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07章 鏖战江东(二)

第407章 鏖战江东(二)

    江东局势,其实也是盘根错节,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自孙策被害,孙权执掌江东大权之后,也就越发明显。本地士族、外来重臣、寒门士子本就纠缠不清。此外,孙坚死后留下程普黄盖韩一干旧部;孙策死后又有周瑜张昭等一干旧部。而孙权此前,早就有自己的幕府,更形成了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总之,江东内部也是矛盾重重。

    贺齐是孙策一手提拔起来,更在孙策手下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事实上,孙策为孙权留下了一手好牌。可问题是,孙权却不愿意过多依赖孙策的旧部,因为那样一来,会产生更多的麻烦。若任用孙策旧部,日后孙策之子长大,又该如何安排?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孙权又怎敢在这方面掉以轻心?

    孙策死前,曾有‘内事不决问张昭,外事不决问周瑜’的遗言。

    但在孙策死后,周瑜常年在柴桑,说是训练水军,可实际上却是为了躲避孙权的猜忌。而张昭在孙策手下,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才能。但到了孙权手下之后,却是暗淡无光。最明显的例子,江东几次遇到麻烦,张昭似乎都未曾出过大力气。

    历史上赤壁之战,张昭主降,便是一个明证。

    孙权,自有他的班底。

    文有鲁肃诸葛瑾,武有周泰丁奉,怎可能去重用张昭?

    后来他在赤壁之战启用周瑜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周泰等人尚不足以统领大局,而张昭这些人又不肯为他尽心尽力。程普黄盖德高望重。同样难以对抗曹操。

    唯有周瑜。也只有周瑜……

    孙权在这种情况下。无奈启用周瑜,不代表他和周瑜芥蒂解开,更多是一种无奈。

    贺齐的情况和周瑜极为相似,甚至比之周瑜的境况更差。

    周瑜可以躲到柴桑,对外面的事情不闻不问,可贺齐却要留在会稽,继续为孙权效力。但是,孙权又不可能真的相信他。所以他只能表现出轻狂之气,出入车马极为奢华,以此来向孙权表明,他并没有什么异志。可想而知,贺齐内心是何等烦闷。

    “贺公苗对孙策,始终存一分感激。

    当初孙绍一家在富春的时候,他明里暗里给予孙绍母子不少关照,也算是忠义之人。

    此人才干,不逊周公瑾。

    可惜他却没有周公瑾的出身和名望,也只能在会稽苟延残喘。而今孙权命他主持海军。并让他主持铅塘湾战局,实在是出于无奈之举。我相信。贺齐也非常清楚这一点。这一战他打得好了,会引起孙权猜忌;若打得不好,则会被孙权借口罢黜。”

    荀彧正颜解释,刘闯在一旁听得,却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贺齐对孙策,还存有几分忠义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去游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刘闯想了想,便点头应下此事。

    而今大乔夫人和孙绍都住在诸葛亮家中,因为孙尚香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乔夫人在刘闯这边没什么熟悉的人,自然和孙尚香更亲近一些……以前,刘闯不在,可以安排乔夫人在大将军府居住。但现在到了洛阳,刘闯身为丞相,乔夫人继续住在那里,未免不太合适。刘闯答应了贾诩和徐庶之后,便留下了荀彧。

    “叔父,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荀彧似乎已经猜到了刘闯想要询问的问题,不等他开口,便点头道:“那件事,与孙权的确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刘闯诧异看着荀彧,“叔父知道我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荀彧笑道:“丞相想要询问的事情,我当然能够猜到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件事是奉孝一手谋划,期间他遇到了一些事情,使得他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。后来他推测,应该是和孙权有关。若不然,他的计划也不可能如此成功。”

    刘闯倒吸一口凉气,脸上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丞相也不必奇怪。

    这件事……内里颇为复杂。说起来,孙策和孙权虽然是一母同胞,但是孙坚对孙策尤为喜爱,难免使孙权心生芥蒂。加之孙策占居江东之后,对孙权也有些猜忌,甚至一度把他赶去豫章,令孙权更加不满。孙仲谋此人,野心勃勃,更不甘栖息父兄之下,早有自立之意。他为奉义校尉时,身边就有一批人才相助,更助长了他的野心。但孙伯符正当鼎盛之年,孙权很清楚孙策不死,他便无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兄弟反目的例子,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孙策孙权两兄弟之间的恩怨,倒是出乎刘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他听完了荀彧的话,也不禁心生感叹。

    野心和**这玩意儿,有的时候胜过洪水猛兽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历史上在孙权称帝之后,也表现出了他和孙策之间的矛盾。孙权称帝,分封家人。但他对孙策的追封显得颇为古怪,追封长沙桓王,等于把孙策排斥于外。

    后世,便有孙策之死,与孙权有关的说法。

    只是刘闯此前并不相信。而今听荀彧这么一说,他也不禁感慨,感慨孙权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“叔父,我还有一事,想要求教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与江东开战,我不想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可我也知道,文远在合肥,伯言在交州,再加上元直前去帮助兴霸,胜算颇大。我不想插手其中,但也不愿坐享其成。不知叔父有何妙策,可使我助江东战局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刘闯是个闲不住的人,你让他呆在洛阳,只怕会让他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荀彧倒是明白刘闯的心思,当下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丞相欲助江东战事又有何难?

    今荆襄稳固。不会有太大麻烦。

    法正法孝直坐镇宛城。足以防备一切危险。

    丞相今奉天子迁都洛阳。汉室中兴之像已经显露。这个时候,丞相何不东狩,一方面可安抚天下百姓,另一方面,也可以对江东施加压力,令其乱了阵脚。”

    东狩?

    刘闯心里一动,便有了主张。

    是啊,如今他已经把都城迁回洛阳。正应该趁此时机,进一步稳定局面。

    刘闯虽然一统北方,可根基毕竟不太稳固。特别是河南之地,是他从曹操手中接过来。换句话说,这河南各地还算不得稳定,大小官员对于刘闯的到来,也心存疑惑……这个时候,刘闯应该代天巡狩,进一步加强汉室气运,稳定人心。

    荀彧的这个建议让刘闯颇为心动。在思忖片刻后,他欣然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。我愿随丞相东狩。”

    按照刘闯的想法,是希望荀彧留在洛阳。

    可荀彧却主动提出,要跟随刘闯东狩……刘闯不禁有些疑惑,却不知道该如何询问。

    当晚,他把这件事告诉了麋缳诸葛玲等人,却惹来诸葛玲一番笑话。

    “夫君也知道,河南人心不稳。

    若荀先生留在洛阳,以他和曹氏的关系,难免会为小人所乘。他之所以要跟随夫君东狩,便是为避免这些麻烦。夫君希望荀先生留守洛阳,是想要他照顾大局。可事实上,若荀先生留下来的话,反而会另起波澜,令洛阳变得混乱不堪。”

    刘闯闻听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的确,荀彧留守洛阳,是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让丈人立刻前来洛阳。

    左右冀州局势已经稳定下来,丈人前来主持大局,倒也最为合适。有丈人和舅父坐镇,相信洛阳也不会生出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的丈人,不是吕布,而是荀谌。

    如今荀谌拜冀州刺史,但若以能力和资历而言,他坐镇洛阳的话,才会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“至于孙绍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麋缳想了想道:“绍随其母北上,也有三载。

    算算年纪,这孩子也差不多快十岁,也是时候定一门亲事。夫君既然有意用孙绍安抚江东,何不与之关系更加亲近?我看雉奴平日里与孙绍很是亲近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孙绍成为刘闯的女婿,刘闯平定江东,也就有了充足理由。

    只是,刘雉是诸葛玲的闺女……刘闯对麋缳的想法颇为心动,于是向诸葛玲看去。

    诸葛玲想了想,展颜笑道:“孙绍这孩子,性子有些暴躁,有时候会比较冲动。但这孩子的本性不错,这两年对雉奴也颇为关照。妾身倒是没什么意见……这样吧,改日我找尚香打探一下口风,相信乔夫人也不会反对,夫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孙绍和刘雉,从最初的不愉快,而今倒是往来颇多。

    刘闯对孙绍这个小子倒还算满意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这件事,让我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招孙绍为婿,好处颇多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刘闯并不愿意拿女儿的幸福来换取这种好处。

    他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把这件事压下来。同时,他又让诸葛玲去试探乔夫人的口风,看乔夫人是否愿意,让孙绍出来助刘闯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出乎刘闯的意料,乔夫人对于帮助刘闯,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抗拒。

    而孙绍呢?

    似乎对孙权,对周瑜颇多恨意。

    听闻能够帮助刘闯对付孙权和周瑜,他二话不说,便答应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太史慈的灵柩被送至洛阳。

    刘闯下令,为太史慈大办丧事,随后便命太史享前往汝南,与郭嘉汇合后,启程赶赴合肥。

    太史慈便葬在洛水河畔,追谥信侯。

    把太史慈的丧事办完,已经到了二月。

    刘闯旋即矫诏,昭告天下,兵发江东……

    此时,徐庶已带着孙绍悄然离开了洛阳,前往徐州和甘宁汇合。

    而刘闯则下令征召兵马,命夏侯渊为折冲将军,兵进徐州。同时。刘闯也趁此机会。宣布东狩计划。他此次东狩的路线。便定在了徐州。消息一经传出,江东上下顿时哗然。在所有人看来,刘闯所谓的东狩不过是一个幌子,其真正目的是要自徐州跨江而击,攻打丹阳。

    证据?

    只看刘闯这次东狩所带的兵马,就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矢锋骑、虎贲军以及虎豹骑……三支精锐共计三万兵马,随同刘闯出发。这三支精锐,可谓是刘闯手下战力最强的兵马。如今三路并进。江东又怎可能不乱?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沛国,谯县。

    一匹快马在曹府祖宅大门外停下,马上的骑士风尘仆仆,滚鞍下马,便快步上前,抓起门环用力拍打。

    自曹操死后,卞夫人扶灵返回,曹府一直是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府中的家臣听闻有人敲门,连忙打开小门,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家信。请夫人和二公子接收。”

    家臣闻听,连忙把骑士让进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。骑士口中的大公子,便是燕京令曹丕;而他所说的二公子,自然就指的是曹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卞夫人和曹彰以及曹宪便来到了中堂。

    “子桓有何事,竟如此匆忙?”

    信使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,快走几步,双手将书信呈上。

    曹彰上前把书信接过来,便递给了卞夫人。而卞夫人则打开书信,看了两眼,又把书信递给了曹宪。

    曹丕信里的内容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先是告诉卞夫人,他已经抵达燕京,一切都很好。

    燕京的环境,并不似想像中的那么艰苦,甚至比之许都,也不逊色。之后,曹丕便推心置腹,与卞夫人说明了情况。事实上,曹丕在接到汉帝北上的消息之后,就明白了刘闯的意图。他在信中告诉卞夫人: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估计是没有机会进入朝堂……可是我曹家要想光耀门楣,仅靠着曹宪和刘兴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虽然说曹操的那些旧部会给予曹家帮助,但是这人情用一次少一次。

    随着刘闯根基日益稳固,那些曹氏老臣能给予曹家的帮助,会越来越少……曹家想要光耀门楣,外甥刘兴便是关键。曹家如果不能给予刘兴有力的支持,恐怕难以长久。我听说,丞相有意东狩,子文务必随行……子文现在可以戴孝随行,以免离开中枢太久,到时候人情关系淡薄。而曹宪也应该尽快回到刘闯的身边。只有跟随在刘闯的身边,才能够确保刘闯对曹氏的关照,否则定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,大体上如此。

    卞夫人看罢之后,也颇为赞同。

    “子文,你兄长要你尽快回去,随丞相东狩徐州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曹彰的心里,也有些矛盾。

    曹操死后,他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。一方面,他想要留下来继续为曹操守孝,可另一方面,他也知道曹丕所言不差。若离开中枢太久,对曹家而言绝非好事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曹宪想了想,便对卞夫人道:“子桓的心意,我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我明日便动身前往洛阳,到时候子文随我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卞夫人听罢,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曹操虽然过世了,可是曹家上下却是前所未有的团结。接下来,曹氏将会把所有的资源,都放在曹彰的身上。曹丕的主动退出,也预示着曹彰能够获得更多资源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如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说到这里,目光一转,落在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曹植身上。

    他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子文,你这次去洛阳,顺便把子建也带过去。

    植已十五,正是求学的年纪。我听说,丞相要重开太学,你这次带子建去,便让他入太学求学吧。”

    曹彰看了曹植一眼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建安十一年三月,刘闯命荀谌司马防留守洛阳,他则率矢锋、虎贲和虎豹三万大军,浩浩荡荡离开洛阳。

    此次东狩,刘闯也带上了家眷。

    麋缳、荀旦、诸葛玲、曹宪、甄宓、甘夫人、杜贞以及吕蓝随行,更有赵云、许褚护卫左右。曹彰抵达洛阳之后,刘闯并未询问太多,而是直接拜曹彰为射声校尉,接掌虎豹骑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出发,第一个目的地,便选在了朐县。

    为此,刘闯专门派人把徐盛夫妻接过来,让他们跟随左右。昔年随同刘闯杀出朐县的三十六贼,如今已所剩无几。管亥在幽州,而刘勇在交州,都不可能前来。算来算去,也只剩下刘闯的干妹夫徐盛,这次故地重游,刘闯自然要带上他。

    只是,刘闯这一出行,也引得无数人感到恐慌。

    江东孙权得到消息之后,立刻派人把孙静从丹阳调走,命他驻守丹徒。

    同时,他又下令,命蒋钦屯兵江乘,可以随时支援孙静,命潘璋屯兵句容,加强丹徒的守备。可以说,刘闯的东狩,也使得江东上下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周瑜虽然认为刘闯不可能自徐州出兵,但是面对而今这种局势,他也无法做出保证。

    就在孙权疯狂调兵遣将的时候,江东局势再次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刘勇自东治起兵,直逼永宁,也就是后世浙江省温州所在;而陆逊则在南野大败江东兵马,攻克赣县之后,顺赣水北上,逼近庐陵。孙权无奈之下,命程普率部南下,屯兵石阳;随后他又征召兵马,以丁奉为主将,屯兵大末,意欲阻止汉军北上。

    刘闯收到消息之后,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对荀彧道:“看样子这江东碧眼儿,如今方寸已乱。”

    荀彧笑而不语,只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,孙权这时候是真的乱了方寸,接下来只看徐庶和张辽,会使出怎样手段!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