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02章 迁都(三)

第402章 迁都(三)

    东都洛阳的修缮,已经大体完成。

    特别是作为此次迁都的主体工程,皇城更彻底恢复旧貌。

    根据糜竺送来的图纸,皇城基本上是依照过去的面貌进行修缮,几乎和初平年间的洛阳皇城没有太大的分别。事实上,自建安四年,皇城已经开始修缮。当时,曹操逐渐稳定了局势,而河洛地区也渐渐趋于平稳,关中正在逐步收复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许都虽然有人口和粮食的便利,却距离前线太近。

    刘表出兵即可威胁宛城,进而威胁颍川,使得整个许都陷入动荡局面。许都虽好,却不宜久居。在那个时候,曹操就有了迁都的想法,所以开始修缮洛阳皇城。

    历经数载,洛阳终于恢复了原貌。

    不过在刘闯占领洛阳之后,为稳定人心,于是再次下令扩建洛阳。

    新洛阳城会在旧洛阳原有的基础上,面积扩大三倍……整个工程,需耗时五载。按照刘闯的想法,洛阳扩建完成之后,将可以容纳百万以上的人口。

    这是个面子工程,同时更是一个关乎汉室气运的工程。

    新洛阳城若兴建完成之后,将进一步稳固刘闯的地位和声望,到时候许多事务,便可以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。按照刘闯所想,五年之后,江山稳固。

    或许还会有战乱发生,但中原则会彻底平稳。

    而今,皇城修建完毕,也意味着迁都之事,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在经过反复朝议后,最终决定,十一月将迁都洛阳。不过在迁都之前,还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汉帝御驾亲征的事情。刘闯对汉帝的不知好歹,已经有些不耐烦了!若这个家伙继续留在中原。势必会对刘闯形成掣肘,绝非刘闯所愿。

    所以,把这个碍事碍眼的家伙赶出中原,也就显得更加急迫。

    于是,从边关发来的奏报越发频繁,而在刘闯的暗中指使下,民间呼吁汉帝御驾亲征的声音。也就越来越大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汉帝,这一次并没有太过抗拒。

    不过他找了一个好借口,说是身体不适,所以准备推迟几日御驾亲征。

    刘闯没有再逼迫汉帝,毕竟他是天子,刘闯总要给他留些颜面。在确定了汉帝亲征的事情之后。朝会上开始商议另一件事情,那就是正式迁都的日子。十一月初十,刘闯将正式迁都返回洛阳,而许都从此之后,将作为陪都而存在……

    毕竟,历经十载,许都而今的规模已经不小。

    近四十万的人口数量。也注定了许都不可能再和从前一样,以一个小县的地位存在。在这种情况下,许都的地位必须要获得提升。在经过反复商讨,刘闯最终决定,置许都为中都,设中都令,秩比两千石,几乎等同于一郡太守的地位。

    迁都之事确定下来后。尚书令司马防再次走出来,递上了奏疏。

    奏疏的内容非常简单,言自汉武以来,相权旁落,天子身边缺少一个可堪大用的臣子。如今,刘闯中兴汉室,却不得封王。所以斗胆恳请,重置丞相,由刘闯接掌。

    此一奏疏出口,刘协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。为什么此前会有那么多人请求为刘闯封王,原来刘闯的真实目的在于此。

    刘协有心拒绝,可是文武百官却不给他拒绝的借口,同时上前请命,由刘闯接掌丞相。到了这一步,汉帝总算是看明白了!刘闯这一步一步设计的非常巧妙,从头到尾,就是奔着这丞相的位子而来。把他赶出中原,而后迁都洛阳,刘闯身为丞相,执掌朝堂,号令文武百官,也就变得顺理成章。如此下去,用不得太久,朝堂上也就再无人会记得,这天底下还有一个天子存在。那时候刘闯便可以顺势而上,接掌帝位。而刘协身在燕京,根本无法发出声音,又怎可能阻止?

    看着刘闯的目光,如同喷火!

    刘协心中杀意盎然,强作笑脸道:“按说起来,以皇叔的功劳而言,为丞相倒也算不得过分,只是他的年纪……恐怕难以令天下人信服。”

    刘闯的功勋,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,任刘协对他再不满,也无法抹杀他的功绩。

    而且,文武百官都是刘闯的人,异口同声的推荐刘闯。如果汉帝强行反对,弄不好会引发另一波动荡。再反复思忖之后,汉帝最终决定,还是用刘闯的年纪说事。毕竟刘闯如今还不到三十岁,为一国丞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终归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汉帝话音未落,从朝班中走出一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言差矣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达者为先,贤者不论大小。古有甘罗八岁拜相,而今皇叔已近而立之年,且功劳卓绝,为何便做不得丞相?普天之下,又有谁的功劳能与皇叔相比?若皇叔不为丞相,谁又做的丞相?陛下若不得拜皇叔为丞相,恐为小人所乘,言陛下对皇叔心怀忌惮,不肯任用贤良。这若是传开来,只怕与我汉室不利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几乎是在威胁汉帝。

    刘协抬头看去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可是对这说话之人,他却无可奈何。因为说话的人也是汉室宗亲,正是那刘晔刘子扬。

    刘晔当年前往北疆,历任大鲜卑山都督之职。

    数年来,他治理大鲜卑山政绩卓绝,并且不断蚕食夫余国,令夫余国主简位居不敢妄动,只能俯首称臣。此次,刘晔随刘闯家眷前来,便是协助处理迁都事宜。

    而今,刘晔拜少府之职,遥领兖州刺史之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铁杆的刘闯系,听说刘闯已经准备,在迁都之后,命刘晔领宗正之职。

    这宗正,是汉室宗正。

    若刘晔领了宗正,到时候整个汉室宗亲,在名义上都要为刘闯控制。

    汉帝强笑一声。刚要开口,刘晔已抢先再次说道:“今陛下任皇叔为丞相,也是众望所归,更是我汉室江山未有之祥瑞。皇叔以而立之年拜为丞相,岂不更证明了天佑我汉室江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陛下,除皇叔之外。无人可以胜任丞相。”

    群臣再次开口,也使得刘协没有任何借口阻挠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事先没有接到任何通知。如果他能够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,也不至于在面对群臣逼迫的时候,手足无措。刘协深吸一口气,朝刘闯看了一眼。却见刘闯朝他微微一笑。脸上的表情,却显得极为平静。这也让刘协心中更加恼怒,偏偏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良久,刘协强按下心中的火气,脸上更挤出一抹笑容,“既然众卿认为皇叔最为适合,便依众卿所奏。不过。此事还需要谨慎对待,请司马尚书尽快呈报奏疏来,朕也好择日拜相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情况,刘协若不答应刘闯拜相,只怕是难以结束朝会。

    只好拖延一下了……反正他活不得太久,能不能撑到登台拜相的时日,还在两说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迁都,拜相。已不可逆转。

    刘闯在达到了这两个目的之后,也是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皇叔这个身份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先决优势,同时也给了他许多桎梏。

    他要取汉帝而代之,并非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至少在表面上,他要做到周详,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而今时局。还不够成熟。哪怕汉帝已经到了墙倒众人推的地步,却依然是天子。若不得把他的影响力削弱到极致,刘闯想要取而代之,弄不好就会引发另一场动荡。在刘闯的心中。早已经规划妥当。在短时间内,他是绝不会轻易迈出那最为关键的一步。

    翌日,刘闯率飞熊卫离开许都,前往章华台巡视矢锋骑大营。

    而今的矢锋骑,已经成为刘闯手中,与虎贲军齐名的两大王牌之一。刘闯手下,共有五支王牌兵马。高顺的陷阵营、夏侯兰的无当骑以及从曹操手中收编过来的虎豹骑。其中,矢锋骑和虎贲军随刘闯左右,而无当骑驻守关中,虎豹骑屯兵汝南,高顺的陷阵营则屯扎在河洛,随时听候刘闯调遣,不受他人的指挥。

    其中,虎豹骑的统帅,刘闯早已有了人选,就是曹彰曹子文。

    这一点,几乎是尽人皆知。不过由于曹彰还在守孝期,所以虎豹骑暂时由夏侯尚统领。这也是为了安抚曹氏旧部的一个任命。至少从目前来看,曹氏旧部并无不满。

    矢锋骑的主将,便是赵云。

    刘闯在巡视了矢锋骑大营之后,便在赵云的陪同下,离开章华台,前往距离章华台不远的章华寺上香。自汉明帝时期,佛教逐渐传入中原,并且在洛阳白马寺扎根。章华寺是白马寺的一座别院,随历经战火,但香火依旧旺盛。于章华寺,可眺望许都城廓,欣赏颖水美景。刘闯这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早就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大约在正午时分,就在军中着手准备午饭的时候,忽听得一声巨响从章华寺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哪怕隔了十几里,章华台大营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地面的颤抖。

    举目张望,只见章华寺方向浓烟滚滚……

    不好,出事了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感到事情不妙的时候,矢锋骑副将李应突然率部哗变,猛攻中军大营。

    赵云随刘闯去了章华寺,军中再无人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李应命部下头裹白巾,手持兵器向中军大营发动了攻击。矢锋骑也没想到,自家兵马会突然发生哗变,以至于没有任何准备,眨眼间便乱作一团。李应跨坐马上,手持宝剑厉声喝道:“今奉天子之命斩杀奸妄,刘闯已死,尔等还不听候差遣?”

    “斩杀奸妄,迎奉天子!”

    叛军齐声呼喝,沿途所过之处,矢锋骑四散而走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李应带着人就来到了中军辕门外,就在他准备下令攻入中军大寨的时候,忽听得辕门内传来三声号炮响。紧跟着战鼓隆隆,一队队军卒从营中杀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先前四散溃败而走的矢锋骑军士,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与之前溃败而走不同,这些个军士一个个列队整齐,有条不紊的从四面杀来,将叛军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李应这心里。不由得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一队骑军从中军辕门内缓缓而出。

    马上一员大将,手捧甲子剑,脸上透着一抹嘲讽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见他胯下象龙马,头戴紫金冠,身披唐猊宝铠。腰系狮蛮玉带,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无知小贼,真以为某家不知尔等奸计吗?”

    来人在马上厉声喝道:“我乃大汉皇叔刘闯,尔等还不弃械投降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李应,字伯迎。颍川人氏,李贵妃长兄。

    在刘闯进驻许都之后,李应之父李珣便托人使李应加入矢锋骑。不过,由于矢锋骑的性质与其他兵马不同,李应加入矢锋骑之后,也只是在外围担任一个牙门将。没办法,矢锋骑军纪森严,普通人想要加入。势必要经过一番严格的训练。

    李应所部兵马,实则如同矢锋骑的预备役,平日里除了正常操演之外,更多时候是担任矢锋骑外围的警戒和巡视任务。换句话说,李应手下的兵马,是他从本地征召而来的新兵,不管是从战斗力还是从素质方面。远远比不得矢锋骑正兵。

    李珣之所以让李应混入矢锋骑,也是出于培养自己的班底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刘闯和赵云一死,李应就可以迅速掌控矢锋骑……只要李应掌控了矢锋骑。便立刻进入许都城中,控制许都城内的局势。而刘闯手下另一支兵马虎贲军,则屯驻于长社。即便是得到了消息赶来许都,李珣也可以控制局面。

    对此,李应也是极为用心。

    加入矢锋骑后,他大散钱粮,拉拢军中将领。

    不过,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。他所结交的军中将领,大都是和他一样的外围将领。矢锋骑核心将领,莫说他结交不来,就算是凑过去,那些人对他也不理睬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王牌军的骄傲!

    矢锋骑可谓是骄兵悍将,跟随赵云远征过河湟,驰骋于关中,横扫河洛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支百战百胜的兵马,又岂是李应之流可以拉拢?但李应却不在意,在他看来,只要刘闯赵云一死,他率部发起攻击之后,其余各部的将领一定会前来响应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……

    可谁料想到,事情并非如他想象那般发展。

    刘闯居然没死,而且就在矢锋骑大营军中。李应看四周兵马越来越多,其中更不泛一些之前与他交好的狐朋狗友,心里不由得一阵发冷。

    刘闯眉头微微一蹙,冷冷一笑道:“莫不是想要等待援兵?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突然笑道:“李伯迎,实话不妨告诉你……尔父子所作所为,皆在我掌控之中。你们以为找到了一批天雷火就能谋逆造反吗?我告诉你,你那老子埋伏在章华寺外的八百死士,而今恐怕已经为我虎贲军包围……而你家小,此刻也已经沦为阶下之囚。若聪明的,便立刻弃械投降。如若不然,休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李应见此情况,那还能不知道他中了刘闯的计……

    人家这分明早有准备,只等他们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投降?

    李应心知刘闯是何等人物……那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,今日若落在他手里,哪怕自己是李贵妃的兄长,刘闯也不会对他心慈手软。想到这里,李应突然一咬牙,厉声喝道:“众儿郎,休要听这奸贼胡言乱语,随我杀出重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拨转马头就朝外冲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时候冲击中军,根本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那中军尽是矢锋骑精锐,更有刘闯亲自坐镇。刘闯飞熊之名,可不是凭空喊出来。虽然未曾和刘闯交过手,可李应心里很清楚,他不可能是对手。只有向外冲……冲击那些外围矢锋骑的阵脚,说不得还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看李应率部突围,刘闯脸上的笑容更甚。

    他举起甲子剑,在空中一摆,只听得隆隆战鼓声鼓点突然间发生变化。两队铁骑从两边杀出,为首的正是姜冏和太史享两员大将。

    我手里可不仅仅有矢锋骑,我的飞熊卫,不弱矢锋骑!

    刘闯突然扭过头,对身后一少年道:“邓艾,若换你在这等情况下,该如何选择?”

    在刘闯身后的少年,赫然正是邓艾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邓艾年纪尚小,紧张的时候,说话甚至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他吭吭哧哧道:“置之死地而后生,若艾领军,必向老师发动攻击,如此说不得还有一线生机。未战先怯,军心自乱。他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想要突围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刘闯眼睛一眯,看了邓艾一眼,却没有做出评价。

    这小子,倒是个刚烈性子……不过要说起来,他的主意倒也未尝不能尝试一二。

    嗯,看起来对这小子,是要好生调教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刘闯并不打算亲自授课!他自家的水准,自家清楚……对于第二代人的培养,刘闯已经有了一个打算。似邓艾这种后世的名将,他觉得还是交给荀彧和荀攸调教为好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