烈暗暗动容。

    “而墨海长老,现今已是玄级七品炼器师!他最近都在冲击地级炼器师,这趟外出。也是为了去收集特定灵材,尝试炼一件灵器。使得其达到地级灵器的级别。”唐思琪美艳的脸上,也流露出崇拜之色,“我才是玄级二品的炼器师,和墨海长老相比差了五个等阶,炼器师每一品的跨界,都极其困难,我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能达到墨海长老的级别。”

    姚泰只是凡级四品的炼器师,就连森罗殿的卢大师,也仅仅只是玄级二品。

    那卢大师,乃是森罗殿耗费心血栽培的炼器师,他可以随意动用森罗殿的灵材,受到森罗殿各方殿主的敬重,他在森罗殿地位超然。

    可他也仅仅只是玄级二品的炼器师。

    在器具宗,内宗弟子唐思琪,就是玄级二品炼器师了,墨海更是玄级七品,一旦墨海更进一步,就能跨入地级炼器师的级别!

    地级炼器师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地级灵器,那是专门针对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的灵器,一个能炼出地级灵器的炼器师,将会受到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的器重!

    如意境和破碎境的武者,只存在赤铜级的势力之中!

    整个赤澜大陆,只有两个赤铜级势力,也是真正雄阔这块大陆的巨无霸!

    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、紫雾海、云霄山这些黑铁级的势力,都只是两大赤铜级势力的附庸,这五个黑铁级势力之中,最强者依然只是通幽境后期,没有人能跨入如意境。

    能跨入如意境的强者,早就被两大赤铜级势力收入囊中,去了真正的赤铜级势力修炼。

    “宗主很早之前,就打算退位让贤,让墨海长老成为新的宗主。”唐思琪轻声说道:“但墨海长老志不在此。他早表明了态度,一旦他炼出地级灵器,就会离开器具宗去外游历。”

    “连宗主宝座他都不要?”秦烈愕然。

    “嗯,他不想继承宗主之位,所以宗主无奈下,曾找我谈话,希望我将来接任。”唐思琪点头,继续说:“本来只有我一个人选,但现在多了一个梁少扬,而梁少扬是男的,如果他天赋真的不错,他兴许比我更合适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这番话的时候,唐思琪眼神复杂,也不知道是庆幸,还是心生担忧。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走,一会儿来到焰火山的后山,后山风景秀丽,怪石嶙峋,峭壁如剑。

    在后山一个飞泻的瀑布旁,坐落着几间雅致的竹楼,竹楼前有着一块块药圃,里面种植着很多灵草灵药。

    一名相貌寻常,但气质素雅幽静的妇人,正在药圃内采摘灵草。

    妇人四十岁的模样,看起来慈眉善目,嘴角噙着淡然笑意,她看到唐思琪和秦烈走过来,笑着说:“思琪啊,你来找阿海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思琪嫣然一笑,“大娘,大长老现在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阿海正在帮少扬讲解炼器之道,让我帮他挡着来人。”妇人微笑着,指了指几个藤椅,“你们先去歇歇脚吧,等一两个时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唐思琪乖巧点头,带着秦烈在一个药圃旁边的藤椅坐下。

    “梁少扬……”

    秦烈眉头拧了起来,眼神微冷地看向竹楼,心道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“别和他起冲突,他现在深得宗主和三大供奉器重,别说你只是外宗弟子。就算是你成了内宗弟子。和他有了纠葛。倒霉的肯定还是你。”唐思琪低声提醒。

    秦烈冷着脸沉默。

    整整两个时辰,梁少扬才从竹楼走出来,他和那妇人打过招呼后,往外面药圃行来,一眼看到秦烈和唐思琪。

    梁少扬穿着一件华贵的炼器师长袍,袍子上绣着许多金色花纹,他眼中的傲然比往昔更甚,看到秦烈后。他脸色一沉,眼神阴寒,等看到秦烈身旁的唐思琪后,他则是收敛起傲然,恭声道:“见过唐师姐。”

    唐思琪只是微微点头,算是回礼了。

    从知道此人的脾性,知道他暗算秦烈,杀死尹浩起,唐思琪对他就没有了一丝好感,看到他唐思琪只会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。点头回礼,已经是她能够做到的极致了。

    “唐师姐。宗主和墨海长老都说你天赋出众,让我以后多多向你学习。”梁少扬盯着唐思琪的眼睛,很放肆地说道:“还请唐师姐以后能不吝赐教!”

    “我教不了你什么。”唐思琪皱眉,不耐道:“有宗主和大长老帮你,你根本不需要再向别人学习。好了,我有事找大长老,请你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通往竹楼的小道并不宽阔,梁少扬堵在那儿,不论是秦烈还是唐思琪想穿过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除非踩在那些灵药灵草上。

    那妇人称呼墨海为“阿海”,明显和墨海关系匪浅,这一点秦烈也心中有数,知道那些灵药灵草都是她种植出来的,自然不会傻的去触她霉头。

    “唐师姐,我入门较晚,对内宗的宗门规矩也不太qingchu,还请你能教导教导我!”他直勾勾看着唐思琪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唐思琪心中生怒,又道:“让一让!”

    “帮助一个外宗弟子有空,帮我就没空么?”梁少扬瞥了一眼秦烈,淡淡道:“一个没有什么天赋的外宗弟子,值得唐师姐这么费心?我看唐师姐在他身上纯粹只是浪费时间,不如花点时间在我身上,我必不会让唐师姐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秦烈上前一步,肩膀猛地一靠,撞击向梁少扬的右侧身子。

    梁少扬不怒反笑,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他暗自运转力量,一层层幕帐般的灰色灵力波动,从他右边身子滚滚涌出。

    “幻幕七重劲!”梁少扬冷喝。

    如天幕般的灵力波动,七层交叠,相互推挤增幅力量,轰然从梁少扬肩膀上迸发。

    秦烈不为所动,肩膀上突然结成薄薄冰块,内部骨骸则是雷声轰鸣,闪电缜密交汇。

    “秦冰!别冒失!”唐思琪惊叫。

    梁少扬为开元境后期,九个元府力量充沛,秦烈只是初期,他还要去硬抗梁少扬,岂非自寻死路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人肩膀一撞,一股沉闷的汹涌波动陡然爆发,灵力余波溅射出来,让周边药圃的灵草灵花枝干纷纷碎断。

    出奇地,梁少扬竟然猛地后退数步,直接退回了竹楼前方的小广场。

    秦烈身如铁山,竟屹然不动,在梁少扬暴退出去后,他则是神情冷峻地穿过小道,也站到了竹楼前方的小广场上。

    唐思琪捂着嘴,艳丽的脸上,写满了异色。

    旁边药圃内的那中年妇人,也显得很是诧异,她忽地惊奇看向秦烈,看向他的肩膀,暗暗赞了一句:“好强悍的体魄!”

    先前的硬撞,来的太快,太突然,梁少扬是匆忙来抵挡,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他根本没办法将九个元府的力量全部调集出来。

    秦烈则是有备而来,上前一步时,体内三个元府的寒冰和雷电之力齐动!

    他千锤百炼的体魄,也要比梁少扬强悍许多,肉体的力量根本不需要催动,随叫随到,瞬间就能将爆炸力轰发出来!

    梁少扬元府之力来不及全部施展,也没有在身体淬炼上有什么过人之处,这么一硬撞,反而吃了大亏,这时候,他右边半个身子的骨骼都散架了一般,寒意如蚀骨之毒般蔓延而来,让他右臂都渐渐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唐师姐,你现在可以过来了。”秦烈回头。

    唐思琪反应过来,脸色有些失态,她“哦”了一声后,忙穿过药圃中央的小道,慌慌张张地走到秦烈身旁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