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97章 陆逊的手段(感谢盟主诸神的飘红!)

第397章 陆逊的手段(感谢盟主诸神的飘红!)

    历史上,张春华是司马懿的原配,一个极其聪慧而又强势的女人。

    司马防说她贤淑?

    刘闯倒是没有感觉,因为在后世,对张春华的评述,大都是说这个女人如何的强势和精明。

    不过,刘闯并不是很了解张春华,也没什么兴趣去了解。

    正如他对司马防说的那样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这是司马氏家族的事情,哪怕司马懿是他的表弟,他也没有资格掺和进去。这种事,掺和的越多就越是麻烦。最好的解决方法,还是让司马懿自己出面搞定。而且刘闯也相信,以司马懿的手段,搞定这件事似乎也不太困难。

    在安抚了司马懿,决定分割黄阁的权力之后,刘闯的精力就集中在了迁都的事情上面。

    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北方的局势正在不断稳定,迁都一事也就变得越发紧迫起来。许都终究不是久为中枢所在。一旦刘闯对南方用兵,许都也必然会受到波及。在历史上,曹操后来也几次试图迁都。册封魏王之后,他干脆定都邺城,原因就是许都交通虽便利,但是却太容易受到为界的干扰。刘备几次从荆州北上,曹操都感受到了压力,许都也因此而发生变故。

    刘闯当然不希望,自己对南方开战的时候,后方受到干扰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洛阳是东汉帝都所在,而且地处河洛,又有八关拱卫,除非是发生大规模的暴动,否则很难威胁到洛阳的安危。早一日迁都,也就早一日放心,刘闯才可以全力对南方用兵。

    可是汉帝明显不想太早迁都,因为他感觉到,如果到了洛阳,只怕要被刘闯彻底架空。

    所以,尚书台。以及大将军府多次请奏,希望汉帝早日做出决断,可汉帝却一直是在推三阻四。

    刘闯觉得,自己的耐心快要被刘协耗尽!

    建安十年四月,许都发生了一件大事,令朝野震动。

    汉帝也不知发了什么疯,突然要下旨废后。将伏皇后伏寿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刘闯耳中的时候,刘闯也是大吃一惊。在他的印象里,汉帝和伏皇后的关系一直很好。历史上,伏皇后更因为帮助刘协,被曹操赐死,连带着伏皇后生下的两个孩子也未能幸免。伏家对汉帝。可谓忠心耿耿,而汉帝对伏家也非常依赖,何以突然间发生废后之事?

    刘闯当时的第一个反应,便是刘协和伏皇后在演戏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一想,又似乎不像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伏皇后跟着刘协出生入死,而伏家至少在表面上。也是在坚定的支持着汉帝。这时候汉帝废后,岂不是自毁长城?除非,伏完也参与其中,准备配合着汉帝来迷惑刘闯。

    “文和,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刘闯连忙把贾诩招来,询问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刘闯决定分割黄阁之后,贾诩已逐渐掌控了黄阁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没有担任这个内职事以前,贾诩听说过黄阁。但是对黄阁的具体情况,并不是特别了解。

    可是在接触了黄阁的内部组织结构以后,贾诩也不禁暗自吃惊。

    刘闯通过黄阁,几乎把天下局势都掌控在手里。黄阁的涉及面方方面面,甚至包括朝中大臣的衣食住行,黄阁也有非常详细的记录。刘闯有如此可怕的情报机构,也让贾诩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同时。他心里也非常高兴,执掌黄阁,也就说明他得到了刘闯的重视。

    曹操五大谋主,程昱战死。荀彧则隐身幕后。

    荀攸加入了大将军府,为刘闯幕僚,而郭嘉在荀攸的劝说下,虽然也投效了刘闯,但由于身体缘故,而今在阳翟老家休养。五大谋主之中,真正执掌权力的人,也只有贾诩一个。如果贾诩年轻一些,哪怕年轻个十岁,他都未必愿意接手黄阁。可他现在,毕竟年纪大了。接手黄阁,把黄阁的事务处理妥当之后,估计也到了古稀之年,弄不好会在任上鞠躬尽瘁。

    若真如此,贾家的前程,势必更加美好。

    可若他年轻十岁,说不定最后会落得一个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贾诩何等聪明的人,一眼就看出了执掌黄阁的利弊。

    年轻人执掌黄阁,结果必然凄惨;可他现在已近花甲之年,接手黄阁的话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贾诩本身就擅长自保之道,不太喜欢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黄阁内职事,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,而且这组织结构已经搭建完毕,接下来就是进一步完善。

    想要把黄阁彻底完善起来,非十年不得成功。

    贾诩私下里算了一笔账,结果是怎么算,怎么得益……于是,在刘闯任命发出后,他欣然就任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已派人打听过了,似乎是陛下之前宠信贵人,惹得皇后不满。

    前几日,皇后劝谏陛下,希望他能从温柔乡中脱身出来,多留心政务。陛下却说,他而今不过一傀儡,焉得执掌朝堂?也许是皇后的言语过于激烈,激怒了陛下,结果两人争吵起来,皇后失手将陛下最心爱的一枚玉镇丢出去,结果砸伤了贵人,也惹得陛下大发雷霆之怒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,似乎已失了方寸。

    但刘闯依旧不敢掉以轻心,实在是刘协在历史上的几次折腾,也让他颇感顾虑。

    沉吟良久,刘闯又问道:“那伏完近来有何举动?”

    “辅国将军对此非常恼怒,最近几日都在家中闭门谢客,谁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谁也未见吗?”

    刘闯忍不住问道:“难道宫中就没有派人来解释?”

    贾诩摇摇头,笑道:“而今宫中已被封闭,从宫中进出的人都有记录……且皇后已被打入冷宫,陛下更派人将之看押。皇后身边的人也全部被关进了冷宫,想要传递消息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之后,伏完也非常恼怒。

    据伏府里的细作传来消息,伏完和长公主多次在书房议事,不过具体情况却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件事是真的?

    刘闯听罢之后。总算是放下心来……不过,他还是不敢松懈,吩咐贾诩继续监视,绝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伏完此前,已经向刘闯输诚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,刘闯真的能够信任伏完。

    人是会变的……想当初伏完对汉帝一样忠心耿耿,却偷偷和自己联系。而今。谁也不敢保证,伏完是不是又和汉帝勾结在一处。这种事情,小心无大错,刘闯可不敢真就去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废后的闹剧,持续了整个四月。

    刘闯并没有对此事进行干预,而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他也想看一看。汉帝究竟是在搞什么花样。不管刘协是真废后,亦或者是假废后,刘闯都不会插手其中。如果刘协真废后,自断一臂,是一件好事;如果他是假废后,刘闯也想看看,他最后要如何收场。总之。这件事对刘闯而言,百利而无一害。如果刘协是真废后的话,他倒是不介意扶持伏完一把。说实在的,历史上的伏家,对汉室的付出,实在是太多了!

    进入五月,废后一事终于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汉帝这次倒是动真格的……其主要原因,刘闯也大体上弄清楚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因为此前伏完因为举荐刘琰的事情受到牵累。刘琰之事发生后,他主动请辞,告老在家,手中再无兵权。而汉帝对他一开始,依旧存有几分期盼,希望伏完能够尽快返回朝堂。

    哪知道,伏完告老之后。非但没有去积极运作,反而把手中的权力尽数交出,甚至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这也让刘协非常恼怒,同时他也感觉到。伏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伏完现如今一无兵权,二无金钱,根本无法给予他什么帮助。相反,他而今宠信的李贵人,确是颍川望族子弟。家中颇有钱粮,而且在本地也很有威望。

    刘协希望通过李贵人的家族,慢慢培养出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李贵人却希望,能够取代伏寿,成为皇后……李家是望族,但比起颍川四姓,终究还差了许多。在这个年代,虽然皇权没落,可是在普通人的眼中,皇帝依旧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特别是刘闯入许都,身为宗室,刘闯肯定会中兴汉室,若成为外戚,则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李家,希望能够借此机会,鱼跃龙门。

    刘协则希望通过李家,培养出自己的实力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当伏寿苦口婆心劝说汉帝应该励精图治的时候,刘协借口她冒犯天威,要废掉伏皇后,扶立李贵人。

    弄清楚了缘由之后,刘闯忍不住对法正道:“天子这算得上是疾病乱投医了!”

    法正深以为然,露出一抹不屑笑容。

    李家是颍川豪强,但也仅止是豪强……你想要通过一个土豪来培养实力,又怎可能成功?

    伏完不管怎么说,七世忠于汉室,同时也是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他哪怕没有了权势,没有了钱帛,只要站在那里,就是汉家一面旗帜。

    不管伏完是否还忠于汉帝,总会聚集一些人为汉帝效力。可现在,伏完这面旗帜倒了,你以为凭一个土豪就能够代替伏完吗?不说别的,就说这颍川郡治下,又有多少人会听从李家的召唤?

    别说名门望族子弟,恐怕连那些寒门士子,也未必会认可李家。

    法正冷笑道:“天子这般胡闹,实在是有失朝廷威严。

    大将军不掺合其中,倒是明智之举。不过若这般下去,于汉家颜面无光,还需要早作谋划。”

    法正言下之意,汉帝已经不足以为天子。

    刘闯当然能听明白他的意思,但是却没有评论,只微微一笑……

    闹吧,你刘协闹得越狠,我将来收拾你的时候,也就越轻松。其实,刘闯早在尉氏的时候,就与贾诩商议妥当了对策。只是他现在还缺一个机会,一个可以发作的机会,所以也只有忍耐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五月末,关于刘闯封王的奏疏。渐渐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各路诸侯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思量之后,也开始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二月初,诸葛亮前往关中,坐镇长安……他任命羊衜和曹朋二人为京兆少尹,加大了对关中的治理力度。对于那些试图反复的关中豪强,诸葛亮施以强硬手段。进行血腥的镇压;而对于关中几大世族,比如弘农杨氏等世家豪门,则是尽力拉拢。为此,诸葛亮还征辟杨彪次子为功曹参军,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。而杨氏作为回应,则旗帜鲜明表达了支持诸葛亮的态度。

    同月。诸葛亮上疏刘闯,拜郝昭为南部都尉,坐镇陈仓。

    刘闯随即批示,准许诸葛亮所请。

    郝昭,本为陷阵老臣,自刘闯南下以来,也立下赫赫战功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郝昭。以善守而著称,而今他跟随在张辽身边,更是苦读兵法,谋略不俗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郝昭就任南部都尉,坐镇陈仓之后,刘闯对关中的掌控力,随之增强。

    四月,当许都正因为汉帝废后之事而闹得人心惶惶之事。诸葛亮与钟繇联手,一举扫荡关中几家地方豪强,也使得反对刘闯的声音,顿时弱下来……诸葛亮乘胜追击,接连出重拳,对此前一些反对势力进行打压。待进入六月的时候,汉军已彻底控制关中。八百里秦川一派平靖。

    汉中太守张鲁见此情况,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六月初,张鲁命功曹阎圃为使者,出使许都。

    这阎圃是巴西郡人。在汉中颇有名望。张鲁之所以派他出使许都,实际上也是想要探听许都的情况。要知道,他此前曾和曹操联手,欲出兵武都,牵制汉军东进。哪知道被赵云一场狠杀,把汉中军杀得惨败。而今刘闯一同北方,同时又派遣诸葛亮为京兆尹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张鲁也有些畏惧,他很害怕刘闯会记恨于他,所以派出阎圃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诸葛亮在长安非常热情的接待了阎圃的到来……而后,他写了一封书信,更向刘闯推荐此人。

    “伯平忠义,才干卓绝,可为兄长拾遗补缺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就任京兆尹之后,虽然大将军府有徐庶法正卢毓辅佐,刘闯还调来了诸葛均为军师祭酒,又征辟郭奕为主簿,身边并不缺少人才。可诸葛亮还是觉得,刘闯身边缺少一个能够随时为他拾遗补缺的人。法正和徐庶都是长于谋略,诸葛均和卢毓,则略逊于大局。阎圃是一个全才,正好可以担当刘闯的谋士。

    “孔明倒是心细。”

    刘闯看了诸葛亮的书信之后,对阎圃也生出好奇之心。

    他对阎圃的印象不深……事实上,他对张鲁的了解,远不似对曹操刘备的了解,甚至于对刘璋的了解也胜过张鲁。此前,他没有听说过阎圃的名字,但诸葛亮既然如此推荐,他倒是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汉中的形式,很微妙。

    伴随着曹操故去,刘闯一统北方之后,汉中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。

    以阎圃申耽等人为代表,认为应该向刘闯请降;而张鲁的弟弟张卫,则在杨松等人的挑唆下,认为刘闯虽统一北方,但根基不稳,不足以为畏惧。汉中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乃汉兴之地。张卫建议,张鲁应该自立汉宁王,固守汉中,图谋巴蜀……总之,两边争执不止,而张鲁又是个优柔寡断之人,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。不过,伴随着诸葛亮在关中强势之举,让张鲁做汉宁王的声音逐渐较弱。在这种情况下,张鲁派阎圃前来,也有交好刘闯之意。

    对于张鲁的想法,刘闯大体上能够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是很想听听,阎圃这个被诸葛亮盛赞之人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伯平以为,我是否该同意封王?”

    阎圃微微一笑,“皇叔心中早有定夺,又何必再考校与葡呢?”

    他说是这么说,但在沉吟片刻后,还是开口道:“其实,封王之事,与皇叔并无益处。

    皇叔如今若封王,实易落人口实。皇叔奉天子以令诸侯,若真做了王侯。反而会有许多束缚……所以,圃以为与其要那华而不实的王侯之名,倒不如重置丞相之位,也可名正言顺,号令天下。

    自有汉以来,未有为王侯者为丞相的先例。

    若皇叔真做了王侯,再回复丞相职权。则略显不妥。”

    刘闯眼睛一眯,对阎圃的赞赏又增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准备重设丞相,知者不多……此前,之所以有封王之说,说穿了也只是为重置丞相而做准备。

    毕竟,自光武之后。朝廷就没有再分封王爵。

    真做了王爵,目标就有些大了……与此同时,刘闯有了封邑之后,再做丞相,则于情理不合。

    所以,之前封王之事闹得沸沸扬扬,刘闯却一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。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再推出重置丞相的建议,而后便可以顺理成章,接掌丞相之位。

    阎圃一语中的,也让刘闯高看了他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有人提议要公祺为汉宁王,伯平怎么看?”

    阎圃摇着头,“若鲁公为汉宁王,必成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不必皇叔出面。成都刘璋就不会坐视不理。若真如此,则汉中危矣……汉川之民,户出十万,财富土沃,四面险固。若鲁公上匡朝廷,则为桓、文;次及窦融,不失富贵。

    可若做了汉宁王。必有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阎圃的意思很明白,张鲁做汉宁王是祸不是福,到时候刘璋肯定会出兵攻打,而刘闯更不会置之不理。到那个时候。汉中腹背受敌,张鲁再想要挽回局面,也就变得不太可能……倒不如做足自己的本份,把汉中治理妥当。若如此,就算再不济,也不失一个富家翁的结果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刘闯而今派诸葛亮治理关中,以强硬手段镇压各路豪强。

    最终的目的,恐怕还是汉中!

    刘闯闭上眼睛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说话,可是给阎圃带来的压力却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阎圃站在刘闯面前,只觉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良久,刘闯睁开眼,身子向前倾斜,看着阎圃道:“伯平,想来你也听过这样一句话,叫做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汉中乃高祖龙兴之地,我身为高祖子孙,断不会任人割据。

    今我一统北方,早晚会谋取关中。

    公祺乃仁厚君子,我实不忍出兵征伐,坏他性命……可一旦我出兵,结果便无法保证!”

    “皇叔,鲁公绝无谋反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会和你说这些话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完,深吸一口气道:“伯平,汉室屡受战火,已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汉中一旦遭遇战火,必将满目疮痍,百姓流离失所……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助我收服汉中。若伯平同意,我可保鲁公不死,而且可为列侯。你是忠义之人,我相信你也不会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刘闯这一番话,说的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阎圃不禁苦笑,但暗地里也如释重负般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轻声道:“却不知皇叔,能与我多久?”

    “半年!”

    刘闯伸出手指头,看着阎圃沉声道:“我不瞒你,我只能给你一年时间……半年之后,无论如何我都要着手收服汉中。想来你也明白,巴蜀天府之国,我绝不能容忍他一直割据在外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刘闯首次流露出对巴蜀的图谋。

    阎圃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轻声道:“半载光阴,未免有些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些急,可我又不得不急的原因……汉中是我通往巴蜀的拦路虎,若不能早日清除,必成心腹之患。同时,巴蜀富庶,我更不能允许有人窥探。若他日巴蜀换了主人,汉中同样难以保全。所以,我只能给你半载光阴……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都要助我夺取汉中。”

    阎圃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支兵马,可以随时听候我的召唤。”

    刘闯立刻道:“没问题,我可以命西平白马羌配合你行动,到时候我会让杨腾与你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三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与你五千金……等你回到汉中的时候,自会有人把钱帛奉上。”

    阎圃心中没由来一阵骇然,这说明,刘闯在汉中早有布局。

    他又提出了几个请求,刘闯更没有任何犹豫,爽快答应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若如此,圃当尽力,令汉中归汉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阎圃,在许都停留十日,返回汉中。

    而刘闯则密令诸葛亮,让他加紧备战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炎炎酷暑即将过去……就在刘闯准备推行迁都之策的时候,一则消息传来,则使得刘闯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刘勇来信,在陆逊的帮助下,他已控制了交州。

    自建安九年,陆逊前往交州之后,一晃一年半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年半的时间里,刘闯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和曹操的对决上。可是,辽东对于交州的输出,却一直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陆逊抵达交州之后,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时九真郡番苗番歆作乱,交趾郡岌岌可危……陆逊抵达南海之后,便建议刘勇集中全部力量,来协助士燮平定叛乱。而他则留在了南海郡,一开始并没有去清剿南海曾夏之乱,反而组织当地百姓,加快南海郡码头的修建。随后,周仓率海军屯驻揭阳港口,做出一副大兴土木之状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,陆逊此来交州,是为了加强交州和辽东的贸易往来。

    曾夏几次试探之后,也渐渐失去了对陆逊的提防之心。

    到八月,陆逊通过海上运输,秘密从辽东调来八千悍卒……与此同时,士燮在刘勇的协助下,先平定了安定羌帅辟蹏,而后与士燮合兵一处,在无功大败叛军,斩杀叛军首领番歆。

    叛军受此挫败,立刻出现溃败之势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九真郡叛军,说穿了不过是一群当地的土著蛮夷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番苗,此前也不过是九真郡的一个功曹而已。他在九真郡或许是个人物,可是面对刘勇,不过一乌合之众。番歆战死之后,番苗惊恐万分。他甚至没有再做抵抗,而是率一帮残兵败将一路向南逃窜,一直逃出九真郡,在九真郡南部,日南郡的比景县才算停下……比景,位于海边。

    番苗刚稳住阵脚,周仓率海军突然自海上突击,再次大败番苗。

    此一战,番苗猝不及防,战死于疆场。

    番苗之子在一干亲随的保护下,仓皇自比景逃离,退守西卷。

    此时,叛军不过数千人,已无回天之力。而日南土著,对叛军的到来并不欢迎,双方在西卷发生火并。

    叛军再败,向西逃窜,进入后世老挝境内的长山山脉,才算得以喘息。

    而汉军则趁此机会进驻日南郡,旋即将日南牢牢掌控于手中……也就是在这时候,陆逊终于露出了獠牙。在经过一年时间的筹划之后,陆逊于揭阳大败曾夏。曾夏随后带人逃入山中,以求当地土著庇护。这也是曾夏最常用的手段,见情况不妙,就退入山中,待风头过去,再重新出山。

    以前,他这一招是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陆逊用一年的时间,与山中土著进行交易,大力改善土著的生存环境。

    曾夏躲入山里之后,陆逊命南海郡郡尉桓邻率部出击,入山追剿曾夏……在经过半年的剿杀,曾夏最终毙命山中,也为交州铲除一心腹之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