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67章 建安九年(一)1/2

第367章 建安九年(一)1/2

    长安,灞桥。

    曹cāo自进驻关中之后,便屯兵于灞桥之上,督战关中。

    此时,已入十二月,一场小雪之后,将灞桥没于一片雪sè之中,透出别样的风情。曹cāo策马自辕门而出,慢行于灞桥之上。东望骊山风景如诗。回望长安,则见夕阳西下,古意盎然。

    曹cāo不由一声长叹,只觉这灞桥风景虽美,却透着一股凄然之sè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何以叹息?”

    董昭上前询问,哪知道曹cāo却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若在以前,曹cāo一定会兴致勃勃的给予董昭一个答案。可是现在,他实在是没有半点心情……

    十天之前,他收到了从许都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他得知程昱战死梁期之后,竟忍不住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仲德一去,吾从此失腹心矣。”

    别看程昱在五大谋主之中并不算显赫,但是在曹cāo心目中,确是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他哭罢之后,又大骂刘闯。可无论是哭还是骂,程昱都无法复生,也让曹cāo的心境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关中之战,仍处于焦灼。

    曹军攻不入凉州,而汉军也入不得关中。双方在青石岸和汧县反复拉锯,形成了一场持久战事。同时,曹cāo寄予厚望的河东,也未能达到满意的效果。卫氏起兵,却被杜畿及时镇压。虽然说使得河东变得纷乱动荡起来,可曹军却依然被阻于龙门山,无法入河东半步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烈和阎行在漠北击退了北匈奴,使得朔方和凉州的联系保持畅通的局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灵州校尉羊衜便无需继续驻守石嘴山,于是便挥兵南下,屯于北地郡,虎视关中。凉州的最后一个缺口。也被堵住了,使得曹cāo一时间也束手无策。而今的情况,的确如刘闯所想的那样,是进退维谷。西进凉州?且不说陇关和瓦亭易守难攻,就算是曹cāo倾力攻打,占领了瓦亭,也无力继续西进。若进不得西进。瓦亭便失去了意义,何苦损兵折将?

    刘闯在凉州,也是花费了大力气。

    徐庶坐镇,四大将云集凉州,足以对抗曹cāo。

    更何况伴随着刘闯打开河西走廊,也进一步加强了与凉州豪强的联系。

    最为显著的一件事。便是皇甫坚寿和刘闯的合作。此前,皇甫坚寿虽然投降了刘闯,可始终没有进一步的行动。但随着刘闯让出河西走廊的利益,皇甫坚寿的态度也旋即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没错,皇甫坚寿是名士,不屑于言利。

    可是自皇甫嵩死后,皇甫家的势力大减。几乎失去了在凉州的地位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此,皇甫坚寿也不会离开凉州,前往洛阳寻找机会。皇甫家族数百人,需要一个能够重振家声的契机。刘闯的招揽,河西走廊的利益,都使得皇甫坚寿无法继续坚持。

    连皇甫坚寿都开始和刘闯合作,更何况其他人?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,曹cāo也清楚一个围绕着刘闯为核心的新兴凉州利益集团。正在悄然形成。

    想要动摇这个集团,曹cāo就要拿出更多的利益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曹cāo拿不出来!

    总不可能让他把中原世家的利益让出来交给凉州豪强……那样的话,中原世家也会立刻造反。

    进,进不得;退,又退不得!

    曹cāo不由得心中苦涩,没想到自己有朝一rì。会被自家的女婿逼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远眺夕阳下的骊山,突然问道:“文若可有书信前来?”

    “已三天未有书信。”

    没有消息,便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说实话,曹cāo现在真害怕听到荀彧派人前来。中原的局势。着实出乎了曹cāo的想象。冀州全面败退,青州又被刘闯打开了一个缺口。程昱的遗言,曹休已写成了文字,送到曹cāo面前。程昱说得没错,自从和刘闯交锋以来,自己每每被刘闯牵着鼻子走,总是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曹cāo不得不辛苦的进行应对。

    而刘闯的气候越发强盛,派出的将帅一个比一个难对付……

    就比如这个徐庶,据说才不过而立之年,但遇事沉稳冷静,应对极为得体,令曹cāo数次谋划,都无功而返。还有那河东太守杜畿,也是个厉害角sè。听说,杜畿原本只是许都驿馆的一个驿官,哪知道竟然有如此本事,着实让曹cāo大吃一惊。刘闯每每料敌于先,并每次都击在曹cāo的软肋之上,与他手下这些能人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可这些人里,有许多人原本是在他的手下……当曹cāo听说了杜畿的经历之后,也是大吃一惊,感到非常后悔。

    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才就在他手下,而他竟然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曹cāo心里,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他刘闯怎会有这么好的运道?当初他被困于许都,却拉走了本属于自己的人才……

    想想,刘闯能有今rì成就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别的不说,只说他那双慧眼,便胜过自己!

    “走,咱们回营去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想着出来散散心,哪知道却越发的烦闷。

    曹cāo当下便带着董昭等人返回灞桥大营,哪知道才坐下来,就见许定前来询问今晚的口令。

    “鸡肋!”

    曹cāo脱口而出,便打发走了许定。

    而荀攸则若有所思的看了曹cāo一眼,对曹cāo的心思,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曹cāo,恐怕是想要退兵了……可问题是,他浩浩荡荡而来,却未能取得任何进展,于颜面无光。所以他现在是骑虎难下,有心要退兵,但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,故而心中烦闷。

    是啊,关中的情况,却如鸡肋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是夜,曹cāo在大帐中翻阅典籍,不过又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……若是现在退兵,便等于向刘闯认输。实在是抹不下脸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次大战的结果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刘闯此次在冀州获胜,必然会使得许都那些牛鬼蛇神更加猖狂。

    曹cāo手捧一卷《史记》,但心思却全然不在书上面,一双细目眯成一条缝,思忖着接下来的对策。刘闯而今,坐拥四州之地。其声势尤胜当年袁绍。而自己,却连番失利,的确有些元气大伤。自己不可能一直留在关中,否则的话许都局势会变得更加复杂。可是,该如何撤出关中?又是一个麻烦的事情……仲德说,要抢占先机。方能够占居主动……可是这先机,又在何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cāo心烦意乱,把手里的书往桌上一扔。

    书本打翻了桌上的杯子,里面的水顿时打湿了地图……曹cāo连忙过去收拾,可是目光却突然凝滞,落在了地图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忽听大帐外有人禀报:“主公,公达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曹cāo回过神,连忙起身道:“请公达进来。”

    荀攸步履匆匆走进大帐,将一封书信双手呈递给曹cāo。

    “主公,文若派人送来一封书信,请我转交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呈上。”

    曹cāo接过书信,打开来看了一遍,脸上的郁郁之sè顿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文若之计。正与我不谋而合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曹cāo呵呵笑道:“公达可知那张师君?”

    “张师君?”荀攸愣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主公说的,可是那汉中张鲁张公祺吗?”

    曹cāo点头,“正是此人!”

    张鲁,表字公祺,沛国丰人。

    其祖父张陵。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天师张道陵。张陵客居巴蜀,创五斗米教。张陵死后,便有其子张衡接掌。而待张衡死后,张鲁便接手了五斗米教……时益州牧刘焉初临巴蜀。拜张鲁为督义司马,并命他和别部司马张修一同领兵,率部进入汉中,去攻打汉中太守苏固。

    这个苏固,也就是中山苏氏之人。

    但是张鲁和张修二人,却是矛盾重重。

    双方几次冲突之后,张鲁一怒之下袭杀张修,并且将张修的部曲夺走,自为汉中太守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,张鲁没想到,张修是刘璋的好友。

    刘焉死后,刘璋为益州牧,便借口张鲁不听调遣,将张鲁母亲一家全部诛杀。如此一来,却彻底激怒了张鲁,两人旋即反目成仇。张鲁在汉中发扬五斗米教,以鬼道教民,自号‘师君’。

    荀攸听到曹cāo提起张鲁,便立刻明白了曹cāo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主公莫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曹cāo点头道:“文若亦如此想。

    张鲁此人,素无大志,喜好鬼道,并以此而治汉中。

    我yù遣人前往汉中,游说张鲁……到时候,我可以同意他在中原推行鬼道,以换取他出兵凉州。今武都羌氐,念韦端之恩义,皆不愿降于刘闯。到时候让张鲁与羌氐联手,定可使凉州动荡。”

    说完,曹cāo抬头向荀攸看去,“公达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荀攸说实话并不是很喜欢这鬼神之说,因为太平道前车之鉴犹在。

    不过,从眼下情况而言,与张鲁联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他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可那五斗米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公达所虑,不过却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张鲁不同于张角,也无甚野心。他想要在中原推行五斗米教,也要在我眼皮子底下行事。到时候他所作所为皆在我掌控之中,若有什么不对,便铲除了那些教众,必不使其为祸中原。”

    五斗米教和太平道的xìng质其实差不太多,只不过还要看执掌的人。

    自太平道之乱以后,各地对于这种宗教的事情都非常重视,但也不是特别排斥。比如在江东,孙权一方面靠放任那些道士方士们行事,一方面又严加管束,使之成为他安抚江东的臂助。

    孙权可以做到,他曹cāo便做不到吗?

    荀攸见曹cāo心意已决,便知道不好再劝说。

    当下,他轻声问道:“却不知主公yù遣何人入汉中?”(m.阅读。)

    Ps:今天两更,明天四更补上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一更,请稍候……R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:

    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