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82章 官渡(终)

第382章 官渡(终)

    张绣的到来,的确是让曹**的压力顿时缓解许多.

    他也非常高兴,亲自出城迎接张绣,更在许都城中设宴款待,为张绣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说起来张绣,曹**表面上看去对他极为倚重,可是内心之中却始终存有一分防范之心……

    张绣,武威祖厉人,是董卓时期骠骑将军张济的侄子。

    董卓死后,张济和李傕郭汜等人围攻长安,张绣因而以军功而升为建忠将军,宣威侯。不过后来张济和李傕郭汜闹翻,便独自带着兵马前往荆州,结果在攻打穰城的时候,被流矢射杀。

    张济死后,张绣便接管了他的队伍,屯驻宛城,与刘表联盟。

    建安二年曹**南征,结果因为抢走了张绣的婶子邹夫人,惹得张绣大怒,偷袭曹**。这也就是在历史上极有名的宛之战。在这一战中,曹**失去了长子曹昂,侄子曹安民和爱将典韦。

    后来张绣听从贾诩的建议投降曹**,曹**非常高兴,还让他的儿子娶了张绣的女儿,并且拜张绣为扬武将军。

    第一次官渡之战的时候,张绣立下了大功,被封为破羌将军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看来,这俨然就是君臣的典范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不管是曹**还是张绣,对彼此都心怀忌惮。

    特别是张绣,心里一直非常忐忑。不管怎么说,他害死了曹**的长子,更因为这件事情,使得曹**家庭出现问题,和丁夫人分开。哪怕是曹**对这件事不放在心上,张绣心中却始终是存有提防。这次曹**把张绣从南阳抽调过来,张绣更不敢有半点怠慢,立刻赶来听命。

    酒席宴上,曹**显得非常开心,和张绣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双方都很尽兴,更旋即敲定,张绣第二天一早便拔营起寨,赶赴官渡参战。

    酒宴结束之后,曹**返回后宅……

    哪知道在后半夜,他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腹痛。那腹痛痛得曹**脸色发白,全然没有半点血色。环夫人也被吵醒,也被曹**那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,连忙跑去通知卞夫人。卞夫人来到榻前,却见曹**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。看到这种情况,卞夫人也是大吃一惊,连忙吩咐家臣:“还愣着做什么,赶快去找吉太医来,让他为司空诊治……这好端端,怎会腹痛?”

    曹**猛然伸出手,一把抓住了卞夫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司空,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**连连摇头,用极其虚弱的声音道:“休要去找吉本,立刻派人通知文若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!”

    曹**一声怒喝,却好像使出了全身的气力。

    卞夫人连忙答应,让人去请荀彧前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这究竟是怎么了?既然身体不适,为何不让妾身找吉本前来诊治?”

    “夫人,立刻派人去吉本家中,把那吉本拿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莫啰嗦……就是那吉本作祟,切不可放过此人。”

    曹**最近一段时间,一直服用吉本给他开得发寒汤,头痛症已经好了许多。今曰在府中设宴,开席前他还喝了一碗发寒汤……曹府中的酒菜,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。突如其来的腹痛,只可能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吉本的发寒汤有问题。可问题是,曹**服下发寒汤的时候,吉本当着他的面也喝了不少。若是发寒汤真有问题,为何吉本敢当着曹**的面服用呢?

    曹**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,却可以肯定,此事必然和吉本有关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坐起来,刚想要开口,却听到门外一阵喧哗搔乱,紧跟着就看一名男子带着曹植和一个童子闯进房中,单膝跪地道:“主公,大事不好,张绣突然造反,与步兵校尉金祎合兵一处,攻入城中。”

    张绣,造反?

    曹**闻听之后,那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连忙道:“夫人,去把大家都集中起来,咱们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许都城中的兵力有些薄弱,曹**万没有想到那金祎竟然和张绣联合起来造反。

    吉本、金祎、张绣、汉帝……

    当曹**把这四个人串联起来之后,便立刻醒悟过来,这其中的问题。一直以来,曹**总觉得许都城中有一股力量在威胁他,可是却找不到线索。他甚至一度把目光放在辅国将军伏完的身上,可后来却发现,伏完一直都非常老实,更没有和任何人有接触……王子泰被杀之后,贾诩倒是查出一条线索,不过后来线索中断……难不成,刘闯和金祎他们勾结一处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曹**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,如果刘闯果真和金祎他们勾结的话,便不会在官渡苦战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曹**发现他是被刘闯给迷惑了!

    他太过于重视刘闯,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查找和刘闯有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金祎这些家伙分明是另有图谋,想要浑水摸鱼……而曹**却一直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也难怪,谁让金祎平曰里表现的非常低调?

    可是想清楚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曹**这个时候,已经开始吐出黑血。

    吉本给他配备的发寒汤并没有毒姓,不过在加入了一味药材之后,姓质就发生了变化。当然了,若只是单独服用哪一味药材也什么大碍,关键是曹**之后便吃了酒,刺激那味药材和发寒汤的药姓产生冲突。所以,这一副要的关键,就是在酒!曹**之前因为头痛症,一直不愿吃酒,也就使得吉本没有下药的机会。今天,当他听闻张绣抵达城外,虽然不知道张绣就是金祎请来的外援,却也意识到,他的机会到来……于是,他在发寒汤里,加了那一味药材。

    吉本猜到,曹**肯定会摆酒设宴,为张绣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只要他吃了酒,就会拔出那味药材的药姓,从而和发寒汤产生冲突,于是这治病的发寒汤也就变成了毒药。

    可以说,吉本为了这个方子,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迟迟不肯动手的主要原因,因为他必须要确定,曹**在吃了加料的发寒汤之后,会在六个时辰之内饮用酒水。张绣的到来,便给了吉本这个机会。曹**虽然对吉本一直提防,但毕竟不是医生,更不清楚药姓和药理。加上每次用药,吉本都会先用,他也就少了防备。

    哪知道……

    曹**虽然不明白吉本是怎么下的毒,却也能明白,这件事必然和吉本有关。

    此时,司空府外已经是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曹**趁着神智还算清醒,强打着精神吩咐道:“王必,你立刻把府中家兵召集起来,护我等突围。”

    王必,便是跟随曹植前来的那名男子,乃谯县人,也是曹**的同乡。

    此人出身贫寒,却素有武力,勇猛异常。

    曹**起兵的时候,王必就跟随曹**,虽然声名不显,但却是曹**身边的心腹,甚得曹**信任。

    听闻曹**吩咐,王必立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他出去召集司空府中的家兵,约八百余人,便返回后宅。

    可此时,曹**已经昏迷。

    王必让人把曹**抬到了车上,与此同时卞夫人等一干家眷,也都聚在府中。

    曹**喜好渔色,家中多夫人,但在这个时候还愿意跟随曹**的人,说实话并不是特别多……

    除了卞夫人和环夫人之外,也就剩下刘夫人等几个为曹**生下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一大家子加起来也有百余人。

    王必让她们上了车,而后便带着家兵,打开城门冲出曹府。

    此时,许都城中火光冲天,到处都是乱兵奔走。王必等人才一出现,便立刻有乱兵围上来。

    王必跨马提刀,带着曹府家兵将乱兵杀散,直奔章华门而走。

    在拐过一条街道的时候,迎面遇到一支兵马。

    王必一见,顿时大惊,催马便要上前应战。哪知道当他到了队伍的跟前,却听到对面有人高喊:“前面,可是王主簿?”

    王必抬头看去,就着火把光亮,认出对面的人马。

    “孟康,快来保护主公。”

    来人赫然正是虎卫将军许定,他听到王必的叫喊,顿时大喜,扭头道:“荀尚书,是主公!”

    荀彧、荀攸、董昭等人从队伍中纵马而出,,也让王必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“王必,司空何在?”

    “司空似被人下了毒,如今昏迷不醒……

    他清醒的时候,让我保护夫人和公子们出城,却不想遇到先生。”

    荀彧闻听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没有想到张绣竟然和金祎等人勾结一处,才使得今晚发生大乱。若只有金祎,荀彧并不惧怕。可问题是,再加上一个张绣,荀彧手中的兵马,可就有些抵挡不住对方。

    没办法,步兵营或许是一帮子少爷兵,可是那张绣手下的西凉兵,却是身经百战。

    一方是谋后而动,一方却毫无防备,胜负也就一目了然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荀彧立刻唤上了许定,带着虎卫军赶来接应曹**。没想到,曹**居然中了毒……金祎这帮人,显然是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慌张,许都城中而今危险,不可以久留。

    咱们先突出重围……我记得严匡所部屯驻鄢陵,咱们先去鄢陵,找先生为司空救治,而后在夺回许都。”

    曹**昏迷之后,众人都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而今有荀彧站出来,也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支人马合在一起,有一千多人,便直奔章华门杀去。

    章华门此刻,也是乱成了一团麻……荀彧等待几乎是没有费太大的功夫便冲出章华门,朝鄢陵而走。

    哪知道才出城不远,身后传来急促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**贼哪里走,张绣在此已恭候多时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