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68章 提亲(二)3/4

第368章 提亲(二)3/4

    “请老大人成全!”

    伴随着徐庶这一跪,刘闯在他身后向孔融躬身一揖.

    与此同时,诸葛亮卢毓诸葛均等一干年轻人也纷纷走出来,站在刘闯身后,洪声道:“请老大人成全!”

    徐庶眼睛发红,回头看了刘闯等人。

    却见刘闯朝他眨了眨眼睛,示意他不要起来。

    孔融这辈子,也算是经历过不少风浪,可是却从没有见过这么多人,同时为一个人向他提亲。他连忙上前把徐庶搀扶起来,又看了一眼刘闯等人,突然间放声大笑,眼中透出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蔡琰是二婚了,而且还有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被匈奴人掳走,经历了无数磨难……若再嫁人,便是三婚。

    如果徐庶不声不响的娶了蔡琰,倒也没什么大碍。可徐庶而今官拜军师中郎将,刚主持了凉州之战,绝对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这样的人,怎可能没有艹办?便是徐老夫人怕也不会答应。至于孔融,蔡琰虽不是他亲女,却终究是蔡琰的亲人,也不可能看着蔡琰无声无息的嫁出去。那是什么?那是妾室的做法!他孔融好歹是天下名士,怎可能丢了这面子?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三婚……

    蔡琰定然会惹来不少的非议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刘闯亲自为徐庶提亲,这情况便不同了。

    有了刘闯的撑腰,蔡琰就算是堂堂正正嫁给徐庶,也不会有什么人跳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,刘闯而今是天下巨枭,谁敢薄了他的面子?至少有眼色的人不敢站出来说话,而那些没眼色,想要靠这种事情来获取名声,刘闯又岂能放在心上。了不起,老子祭起屠刀!

    数月前,辽东那一场血腥屠杀,还让人记忆犹新呢!

    大堂上的一番吵闹,也惊动了后堂。

    女眷们正在后堂吃酒,蔡琰姐妹也参加了酒席。

    忽听前面一阵大乱,众女也不禁有些奇怪,于是连忙派人前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结果却让人颇为吃惊。

    蔡琰羞红了脸,低着头半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而蔡贞姬则笑嘻嘻道:“却要恭喜姐姐,贺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贞姬,休要取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取笑……嘻嘻,姐姐你虽经历了不少苦难,可如今总算是得了一个真心待你之人。

    我看那徐中郎待你也是真心实意……听说他此前之所以主动请缨前往凉州,也是想建一番功业,才好求主公出面提亲。这次主公当众提前,姐姐可算是风光的紧,以后定会否极泰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恭喜姐姐,贺喜姐姐!”

    一干女人上前,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,也使得蔡琰更加羞涩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声婴儿啼哭传来。

    确是一个妇人怀中的婴儿,见这么多人乱糟糟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,大声啼哭。那婴儿的母亲连忙捂住了孩子的嘴,一脸赧然之色。

    麋缳笑道:“你看,连小姜维也知道有喜事,来与姐姐道贺呢!”、

    姜维如何会在这里?

    说来此事也颇有些奇妙。

    徐庶回燕京述职,只带了姜冏一人。

    不过,姜冏在前年有了儿子,生下来后身体一直不太好。

    所以在徐庶的劝说下,他便带着儿子前来燕京,想要找张仲景华佗为他诊治一下。哪知道刘闯回到燕京后,听闻姜维居然跑到了他的手里,也是格外惊讶。正好张仲景和华佗受吕布之邀,来为吕蓝检查身体。刘闯便顺道请他二人为姜维诊治,还提出想要收姜维为弟子。

    他有儿子,当然不可能再收干儿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被人反对,刘闯倒是真不介意让姜维做他的干儿子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收得姜维做干儿子,却被诸葛亮凑热闹,收了姜维做干儿子。

    历史上,这小子便是诸葛亮的弟子。如今被刘闯抢了老师的身份,对干爹这个身份便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徐庶等人都不太清楚,刘闯何以对姜维如此喜爱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刘闯之所以喜爱姜维,恐怕是看重了姜冏的才华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……姜冏的武艺过得去,但若说才干,也不过中等之姿。得知刘闯收姜维为弟子的消息之后,姜冏也有些发懵。后来徐庶问他,远不远留在燕京。姜冏想了想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自家情况,自家清楚。

    姜冏虽然也是天水四大姓的子弟,但也只是一个分房的旁支子弟。

    他留在凉州,也未必能有太大的成就。可如果能留在燕京,跟随刘闯的话……哪怕只是做一个普通校尉,他也心甘情愿。不为别的,只为自己儿子能够得到刘闯教诲,便足以弥补一切。

    今晚刘闯设宴,姜冏在外面负责守护。

    不过身为刘闯的弟子,诸葛亮的干儿子,小姜维跟着他的母亲,也一同参加了女眷的酒宴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都兴高采烈,坐在一旁的曹宪却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很想加入这欢乐的气氛之中,可不知为什么,却总是高兴不起来。刘闯代她极好,可正是因为代她极好,曹宪才觉得,自己好像和其他人有一种隔阂。所有人对她都是客客气气,可越这样,她心里就越不舒服。至于刘闯和曹艹这对翁婿之间的恩怨,也是让曹宪揪心的一个因素。刘闯和曹艹打生打死,她夹在丈夫和父亲之间,始终是有些难以自处啊……

    忍不住,她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玉娃,你又在喝闷酒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声铃铛轻响,虽然曹宪没有看到人,却知道是谁在说话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却见吕蓝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吕蓝不愧是从小跟随吕布习武的丫头,虽然刚生了孩子不久,却已经可以下床,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她坐在曹宪身边,看了一眼欢笑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以前,我爹爹和夫君也曾相互征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可我既然喜欢上了他,便不去想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爹爹和夫君和好,我也非常高兴。玉娃,我的意思是,你如果喜欢夫君,就留下来;如果你不喜欢夫君,顾念你父亲,就回去许都。夫君也好,我们也罢,都不想看你夹在中间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夫君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情,不是他当年和我父亲那种情况可比。

    可男人之间的争斗,咱们也无法掺和。你若真心关心夫君和你父亲,不如快快乐乐的……我想,这也是你父亲和夫君都希望看到的结果。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,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曹宪贝齿轻咬朱唇,轻声道:“铃铛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有什么好谢的!”

    吕蓝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地,蓦地站起身,“对了,我还要去看彪儿……荀旦那死丫头照顾他,我实在是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吕蓝风风火火的走了,让曹宪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经吕蓝这么一劝,她心里的郁闷倒是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眼中露出一抹羡慕之色,曹宪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旦姐姐有了身孕,铃铛也……却不知,我何时也能有一个孩子呢?

    孔融答应了徐庶,也让刘闯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司马懿还没有回来,让他多多少少感到失望。

    刘闯本打算趁这一次机会,把司马懿和郭寰的事情也定下来。偏这小子又不知道跑去了何处,神神秘秘的不见踪影。不过正月初一,彪儿诞生的那天,司马懿派人送信说,他正在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算算曰子,也该到了吧!

    刘闯只好把司马懿的事情暂时抛开,与众人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“奉孝,这次你那宝贝儿子,可是坏了我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刘闯的确是有些喝多了……也难怪,那么烈的烧刀子,他一个人便喝了三斤多,又怎能没有醉意。

    他坐在郭嘉身旁,搂着郭嘉的肩膀道:“人常说老子英雄儿好汉,这次若不是你那宝贝儿子出谋划策,我定要让我那丈人两万大军,全都留在内黄。”

    郭嘉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刘闯这种说话的方式,努力挣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他那力气,有如何能挣脱刘闯的胳膊?

    不过,这家伙也喝多了,闻听刘闯夸赞他儿子,郭嘉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刘孟彦,非是我夸海口。这次你休战是你聪明……若不然,等到文若发力的时候,定然会让你狼狈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刘闯一撇嘴,“我知道他荀五叔厉害,可大势已去,他又如何能翻转战局?”

    “如何翻转战局?”

    郭嘉冷笑一声,“便是我,就有一计,能让你丢盔弃甲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!”

    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斗上了嘴,不过郭嘉总算是还保存一些清醒,并没有说出那一计如何。

    刘闯也是醉醺醺的,没有把郭嘉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可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诸葛亮和徐庶都听到了郭嘉的这番话,他二人可不会认为,郭嘉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他两人都并没有喝太多的酒水,一直保持着清醒。两人闻听,相视一眼,眼中都流露出一抹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孔明,若你是荀彧,该如何扭转乾坤?”

    诸葛亮眉头紧蹙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若我是荀彧,想要从正面击溃皇叔,怕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嗯,毕竟当时冀州防线,我们并没有露出太大破绽。如果荀彧强攻冀州,未必就真能取胜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突然向徐庶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徐庶轻轻点头,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