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6章 凉人治凉州(三)3/3

第346章 凉人治凉州(三)3/3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今rì三更,求推荐票,求月票支持!!!

    “公英,韦端怎么说?”

    允吾县衙里,韩遂一把拉住了成公英,有些紧张的询问。

    成公英,金城郡人,自幼与韩遂交好,也是韩遂的心腹,最得韩遂看重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世上韩遂不会坑谁的话,那必然是成公英。两人相交莫逆,远胜于韩遂和马腾那种利益交集。

    只是,成公英对韩遂的做事方法,一直不太认可。

    他认为韩遂聪明是聪明,但是算计太过……换句话说,韩遂这个人是见一个人坑一个人,和他合作的人,几乎没有一个得到好下场。他的心思太多,算计太深,早晚会受其所害。

    与人相交,还是要真诚一些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无,害人之心不可有。

    你一次两次能够成功,时间长了,大家都对你心怀忌惮,到时候你只能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为此,成公英也劝过韩遂,但韩遂却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这次出使狄道,成公英就觉察到,韩遂恐怕是被人给算计了……

    总走夜路终遇鬼!

    韩遂,遇鬼了……

    成公英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文约,这次我去陇西,根本未曾见到韦端。

    见我的人是韦端之子韦康,而且元将见到我之后,也只和我说了一句话,便不再理睬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成公英苦笑道:“岷山参狼羌作乱,恕我父子无力驰援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韩遂一怔,顿时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之前,他告诉韦康说,烧当老羌作乱,所以他抽调不出兵马,所以无法给韦端援助;现在好了,人家还回来了。韦康一句参狼羌作乱,便把成公英打发回来。可韩遂却知道,参狼羌怎可能作乱?

    后世人谈论羌人,难免会想到五胡乱华中的羌人之乱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在东汉末年的时候,羌人和汉人之间的界限并不是特别清楚。汉人一方面提防羌人,另一方面和羌人又有各种各样的合作。而羌人也是如此,他们同样防范汉人,不过又无法避免对汉人的依靠。在凉州大地上,羌汉混居的情况很常见,彼此间的交流也很频繁。

    韩遂和参狼羌虽然没太过密切的来往,但怎可能不知道参狼羌的情况?

    参狼羌而今和白马羌正为西倾山的一块草地争斗不休,两边都在寻求官府的支持,求韦端还来不及,怎可能在这个时候找韦端的麻烦?换句话说,韦端就是**裸的羞辱韩遂……

    老子就是不出兵,你能如何?

    韩遂这下子,可真的是慌了。

    “公英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成公英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面颊,沉声道:“文约,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乱了方寸……

    此釜底抽薪之计,绝非马超那等莽夫可以设计出来。

    我如今仔细思之,马超这次出兵从一开始,就显得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你想想,你与他有杀父之仇,可是他回来之后,却没有立刻与你报仇。虽说马腾马超父子之间的那笔烂账说不清楚,但于情于理,以那马超匹夫xìng情,都应该先找你报仇才是……可是他没有,反而兵发关中,直接攻取北地、安定和汉阳三郡。这里面,有太多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韩遂闻听,顿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如果成公英不提醒他,他或许还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思来,好像是有些不太正常……韩遂对马超很了解!他绰号韩九曲,找谁合作算计谁。和马腾的合作也算是比较长久,但并不代表他不算计马腾。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需要马腾这么一个打手,他说不得早就把马腾卖了!既然与马腾合作,韩遂自然会对马腾的情况做详细了解。说实话,韩遂还挺喜欢马超……原因嘛,他觉得马超和他老子一样,都是莽夫。

    但此次马超出兵,明显不合他的xìng格,更使得韩遂感到无比忌惮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受到马超的攻击,韩遂还派人让烧当老羌迁徙,以至于一部分老羌和韩遂发生冲突,至今仍未平定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往深处想还好,如今仔细想来,韩遂是越想越害怕。

    马超背后有人,有能人为他出谋划策!

    可是马超那暴躁的xìng子,怎可能招揽来能人相助?那结果就只有一个,马超背后之人已直接插手凉州事务。

    马超背后是谁?

    不言而喻!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从一开始,自己的所有动作便在对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迁徙老羌,拒不出兵……

    对了,攻下祖厉的那个家伙是谁?好像叫做徐庶!

    此前,韩遂并没有在意徐庶是何方神圣。一个无名小卒,又能有什么本事?可是现在,他却可能肯定,那徐庶就是刘闯派给马超的谋主。此人心思缜密,自己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猜中无疑。徐庶攻占了祖厉之后,为什么迟迟不继续攻击?现在想来,便是为今rì之举而谋划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徐庶在此之前,已经和韦端取得了联系。

    他假借攻打汉阳掩人耳目,实则真正的目标,就是他韩遂……

    一直以来,韩遂都是以智谋而著称,以算计他人而出人头地。可是这一次,他发现竟然被别人算计了。而且对方的算计,显然要比他高明。韩遂没有遇到对手的时候,常为他的算计而得意洋洋。可是现在他遇到了更高明的棋手,他的算计,尽在那个叫徐庶之人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遂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到非常害怕,一种莫名的无力之感,便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公英,你要帮我!”

    韩遂一把拉住成公英的手,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如果对手是马超?十个马超他韩文约也不会害怕……可现在,他的对手是刘闯。

    那刘闯是什么人?

    是大汉皇叔,是汉大将军,是汉武乡侯,是连一代jiān雄曹cāo都无法占到便宜的当世枭雄……

    曾几何时,韩遂并不把刘闯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心里非常清楚,随着刘闯打通河东,占领北地,他的地盘实际上已经和凉州连为一体。他要是愿意支持马超,那他韩遂万万不是对手。不说别的,只说他这次在冀州呼风唤雨,招引天雷的手段,谁又能够敌对?哪怕韩遂明知道那些传说有夸张之处,却明白单凭他自身的力量,绝不是刘闯的对手。以前,他还可以联合凉州士人,以抵挡外来者的名义去和刘闯抗衡。可是现在,刘闯已断了他联合其他人的路子,只能靠自己来对抗马超。

    韩遂一想到这些,就不禁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成公英看着昔rì好友全无半点颜sè,也不禁为他难过。

    沉吟良久之后,他轻声道:“当初你让彦明前往幽州拜访皇叔,本是一个极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偏你见刘皇叔和曹公起了争纷,所以改变主意观望。

    咱们已错过和刘皇叔联络的最佳时机……而今马超兵临金城,除非刘皇叔下令,他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韩遂心里一动,似有了然。

    “公英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端今不愿相助,而关中兵马,更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曹公在冀州新败,也不敢面对刘皇叔兵锋,哪怕让出安平国和巨鹿,以换取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文约坐拥二十万烧当,看似强大,实则不足为凭。

    而今之计,只有取得刘皇叔的谅解,让他命马超休战……文约在凉州经营多年,手中这二十万烧当更可以作为资本。马超看似强横,但若没有了刘皇叔的支持,实则不堪一击。若文约能得到刘皇叔的背后支持,定然能够转危为安。以我看来,刘皇叔未必真就支持那马孟起。”

    刘闯和马超之间的关系,知者甚少。

    所以在成公英看来,在韩遂和马超之间,刘闯应该会选择韩遂。

    韩遂闭上眼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一咬牙道:“公英,还烦请你再辛苦一回,代我出使幽州,拜见刘皇叔。

    我愿意用二十万烧羌为觐见之礼,换取刘皇叔的支持……你去幽州之后,我会命程银杨秋梁兴三部兵马,死守金城县,阻挡马超之攻击。只是我现在不清楚刘皇叔给予了马超多大的支持,也不清楚他是否传授那呼风唤雨,招引天雷的秘法于马超。我会尽力抵挡此人,金城能否得以保全,便系于公英你一人……我知我从前所做不对,但还请看在数万金城子民的份上,请公英尽力则个。我不知道能够支持多久,但我一定会想尽办法,来拖延马超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韩遂什么都不顾了!

    连‘金城子民’的名义都丢出来,也是希望成公英能够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之下,成公英又怎可能再拒绝?

    他想了想,便开口道:“我当尽力而为,不过文约也要想办法再与韦端,亦或者关中卫觊联系。

    韦端卫觊,一个是凉州乡亲,一个要顾全大局。

    文约还要尽可能放低姿态,我相信,以韦端卫觊之眼界,不会看不出马超独霸西凉之危害……”

    找刘闯是一条路,求取援兵也不能停止。

    韩遂听罢,连连点头道:“公英放心,我自会向韦端认错,与卫觊求援。”

    当晚,成公英便收拾了一下行李,带着亲随扈从启程离开允吾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成公英动身只是,从武威张掖县城里也行出一队人马,朝着河湟西海方向一路行去……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