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19章 大决战(一)

第419章 大决战(一)

    建安十一年八月二十二,当阳上空,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刘闯率飞熊卫和虎豹骑抵达长坂坡的时候,这场当阳大战已接近尾声。汉军、叛军双方死伤惨重,谁也没有占到太大便宜。叛军,在不断增兵,而汉军的人数,也同样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刘闯抵达长坂坡,双方兵力已达八万之多。

    在短短一天时间里,双方分别投入数万兵马。所不同的是,叛军的增兵是有序的增加;而荆州兵马大都是自发行为,以至于混乱不堪。在大战之中,自相残杀的状况频出,以至于死伤相较叛军而言更为惨重。这场大战,足足持续了一个白天,直到日暮西山,双方才算收兵。

    整个长坂坡,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刘闯纵马而行,看着眼前尸横遍野的惨状,也不禁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赵云血染征袍,来到刘闯面前,单膝跪地,“末将未能完成丞相嘱托,累得刘荆州被害,实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他和张飞打了一整天,未分胜负。

    也难怪,那张飞埋伏于当阳河畔,以逸待劳;而赵云数百里追击,人困马乏。如此一来,即便赵云略胜张飞一筹,也被长途跋涉的疲惫所拖累。虽则他搏命厮杀,可是却无法摆脱张飞的纠缠。

    若不是曹彰率虎豹骑赶到长坂坡,这场血战,胜负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刘闯下马,温言安抚了赵云。

    刘表的死怪不得赵云,只能说他运气实在是太差。同样,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决战,不管是刘闯还是赵云,都没有做好准备。如果不是文聘率部抵达,说不得赵云的矢锋骑便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“庞士元!”

    刘闯脑海中,闪现出一个人名。

    庞统其人,善用险招……他和历史上的诸葛亮,可谓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性格。诸葛亮谨慎。庞统则胆大。卧龙凤雏两个外号,也充分的展现了两个人的性格。凤雏……便有那么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。但有的时候,庞统善用险招的特点,也注定了他下场凄凉。

    但就这次而言,正是庞统不断的增兵,稳住了叛军的阵脚。

    若不然,他撤兵退走,刘闯绝对会趁胜追击。

    “对面情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叛军仍在增兵……”羊衜、吕蒙随行刘闯左右,听闻刘闯询问,吕蒙连忙上前。躬身回答。

    “据斥候回报。罢战之后。叛军又有两支人马抵达,分别是临沮长向朗和竟陵长邓凯。

    据悉,庞统在竟陵已发出征召,不日将会抵达对岸……而今对岸兵马。已激增至五万余人。”

    向朗?邓凯?

    两个相对陌生的名字。

    看起来,刘备在荆州这些年来的确是拉拢到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在加上日间抵达战场的鲍隆、廖化和马良三支人马,小小的当阳河,倒是聚集了不少能人。

    刘闯不禁苦笑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庞统出兵的时机真的是太好了!

    刘闯而今尚未控制住荆州,荆州各路兵马并不是以他为首。他随行带来的人马,不足万人,手中虽有三万大军。可至少有三分之二不听他的调遣。换句话说,他手里是一帮子乌合之众……想要对付叛军,就必须要把这三万人马整合起来。可这话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,日耗粮草无数。荆州方面正处于混乱状态,谁来提供这些粮草?

    而刘闯大军,预计要三日之后才能抵达襄阳。

    要做到彻底接手荆州,并对刘闯形成有力的支援,至少要五天到七天时间。也就是说,刘闯必须要在这里挡住叛军七天。若不然,叛军乘势北上,荆州必然大乱,会使得局势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“咱们,回去商议。”

    刘闯驻足长坂坡片刻之后,便带着众人返回当阳县城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当阳县城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各路义军抵达,可是当阳令却没有任何准备,以至于在安置的时候,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刘闯入城之后,看到这混乱局面,不由得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立刻发作,而是在赵云等人的陪同之下进入府衙,直奔府衙大堂。

    “丞相,你来了!”

    一名三十出头,相貌俊朗的男子迎上来,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这男子,身高八尺,体态瘦削。身穿一件明黄绣花锦缎子战袍,腰系玉带,气宇轩昂。刘闯看到这男子的时候,脸上旋即露出笑容。他招手示意赵云过来,“子龙,还不来见过你的师兄?”

    赵云一怔,愕然看着那男子。

    他师从童渊,而童渊共有四名弟子。

    除了而今还在童渊身边学习的孙绍之外,张绣在颖水河畔被杀,能够称之为师兄的人,便只有一个西川张任。难道说,这男子便是张任?赵云曾听童渊提起过张任,也听刘闯谈及此人。

    在刘闯口中,张任堪称西川第一名将,推崇之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刘闯手下便有许多名将,而张任能够得到刘闯如此称赞,也进一步说明了他的能力。也正是这原因,赵云对张任的印象非常深刻。前些日子,他曾听人说过,张任随西川刘璋长子刘偱前来拜见刘闯。可是由于军务繁忙,张任到了宛城之后,赵云也未能与之相见。

    张松,已经启程返回西川。

    而刘偱则留在了洛阳,拜丞相掾,实则成为质子。

    本来,张任也要跟随张松返回。只是听闻赵云率部追击,他也是兴之所至,便提出要跟随刘闯一同前来荆州。张松是什么人?眼皮子极为活泛。当刘闯得知张任身份的时候,张松便觉察到,刘闯对张任浓厚的兴趣。加之张任和赵云师兄弟的关系,张松自然也不会阻止。

    于是,张任便以射声校尉,暂领飞熊卫统领之职。

    原本飞熊卫统领是由太史享和姜冏两人共同担当。可太史慈故去,太史享为父报仇。前往庐江。如此一来,飞熊卫便只剩下姜冏一人。但姜冏勿论是从资历还是能力上而言,统领飞熊卫都显得力有不逮。飞熊卫,是刘闯亲随,也是刘闯身边的近卫,战斗力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若没有真正的本事,很难令飞熊卫信服。

    此前姜冏和太史享两人共同执掌,堪堪能够统帅飞熊卫。而今太史享一走,姜冏就感到了吃力。

    他的武力,算不得出众。

    太史享在的时候。姜冏主要是负责军纪、以及后勤辎重。

    而今张任暂领统领。姜冏非但没有不满。反而非常高兴……他看得出来,张任有真才实学。哪怕他和太史享两个人加起来,也比不得张任的才干。张任初令飞熊卫,一日一夜见奔行数百里。也展现出了非凡能力,令飞熊卫上下对他也是极为称赞。这,也让刘闯很高兴。

    张任和赵云见过后,并没有寒暄。

    他走到刘闯身边,低声道:“丞相,里面吵得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刘闯点点头,示意他已经知道,而后迈步便走进了大堂。

    大堂上,十几个人正争执不休。一个个面红耳赤。当阳令则一脸苦色,不时与众人赔礼。

    也难怪,这些义军赶来后,却得不到有效安置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但只是这粮草分配。便引起了众人不满。

    文聘一脸怒色,蒯祺则和另一个青年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见刘闯进来,文聘几人连忙起身,走上前躬身行礼。这三人的动作,也使得那些争吵之人都闭上了嘴巴,一个个诧异看向刘闯。他们并不知道,刘表已死,刘闯已经率部进入荆州。

    看文聘等人如此恭敬,这些人心里也不免有些嘀咕,弄不清楚刘闯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乃大汉丞相刘闯!”

    刘闯进了大堂,毫不客气便坐在了主位之上。

    曹彰典满,扶剑立于刘闯身后,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刘闯?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众人心里不免一惊,一个个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两件事情……其一,刘荆州遭奸人劫持,昨夜于长坂坡被害。

    其尸首已经送往襄阳,而杀害刘荆州的凶手,便是其族子刘虎,也在昨日乱战中被子龙将军斩杀,尸首一并送往襄阳。”

    刘表,死了?

    大堂上顿时一阵骚乱,众人七嘴八舌,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全都住嘴!”

    刘闯眉头一蹙,站起身来厉声喝道,声如巨雷,“景升公被害,荆襄动荡。

    此正是荆州危急存亡之时,诸公既然率义军前来,想必也都是忠贞之人。我久闻荆襄人杰地灵,能人贤才辈出。哪知道方才一看,确是大失所望。诸公前来,非是为荆州之未来,却为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争论不休,实令人心寒。今奸贼上虎踞荆南,诸公不齐心协力,反而为蝇头小利而产生争执,如何能护佑荆襄安宁……诸公之前的表现,令我非常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刘闯这一番话,顿时引起了大家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丞相这话怎说?我等前来,自然是心怀荆襄。

    可是这粮草不济,兵力不足,我等又如何与那奸贼相争?刘荆州被害,可这荆襄之事,却也轮不到丞相指手画脚。我听人说,丞相当初曾许诺,荆州事,荆人治。丞相又非荆人,何以插手我荆州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文聘勃然大怒,长身而起,“郝子太怎敢对丞相如此无礼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名叫郝普,荆州义阳人,拜枝江长。

    刘闯摆手,示意文聘坐下,笑呵呵道:“没错,我是说过,荆州事,荆人治。不过,我说这话的时候,是以幽州刺史的身份说出来。而今,我为大汉丞相,依然认为,荆州事,当荆人治。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荆州乃我大汉治下一州,我为丞相,插手荆州之事。过问荆州之事,有何不妥?景升公领荆襄多年,仍以汉臣而自居。这位先生开口荆州,闭口荆人,莫非这荆州不是我大汉领土,莫非这荆人,便不是我大汉的子民吗?

    这位先生,难不成想要背叛朝廷?”

    郝普顿时哑口无言,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刘闯眼中露出不屑之色,冷哼一声。“你这种人。不配与高士同席。

    今日在座。皆为汉臣,你既然不愿意承认自家汉臣身份,便与我滚出去,休要在这里呱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郝普大怒。指着刘闯,片刻后一咬牙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丞相……”

    文聘未曾想,刘闯会如此干脆,直接把郝普赶走。他刚要开口,却被蒯祺在旁边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只见蒯祺面带笑容,朝着他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仲业不必担心,相信丞相自有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蒯祺身边的青年。也是荆州五大姓之一,习氏家族的子弟,名叫习帧。这习帧和文聘,也算是交情莫逆。文聘的老婆,也是习帧的堂姐。从关系上而言。文聘是习帧的姐夫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习帧确是习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,才华出众。

    哪怕是文聘,对习帧也非常敬重。别看习帧年纪比他小很多,可是这见识却不比文聘逊色。

    见习帧如此自信满满,文聘也就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刘闯似乎根本不在乎郝普的离去,而是环视在座众人,目光透出一丝森冷。

    “有不愿为汉臣,想要离去的人,现在可以走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事情我要说明白,诸公而今所居官位,乃我大汉官位。各位要走可以,却不得再为汉室官员,更不得带走一兵一卒。我话说到这个地步,谁要走我不阻拦,可若是要留下来,便需要听从我的调遣。某以大汉丞相之名,接手当阳战事,凡违我将令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文聘听罢,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明白刘闯的意思,却又感到有些糊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听外面一阵骚乱……紧跟着喊杀声响起,吕蒙匆匆进来,大声道:“丞相,枝江长郝普欲率部反出当阳,张任将军得知消息,已带人前去阻拦,还请丞相定夺。”

    刘闯好像没有听见,只看着大堂上,交头接耳众人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而吕蒙在禀报完之后,便退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曹彰典满二人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文聘倒吸一口凉气,一下子明白了刘闯的意思:杀鸡儆猴!

    刘闯赶走郝普,便是让郝普做那只被杀的鸡……只是,郝普手下也有三千余人,这闹起来,可不是一桩小事。

    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响,刘闯端坐堂上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有几个人似乎有些意动,便站起身来,拱手道:“我等本是为解救刘荆州而来,既然刘荆州已死,我等也不愿在此逗留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几人迈步便走出了大堂。

    刘闯对那几人的离去,却显得毫不在意,双目微合,好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喊杀声戛然而止,大堂上一阵寂静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只见那几人又匆匆回来,他们想要回到座位,却见刘闯一摆手,典满带着几名亲卫上前,就把那座位撤走。

    “某生平最恨三心二意之人。

    既然走了,便不要回来……这里是军营,不是你们的宅院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话,慢慢悠悠,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堂外一阵脚步声响起,张任衣袍带血,一手持剑,一手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大步流星走到大堂之上。

    “丞相,有枝江长郝普率部试图反出当阳,末将得知消息,率飞熊卫前去阻拦。哪知道那郝普一心想要谋反,末将无奈之下,只得命飞熊卫将之镇压。郝普在乱军中,为末将所杀。

    叛军三千,死伤约八百之数,余者皆已就擒,由子龙将军率部将之送出当阳,在城外扎营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大堂上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郝普那手下三千兵马,可不是三千土鸡瓦狗。

    从方才喊杀声响起,到战事结束,不过盏茶光景,郝普被杀,三千兵马尽数成为俘虏……我的个天,这刘丞相手下的飞熊卫,竟骁勇如斯?就连文聘,也感到莫名的震惊!昨夜,他见识了矢锋骑的骁勇,原本以为矢锋骑战斗力已经足够强大,却不想刘闯的飞熊卫……

    此外,刘闯这次过来,还带有虎豹骑,那战斗力估计也不会太弱。

    如此虎狼之士,尽归刘闯掌控,莫非天佑大汉江山?

    刘闯开口道:“公义何罪之有?

    郝普谋反,罪不容赦,合该被杀……公义非但无罪,实乃有功,且记下来,待此战结束,再做封赏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着,便站起身来,摆手示意张任退下。

    “景升被害,我心中实为难过。

    然则贼首未死,此仇不能不报……今我来此,当主持战事。当阳县城,自即刻起便交由子安打理。除当阳本地兵马之外,其余各路兵马,在天亮之前,全部退出县城,在城外扎营。

    子安!”

    蒯祺心中一喜,连忙抢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立刻派人传告襄阳,并告知你父,请他设法为我解决粮草问题。

    自襄阳知当阳,沿途各县务必尽快将粮草运送过来……子龙,着你矢锋骑,护我粮道无虞。”

    当阳一战,矢锋骑损失惨重,急需休整。

    赵云倒是明白刘闯的心意,也没有什么不满,便上前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“子文之虎豹骑,公义之飞熊卫,以及仲业所部,连夜在长坂坡扎营。

    明日,我当亲临长坂坡,与那逆贼决战。诸公所部,则驻扎城外,听从子路,子明调遣……诸公,如今局面,关系到荆州之未来。还请诸公能齐心协力。待为景升报仇之后,某当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完,目光扫过大堂上众人。

    文聘蒯祺和习帧,连忙上前领命。而其余众人,则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同时走到大堂中央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我等,愿从丞相差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