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85章 托孤(二)

第385章 托孤(二)

    一进尉氏县城,刘闯就感受到了浓浓敌意。

    沿途所见曹军将领,对他莫不是横眉立目……也难怪,刘闯和曹操自建安七年正式决裂,双方便展开了惨烈的厮杀。两年时间里,双方战事不绝,死伤的人数,更是要以千人,万人计算。

    那战死的将领之中,不泛有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刘闯孤身前来,迎接他的,自然是慢慢敌意……

    可是,又奈我何?

    刘闯对那敌意恍若未觉,跟着曹休直奔尉氏县城里的一幢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门口,守卫森严。

    虎卫军一个个神情严肃,手持刀枪在宅院四周巡逻。

    大宅门外,荀彧荀攸等人早已等候在那里。当荀彧看到刘闯到来之后,也是忍不住在心里发怵一声叹息。建安四年,刘闯被困于许都。当时,袁绍尚在,而曹操也是意气风发,气焰正炽。

    这一晃,六年过去。

    袁绍,死了;曹操,更落得而今的地步。

    唯有这刘闯,一个当年不被任何人看好的家伙,在短短六年时间里迅速崛起,成为雄踞河北的雄主。若曹操活着,或许还能够与他分庭相抗。可曹操现在……荀彧实在是想不出来,还有谁能够与刘闯相争。突然间,荀彧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曹操的苦心,更体会到曹操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文若,刘皇叔到了!”

    身边荀攸突然开口,也让荀彧一下子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扫过身后众人,却发现这些人,一个个眼神不定,好像各有打算。

    曹操这一出事,人心散了,队伍也就不好带了!想到这里,荀彧在心里叹了口气,快步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皇叔亲自前来,我等奉曹公之命,再次恭迎。”

    刘闯也翻身下马,将荀彧搀扶起来,“世父何必多礼,我来之前,丈人还叮嘱我,要我问候世父。”

    荀彧也知道,刘闯口中的‘丈人’不是曹操,而是指荀谌。

    想当初,荀彧和荀谌都曾为袁绍效力。但是后来,荀彧认为袁绍无人主之像,不足以成就大事。于是,兄弟两人反目,荀彧便离开袁绍,前往东郡找到当时还很弱小的曹操,并成为曹操身边的的谋主。此后,他帮助曹操出谋划策,迎奉天子,渐渐成为雄霸河南的诸侯。

    如果单纯从这一点而言,荀彧当时的选择没有错误。

    但谁又能料想到,横空杀出来一个刘闯,令天下大局一下子产生了根本的变化。

    荀彧也清楚,当初荀谌之所以帮助刘闯,未必真就是看好刘闯,恐怕更多还是因为女儿的关系。加上荀谌和刘陶交情莫逆,所以才舍弃了袁绍,转而辅佐刘闯。可谁能想到,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变化,却使得荀谌在兄弟之争中一下子占居了上风,也让荀彧颇感命运无常。

    “四哥,他可还好?”

    荀谌行四,也是荀彧的哥哥。

    刘闯连忙道:“丈人一切都好,此前他坐镇邺城,督战黎阳,故而现仍在河北。”

    荀彧强笑一声,旋即一侧身,正色道:“皇叔,请!”

    “世父,请!”

    在荀彧的引领下,刘闯迈步走进了大宅门。太史享率飞熊卫便在门外等候,刘闯只带了一个董俷,跟随荀彧而行。

    “孟彦何处寻得这等猛士?”

    荀彧看了董俷一眼,忍不住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机缘巧合,我当初前往邺城帮助袁三公子,却不想在城中与阿丑相遇。

    对了,阿丑也算是皇亲国戚。世父可能还不知道,他便是董太后族人,只可惜有些呆笨。”

    董太后族人?

    这也让荀彧不由得高看了董俷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,董俷对此却好像毫无所知,他捧着甲子剑,身负两柄大槌,数百斤的份量压在身上,却好似没有任何感觉。他就跟在刘闯身后,一边走,一边好奇的四处打量,让荀彧又发出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刘闯这小子的运气,实在是太好了!

    且不说他手下猛将如云,谋士无数,就说这董俷……谁又能想到这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小子,竟然悍勇至极?他听曹操说过,董俷当初在观津大展神威。如今看来,确是一员猛将。

    一行人,不知不觉中便来到后宅。

    刘闯看到卞夫人带着家眷,正在门外侍候。

    其中,更有一个少年,看年纪大约在十二三岁,生的齿白唇红,非常俊俏。

    “刘闯,拜见母亲。”

    刘闯在卞夫人的面前,表现的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卞夫人强作笑颜,轻声道:“孟彦,司空在屋中,已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刘闯答应一声,便迈步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屋中的光线很差,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子恶臭的气息,混杂着些许药味,非常刺鼻。

    曹操躺在一张床榻上,面色蜡黄,气息微弱。他听到脚步声,便慢慢扭过头来,“可是闯儿到了?”

    “司空的眼睛……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在刘闯耳边,低声到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闯愣了一下,看着曹操这副模样,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发酸。

    他连忙走上前去,在榻边俯下身子低声道:“丈人,刘闯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,没想到你这小子,还真敢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丈人相邀,小婿又怎敢不来?”

    曹操闻听,忍不住呵呵笑起来,但旋即又是一阵剧烈咳嗽,从口中溢出一种黑浊的粘液,发出刺鼻气味。

    刘闯连忙上前,从木枕旁拿起湿巾,为曹操擦拭。

    看样子,曹操中毒的确是很深……也不知对方究竟用的是什么毒,好像还带着腐蚀的性质。

    曹操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在刘闯的伺候下用水漱了漱口,但仍有些许酸臭气息。

    “孟彦,我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请丈人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我是说你刚从东海离开,从徐州返乡的时候,若我没有派人征讨你,你我会是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刘闯一怔,想了想道:“恐怕到头来,还是要争斗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姓刘,是高祖后人。”

    曹操顿时沉默了,他躺在榻上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卞夫人向刘闯连连使眼色,意思是说:你莫要再刺激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刘闯,却视而不见……不是他有意向刺激曹操,因为他看得出来,曹操而今已如同风中残烛,命不久矣。有些事情,倒不如实话实说的好,再遮遮掩掩,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半晌后,曹操轻声道:“我就知道,你这小子野心甚大,绝不是那种愿意居于人下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丈人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是啊,不说别的,就凭刘闯这汉室宗亲的身份,就足以让曹操忌惮。

    当年他如果没有派人去征讨刘闯,而是让刘闯返乡定居,估计到最后,刘闯还是会离开许都。从一开始,他和刘闯之间就注定了不可能和平相处……就这一点而言,两人都不可能合作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我倒也了一桩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若不是当年我听信谣言,说不得你我翁婿能够共同中兴汉室。

    呵呵,你这家伙,又岂是那种寄人篱下之辈?所以那时候我派人征讨你,倒也算不得是错误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刘闯笑着道:“丈人说得不错!”

    曹操旋即,让卞夫人出去。

    他只让刘闯留下来,却使得卞夫人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只管出去,若这混账小子真要对我不利,便是你们所有人都在这里,恐怕也拦阻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无奈之下,只得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曹操休息了一会儿,突然问道:“孟彦,可猜到我为何唤你前来?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曹操轻声道:“我这次也是阴沟里翻船,着了别人的道。

    若非不得已,我是绝不会做这个决定……若子桓年纪大些,说不得我便会把手中这副基业交给他,让他和你再争一回。可惜,他年纪太小,哪怕是我的孩儿,但要想服众,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只怕文若就不会甘愿辅佐他……

    与其这样,想想倒不如把这副基业交给你来打理。以你而今声势,想来大家也不会生出什么贰心来。当然了,你做事狠辣,手段也极为强硬,是个凶恶之人。但我知道,你内心却很善良,一定不会坏我曹氏一门……有你的庇护,曹氏一门便能延续,远胜过就此而灭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突然抓紧了刘闯的手。

    “孟彦,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请丈人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我手中这份基业交给你,从此以后你便可以一统北方。

    但是,我死之后,我望你在墓碑之上写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汉安远侯之墓?”

    曹操愣了一下,突然笑道:“孟彦,为何我总觉得,你对我非常了解?”

    刘闯想了想,轻声道:“你是我丈人,也是我的敌人……我曾听人说过一句话:最了解你的人,不一定是你身边的亲人,而是你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最了解自己的人,是自己的敌人吗?

    曹操沉默良久,旋即露出释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开始向刘闯絮絮叨叨起来,让刘闯把他一些心爱的物件一同埋葬。

    “丈人,为何不说子桓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把基业交给你,你自会保他们性命……若他们成不得事,也就没有保他们的意义?”

    我知道你不会杀害曹家子弟,但如果他们不懂事,那也不是我能够保护。

    史书上曾记载,曹操临终之前,所交代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消失。刘闯原本不信,可现在,却信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文若他们唤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东拉西扯说了很多话,突然间曹操开口,让刘闯把荀彧等人找来。

    刘闯答应了一声,起身来到门口,将荀彧等人都唤进了屋中。

    “我欲托孤孟彦,我死之后,我之基业将交由孟彦打理……尔等若不愿留下,可现在离开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