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21章 大决战(三)

第421章 大决战(三)

    正如庞统所预料的那样,刘闯又怎会被人偷营?

    他是偷营的行家,所以在这方面也就格外注意。张飞趁夜偷袭长坂坡大营,结果却遭遇刘闯的埋伏。刘闯、曹彰、典满、张任、文聘五路合围。如果不是陈到救援及时,张飞便要身陷绝境。可饶是如此,张飞所部三千兵马,也全军覆没。哪怕是陈到手下的白耳精兵,同样损失不小。两人合兵一处,退回当阳桥大营的时候,张飞脸色阴沉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来到中军大帐,他见到庞统,便躬身一揖。

    “张飞鲁莽,昨日冲撞了军师,还请军师恕罪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倒是有这样的优点,错就是错,他绝不会有任何的隐藏。

    庞统上前,把张飞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将军,此战非你之过,也是我有些大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,闯贼虽兵力不足,可麾下尽是精锐。他把飞熊卫和虎豹骑屯扎长坂坡,人数不过万人,却个个能征惯战。而今他又命矢锋骑保护粮道,更使各路援军屯驻当阳城外为后援,无不说明此人心细。此一战,关乎主公之大业。不管三将军对我有何不满,还请尽弃前嫌,精诚合作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的张飞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张飞愿从军师差遣。”

    一场大败,却使得将帅齐心,也算是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庞统旋即下令,对长坂坡汉军发动攻击。双方在当阳河畔鏖战了整整一日,却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眼见刘闯收兵,庞统也不禁感到心焦。

    刘闯的兵马虽然不多,但战斗力惊人,且武器精良。

    想要将之击溃,绝非一桩易事。但愿得主公那边,已经准备妥当,若能成功倒也多几分胜算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庞统猜透了刘备的心思,等待刘备出招。

    不过未等刘备动作。远在庐江的郭嘉,却抢先发难。

    建安十一年八月末,郭嘉和张辽集结五万兵马,突然向江东发起了猛攻。此前陈武归降,占领春谷和牛渚,为汉军提供了两个绝佳的桥头堡。郭嘉以此为桥头堡,命张辽领太史享和萧凌自春谷出击;徐晃在牛渚,以陈武为辅,攻打石城。江东本就人心惶惶,特别是贺齐攻占黟县。切断了丹阳和豫章的联系。更让孙权惊慌不已。得知汉军发动了攻势。孙权连忙调兵遣将。只是,不等孙权援兵出发,远在广陵的夏侯渊以许褚为先锋,配合海军跨江而击。

    孙静在丹徒拼死抵挡。奈何虎贲攻势凶猛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固若金汤的丹徒,在短短数日间便告攻破。

    此一战,汉军投入大量投石车,并在海船上装备拍竿,投掷天雷火。

    江乘守将蒋钦试图顺江而下,救援丹徒,可是在途中却遭遇风驰偷袭……铺天盖地的天雷火在江东海船上爆炸,也使得江东水军损失惨重。与此同时,徐庶在东陵岛调兵遣将。在毗陵城外,伏击潘璋,令潘璋大败而走。眼见丹徒就要破城,孙静感到大势已去,自刎于府衙。

    当鲁肃领援兵抵达的时候。丹徒城头已经换上了汉军龙旗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汉军,自江都跨江而来,在丹徒登陆……鲁肃见此情况,也知道复夺丹徒已不可能。于是他干脆舍弃曲阿,率部前往句容,与蒋钦所部互为犄角,死守江乘、句容和湖熟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江东大势已去的颓势,已经无法挽回……

    孙权得知丹徒失守后,也无心在救援芜湖。

    他命周泰驻守丹阳,又派人死守溧阳,摆出和汉军决战的架势。但所有人都知道,孙权这样做,更透出了他的恐惧。甚至有一些人开始怀念孙策。如果孙策为江东之主,面对这样的情况,绝对会主动出击,而不是躲在乌龟壳里死守。守?以江东目前的局势,能守得住吗?

    “军师,为何停止攻击?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为,汉军会一鼓作气攻破丹阳的时候,郭嘉却突然下令,停止进攻。

    张辽不免感到诧异,疑惑的来到郭嘉的军帐中询问。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文远,此一战将使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此前,江东之战关系重大;可现在,孙权已经孤掌难鸣,不成气候。接下来,要配合前将军加大对豫章的攻伐力度。我已命妙才,围攻句容,想来鲁肃那边,也不会支持太久。今甘将军占领吴县,吴郡已唾手可得。如果我们在攻破了秣陵,便有些不妥。不妨等一等,敬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张辽刚开始有些不太明白,不过渐渐的,他领悟了郭嘉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平定江山的关键一战,绝不能在自己手中结束,必须要有主公那边,先行结束……进行的太快,反而有功高震主的嫌疑。等刘闯解决了刘备,他们再动手干掉孙权,也不算太迟。

    张辽想到这里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方知,奉孝何以留下孟起在庐江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了笑,起身道:“好了,想必这个时候,孟起也该有行动了!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建安十一年九月初,当阳之战仍在持续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大批汉军进驻荆州,因刘表死亡而带来的影响,也渐渐消失。蔡瑁在和蔡夫人商议之后,请蒯良出使宛城。刘闯虽然不在,可是法正仍在。更重要的是,伴随着荀彧返回洛阳,荀谌却从洛阳来到了宛城。他以大司徒的身份,全权负责荆州事务。和蒯良进行一番交谈后,荀谌向蒯良保证,绝不会危及刘表家眷。只不过,刘琮和蔡夫人不能继续留在荆州,而要迁至洛阳定居。

    到时候,刘琮的爵位当由刘闯决定,但绝不会辱没刘琮身份。

    其余事宜,还会秉承荆州事荆人治的原则,尽力维护荆州五大姓的利益。

    蔡瑁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。便立刻下令易帜,请汉军进驻襄阳。张郃率部,最先抵达襄阳城;随后,徐盛、李通也率部纷纷进入荆州。李通入荆州后,立刻向绿林山进发,以增强黄忠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徐盛则屯兵黎丘,拱卫襄阳侧翼。

    襄阳混乱的局面,随之稳定下来。数日之后,法正率部进驻襄阳城,随行者却是振武将军曹性。

    汉军一统荆州的意图。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。刘备在江陵。也忠于等到了五溪蛮的消息。

    五溪蛮老蛮王集结五溪蛮族八万人,突袭虎牙山。他命他的儿子,也就是五溪蛮小王沙摩柯为先锋,统兵三万。抵达江陵支援刘备。刘备听闻消息后,顿时大喜。他亲自出城迎接,将沙摩柯请入江陵城,并摆酒设宴,为沙摩柯一行洗尘接风。

    “备盼小王,如久旱盼甘露。

    如今国有奸贼,为祸荆州,备虽竭力与之抗衡,奈何却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我早就听说。小王勇冠三军,乃当世勇将。今得小王之助,备信心大增,还请小王满饮此酒。”

    那沙摩柯,身高九尺。约有210公分左右。

    腰大十围,雄壮如狮子。这家伙一头黑发披散,额头上带着一枚束发金环。身披一件锁子连环甲,腰系狮蛮玉带。站在那里,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,直让人感到心惊肉跳。刘备如此称赞沙摩柯,也并非没有道理。别看沙摩柯年纪不大,也就是二十四五的模样,可是确有着‘五溪蛮第一勇士’的美誉。此人力大无穷,使一根一丈二尺长的铁蒺藜骨朵,重达二百斤。

    他的体重,再加上他的兵器,寻常战马根本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于是乎那五溪蛮老王干脆给沙摩柯弄来了一头牛当坐骑,虽然速度略显缓慢,但却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沙摩柯还擅长弓箭,射术惊人,号称可以百步穿杨。

    他麾下,有三千蛮兵,全都是剽悍勇士。数年前,沙摩柯曾领八百蛮兵,围攻武陵,打得武陵无人出战。而在历史上,此人更射杀了甘宁,足见其武力不俗。刘备密谋荆南,收买五溪蛮,又怎可能不知道沙摩柯的威名。这次邀请五溪蛮出兵,沙摩柯更是刘备最为看重之人。

    随同沙摩柯前来的,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狮鼻阔口,披头散发,长得极为吓人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身高,和沙摩柯相差无几,身负一对镔铁槌,看那份量,不逊色沙摩柯手中的铁蒺藜骨朵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,则生的齿白唇红,一副儒生打扮。

    据沙摩柯介绍,此人名叫葛均,是老蛮王花费重金请来的西席,也是沙摩柯的谋士。看得出来,沙摩柯对葛均非常尊敬。而对那个相貌丑陋,又是狂狮一般的青年,也是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“阿丑是小生的侄儿,少年时因为受了惊吓,所以为人有些呆傻。

    老王请我前来武陵,我实不放心让阿丑留在家乡,只得把他带在身边,却让玄德公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葛均说得一口流利官话,听不出是何方口音。

    他为人颇为谦逊,举止更有礼数,谈吐不凡,立刻得到了刘备的好感。

    沙摩柯则笑道:“玄德公千万别小看了阿丑,若是搏杀两军阵前,我敢说这天下能胜他者,屈指可数。我若不得丹犀之助,也不敢说是他对手。若步下战,三十回合我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久闻沙摩柯为人桀骜,从不服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现在却对那阿丑确是百般推崇,也让刘备心生好奇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的目标还是放在沙摩柯的身上,毕竟此次他要扭转乾坤,就必须要依靠沙摩柯的五溪蛮兵。至于那葛均和阿丑再好,刘备如今也没有太大的精力去拉拢。胜了,自然好说,若是败了……反正目前葛均和阿丑跟随沙摩柯,没必要跑去拉拢,反而惹得沙摩柯不快。

    “今闯贼主力,被牵制于当阳,暂时脱不出身来。

    而他兵马陆续进入襄阳,立足未稳。我欲趁此机会偷袭,夺取枝江、临沮,而后兵抵襄阳城。”

    刘备在寒暄过后。便立刻说明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沙摩柯道:“玄德公只管放心,我来之前,我父叮嘱过我,要我听从玄德公的调遣。”

    刘备闻听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“有小王相助,某取荆州,必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第二天,刘备便请沙摩柯率部出击。

    从江陵到枝江,距离并不算太远。而枝江长郝普此前被刘闯所杀,至今尚未有委派官员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。枝江群龙无首。正处于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沙摩柯率三千五溪蛮兵。几乎是兵不刃血便拿下了枝江县城,旋即又直逼临沮。

    刘备,终于发难了!

    当消息传出之后,襄阳方面顿时又是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好在汉军进入襄阳城后。法正在蒯氏和蔡氏的帮助下,迅速控制了局面。所以,襄阳虽然人心惶惶,却没有自乱阵脚。法正在这种情况下,火速命张郃汇合赵云,屯驻编县,防备五溪蛮军。

    当阳,长坂坡大营内。

    刘闯眉头紧蹙,翻阅从前方送来的战报。脸色看上去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未曾想,五溪蛮竟在此时出兵,倒是大出我意外。”

    他把战报放下,抬头向文聘张任曹彰典满四人看去,苦笑道:“看样子。短期之内,怕是襄阳难以派出援兵。”

    文聘闻听,露出了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丞相,末将绝不是想要动摇军心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态势已经非常清楚,刘备是想要让庞统在这里拖住丞相,而后偷袭襄阳。当阳之战,实无意义。我方兵力不足,虽则丞相部曲皆悍勇之士,奈何叛军攻势甚猛,将士们死伤颇重。如此下去,恐怕也撑不得太久,何不暂退一步,退守编县,而后再图谋与之决战?”

    刘闯闭上眼睛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良久,他轻轻叹息一声,摇头道:“仲业所言,确有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目前态势,已不是你我想退就能退走。那庞统绝不会任由我等脱身,这时候退走,只怕会引来一场溃败。今我已命人进驻襄阳,可对荆州百姓而言,尚不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危。若不是这样,又怎会这般恐慌?这时候若再有一场溃败,势必让荆州局势,变得更加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文聘不免露出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刘闯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张任。

    “公义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任沉吟片刻,突然抬头笑道:“单凭丞相吩咐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任虽常在西川,但久闻丞相大名。

    丞相每战,谋后而动,身边更不缺少那智谋之士。此次丞相坚持不退,要和叛军在当阳决战,必有深意。我想,丞相之所以至今未作出反击,不是没有谋划,而是这时机尚未到来。”

    刘闯闻听,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却不知是何时机?”

    “此自有丞相掌控,任不敢专擅。”

    张任这一番话,引得刘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,向文聘看去,却见文聘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仲业不必如此,所谓关心则乱……公义身在局外,故而能看得清楚。仲业乃荆州人,对荆州之安危太过关心,所以才乱了方寸。再等等看吧,相信那时机很快就会到来,也就是我等反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对了子文,公苗那边,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曹彰上前躬身道:“丞相,公苗至今,仍未传来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就再等等看!”

    说罢,刘闯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九月中,天气逐渐转凉。

    刘备在夺取了枝江后,又趁胜追击,攻占临沮。

    好在,汉军早有防备,张郃赵云率部屯驻编县,也阻挡了叛军的攻势。刘备见战事进展不利,也不免有些心焦。于是,他一面派人前往当阳,让庞统继续加强攻势,另一面也决定亲自前往临沮。

    “子衡先生!”

    刘备这段时间,常与葛均交流,对葛均才华,极为称赞。

    他拉着葛均的手道:“此次备亲往临沮督战,将领便拜托先生……此战若得成功,则荆州尽归你我所有。我知道先生有大才,待备取胜,定会再听先生教诲,到时候还请先生勿推辞。”

    葛均听罢,欣然领命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刘备离开江陵,抵达枝江的时候,却得到了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西川刘璋,命巴郡太守严颜为先锋官,自鱼复,也就是后世的奉节出兵,攻占巫县,兵指秭归。而刘璋此次出兵打得旗帜,也是为刘表复仇。要知道,刘表和刘璋的关系不错,而且西川和荆州的联系,也极为密切。甚至包括刘璋本人,他的祖籍便是荆州江夏郡竟陵县……

    虽然刘璋的族人大都随刘璋去了西川,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留在竟陵。

    刘表入主荆州后,对刘璋的族人极为关照。而今刘表被害,于公于私,刘璋出兵都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若在从前,刘备是绝不会把刘璋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刘备无奈之下,命五溪蛮老王自虎牙山出兵,屯兵夷陵,以阻挡西川兵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五溪蛮老王便无法在给予刘备支援。刘备在枝江,顿时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之中。

    进,还是退?

    刘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就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,忽听大帐外传来脚步声,一个青年慌慌张张跑进来,“父亲,出事了!”

    来人,正是刘备义子刘封。

    刘备连忙问道: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刚得到消息,汉军以马超马岱为先锋,自浔阳渡江,攻占下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刘备闻听一惊,“下雉守备森严,汉军如何渡江?”

    “据说,是江夏黄氏族人与汉军勾结,协助马超渡江,并且攻占下雉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一屁股坐在大椅上,呆若木鸡!

    江夏黄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