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二根灵纹柱

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二根灵纹柱

    极寒山脉地底的玄冰之地。

    冰峰林立,晶莹冰岩亘古不化,酷寒冷厉气息笼罩,一片荒寂冰寒。

    秦烈身如冰雕,端坐在一座低矮冰川之巅,闭目端详着镇魂珠内的寒冰图卷,感知着那画卷中的森寒之意,默默体悟着丹田灵海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开元境初期,灵海会形成三个元府,只有三个元府内全部充盈了能量,才够资格开辟新的元府,才能跨入开元境中期。

    如今,他虽然还没有领悟到寒冰之意的精妙,但每当他体悟脑海镇魂珠内寒冰图卷的时候,那灵海内两个冰球般的元府,都会吸收这片岩冰之地的冰寒灵气,凝成寒气森森的灵力汇入元府。

    三个元府,此刻一个元府雷电狂暴,另外两个元府则是寒力森森,皆是充满特殊寒能。

    “开元境中期,还需要重新开辟出三个元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秦烈睁眼,双眸冷冽彻骨,皱眉喃喃低语,“无法领悟寒冰图卷的精妙,就没办法洞悉运转寒冰之力的方法,两个寒冰元府的力量也就施展不出。这可能……就是捆缚我的一道枷锁,这层枷锁破不开,也就无法再辟元府,突破不到中期境界。”

    入目所见,都是酷寒冷厉的冰川,一座座冰川之中,皆是冰冻着如山般的远古灵兽。

    “那些灵兽……是死是活?”一个念头忽然在秦烈心中浮生,他望向冰川内的巨大灵兽阴影,心底禁不住有了一丝寒意。“如果此地的寒冰被解冻了。不知道被冻住了多少年的远古灵兽。会不会睁开眼睛?”

    这么一想,秦烈脸色变得沉重起来,再看那些冰川内庞大灵兽之时,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来看,那些小山般的巨大灵兽,必然有着无法估量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“五阶?六阶?还是七阶?”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不敢想象那些灵兽苏醒后,这块大陆有什么势力可以抗衡。可以应付这些恐怖灵兽的冲击?

    “应该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自我安慰了一句,算算时间差不多了,他就取出了寒冰之意,激活冰球内的进出枢纽。

    寒气如有灵性缠绕而来,覆盖他全身,在一阵强烈的眩晕中,他身影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十来秒后,他在器具城地火水风中的地区一个小宅子内身影重现,将寒冰之眼谨慎收好,他把自己的灵板、灵石和衣物带上。就往器具宗外宗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第三天了,也是他前往器具宗报到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?”器具宗的宗门前。两名侍卫扬声问话。

    “秦冰前来报到。”秦烈在器具宗外宗门前站定。

    “多少号?”

    “二百三十号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三十号?”一名侍卫愣了下,忽然嘿嘿笑了起来,点了点头说道:“进去吧,会有人领着你,带你去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秦烈漠然点头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一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,领着秦烈穿过一栋栋华美的建筑,将他直接领到焰火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一排排青石砌成的石楼,在焰火山的山脚下坐落着,诸多石楼中央有一个广阔湖泊,湖水清澈见底,有许多游鱼灵动游弋着。

    湖泊旁边有一个青石铺成的环形广场,广场上耸立着十二根石柱,石柱上雕刻着各类精美花纹,许多鸟兽和奇花异草的图案,显得美轮美奂,仿佛蕴藏着特殊寓意。

    不少器具宗的外宗弟子,零零散散处在广场各大石柱旁边,凝神看着石柱上的图案,手持灵板专心刻画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秦烈过来后,也看向那些石柱上的花纹,旋即眼睛一亮,暗道:“难道也是灵阵图?”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将秦烈带来的外宗弟子,脸显不屑之色,哼道:“这个广场上的灵纹柱,上面绘刻的图纹,你也能看懂?”

    此人脸上流露出敬畏之色,“这是器具宗第一代立宗的宗主,亲自绘制的灵纹,其中蕴藏着大奇妙,可只有真正具有慧根的人,才能从那些鸟兽花草各类奇异图纹之中,领悟到精妙玄奥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灵纹柱上的灵纹,也是立宗宗主从别处拓印而来。他印在灵纹柱上,以供自己和宗门弟子体悟,感受灵纹柱上图纹的奇妙……”

    “器具宗立宗九百年,一代代变迁,年年招收新弟子。这么多年来下来,有三万多人来过这里,来此体悟灵纹柱上图纹的奇妙,甚至有人在灵纹柱下呆过几十年……但是真能从灵纹柱上有所收获的人,九百年来仅仅只有二十七人!”

    “这二十七人,每一个都是器具宗历史上杰出的炼器师,是器具宗的骄傲,也是器具宗立足这片土地的真正基石!”此人脸色肃然,“如今器具宗的一幅幅灵阵图,都是这二十七人通过对灵纹柱上图纹的领悟,慢慢衍变凝结而成的智慧结晶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根灵纹柱,是器具宗的根本,器具宗的灵阵图都来源于此,器具宗的强盛也来源于此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解释,秦烈暗暗动容,不由更加认真去看那十二根灵纹柱。

    十二根灵纹柱分散在广场各个位置,布局似乎暗含某种奇妙,秦烈仔细一望,眼睛倏然幽幽一亮。

    当年,在那凌家镇的药山之中,他爷爷秦山也竖立过八根石柱,石柱连接洞顶,导引并且弱化闪电之力,帮助他来修炼天雷殛。

    药山洞穴内八根石柱的布局,为八角形,和这十二根灵纹柱的落向不太一样,但他认真观察了一下这广场上的十二根灵纹柱,发现中央八根灵纹柱的组成方向,似乎也隐隐呈八角形……

    “有什么特殊含义么?”他有些好奇,暗暗留了心,又去看灵纹柱的图纹。

    十二根灵纹柱,每一根都有十来米高,非常粗,要五个人合抱才能围住。

    在每一根灵纹柱上,都绘刻着不同的图纹和线条,组成各类稀奇古怪的灵兽,山川湖泊,花鸟飞禽,不规则的图形,没有任何意义的线条,甚至妖魔恶灵般的画像……囊括万千。

    秦烈看了一会儿,发现那上面的图纹,和常规的灵阵图没有任何联系,倒是和他镇魂珠那寒冰图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最近三十年,只有两个人领悟了灵纹柱的奇妙,从十二根灵纹柱的三根中,获得了新的感悟。”此人冷冷看向秦烈,“一个是墨海长老,他在二十年前端坐在灵纹柱下,坐了整整三年,他从一根灵纹柱内悟到一幅新图……如今墨海为内宗第一长老!第二个人是唐思琪师姐,在四年前,她在灵纹柱底下看图时,奇妙的进入了灵纹柱内图纹的天地,还连续两次进出不同的灵纹柱内部图纹奇境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脸色更冷,“我们并不清楚唐师姐从中获取了什么,只有宗主和墨海长老,才知道唐师姐从中得到了什么机缘。我们只知道从那时起,唐师姐就成了器具宗最有天赋的弟子,宗门内所有稀缺灵材,她都可以恣意挥霍,宗主和墨海更是联手教导她,倾尽宗门之力来栽培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器具宗最大的财富,绝不容许一些狼子野心之辈,打乱了她的内心清净!”

    秦烈皱眉,冷着脸哼了一声,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此人将秦烈引向广场旁边一个石楼,给出新制成的身份令牌,然后说道:“以后你就住在这里,你为器具宗做出多少贡献,就有多少贡献点,宗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长老讲解炼器方面的知识,你要听课必须缴纳贡献点,外宗各类炼器方面的书籍,种种灵材也能以贡献点兑换……”

    他介绍起器具宗外宗规则,秦烈漠然听着,发现和星云阁那一套几乎一模一样,没什么新奇处。

    “贡献点如何获取?”在此人要出去前,秦烈才问出唯一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干活积累贡献点。”此人脸色不耐,“分裂灵材,研磨骨粉,熔炼简单的器物,整理灵药灵石等等都可以获取贡献点。你倒是不用担心,唐师姐会为你安排任务,每一个任务都有相应的贡献点,只要你能按时按量的完成……”他嘿嘿怪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秦烈在石楼内转移一圈,发现楼内两层,上面一层为休息室,有洗刷间,有睡房,还有一个小小的修炼室。

    下面一层有仓库,一个炼器的作坊,里面放置了一些简单的工具,还有一间小会客室。

    在他打量石楼时,从旁边一栋和他一样的石楼内,传来扑鼻的恶臭味,以渊的唉声叹息也时不时传出来,“这狠心的女人,竟然就让我干这种事情,你到底有多恨我啊?”

    秦烈愕然,将衣物随手放下后,就去了隔壁,然后他看到以渊在小作坊内,正在挤一种灵兽的胆汁,那刺鼻之极的恶臭味,就是从那种黑糊糊的胆汁内散发出来……

    以渊身边,还有很多灵兽的胆,那小作坊内臭味冲天,秦烈靠着就觉得肚里反胃。

    看到他出现,以渊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“这是莲柔安排我的任务,我这下惨了,不知道多久会被臭死。秦兄,你刚到是吧?嘿,唐思琪不会对你善罢甘休,我想你的任务不会绝比我的舒服……”以渊眼中满是幸灾乐祸,一副很不对秦烈马上遭殃,和他一起来承受折磨的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