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4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七)1/6

第344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七)1/6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观津城外,笼罩着一层血sè。

    战场上到处是残断的兵器,旌旗锣鼓遍地。放眼看去,横七竖八的尸骸在血sè之中,更透出凄然之感。无主的战马悲鸣,在战场上漫无目的的游荡,嘶鸣,好像在呼唤它们的主人归来。

    双方兵马,已开始收拢,缓缓退出战场。

    曹cāo立于门旗下,看着正逐渐退回大营的汉军人马,脸sè难看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极为惨烈的厮杀,规模或许算不得太大,但却给曹cāo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汉军的骁勇,汉将的凶残,令曹军士兵心惊肉跳……这场大规模的搏杀,令汉军之前的颓废一扫而光。虽则汉军死伤近两千之多,可是曹军的损失丝毫不比汉军少,甚至还要多出一些。汉军被曹军压制了十余rì,终于做出了反击。从场面上来看,双方好像是不分伯仲。可曹cāo心里很清楚,经过这一场厮杀之后,汉军的士气得到了巨大提升,必然更难对付。

    相反,曹军猛攻观津十余rì无果,而在这场正面对决中又没有占到便宜,士气必然迅速降低。

    一场看似势均力敌的大战,可实际上却为双方带来了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河东方面,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回到大营之后,曹cāo立刻唤来董昭询问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自从把曹仁抽调关中,曹cāo就有一种感觉,刘闯的真实目的,就是在河东。

    荀彧的话,再一次在他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刘闯的胃口很大,有的时候,甚至会不顾一切扑向猎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猎物必须要足够吸引人才行。而河东无疑就是一个诱人的猎物,一旦刘闯拿下河东,将会加强他与凉州的联系。这也是曹cāo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!只是他不相信,刘闯真能拿下河东。亦或者说,曹cāo相信钟繇,不可能抵挡不住十五天的时间……钟繇的才干,曹cāo心知肚明。而且颍川世族的态度,在短期内不会发生变化,曹cāo对此也非常的肯定。

    可是,他心里依旧有些不太安稳。

    所以他命董昭专门去留意河东的局势,甚至是每天都要询问一下。

    董昭摇摇头,“子和返回关中以后,河东并没有什么动静。刘闯那边也没什么动作,估计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冀州。其实,主公未免太高看了刘闯,他现在冀州自顾不暇,又有什么余力图谋河东?哪怕元常是他的舅父,可以我对元常的了解,便是他亲子,也不会因私废公。”

    曹cāo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信元常,实在是,实在是那闯儿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中,浮现出那rì在观津城外的相逢。

    “高处不胜寒,丈人和我其实一样,我们走到了如今的地步,便只能往前走,绝无法后退。”

    是啊,冥冥中似乎有那么一股力量,让曹cāo不得不咬着牙往前走。

    到如今,谁也退后不得。

    曹cāo心里,对刘闯始终心存忌惮,而且这忌惮是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今rì在观津城外的一场厮杀,让他看到刘闯还没有尽全力……也就是说,他还有后招。

    此前,情况那么危机,刘闯也未投入新式弩车。

    而今他突然把弩车投入战场,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布置完毕?

    满怀心思,曹cāo早早便回帐休息。可是他躺在榻上,却依旧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闯儿身边能人甚多,那荀友若便是文若,也极为称赞。

    今他与我在这边对峙,荀谌自始至终都未出现,只有一个诸葛小儿在为他出谋划策。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曹cāo猛然翻身坐起,站起身来在大帐里徘徊。

    这样反反复复,他忽而躺下,又忽而坐起,一直折腾到大半夜,才迷迷糊糊睡下。

    也不知睡了多久,曹cāo猛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只听到大帐外似有人在说话,“孟康,主公可睡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睡下还不到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许定的声音传进帐中,听得出来,他是在可以的压低了声音,“公仁先生若没什么紧要的事情,不妨稍迟些再来。这几rì主公的休息都不甚好,好不容易才睡着,让他再多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曹cāo,旋即清醒。

    “公仁吗?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边许定话音刚落,就听到曹cāo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定脸上一苦,看了看董昭,便侧身让出通路。

    董昭倒没有责怪许定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许定也是为曹cāo考虑,他又怎可能因此而埋怨。

    “公仁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董昭走进大帐,还没等见礼,就听曹cāo问道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连忙快走几步,“主公,河东战报。”

    曹cāo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蓦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先前的困意一下子不见了踪影。他目光灼灼,看着董昭,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董昭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比较平稳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刚得到消息,元常被困白波谷,刘闯以太史慈和魏延为先锋,荀谌为主帅,攻入河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曹cāo虽然已有了心里准备,却没想到局势会如此恶劣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瞪大了眼睛问道:“元常手中至少有两万兵马,何以会如此快的溃败?”

    “河东裴氏,反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汉军在三rì前,得河东裴氏族人帮助,翻过通天山,拿下永安。

    元常得到消息之后便提兵前去阻拦,不想在平阳遭遇太史慈伏击,几乎全军覆没。幸亏平阳守将拼死掩护,元常才得以逃脱。他原本打算前往临汾重整旗鼓,不想绛邑长贾逵突然造反,率部拿下临汾。河东裴氏子裴儁裴奉先,提兵占领箕关,封住了河东与河内的联络。

    刘闯大将魏延则偷袭采桑津,直逼龙门山……

    元常率残兵败将在白波谷被荀谌团团包围,而刘闯大将太史慈则奔袭安邑,更命徐盛夺取下阳城,屯兵颠軨坂。”

    董昭说完,抬起头看向曹cāo,一脸羞愧之sè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在心里吐槽,觉得曹cāo是大惊小怪……可是眨眼间,刘闯就狠狠的抽了他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河东竟然在三天之间,被汉军攻占。

    钟繇两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……

    这的确是让董昭感到无比震惊,他怎么也没想到,钟繇会这么快的战败。

    难道说,钟繇是有意为之?

    两万大军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战败啊!那可是两万人,不是两万鸡鸭……就算是鸡鸭,也不可能这么快被杀干净。董昭心里不免有些猜疑,在得了消息之后,便匆匆来报与曹cāo。

    哪知道,曹cāo却沉默了!

    他并没有似董昭现象中那样暴怒,而是安详坐在榻椅上,脸上带着沉吟之sè。

    “可知元常,何以这么快战败?”

    三天,只有三天!

    曹cāo可是给了钟繇十五天的时间,哪知道才三天就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让曹cāo感到疑惑。但他不相信,钟繇真的会勾结刘闯……否则的话,他大可不必上演这么一出戏码。钟繇是刘闯的舅父,如果他真要和刘闯勾结的话,似乎也无不可之处。

    曹cāo脑海中,突然想到了rì间刘闯所使用的弩车。

    莫不成,刘闯在河东动用了其他的武器?

    若不是这样,凭钟繇两万大军,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溃败。

    董昭露出尴尬之sè,摇头道:“河东方面,尚无这方面的消息传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立刻派人,与我打听清楚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董昭匆匆离去,而大帐中便只剩下曹cāo一人。

    他坐在榻椅上,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良久之后,他突然冷笑一声,“倒要看看,你这小子还有什么本领。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只在一个晚上,河东战败的消息便传遍了曹营。

    曹军人心惶惶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刘闯却率部前来,在曹营外搦战……

    这还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啊!

    之前都是曹cāo去搦战,而今掉了个个。只是,曹军士气低落,曹cāo在三思之后,决定暂不出战。

    任凭汉军在曹营外如何叫骂,曹cāo只稳坐中军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愿领兵,与那闯儿死战。”

    曹真耐不住了,便抢身出来,向曹cāo请战。

    哪知道,曹cāo却摆了摆手,“子丹,沉住气……大丈夫当学会认清形势,当进则进,当退则退。

    那闯儿如今气焰正炽,这时候出战并无益处。

    今rì避战,任何人不得出去……如违我命令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说罢,曹cāo的目光落在曹真身上,令曹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受。

    曹cāo很清楚,曹真是什么样的xìng子……这个小子,xìng情高傲,容不得半点委屈。如果不是刘闯,曹cāo倒不介意曹真出战。可是现在……曹cāo觉得,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,还是隐忍一下为上。

    他刘闯可以避战不出,难道我就不可以避战不出吗?

    关键是要尽快弄清楚钟繇怎么会这么快败北的真相……曹cāo相信,那刘闯手中必然还有后招。这个时候在莽撞出击,殊为不智。等弄清楚了河东战败的真相之后,再做决断也不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cāo嘴角微微一翘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受不得气的人……想当初,他迎奉天子东归,本打算做大将军。

    可是袁绍一封书信,让他不得不让出大将军印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说,他这件事有些窝囊。

    可曹cāo自己清楚,当时他若与袁绍交恶,势必会遭遇袁绍的攻击。哪怕从骨子里,曹cāo不担心袁绍。但是在当时的情况,他四面环敌。西有张绣、南有袁术,东有吕布,怎可能与袁绍交恶。让出大将军印,也为曹cāo争取了充足的时间……现在,我且忍耐一下,看你有何手段。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