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三十二章风媒

第一百三十二章风媒

    “两百三十号秦冰,九十七号以渊,你们俩今天可以先走,不用继续逗留此地。”童济华脸上的笑容有点不怀好意,“三天后,你们将你们的衣物、日常用品都带来器具宗,以后你们都要在器具宗的外宗住下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其余人,说道:“你们全都留下,明天等候内宗弟子的挑选,结果出来后,才能和他们一样有三天准备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话声一落,秦烈二话不说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秦兄,等我一下。”以渊笑着追来,和他并肩穿过庭院,出了器具宗的宗门。

    “秦兄果然厉害,唐思琪这么难缠的女人,都被你弄的一点脾气都没有。呵呵,她还主动向秦兄投怀送抱,死死搂紧了你……”以渊拱拱手,“佩服,在下真心佩服秦兄的手段,和你相比,我那一招真是没一点技术含量可言,也就仗着脸皮厚了,以后还请秦兄多多关照,传授在下几招厉害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秦烈脸皮子一抖,别头看向以渊,冷声道:“你以为我和你一样,也是为了女人来器具宗,是为了要引起那唐思琪的注意,才故意以火星点燃她的衣袍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以渊反问,“唐思琪是器具宗最美的明珠,美艳闻名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、紫雾海、云霄山等等势力,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。每一年都有这几方的青年专门为了她来器具宗,希望能够被她选为助手。为此,很多人都是绞尽了脑汁。但最近几年来,她一趟没有来过外宗选人,秦兄这次手法独特,一下子就引起她的注意,被她给提前选中了,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以渊摇头晃脑,“秦兄定然没有少花费心思,这一招简直绝了,我是真心佩服!”

    ——他认准了秦烈是专门为唐思琪而来。

    秦烈哑然,他倒是没有料到唐思琪名气那么大,竟然每年都吸引了各方青年为她而特意来器具宗,听以渊话里的意思,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各方青年豪杰,为了能够得到她的青睐,都已经绞尽脑汁了?

    “唐思琪……”他不由回想起那女人紧紧搂着他,将惹火酮体紧贴过来的感受,然后暗暗点头,“那女人的确也有这个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哎,在这方面我就差得远了。”以渊摇头叹息,“希望这趟能够成功,五年了,这五年我脑海中都是她的身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为那个莲柔而来?”秦烈皱眉,他没有发现那女人有什么独特之处,平平淡淡很普通的模样,怎会让以渊如此疯狂?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一提起莲柔,以渊就神采飞扬,“从五年前我第一眼看到她,我就认准了,这辈子我绝不容她从我手中逃脱!”

    秦烈有点理解不了以渊对女人的疯狂,摇了摇头,随口问道:“你可知道最近四周的大事件?”

    “你想打听什么?”以渊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各大势力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去一趟‘风巷’,在器具城地火水风四区的风区,你随便找几个风媒问问,就能知道各方消息了。”以渊解释,“他们就是吃这口饭的,呵呵,我们今天在器具宗搅出来的事情,那边应该也都有了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风媒?”秦烈讶然。

    “嗯,以出售消息谋生的一群人。他们的消息来源极广,各种杂七杂八的消息都能从他们那边买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以后还请秦兄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秦烈在器具城风区的风巷现身。

    风巷是风媒聚集的小巷子,城内活动的风媒都在这条巷子活动,出售各类各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秦烈随意进了一间屋子,取出一块玄级一品灵石出来,道:“问点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名瘦骨嶙峋的少年走了过来,他十四五岁的模样,皮肤黝黑,眼睛却很机灵,“叫我风神,什么消息你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“风神?”秦烈眉头一挑,身上寒气冷冽。

    少年两腿微微一颤,赶紧离秦烈远了几步,脸上的吊儿郎当没了,认真道:“风媒中的最顶尖者,被尊称为风神,我是立志要成为风神的男人!虽然,虽然现在还不是,但我将来一定会是风神!”他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秦烈神色漠然,点了点头,道:“风神?好吧,我要知道有关星云阁的消息,你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多久前的消息?”少年脸色严肃起来,神情很是认真,一提起工作就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四个月前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玄级一品灵石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少年深吸一口气,认真且详细讲述起来,“星云阁乃是森罗殿的下属势力,和碎冰府共同驻守冰岩城,离极寒山脉非常接近,原阁主叫屠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秦烈冷喝,“我要知道大事件!”

    “大事件是吧?好!”少年语气一顿,沉吟了一下,“四个月前,星云阁最大的事件是阁主交接,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突临星云阁,柳云涛取代屠漠坐上阁主之位,长老杜海天荣登副阁主职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云阁名声不扬的青年,叫秦烈,当街挑战杜海天,杀杜海天,杀杜娇兰、杜飞,杀杜恒,杀方统、裴安,杀二十多名星云阁武者。青年秦烈重伤逃入一家名叫李记商铺的灵材店,大殿主元天涯带着柳云涛和众多强者包围,试图格杀秦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叫李牧的奇人,突然横空出世,以无敌姿态灭杀森罗殿统领,带着秦烈和传言为岩冰雪狼王的大狼狗从容离城,无人胆敢拦阻,他们出城后,从此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最近传荡的沸沸扬扬,各方势力皆知,大殿主元天涯返回森罗殿后,四处打听李牧的消息,可至今没有能确定此人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近四个月来,最大的一件事情,几乎人人知晓,所以不值一块玄级一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少年娓娓道来,竟然说的一点没错,仿佛亲历了现场,将每次关键战斗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的当然不是这些。”秦烈暗暗点头,“我想问那屠漠一行人去了何处,星云阁现在的情况,那凌家的人是否还在星云阁,还有叶阳秋,韩庆瑞、康辉的动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些消息啊。”

    少年恍然,继续说道:“屠漠和他弟弟屠泽人在森罗殿,在二殿主的麾下做事,深得二殿主曹轩瑞的器重。凌家剩余的族人,如今去了七煞谷的阴煞谷,以凌家姐妹家仆的身份在阴煞谷周边小势力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叶阳秋还在星云阁任职,他以前就公正不阿,柳云涛也认为他依然可以帮刑堂打理好星云阁,所以依然在用他。但是那韩庆瑞、康辉两人,由于以前和柳云涛是对立面,所以都脱离了星云阁,在器具宗潘珏铭的引荐下,他们以器具宗外宗客卿的身份,在七煞谷的地界暂时住居,以后可能会来器具城任职……”

    “阴煞谷的凌家姐妹,有没有这两人的消息?”秦烈眼睛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少年吓了一跳,觉得秦烈身上凌厉气势骤然大盛,他下意识地又后退了几步,忙道:“有,有消息!小的那个还在阴煞谷,正在鸠婆婆的教导下苦修灵诀,大的那个……悄悄离谷了,不知道去了何处,为此鸠婆婆大发雷霆,正派人四处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凌语诗悄悄离开了阴煞谷,她去了何处?

    秦烈心底一惊,略一思量后,忽然心有所感,猜测凌语诗可能去找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屠泽、卓茜回了森罗殿,凌家族人迁入七煞谷,叶阳秋还在星云阁任职,那高宇自然也在,韩庆瑞、康辉做了器具宗外宗客卿,康智和韩枫应该也都离开了星云阁,有鸠婆婆这个出了名护短的师傅在,凌语诗就算是离开了阴煞谷,也应该没有人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——尤其是在凌家真正的仇人杜海天一家全部被他所杀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柳云涛和魏兴两人,和凌家并没有什么仇怨,他们也绝不会傻的去和凌语诗为敌,惹来鸠婆婆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这么来看,凌语诗如果找不到他,自然会乖乖重返阴煞谷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要知道的消息都打听明白了,秦烈渐渐放下心来,终于能安心先在器具宗待下去,“风神是吧?嗯,我对你的消息很满意,这块玄级一品灵石作为额外酬劳,希望你有空帮我留意一下阴煞谷凌家姐妹的消息,以后我会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少年接过两块玄级一品灵石,感激涕零鞠躬,“你放心,我会重点关注那两姐妹的消息!呵呵,这位大哥一看就是品味不凡的人物,喜爱姐妹花……能理解,我完全能理解!”

    ——他已经把秦烈当成了那种对姐妹花有特殊嗜好的人物。

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也没有解释什么,才准备离开,忽然心中一动,又道:“你有没有听过秦山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秦山?”少年摇头,“从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也帮我留意一下,如果有人叫做秦山,而且还是炼器师,请帮我全力打听他的消息,我可以出大价钱购买。”秦烈也知道希望渺茫,但还是认真叮嘱了一句,“请风神多多留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少年拍胸保证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