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十)4/6

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十)4/6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刘闯为弩炮命名为天雷火,配方严格保密。

    别说曹cāo,就算是刘闯的手下,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天雷火的来历。当初黄承彦把火药的配方交出去之后,便接受了郑玄的邀请,潜心编撰蒙学百家姓和三字经。除了刘闯之外,也只有郑玄和诸葛亮知道这天雷火和黄承彦有关。郑玄之所以邀请黄承彦编撰蒙学,未尝没有保护他的意思。他是从黄承彦自己口中得知了火药的事情,也意识到这火药将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在火药制成后,刘闯便迅速在辽东的新昌开设工坊,进行生产加工。

    而负责这天雷火生产的人,就是管亥。

    那工坊地处辽东荒蛮之地,根本无人知道它的存在。当天雷火制成后,会交由麋家商行转递过来,这其中经过许多道周折,更无人能够弄清楚,天雷火的真正出处,以及生产地区。

    曹cāo让董昭打探天雷火的秘密,自然没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董昭除了打听出一个名字,其余的全无头绪。

    曹cāo闭上眼睛,在思忖良久后,便把贾诩找来,“文和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也不管你要花费多少,总之我要你为我弄清楚天雷火的来历,并设法将那制作方法弄来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贾诩一怔,露出犹豫之sè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,而且极为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亲眼见到了天雷火产生的影响。所以贾诩心里也非常清楚,刘闯把这天雷火引入战场,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如果不能尽快把天雷火的秘密弄清楚,必然会带来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曹cāo把这件事交给他,而不是让董昭负责,也说明了此事的难度。

    深深吸一口气,贾诩轻声道:“主公若要我来主持此时,休要问我,休要催我……另外,把友学调到我手下,我需要他助我一臂之力。若主公能够答应我的要求,贾诩愿领此事。”

    如此神物,刘闯岂能不防?

    曹cāo也知道,就算是贾诩来主持这件事,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答案,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此事我就交给文和主持,还请文和能够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贾诩,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依照着曹cāo的想法,他退出安平,据守巨鹿。

    而刘闯在得了安平之后,一时间也难以继续进攻……哪知道,刘闯在抵达信都之后,并没有就此而收手。他进驻信都后发出的第一个命令,就是让驻扎于千秋亭的张辽渡河而击。

    同时,他又拜史涣为游击将军,自信都出发,沿绛水而攻薄落亭。

    曹cāo命曹真屯兵大陆泽阻挡,可谁料想到之前刘闯的天雷火威力太大,以至于当史涣摆出弩车后,曹军就开始出现溃败。待史涣出击时,哪怕曹真竭力指挥,也无法稳住曹军阵脚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刘闯哪儿来那么多的天雷火?

    河东使用一次,观津使用一次,几乎将他手中库存的天雷火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虽说有新昌制造局在辽东开始加工,但在这个科技并不算发达的时代,想要再生产出一批同等数量的天雷火,没有几个月,甚至半年的时间,根本无法做到。这牵扯到设备、技术等各个方面的问题。特别是把天雷火投入战场上使用,所要付出的各种消耗,数量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华夏祖先发明出火药之后,只用来制作烟花爆竹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面不是没有原因……又有哪个君主,愿意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这上面消耗?

    黑火药的出现,的确是一次划时代的发明。

    但黑火药毕竟不是黄火药,他对这个时代带来的震撼和影响力很大,可要说到杀伤力……还远远无法达到后世那种触目惊心的地步。其实刘闯心里也很清楚,想要把黑火药便为黄火药,没那么容易。而且他也没有那个能力来制作出媲美于后世的硝酸炸药来。黑火药的用途,震慑远远大于杀伤。可以说,一旦黑火药的配方泄露出来,其威慑力自然会减弱。

    不过,在目前来说,天雷火的震慑力依旧惊人。

    史涣一路杀过来,曹cāo虽下令抵挡,可是却无法稳定住士卒的惊慌。

    人言刘闯,擅长妖法,有呼风唤雨之能……这也让曹军上上下下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每次对上刘闯的兵马,还没有交锋,便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。这种情况下,曹军如何抵抗?

    曹cāo当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但一时间却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知道刘闯手里没有那么多的天雷火,否则几次对阵,焉能有不使用的道理?

    但是,知道是一回事,真正面对汉军攻击,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曹cāo也不敢肯定,刘闯手里是不是真的没有天雷火。如果刘闯再使用一次的话,天晓得是什么结局。

    “退兵!”

    曹cāo和荀攸商议了一番之后,最终下定决心,让出巨鹿。

    老子能让给你一个安平,就能再舍去一个巨鹿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下令舍了巨鹿,退守邯郸,屯兵于丛台之畔。

    连丢两郡,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……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丢了巨鹿与安平,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邯郸,古之赵国国都,城墙坚厚。

    丛台易守难攻,可以化解天雷火带来的巨大威胁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曹cāo退到邯郸之后,其粮道过长的短处便随之消除。同样,在历经多次大战之后,安平、巨鹿民力明显不足。刘闯如果继续南下的话,势必会面临粮草短缺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“依我看,巨鹿是闯儿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荀攸表情凝重,看着曹cāo道:“不过,若他手中还有天雷火的话,也有可能会继续南下攻击。”

    曹cāo端坐太师椅上,捻须沉吟。

    “若他有天雷火,怎可能弃而不用?

    先前张辽围攻瘿陶的时候,若他手里有天雷火,决不至于打得那么辛苦。

    当时他只要拿出天雷火轰上一轮,瘿陶兵马必将不战自溃。你道那闯儿手中兵马果然充足吗?在观津的时候,他已经使出了全力。如果他有天雷火的话,绝不会留在手里当作摆设。

    我便和他赌一回,赌他手中天雷火告罄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曹cāo赌xìng很大。

    荀攸本就是一种假设,他其实也不太相信刘闯手里还有天雷火。

    而且,他可以肯定,那天雷火的制作工艺并不简单,若不然他刘孟彦何至于之前对袁绍的时候那么辛苦?几轮天雷火下去,以袁军那种尿xìng早就不战自溃,又何苦打生打死的辛苦?

    既然曹cāo做了决定,荀攸也不再赘言。

    “那元常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曹cāo一怔,旋即露出苦涩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能稳住阵脚,便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荀友若扼守颠軨坂,屯兵皮氏,已经封锁了从关中驰援河东的道路。

    况且马超在西凉又不消停,子和在安定堪堪将他挡住,却无力进行反击……元常!我当初说过,请他在河东坚持十五天。若十五天后仍无改变,便随他决定,我不会对他任何责怪。

    而今,十五天转眼到来……我相信,以元常之聪明,一定可以做出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最佳选择是什么?

    曹cāo没说,荀攸心里也清楚。

    钟繇这个人很聪明,他绝不会轻易赴死。

    而且,他和刘闯还是名义上的甥舅,而颍川荀氏与钟氏也是世交,刘闯也好,荀谌也罢,怎可能会往死里逼迫钟繇?钟繇呢,会在做足了姿态之后,向刘闯投降。这一点,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话若说出口来,总让人感觉到不适特别舒服……

    建安八年六月中,暮夏。

    白波谷凉风徐徐,钟繇徒步走上山顶,举目向山下眺望。

    他被困白波谷,已十余rì了……手中尚有五千兵马,可是粮草已绝,士兵们早就无心再战。

    山下,汉军死死堵在白波谷的出口处。

    荀谌亲率大军,围困钟繇。

    他一不出兵攻打,而不派人来劝降,只是封锁住白波谷出口处。钟繇曾尝试进行突围,可没等到谷口,便被瓢泼箭雨shè回来。对此,钟繇也是非常无奈,他深知自家儿郎已没了士气。

    脑海中,仍不时浮现出平阳之战的场景。

    哪怕是到现在,钟繇也没有弄清楚,他究竟是怎么输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虽则汉军兵强马壮,可他手握两万兵马,就算打不赢对方,但坚守十五rì却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哪知道,一场天崩地裂般的大爆炸,令曹军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钟繇至今仍记得,那震耳yù聋的爆炸声,令得他坐下战马受惊,生生把他掀下来。如果不是他麾下部将杨维拼死保护他突出重围,说不得在平阳之战,他钟繇就要成为荀谌的阶下囚。

    说实话,钟繇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但不服气又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那震耳yù聋的爆炸声,那滚滚的浓烟,那刺鼻的气味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钟繇自己,都没有信心再去面对汉军,更何况他部下拿下将士。

    十五天的期限,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钟繇心里也没有把握,手下这五千兵卒会拼死抵抗。

    断粮三rì,儿郎们早就没有斗志……这种情况下,就算他钟繇有天大的本事,又如何抵挡对方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钟繇不由得咬紧牙关,脸上露出一抹难sè。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