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全城震动!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全城震动!

    长街深坑中,杜海天尸首分离,胸腔的血洞还在冒着血水。

    秦烈早就趁机退走,这时候连影子都已不见,众人只听到杜恒鬼哭狼嚎着从楼上厢房冲下来,一路来到长街中央,来到杜海天尸骨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啊!”

    杜海天麾下的武者,这时候终反应过来,纷纷失声痛叫起来。

    长街两侧酒楼中,一个个窗户口探望的武者,脸色都是怪异之极,很多人神情震惊,似乎现在还不敢相信眼中所见的结果。

    开元境中期境界,六个元府全部力量充盈的杜海天,竟然被秦烈斩杀,被割了头……

    这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精神冲击!

    先前一直冷言冷语的李中正,此刻沉着脸不吭声,眼中浮现一丝惊异。

    陆璃倚着窗户口,神色依旧冷漠,她眺望着秦烈离开的方向,明眸泛出了一道异彩。

    “这秦烈比我还要疯狂。”赤炎会的熊霸看的热血澎湃,低喝道:“我真不敢相信,他竟敢将杜海天斩头!他将成为全城追杀的叛徒,冰岩城再也容不下他!”

    “疯狂的人!疯狂的做法!”那诺眼睛奇光熠熠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今天柳云涛正式接管星云阁,杜海天成为副阁主,这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刻。没料到,在他最得意的一天,竟然被秦烈给当街斩首!”

    “太,太难以置信了。”小雀儿声音微颤,似乎现在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屠泽、卓茜、康智一行人,身躯颤抖着,似乎无法遏制内心激动。

    “怎会这样?怎会这样?”卓茜低语着,脸上神采飞扬,嘴角笑容渐渐扩散。“他竟然杀了杜海天!老天!”

    “他出不了城!”屠泽较为沉稳,兴奋过后,立即又忧心忡忡起来,“柳云涛绝不会容秦烈活过今晚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沉溺在兴奋狂喜中的众人,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长街的街角,梁忠满脸堆笑,“那小子不错吧?”

    谢静璇皱眉,微微点头。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恐怕没办法活着逃离冰岩城……”梁忠轻呼,眼神恳切道:“我们要不要帮他一把?”

    “帮不了。”谢静璇轻叹一声,“如果他没有斩掉杜海天的人头,由我出面交涉,元天涯兴许会给我个面子。能保他一条命。但现在……”她摇了摇头,似乎也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子!”梁忠大骂,“非要逞一时之快!如果他最后不补上一剑,他就算是在正常挑战中获胜,他完全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剑不补上,杜海天兴许还能活下来。”谢静璇语气平静,“我猜出了他会杀人。我早知道在他骨子里有一种疯狂被潜藏着,平日里可能不显现,一旦生死交战,他那种暴戾疯狂就会显露无遗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?”梁忠愕然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活不过今晚。”谢静璇转过身子。往灵材商街行去,“如果他今天能不死,能逃离冰岩城,我倒是可以接纳他进入巡察司。从今天的表现来看。他倒是够资格来巡察司了,嗯。还算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能逃出去。”梁忠叹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云阁。

    柳云涛的书房中,元天涯一行人还在说话,还在商讨着碎冰府、星云阁将来的布局。

    “阁,阁主!”外面又一次传来呼声,这次声音明显有点惊慌急促,“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柳云涛神色一冷,“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杜,杜副阁主被秦烈当街轰成重伤,被他斩掉了头……”外面人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柳云涛和魏兴、严文彦轰然站起,齐声叫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然依然端坐不动,只是微微皱眉,眼中显出一丝好奇,也在奇怪杜海天为何会被低一级的小角色所斩杀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赤炎会、水月宗很多人都亲眼所见!”外面那人急忙解释,赶紧说明杜海天惨死的经过。

    柳云涛阴沉着脸,待到他说完之后,喝道:“立即封闭所有城门,阁内武者都给我出动,在天亮之前,我要看到秦烈的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“你通知一下颜德武,让他把北城城门也给封锁,今夜不许任何人进出。”碎冰府的严文彦也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通知刑堂叶阳秋,让刑堂也全部出动!”柳云涛再次喝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外面那人沉声应答。

    一个个命令被传达出去,所有星云阁的武者都接到通知,要在全城搜索秦烈,要将其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冰岩城的南城到处都有武者活动,通往城门口的几条路都被封死。

    今夜,对很多人而言,都将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“高宇快起来!秦烈在醉香苑门前长街上,将杜海天给击杀了,如今全城震动,柳阁主下达了死命令,要在天亮前看到秦烈的项上人头!”刘延冲入高宇的屋舍,眼中都是震惊之色,“叶长老下命令了,让我们刑堂彻夜行动,在全城搜查击杀秦烈。”

    无窗的小屋中,高宇在黑暗中眼睛冒出幽幽邪光,看的刘延心底有些发寒,忙道:“你,你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我在修炼。”高宇声音冰冷地答了一句,似乎还没有从修炼中醒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语气才恢复正常,他起来和刘延一起走向外面,阴沉着脸,口中喃喃低语:“没想到他竟然真能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宇,我知道你和秦烈交情颇深,但我们毕竟是刑堂的人,所以还是要活动活动。”刘延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好,总要去城内走动一下,让人家知道我们刑堂也在忙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高宇点了点头,一出来就加快了速度。说道:“我们分头行动。”

    在刘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高宇在夜色中闪掠了几下,一会儿就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很快,高宇就在星云阁外面现身,他一出来就看到很多阁内武者纷纷往各个城门的方向聚集,要将秦烈在城门口劫杀掉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看了他的疯狂。”高宇心中嘀咕了一句,孤身一人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他似乎知道秦烈会去何从。

    “所有星云阁武者,立即全城追杀秦烈,这是阁主亲自下达的命令!也是他上任之后。下达的第一个命令!”

    醉香苑和明月楼处,魏兴麾下长老裴安和方统一同现身,扬声高呼。

    杜海天的麾下,魏兴的麾下,柳云涛的下属们。闻言都立即杀气腾腾离开,不约而同往秦烈逃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不太舒服,喝酒喝多了,明天又要去森罗殿,怕是帮不上忙。”屠泽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喝醉了,走不动路了。”卓茜也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康智和韩枫众人。一个个要么装病要么说喝多了,脚下生根一般呆在原地,对裴安、方统两人的命令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七煞谷和赤炎会、水月宗各方的人,神色不变。都继续在窗口站着。

    他们今夜都不准备睡了,想一边喝酒,一边留意城内的动静,打算看看秦烈什么时候会被找到围杀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。对刚坐上阁主之位的柳云涛而言,今天是个特殊日子。

    如果秦烈当夜斩了杜海天的头。在他下达了必杀命令后,秦烈还能活过今夜……那他这个新阁主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“几个路口都守住了,怎么一直不见人?”

    “城门也都封闭着,他今夜如果不能冲出去,以后将更加没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“找,继续给我找!挨家挨户的搜查,就算是将南城掘地三尺,也要将他给我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阁主下达了死命令,天亮前必须要看到他的人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南城各个主干道上,一个个脸色阴寒的武者活动着,开始冲入各方庄园,一家家搜查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城鸡飞狗跳,到处都是星云阁武者在冷着脸叫喊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找寻秦烈,要将秦烈逮住击杀,可惜始终没有看到秦烈踪迹。

    南城最北边,有一个颇为雅静的庄园,这里离城中央极远,城内翻天覆地的动静,暂时也还没有扩散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边的人,也并不知道如今的南城因为秦烈的暴行,已经彻底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此地为杜家在冰岩城的宅子。

    杜娇兰、杜飞母子俩,还有杜家的族长和各方族老,今夜刚刚就在这里庆祝过。

    庆祝杜海天的高升,庆祝杜家终于出了一个能人,一个能带领杜家走向辉煌的领袖。

    此刻,杜家人都喝的醉醺醺的,兴致高昂的回房歇息了。

    一间富丽堂皇的厢房中,华贵的毛毯将地面铺满,在一张白玉砌成的大床上,三名赤身**的妙龄少女正俯首弄姿,做出各种令人喷血的惹火动作。

    床边上,杜飞脸色狰狞,眼睛死死盯着三名少女,不时看向自己胯部。

    那里没有一点反应……

    “娘,我不行,我已经不行了!”杜飞野兽般低呼,神情痛苦,“我被凌萱萱那小贱人弄废了,我没办法硬起来了!我是个废人了!”

    床前桌子上,杜娇兰瞪着眼,娇呼道:“你多看一会儿,你好好想想,你一定能行的,娘相信你定然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杜公子,让奴婢主动来侍奉你吧。”一名少女妖媚的笑着,如水蛇般缠绕过来,吐出香舌去舔杜飞的脖颈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少女在杜娇兰的示意下,也主动贴身过来,以高耸的酥胸不断摩擦杜飞身子。

    “硬了!我好像能硬了!”杜飞忽然惊喜若狂,脸上泛出红光,神情振奋之极,大喊大叫:“娘,我有反应!我真的有反应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可以,我就知道你可以!”杜娇兰也激动起来,“飞儿你放心,只要你能行,娘就答应你,一定将凌萱萱、凌语诗两个小贱人给你擒来,让你以后可以尽情拿她们发泄,让她们天天在你胯下流血哭泣!”

    “我早晚要弄死那两个贱人!”杜飞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芒炸开窗口,一个血人突然冲出,在杜娇兰、杜飞母子大声欢笑的时候,一条条电蛇在屋内凝结,突然窜到杜娇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杜娇兰没料到有人敢半夜三更来此下毒手,猛地尖叫起来,抓起茶杯就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!”一条条电蛇缠来,蔓藤般攀上她的手臂,让她身体忽然一麻。

    “蓝叶剑!是海天的蓝叶剑!”杜娇兰失声惊叫,急忙侧身躲避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短剑没能刺入她心脏,在她往上窜的时候,只是将她小腹贯穿。

    “秦烈!是秦烈!”杜飞恐惧的大喊大叫,“来人啊!快来人啊!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