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56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七

第356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七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“今早许都传来消息,刘闯去了辽东。”

    曹cāo愣住了,心里感到非常困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换做他肯定是留守燕京,亦或者进驻冀州……刘闯在这个时候突然跑回辽东,让曹cāo心里多了几分猜忌。莫非刘闯要耍花招?亦或者说,他去辽东还有其他的目的不成?

    “据说,管亥病了,而且病情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刘闯是得知这消息以后,便急匆匆离开燕京赶回辽东……”

    管亥病了?

    曹cāo闭上眼睛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倒是知道管亥的来历,也知道管亥对于刘闯而言的意义。

    据说这刘闯当初在朐县的时候,身边除了一个刘勇之外,便只有这个管亥和他最为亲近。而这个管亥,据说是黄巾贼出身,曾围困北海国。后因部曲谋反,带着一干亲随离开,隐居在朐县。也不知是怎地,和刘闯就认识了……虽然不知这过程怎样,但曹cāo却相信,刘闯和管亥之间的关系,一定是非常的密切。若不然,刘闯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燕京,前往辽东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曹cāo心里突然一动。

    他命贾诩和曹朋负责在辽东打探天雷火的消息,刘闯这个时候去辽东,会不会和这个有关呢?

    文和做事谨慎,算无遗策,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那刘闯身边似乎也是能人不少,万一……曹cāo的心情,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,脸sè也随之难看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却不好做出决定!

    因为之前曹cāo曾对贾诩说过,让他一力担当此事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贾诩行动之后便没有什么消息传来。曹cāo倒是不担心贾诩有什么问题,因为贾诩身边还跟着一个曹朋。而这个曹朋,却是机灵的很,能够在一定程度监视住贾诩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曹cāo总觉得,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关中之战,已经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曹cāo在抵达长安之后,便开始调兵遣将。

    夏侯惇此前犯了错,被罢去京兆尹,率部屯驻高陵,防备汉军自北地郡偷袭;而后他命于禁驻守龙门山,以抵御河东兵马,又命夏侯惇驻守吴岳山下,可以和汧县相互呼应,以保证右扶风之安危。未算胜,先算败……这次的对手,与往昔不同,虽不是刘闯主力,却挟凉州大胜之威势而来,哪怕是曹cāo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之所以不发动攻势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许都荀彧尚未出招,新野刘备始终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只有在荀彧解决了刘备这么麻烦之后,曹cāo才会大举兴兵。若不然,他在关中打得正火热的时候,刘备刘闯突然南北夹击,势必会给曹cāo带来巨大威胁。解决了刘备,也能少一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当然了,荀彧也没有让曹cāo等待太久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,周瑜自柴桑发兵,攻击江夏。

    江东水师集结一批新式战船,在大江之上轻而易举击溃荆州水师。

    水军大将凌cāo,临阵斩黄祖于浔阳口,荆州水军大败而逃……幸亏蔡瑁张允水师及时赶到,才算是稳住了江夏的局势。不过黄祖的死,却使得江夏大乱,更使得荆州也陷入动荡之中。

    曹cāo得知消息后,抚掌大笑。

    “文若计成矣,大耳贼必不复为患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南阳,新野县衙。

    陈登兴冲冲走进县衙后宅,就见刘备坐在门廊下,正悠然自得的编一双草履。

    见陈登进来,刘备忙招手笑道:“元龙来的正好,看我这草履,编制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主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登蹙眉走上前,看着刘备道:“今将士们正刻苦训练,士元也在荆州为主公奔波。何以主公却在家中这等事,若传出去岂不是被人耻笑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顿时露出赧然之sè,连忙起身向陈登道歉。

    自汝南兵败之后,刘备在陈登的帮助下,一路从汝南逃到了荆州,总算是站住了脚。后来,他又在偶然机会下,于水镜山庄听到司马徽提及庞统之名,于是便心生仰慕之心,三次前往鹿门山招揽,最终使得庞统归心,下山前来辅佐。

    这庞统长的不甚出众,可用丑陋二字形容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他才干着实不俗,投效刘备之后,的确是为刘备解决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,招揽到庞统的最大好处,是通过庞统背后的鹿门山庞氏家族,使刘备得到了不少荆州人的接纳。要知道,在此之前,荆州人对刘备可是颇有猜忌,许多人甚至对他怀有敌意。

    而今虽不说是彻底没了敌意,但至少在表面上,不会在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庞氏属荆襄五大姓之一,和其他世族豪门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。庞统的投效,令刘备感到轻松许多。他击败了曹仁,数次与张绣作战也占居上风。本来,这是一桩很让人高兴的事。可随着刘闯占居凉州的消息传来,令刘备原本颇为愉悦的心情,一下子荡然无存了……

    “元龙可听说,闯贼而今取了凉州?”

    陈登的脸sè好转许多,轻轻点点头,“自然听说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元龙是否知道,那个在凉州声名崛起的赵云赵子龙,曾经是我的部曲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登闻听一怔,旋即露出恍然之sè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赵子龙便是当初皇叔来徐州时,军中主骑?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!”

    提起赵云,刘备这心里便滋滋痛,同时更生出一股无名怒火,“想当初,他兄长去世离开徐州,临走之前曾对我说:终不背德也。可谁料想,他居然投靠了刘闯……也不知那闯贼使了什么妖术,竟然让子龙改变了主意。若子龙从我,我又何至于似丧家之犬,寄人篱下?”

    陈登闻听,不禁苦笑。

    他对赵云倒是有些印象,当初是刘备军中的一名主骑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陈登当时为徐州名士,又怎可能会留意一个小小的主骑?后来曹cāo退兵,赵云因家中兄长被杀,于是离开了徐州。若不是刘备提起来,陈登甚至不记得刘备军中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他倒是替刘备感到可惜,这赵云在凉州声名鹊起,已展露出独当一面的才干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赵云曾为主公效力,当时主公为何不留住他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子龙原本是伯圭的部曲,他兄长过世,我当然不能强留。”

    合算着,赵云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人,你又何苦在这里叹息?

    陈登心中晒然,不过脸上却不能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既然当年主公有恩德于赵云,何不派人书信一封,请他前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……主公也说,赵云为闯贼所惑。

    主公对他又有恩德,可在信中揭穿闯贼面目,而后招揽于他……相信赵云定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罢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念头一转,突然开口问道:“对了,元龙今rì前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来是为向主公道喜。”

    “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陈登笑道:“士元方从襄阳传信过来,言黄祖被害,江夏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刘荆州正在为江夏的事情颇感棘手,迟迟无法做出决定,由谁人来接手江夏。那江东周瑜屯兵浔阳口,虎视江夏。荆州人多畏惧周瑜,不敢前去。士元建议,主公前往江夏,却胜过在新野弹丸之地。江夏人口近三十万,物产丰富,更兼连同长沙武陵,实为兵家之要地。

    主公可暂居江夏,而后图谋荆州。

    到时候西进巴蜀,可得根基之地,再图谋天下,大事可期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蹙眉道:“江夏乃荆州东面门户,其位置何其重要。

    景升如今xìng情多疑,又怎可能轻易许于外人?士元想法虽好,只是未免异想天开,恐难成功。”

    陈登道:“主公放心,士元既然提出此议,必有其谋划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若能在江夏立足,胜过新野这弹丸之地……主公想来也看得清楚,南阳排外情绪很重,非南阳人难以在此立足。虽主公有陈震相助,但始终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此前,南阳只一个张绣,尚不足以惧。

    而今曹cāo派来李典,又任用吕常,显然是要对主公不利……自去年开始,襄阳便掐断了咱们的粮草辎重供应。新野所需,皆靠袭掠张绣方得以自足。若曹cāo加强了防御,再想袭掠,恐非易事。而江夏方面,虽有江东进犯,但地域广袤,人口众多。主公若能够在江夏立足,便无需担心粮草辎重……那刘景升而今惶惶如惊弓之鸟,若主公愿为他抵御江东,想来他也要考虑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再加上士元和机伯他们游说,相信此事也并非不可能……相反,若主公继续留在新野的话,处境会越发艰难。当初刘表让主公来新野,是想要让主公为他抵御曹cāo。而今曹cāo受闯贼所扰,已无心南顾。今闯贼占居凉州,势必会东进关中,曹cāo接下来必然把所有jīng力,都投注于关中,更不可能南下荆州。如此一来,刘表无曹cāo威胁,又怎能让主公留在新野?”RS

    ,请。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