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零九章噩耗

第一百零九章噩耗

    “有人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有长老回阁!”

    “是褚长老的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中午时分,秦烈和刘延两人刚刚从修炼区走出来,就听到星云阁南门的方向传来叫嚷声。

    最近一年,随着武者和灵兽之间的战斗升级,星云阁内越来越多的武者被派出去战斗。

    每当有队伍回来,门前侍卫都会大声吆喝,欢迎凯旋而归者,给予他们热烈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过去看看吧。”刘延淡然一笑,“最近我收到消息,我们在极寒山脉渐渐占了优势,褚衍长老这趟应该斩获不少灵兽了。”

    秦烈歇息了两天,准备在后天着手为“寂灭玄雷”刻画复合灵阵图,此时处在放松自己的阶段,闻言也点了点头,和刘延一同往门前走去。

    先前热烈的欢迎叫嚷声,忽然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秦烈、刘延人在半路时,已听不到门前传出声音来,似乎所有人都像是忽然变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”刘延皱眉,神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秦烈愕然。

    “一般而言,只有损失惨重的回归者,才会……气氛那么压抑。”刘延心中已经有了不好预感,“兴许褚长老他们情况不太妙。”

    秦烈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烈刘延两人和很多闻讯而来者,一起来到星云阁的南门口。

    只是远远看了一眼,秦烈便脸色一变,低声道:“刘哥,还真被你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门前,一行褚衍的麾下皆是脸色灰暗,眼中没有神采,他们很多人都是缺胳膊少腿,几乎各个都是身负重创。

    褚鹏和屠泽、卓茜等人在队伍后面,都沉着脸不吭声,似乎遭受了什么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尤其是褚鹏,他好像一路哭着回来的,眼睛都红肿了。

    他神情也很麻木,木偶般和屠泽、卓茜走在一起,垂着头不吭声,整个人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聚集过来的星云阁武者,还有门前的侍卫,这时候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可以看出,这趟回来的人损失极其惨重,这让他们无法欢叫出声,说不出一句欢迎的话语。

    门前气氛压抑沉闷之极。

    “回来的人,连十分之一都没有,褚衍长老的损失太可怕了。”一人看了会儿,轻声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看见褚衍长老?”有人疑惑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来,众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:该不会丧生了吧?

    旋即,众人愈发沉默了,一个个脸色难看,心底泛出冷意。

    “阁主!阁主!”

    “韩长老!”

    众人忽然纷纷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星云阁的阁主屠漠,和韩庆瑞从人群中冒出来,皆是神色沉重,两人走了过来,看向褚衍麾下残兵伤将,由屠漠问话:“褚衍长老呢?”

    “战死了。”褚衍麾下的堂主吴崇,突地抬头,眼中都是血腥之色,“请阁主为褚长老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“请阁主为我爹讨回公道!”褚鹏忽然跪下来,“砰砰”地朝着屠漠磕头,他目眦尽赤,牙齿咬的嘎嘣直响,“是柳云涛和杜海天害死了我爹!请阁主为我爹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你爹战死了,管我爹什么事?”刘婷和魏立、杜恒几人,也在人群中观望,这时候她尖叫起来,指着褚鹏骂道:“我爹和杜长老也是为阁内出力,也在和灵兽拼死战斗,你凭什么污蔑我爹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爹和杜海天这咋种出毒计,我爹绝不会死!”褚鹏轰然站起,满脸疯狂之色,猛地朝着刘婷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褚鹏住手!”屠泽、卓茜急忙冲上前,分别拽着褚鹏的臂膀,将他给拦阻下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屠漠怒喝一声,道:“吴崇!究竟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柳云涛和杜海天为了对付灵兽群,在事先没有知会任何人的情况下,安排了我们去做诱饵,将灵兽群引入一个山谷。我们被三百头一阶灵兽,六十头二阶灵兽,还有五头三阶灵兽围在山谷中……”

    吴崇低着头,脸色阴厉凶狠,“结果褚衍长老直接战死,我们也几乎全军覆灭。而他们,则是联合森罗殿的人在山谷岩壁上设伏,以滚石、火焰、寒冰对谷内灵兽狂轰。被我们引入山谷的灵兽群,几乎被全歼,但我们和那些一并进入山谷的人,也差不多全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抬头看向刘婷,深吸一口气,厉声道:“为什么去山谷做诱饵的,不是你父亲和杜海天长老的人?他们如果事先说明清楚,我们能提前有个心里准备,也未必会死的那么惨,不会死那么多人!”

    刘婷后退了一步,被他气势所震慑,嗫嚅道:“战斗总要有人牺牲的,至少,至少我爹他们成功了,歼灭了那么多的灵兽,他们这是胜利,是大胜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大胜!你爹和杜海天都是这么说的,就连森罗殿的人,也是这么说的。”吴崇惨笑,“以自家人做炮灰,以我们纷纷送死为他换来的大胜,真是好手段啊!他不但赢得了森罗殿大殿主的好感,还让七煞谷、暗影楼的人,都纷纷赞叹他是以小换大,赞他手段了得!可是我们呢?我们的人全死了,褚长老就在面前被碧眼蟾蜍撕成粉碎!”

    吴崇脸色凄厉,“他们全都死了,一个接着一个死在我面前,他们很多人尸骨不全,被灵兽撕碎吞吃掉!就连褚长老,也是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褚鹏疯狂咆哮着,死死瞪着刘婷,一副要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屠泽、卓茜只能用尽力气按住他。

    聚集在门口的星云阁武者,听到这儿都是神色沉重,都沉默着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刘婷和魏立、杜恒等人,发现众人看他们目光不善,没有继续逗留,而是悄悄退走了。

    “屠泽,你和卓茜给我看好褚鹏,所有受伤者立即都给我好好医治。”屠漠皱着眉头,低喝道:“吴崇,你跟我来,我要详细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屠漠对韩庆瑞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往他议事的大殿行去,吴崇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一见他和韩庆瑞率先离开,很多人也都渐渐散去,不过众人都是脸色沉重,对这件事情留上了心。

    “褚鹏,节哀顺变。”秦烈走上前,叹了一声,出言宽慰。

    褚鹏低着头,如被困着的凶兽,神情狰狞可怕,还处在情绪极其不稳定的状态。

    屠泽和卓茜看秦烈过来,眼神都有些怪异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?”秦烈皱眉。

    屠泽想了一下,咬牙道:“兄弟,你应该对凌家没什么好感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秦烈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很快也能知道,我也就不瞒你了,那些凌家的人……也和褚衍长老一起被当作诱饵派入那山谷。”屠泽沉着脸,补充道:“几乎全部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秦烈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没能帮上忙,我们都和康辉、叶阳秋长老一块儿,对这件事一无所知。”屠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柳云涛和杜海天、魏兴隐瞒的太好了,谁也没有能猜到他们竟敢如此狠辣,等我们知道消息的时候,事情已经发生了。”卓茜幽幽一叹,拍了拍秦烈肩膀,“你也……看开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凌家人收到消息了没?”秦烈铁青着脸,眼中杀意浓烈之极,“凌家过去的人,真的全部死光了?”

    “凌家应该知道了。”卓茜道。

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浑身冒着冷厉杀意,径直出了星云阁。

    “凌颖、凌鑫、凌霄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年青的面容在他脑海闪过,一幕幕并肩战斗的画面,从他记忆深处提出来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离开凌家镇之前,这几人提着酒坛,在他最悲伤的时候过来陪着他彻夜痛饮,陪着他疯狂叫嚷哭笑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走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路喃喃低语,脸色阴寒之极,如褚鹏一样处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凌家人居住的四合院的时候,他尚未进去,就听到了满屋的痛泣哭喊声。

    院子内,凌鑫、凌霄他们的爹娘兄妹都在泪眼婆娑的痛哭着,连凌承志也是两眼无神,失了魂儿般呆呆坐在一根木柱下,一声声的呢喃着,“大哥,大哥啊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出城的凌峰,眼睛通红,他在凌鑫、凌霄等人的爹娘身边不断安慰,“大娘,大爷,以后我凌峰就是你们的儿子!我凌峰在此发誓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将来必然会为他们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院子里,缭绕着悲伤痛苦的气氛,所有的凌家人要么沉默,要么在痛哭叫骂。

    秦烈站在门口,看着一众哭泣的凌家族人,看着咬牙发誓的凌峰,看着失魂落魄的凌承志……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凌语诗、凌萱萱两个姐妹。

    如果这两姐妹知道父亲惨死,知道从小玩到大的同伴全部阵亡,她们能否承受?

    “秦烈!”凌承志忽然发现他,脸色狼狈的冲了过来,双手抓紧秦烈肩膀,有些歇斯底里地喝道:“你能不能通过星云阁向阴煞谷传个讯,将我大哥的死讯,和真正的死因告诉她们俩?!”

    秦烈能感受到肩膀上凌承志的力度,能体味到他内心的悲痛欲绝,但他只能漠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向阴煞谷传讯。你应该明白,只有高等级势力传讯附庸势力才会简单方便,而附庸势力想向高等级势力传讯,将会麻烦重重。更何况,星云阁还不是阴煞谷的附庸,所以我也联系不上她们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他又道:“就算是她们知道又能如何?柳云涛、杜海天他们设计灭杀了众多灵兽,虽然牺牲了很多人,却得到森罗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楼一致的欣赏。别说她们了,就算是鸠婆婆也没办法多说什么,告诉她们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凌承志、凌峰和凌家族人,皆是脸色灰白,仿佛报仇的希望之火被他给一下子掐灭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