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79章 官渡(八)

第379章 官渡(八)

    司马防没有理睬一旁发愣的司马恂,他心里叹了口气,坐下来,目光灼灼凝视刘闯。

    许久,他轻声道:“孟彦,你这次前来,又为何事?”

    刘闯心里很清楚,在司马防面前,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老奸巨猾之人,做事可谓滴水不漏……想要在他面前耍心眼子,到头来只可能被他耍的团团转。所以,与其和司马防耍心眼,倒不如开门见山,也许更容易达成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闯今日前来,只为请舅父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司马防心里一颤,眸光陡然间变得格外锐利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却不知孟彦,要我如何助你?”

    刘闯抬起头看着司马防,“我想请舅父助我夺取虎牢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司马恂大吃一惊,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。

    不过,在司马防瞪了他一眼之后,司马恂立刻闭上了嘴巴,只是这心里仍感到莫名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连虎牢都攻取不得,我又何必助你?”

    “非是我攻不下虎牢,实不欲拖延太久……若得舅父相助,便可兵不刃血拿下虎牢关。可若是无舅父相助,虎牢关下血流成河,我更要损兵折将。虽说大战之时,死伤难免。可不管是虎牢兵马,还是我麾下将士,都是我汉室子民。我只是不希望汉家儿郎自相残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司马防笑了,“可孟彦如此一来,便把我司马氏放在风口浪尖。再无退路。

    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但你焉能保证。我司马氏之安危?要知道关中尚有曹操重兵驻守,一旦我助你成事,司马氏就只能与曹军死磕。若到那个时候,却不知我援兵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刘闯也笑了……

    “舅父所虑者,不过关中兵马。

    可若我告诉舅父,关中兵马不足为虑,不知舅父会如何思虑?”

    司马防心里不由得一动,目光里突然多出了一种别样的意味。“孟彦这话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舅父无需追问,三天之后,自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三天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,表兄的意思是说,他可以在三天之内,夺取关中?

    司马恂不免露出不信的表情……关中屯兵十数万,更有曹仁夏侯渊这样的大将镇守,又岂是说能轻易占领?要知道,曹仁和夏侯渊论武力或许比不得夏侯惇。可若是以才干而言,却比之夏侯惇尤胜一筹。二人合力镇守关中。就算刘闯手下骁勇善战,也不是那么容易夺取关中吧。

    司马防却沉默了!

    他思忖良久,轻声道:“孟彦所言之事,还是三日之后,再做定论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三日之后,再商讨此事!”

    刘闯心知,司马防这个决定,倒不是推脱,而是出于谨慎的心理。毕竟此时的洛阳,还是曹操所辖。刘闯要司马防帮助他,无非就是让他占领洛阳,使得整个河洛地区处于动荡之中。

    洛阳一失,则河洛必乱。

    河洛一乱,虎牢守军也将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到时候刘闯只要加强对虎牢的攻势,曹朋定然坚持不得太久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一旦司马防在洛阳起事,势必要面临围攻的局面……其他各处关隘,司马防可以不必担心,毕竟有刘闯在虎牢牵制,曹军抽调不出太多人手。可是,关中曹军却不得不考虑。如果关中兵马出关的话,洛阳势必将陷入重围之中,哪怕司马防控制了洛阳,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压制洛阳的豪强,可一旦曹军兵临城下,恐怕灾难压制。

    司马防考虑的非常周密,却不想刘闯早就为他想好了对策……

    关中兵马,不足为虑?

    司马防也不禁好奇起来,他很想知道,刘闯究竟要如何才能解决来自关中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孟彦前来的事情,你们不得泄露出去,哪怕是你们大兄,也不能告诉。”

    在安顿下刘闯和卢毓之后,司马防便唤来了司马馗和司马恂,小心叮咛,“且看三日后,关中会有什么变故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说实话,刘闯前来洛阳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虎牢关之战越打越惨烈,曹朋夏侯惇坐镇虎牢,态度更是非常坚决……而曹操已经从白马返回许都。据许都城内的黄阁密探传来消息,曹操显然是打算在官渡设下重兵,和刘闯决一死战。为此,曹操正不断调兵遣将,开始着手进行布置……至于曹操为什么会选择官渡作为战场,一来官渡距离许都不远,便于粮道通畅,二来则是因为在五年前,他曾在这里大胜袁绍……古人大都有一种迷信的心理。也许在曹操看来,官渡战场就是他曹孟德的福地。

    五年前,他可以在官渡大败袁绍。

    而今,他也能够在官渡再次取胜……

    若说这两次官渡之战的区别,恐怕就是在于对袁绍一战中,曹操曾仔细谋划,而今他则是仓促应战。

    时间拖得越久,曹操的准备就越是完善。

    曹操准备的越完善,刘闯的压力也就越大……刘闯当然不希望曹操调兵遣将结束再与之相争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第二次官渡之战,曹操拖得起,刘闯却拖不起。

    毕竟他得河北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根基也不似曹操在河南那样稳固。战事若拖得久了,则河北必生乱事。这绝非刘闯希望看到的结果,于是在三思之后,决定前来洛阳找司马防相助。

    本来,大家都不赞同刘闯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可是刘闯却认为。以司马防那谨小慎微的性格。如果不表现出足够的诚意。恐怕司马防也不会答应。思来想去,唯有自己亲自前来拜见司马防,才有可能说服司马防在洛阳起事。

    危险?

    或许是有一些……但他刘闯自重生以来,经历的危险事情又何其多?

    龙潭虎穴他闯过不少,更不会畏惧一个小小的洛阳。当然了,刘闯来洛阳,也不是空着手过来。他既然敢来,自然也有一定的把握。司马防的态度很暧昧。并没有给予刘闯一个确切的答复。可是司马防既然愿意等三天时间,也就说明,在司马防的心里,已经偏向刘闯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就这样悄然渡过。

    刘闯改头换面,在后花园居住,除了司马防和司马馗兄弟知道外,连司马朗都不太清楚……

    也难怪司马防要慢着司马朗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这个大儿子,可说是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这是个死心眼儿,若是知道刘闯在家中。他会毫不犹豫对刘闯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,司马朗和刘闯并无交集。甚至在司马朗心中,根本就不存在刘闯这么一个亲戚。

    这一日,司马防在屋中看书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里,他没有再去见刘闯,也没有向任何人询问刘闯的事情。他只想看看,刘闯所说的三天之后局势大变,究竟会是怎样的情况。不过,就在他看书的时候,却见司马朗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司马防心里一动,抬起头问道:“伯达,何事如此惊慌?”

    司马朗显然是匆忙回来,跑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他喘了两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而后沉声道:“刚得到消息,西凉军攻克渝麋,兵临郿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哪怕司马防早有心理准备,可是听到司马朗说出来,仍感到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“那曹仁和夏侯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凉军用声东击西之计,徐庶正面佯攻漆县,实则在番须口设伏,诱出夏侯将军……

    番须口一战,子义被赵云所杀。

    汧县城下,妙才也被西凉军生擒活捉……子孝得到消息之后,便迅速返回长安,命曹真驻守郿县。不过,西凉军攻势甚猛,只三天曹真便有些抵挡不住。如今,子孝在茂陵和槐里设下重兵,并派遣杨修杨德祖前往武功接应曹子丹……看这形势,恐怕子孝在关中也坚持不得太久。”

    司马防听罢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,壮似假寐,心中却不由得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孟德十数载心血,恐怕是要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孟彦如今挟关中大胜之威风,虎牢关必然坚持不得太久……若我再不表明立场,只怕他要心生芥蒂。事到如今,再想要左右逢源恐怕已不太可能,既然如此,也只有冒险一搏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马防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,却听屋外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司马馗和司马恂匆匆跑进来,两个人都显得非常慌乱,不过在进了房间之后,还是恭敬与司马防行礼。

    “父亲,刚听到消息,荥阳失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司马朗不禁失声喊出声来,看着司马馗道:“季达,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司马馗道:“当真……方才我在外面听人说,表……刘皇叔帐下法正偷袭敖仓,而后由张郃在途中设伏,趁徐公明率部前往敖仓驰援之际突然发动偷袭,大败徐晃,而后趁机占领荥阳。”

    “那虎牢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虎牢关那边尚无消息传来,不过刘皇叔得了荥阳,便等于阻断了东面之敌,定然会向虎牢发动全力猛攻。曹友学和夏侯将军虽然善战,可是在这种情况下,恐怕也难以坚持太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司马馗便不再看司马朗,而是把目光转向司马防。

    司马朗道:“不行,这样子下去的话,虎牢必然危险……我这就派兵前往虎牢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伯达!”

    就在司马朗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,却忽听到司马防开口唤他名字,“你病了,便不要再参与这其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司马朗转身看着司马防,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可司马防却不解释,对司马馗道:“季达,送你大兄回房休息,不得我命令,任何人不得与之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……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