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98章 自海上来(下)

第398章 自海上来(下)

    “可是,江夏刘备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突然站起来,走到沙盘旁边。

    “根据细作打探,刘备而今在荆南活动频繁。

    五溪蛮肆虐武陵长沙,刘磐派人前往江夏求助,刘备已命麾下大将陈到陈叔至率部进入长沙,协助刘磐平定五溪蛮。不过,细作传来的消息是,刘备和五溪蛮之间的联系非常密切。

    过去一年里,刘备看似非常低调,只驻守蕲春与下雉,抵御江东水师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此人在暗中秘密和长沙寇氏,零陵刘先勾结,并且通过寇氏与五溪蛮通商,两边往来非常频繁。这次五溪蛮突然兴兵作乱,未尝没有刘备暗中唆使。我怀疑,他是要通过这种方法进入荆南四郡。若果真如此的话,主公对江东用兵,恐怕那刘备未必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郭嘉闻听,脸色一冷。

    “刘备,世之枭雄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郭嘉对刘备从来都没有好感,当年刘备落难许都的时候,郭嘉更多次建议曹操,将此人诛除。

    他这几年身处燕京,对刘备的发展并不是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与刘备低调有关。

    若非刘闯一直对刘备心存忌惮,特别是在听闻刘备招揽了庞统之后,对他的提防之心也就越发强烈。黄阁在荆州最主要的任务,其实并非监视刘表的动向,而是盯着刘备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刘备在沉寂一年之后突然发力,的确是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郭嘉道:“刘玄德此人心性深沉,而且极能隐忍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时候动作。也说明他对皇叔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致。他敢动作,就说明他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。这个时候单靠着刘表压制,未必能够对他形成压力,还需要再做好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郭嘉抬头向刘闯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皇叔与我一支将令,让我前往南阳,领教这刘玄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刘闯此前一直在犹豫,是否应该加强南阳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今郭嘉开口。他自然喜出望外。若郭嘉愿意出手,相信南阳方面就可以确保无虞。

    “不知奉孝,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向皇叔讨要两个人,只要有这两人在,便足以令南阳稳如泰山。”

    刘闯顿时来了兴致,“奉孝需何人协助?”

    “我要曹纯曹子和,还有黄忠黄汉升。”

    黄忠。就是南阳本地人。

    此前他在刘表麾下的时候为中郎将,可实际上并不得刘表重视。相反,由于黄忠此前是南阳郡太守秦颉的手下,也使得刘表对他颇有些忌惮。在投效刘闯之前,刘表对黄忠可谓是处处打压。

    但不能否认,黄忠在南阳郡的声望很不错。

    当年太平道之乱,黄忠协助秦颉固守完成。斩将夺旗,建立了赫赫功勋。

    有他坐镇南阳,则可以进一步拉拢南阳本地人的支持;同时,曹纯精于治军,兵法谋略过人。他麾下虎豹骑,而今更是刘闯帐下除去矢锋骑、无当骑、虎贲军和飞熊卫四大精锐之外,号称最为善战的一支人马,几乎和高顺的陷阵营旗鼓相当。一员猛将,一支强兵,郭嘉得此二人。的确是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刘闯想了想沉吟良久,最终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命李曼成迁庐江太守,协助文远作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闯的目光在厅堂上扫过,脸上旋即露出一抹笑容,“文向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愿为我坐镇南阳郡?”

    徐盛闻听先一怔,旋即躬身道:“主公但有吩咐。盛莫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刘闯微笑着点了点头,向郭嘉看去。

    而郭嘉对刘闯的这个安排,似乎也非常满意,点了点头。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也难怪,南阳郡是一上郡……其一郡之地,便有近两百万人口,几乎可比一州人口。如此重要的地方,刘闯是万不可能使一个不放心的人坐镇。李典虽然已表示归附,可毕竟是个外来人。刘闯此前没有动他,也是为了稳定人心。而今,他已经基本上控制了局势,一些必要的人员调整,也势在必行。这种情况下,徐盛接手南阳郡太守之职,也就变得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徐盛的妻子,早年是麋缳的贴身丫鬟,同时也是刘闯认下的干妹妹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层关系在,刘闯对徐盛自然是非常信任。这些年来,徐盛的声名并不是特别显赫。十大将威名在外,令徐盛几乎不受人重视。可若因此而低估了他,那可就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刘闯对徐盛的信任,甚至于超过了对夏侯兰等人。

    在大将军府,徐盛就是刘闯的心腹。而且他任劳任怨,从来不争权夺利。伴随着刘闯的崛起,徐盛就如同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他历任各地太守之职,治理地方的经验非常丰富。而且,他起于行伍,跟随刘闯转战南北,兵法谋略也非同等闲,只不过不为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刘闯安排徐盛到南阳,也是经过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只是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,把徐盛派遣过去。

    现如今,郭嘉要去南阳,还点名让曹纯随行。如果继续让李典留在南阳郡,曹氏旧将的势力必然因此而膨胀,甚至很有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太好的影响。所以,刘闯也就顺水推舟,把李典从南阳郡挪开,换上徐盛来执掌。这样一来,也可以对郭嘉等人形成一个牵制力量。

    对于刘闯这番心思,郭嘉荀彧等人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郭嘉之所以要去南阳,而且提出带上曹纯,其中未尝没有为刘闯创造机会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待议事结束之后。刘闯却把诸葛均留下。

    “子衡,我想让你前往南阳,协助文向,如何?”

    诸葛均一怔,旋即明白了刘闯的意思。

    徐盛一个人去南阳,实力未免太过于薄弱。哪怕有黄忠帮衬,若郭嘉真有其他想法,他二人也不是对手。论计谋。诸葛均不是郭嘉的对手。但诸葛均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他行事稳重,心思细密。让诸葛均去总揽全局,他或许力有不逮。但若是拾遗补缺,确非一桩难事。

    有诸葛均协助徐盛,的确是可以给徐盛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所以,在三思之后。诸葛均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“子衡,你此去南阳,除了要协助文向之外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请兄长吩咐。”

    刘闯看着诸葛均,示意他坐下来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轻声道:“我记得,你大姐而今。就在南郡。”

    诸葛均愣了一下,点头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现在,情况可好?”

    刘闯所说 的大姐,便是诸葛玲的姐姐,此前曾下嫁蒯良之子蒯祺。之前,刘闯和蒯祺还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。不过随着刘闯身份地位不断提升,昔日那点龌龊早已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诸葛均道:“大姐而今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之前蒯柔出使许都,她还让人带了一封书信过来,说年初的时候生了一个孩子,而今在家中地位更加稳固。”

    刘闯点点头。轻声道:“毕竟是亲姐弟,要多走动才是。

    只一些书信来往,未免有些生疏。你此去南阳,若得机会不妨前去探望一下大姐。她一个人生活在那边,不免会感到孤独。你过去探望她,相信她也会非常高兴……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论资质,诸葛均的确是不如诸葛亮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个聪明人,刘闯把话说到这个份上。诸葛均焉能猜不出来刘闯另有目的?

    诸葛均忙道:“兄长教训的是……这些年,我姐弟之间的走动的确是太少,若去了南阳,的确是近了些。也应当多一些走动。”

    刘闯露出满意的笑容,接着道:“若你见到蒯良,不妨为我传个话。

    刘备,豺狼也,切不可使刘荆州妄作东郭先生才好。我听说,蒯家这两年在桂阳经营甚好,若可能,不妨与交州多一些往来。”

    诸葛均心领神会,点头表示已经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刘闯这才松了口气,他相信诸葛均会把他的意思完整的传达给蒯良。以蒯良的聪明,想必也能够明白刘闯的心意。

    蒯家自黄祖斩杀祢衡一事发生后,变得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根据黄阁方面的消息,蒯家这些年来先后放弃了不少在南郡的利益,从而也换取到对桂阳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桂阳郡,也就是后世湖南桂阳县,辖后世湘南粤北两地。

    其历史极为悠久,早在西汉初便划分郡县。而今,桂阳郡下辖11县,治于郴县,有人口约五十万人。不过桂阳地处荆南偏荒,靠近交州。在刘表的眼中,并不是一个重要所在。

    其治下领地多山峦,更有山蛮出没。

    刘闯说是不在意那刘备,可是心里面对刘备的警惕,却比之任何时候都要强烈。

    曹操死了,能够与曹操三分天下的刘备,虽然未曾得到诸葛亮,却得到了一个几乎和诸葛亮齐名的庞统。再加上马良等人的协助,又有关张之勇,陈到治军,绝不是能够小觑的对象。

    依稀记得,历史上刘备就曾和五溪蛮合作。

    对了,五溪蛮当中,好像还有一个名叫沙摩柯的家伙,曾射杀甘宁,也是一员猛将。

    刘备有这些人物帮助,刘闯不得不加以防范。不过,听说五溪蛮好财货……若刘备是以财货将五溪蛮拉拢过去,那么他刘闯为何不能效仿?若说财货,十个刘备也比不上刘闯富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再次叫住了正准备离去的诸葛均。

    “子衡,你这次到南阳,记得多带财货。

    另外,我会密令荆州黄阁配合你行动……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,希望你能够完成。”

    见刘闯如此郑重其事,诸葛均也不敢疏忽,连忙道:“请兄长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了南郡,拜访了你大姐之后,再设法走一遭武陵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诸葛均顿时露出愕然之色,不解的看着刘闯。

    武陵那地方,在诸葛均的印象中,是一个比之桂阳还要蛮荒的地区。武陵郡下辖12县,可人口不过桂阳人口的一半而已。而且,那里也是山蛮肆虐最凶的地方,据说现如今,山蛮正在那边暴乱。这个时候前往武陵,似乎不是太过适合。诸葛均感到疑惑,看着刘闯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直坐在旁边聆听刘闯和诸葛均对话的徐庶,突然开口道:“主公要子衡前往武陵,莫不是有意那五溪蛮吗?”

    诸葛均什么人!

    刚才他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,如今徐庶开口,他立刻明白了刘闯的意图。

    刘闯笑了笑,扭头向徐庶看过去,“元直,莫不是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徐庶道:“若主公想要招揽五溪蛮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只是五溪蛮居于武陵,少与外界联系。子衡冒然前往,恐怕未必会得到对方认可,更不要说,他还是个外乡人,太过于招摇。”

    “那元直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荐一人,子衡到了武陵之后,可以不必急于招揽五溪蛮。

    你先去汉寿,拜访一个名叫伍朝的人。不过,你要想得到伍朝的帮助,还需要有张机先生的手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