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(一)

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(一)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唐蹏王帐里,唐蹏面沉似水。

    在大帐之中跪有一个青年,正匍匐地上痛哭。

    当诸葛均走进王帐时,那青年突然止住了哭声,扭过头向诸葛均看去,眼中流露出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诸葛均见此,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看了一眼那青年,而后便确定下来,他和这青年素未谋面。

    “白虎文,且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唐蹏沉声说到,青年这才爬起来,低着头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子衡先生,请坐。”

    唐蹏叹了口气,示意诸葛均坐下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沉默片刻后开口:“想来子衡先生方才在外面也看到了,老羌已经对我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刚才外面时,我已经看到。”

    唐蹏咬咬牙,沉声道:“这件事,说来与子衡先生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子衡先生一路过来,杀了不少老羌马贼,更惊动了柯最。他似乎已经觉察到我与刘皇叔联络,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的向我动手。白虎种羌也是我唐蹏部落的一支,一直在积石山下生活。白虎文是我的女婿,这次被柯最手下小王注脂袭击,整个部落几乎被灭绝,我那乖女也死于乱战之中……子衡先生,我不是要怪罪于你,只想说我们的会商必须要有个结果。

    不知子衡先生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白虎种羌,是一支纯粹的羌人,论及历史,甚至可以追溯到秦穆公的时代。

    这支种羌是一支熟羌,早在秦穆公时代便开始农耕生活,后来关中动荡,白虎种羌索xìng从凉州迁徙到了河湟。不过他们的规模一直不大,是依附着其他种羌而生。想当初,白虎种羌得名是因为当时的首领猎杀一头白sè老虎,将虎皮献给秦王,也因而得姓白虎,延绵至今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一支历史悠久的种羌,如今已近乎灭绝。

    六千余人的部落,只剩下千余部众,损失极为惨重……

    诸葛均立刻明白了,为何之前那白虎文会用仇视的目光看他。他心中不由得晒然,怪不得这白虎种羌延续了千年血统,却始终无法雄霸河湟。一支欺软怕硬,靠依附他人为生的种羌,又如何能够崛起?说实话,如果不是他们习惯依附强者,恐怕早就被其他的部落吞并。

    就因为自己一路杀了老羌马贼,于是老羌决定要对唐蹏开战。

    白虎种羌因为坐落积石山,是唐蹏部落的一个盟友,于是便首当其冲,遭遇老羌的袭击……

    说到底,还不是你白虎种羌不够强大?

    若你白虎种羌足够强盛,想必那老羌也不敢拿你开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诸葛均便没有再理睬白虎文,而是笑着对唐蹏道:“却不知道大王又如何考虑?”

    “汉家朝廷强盛,人口众多,兵强马壮。

    我蛮夷之人,心向上国久矣……我当然愿意与刘皇叔合作,只是归化一事……未免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唐蹏抬起头,看着诸葛均道:“若子衡先生把归化一事取消,我当与皇叔合作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,诸葛均却哈哈大笑,“大王这话说的有趣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白虎文突然怒声喝道:“若不是你们这些汉人在河湟挑拨离间,我们羌人又怎可能相互征伐?你们这些家伙,来到河湟便大开杀戒。到头来你们一转身回去,却惹来老羌凶残报复。

    大王,汉家人素无信义,绝不能与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以我之见,这祸事是这些汉家人带来,不如把他们交给老羌王,相信老羌王定然非常高兴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,唐蹏眼皮子一翻,看了白虎文一眼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诸葛均,突然伸手从面前书案上抄起一块青铜印,抬手便狠狠砸向白虎文。

    那白虎文惨叫一声,被青铜印砸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唐蹏厉声喝骂道:“老羌厉害,难不成我唐蹏便杀不得人吗?

    亏你是我女婿,你妻子被老羌杀死,你不想着报仇雪恨也就罢了,还想着向那些老羌求饶?

    我问你,如果那柯最向你要我的人头,你是不是也要把我的人头,一并奉上?”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白虎文眼中恨意更浓,但是却不敢和唐蹏顶撞,于是低着头退出大帐。

    “子衡先生,我很愿意和刘皇叔合作,可是归化一事……我唐蹏部落虽不是什么大部落,可是在这河湟谷地已zì yóu自在的生活几十年。我们敬神灵,敬天地,同样也无拘无束。可你现在要我归化,岂不是变成了你汉家奴仆?唐蹏虽是个蛮夷之人,但却不愿被祖宗们责骂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羌人自在惯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愿意受拘束,也不愿意去低声下气的生活。

    诸葛均却笑了,连连摇头,“大王恐怕是误会了……

    我此前三番五次与大王解说,归化并非为汉家奴仆。刘皇叔怀仁厚之心,绝无奴役你羌民之意。你们归化了,便等于有了保障。没错,归化之后你们会受汉家律法所约束,但同样,汉家律法也会尽量保护你们,是你们不至于被人欺凌。自皇叔崛起幽州之后,便有天下大一统之心。不问种族,不问血统,只要你们服从律法,便是汉家子民,与其他人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了,你羌人习俗,皇叔不会让你们强行改变。

    你们可以继续生活在这河湟谷地,若有人向生活于集镇,也不是不能……

    总之,你看那幽州乌丸,此前反抗甚烈,不惜勾结鲜卑。可是归化以后,无不安居乐业。想要继续牧放天地之间就继续,想要到汉家人里面生活,我们也不反对,而且是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一视同仁?

    这话说起来容易,但做起来却难。

    刘闯自推行归化政策以来,也费了不少心力,才有而今的局面。

    唐蹏怦然心动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诸葛均继续道:“大王想,若我们联手,皇叔会向河湟持续输入大量物资。

    而这些物资,将会给河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你们到时候翻脸不认人,皇叔岂不是养虎为患?皇叔希望的是羌人能够融入我汉家人的生活中,从此以后羌汉一家,相亲相爱。可你们若不肯归化,便始终是dú lì于我汉家之外。两家人磕磕碰碰也就罢了,打起来更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此,实非皇叔所愿意见到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唐蹏依旧保持着沉默,诸葛均也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唐蹏苦笑一声道:“此事,我们可以继续商量。

    若皇叔能待我羌胡如汉家子民,我自然愿意归化……不过,而今局势却有些紧张。柯最命注脂芒中两家小王寇我部落,却不知刘皇叔能够给与我什么样的支持?”

    唐蹏愿意坐下来谈,就说明他其实是愿意归化。

    诸葛均心知,这种事情逼迫不得,于是话锋一转道:“今伏波将军马超兴兵金城,yù报杀父之仇。想来大王也清楚,烧当这两年跋扈嚣张,只因为他们有韩遂背后支持,获得了大量的物资。今我出使河湟之前,我家军师开始筹划。若大王愿意,我们可以向大王提供jīng良的武器以及各种物资,以确保大王无后顾之忧……同时,我汉家锐士,已枕戈待发……只要大王点头,十五天之内,便有八千西凉强兵入河湟,与大王并肩作战,对抗那老羌。”

    汉家的武器,唐蹏非常向往。

    只是一直以来,汉室对武器的控制极为严格。

    唐蹏沉吟良久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诸葛均又道:“其实,我知道大王担忧,害怕以后被我等控制。

    可是大王不与我们联合,便要归降那柯最……说实话,我不认为柯最会善待大王部落。你心里非常清楚,柯最此人野心勃勃,一直想要一统河湟。倒是大王部落真要是被他并走,大王所要的zì yóu,所想的无拘无束,恐怕也就成了一句空话。那柯最,便会善待大王的子民吗?”

    唐蹏咬紧牙关,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不错,那老羌待我等如猪狗,若依附了他,只怕从此我唐蹏部落便要为他奴役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唐蹏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愿与皇叔联手,也同意此战之后,与皇叔商议具体的归化事宜。

    不过,当务之急是对抗老羌,柯最既然已经开始动作,单凭我唐蹏部落,恐怕还不是对手。我想请子衡先生辛苦一趟,随我前去拜访附近几个部落。烧当十万老羌以好战而得名,汉家兵马要进入河湟,也需要一段时rì。我必须把其他部落联合起来,才能够撑过这一段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老家伙,可未必会听我劝说。

    子衡先生能言善辩,若能随我同行,说不得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唐蹏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,诸葛均如释重负,心里面也随之一松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王开口,均焉有不从?”

    赐支河首一带,散落有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羌人部落。

    唐蹏要联合这些人,就必须要一一拜访。

    他和诸葛均商议了一下,两人决定立刻动身……

    这次拜访部落,汉家痕迹要尽量减弱,所以诸葛均便没有让赵云随行,而是让他留在部落。

    临行前,诸葛均对赵云提醒道:“子龙将军留在这里,还需要多小心。

    我担心,那烧当老羌不会善罢甘休,说不得会有所动作……唐蹏这次带走部落里五千青壮,防卫势必空虚。你当和那个伊健jì妾稳定这边的情况,以免那些老羌会乘虚而入……

    另外,小心白虎文!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