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3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四)1/3

第343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四)1/3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对曹cāo,刘闯有一种先天的敬畏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源自于前世的记忆。

    哪怕是面对刘备孙权,刘闯都不会有如此感受。

    虽说刘闯现在已经是一方诸侯,即便是和曹cāo相比,也不过逊sè一筹。可是,当他面对曹cāo的时候,还是会产生一种焦躁心理。而这种焦躁的心理,很容易让他陷入曹cāo的陷阱……

    诸葛亮提醒之后,让刘闯迅速稳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开始冷静思考对策,不再似之前那样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对付曹cāo,切不可自乱阵脚,需保持冷静,步步为营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也不理解刘闯这种焦躁的情绪是因何而来,但现在刘闯已经变得冷静下来,他便可以大胆谏言,“今曹cāo势大,主公切不可心急。若越是着急,就越容易为他所趁,甚至被他算计。

    曹cāo身后,有贾诩荀攸出谋划策,更有荀彧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,主公当固守观津,消磨他曹cāo的锐气……锐气不可持,待时机成熟的时候,主公便可以翻转局面,到时候再出击与之对决,也未尝不可。不过现在,还需忍耐。”

    刘闯,三万兵马。

    曹cāo,八万大军……

    论兵力,曹cāo占居先天的优势,绝不是刘闯目前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“主公难道不认为,而今的局势,其实就是又一次官渡之战的翻版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刘闯若有所思的向诸葛亮看去,却见诸葛亮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“而今的曹cāo,便是当年的袁绍;而主公,可比作那时候的曹cāo。

    当然了,而今的曹cāo远非当年袁绍可比,但现如今的主公,也同样不是当初的曹cāo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曹cāo八万大军来袭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却犯了一个错误……他占领巨鹿、赵国,不过短短数月,人心未定。

    加之冀州连年战乱,早已不是当初钱粮广盛的局面。这样一来,他要维持大战,必须要从河南调运粮草。粮道漫长,势必会让他的压力倍增。所以,曹cāo才会设计让主公与他决战。

    而主公呢?

    幽州粮食连年丰收,中山河间也有两载未曾遭遇战乱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主公便无粮草之忧。况且观津背依漳水,而郝昭和张辽又扼守漳水渡口。主公的粮道,可通过水路自中山源源不绝送抵战场。这场大战,主公拖得起,而曹cāo却拖不起。”

    刘闯连连点头,对诸葛亮的分析,也颇为赞成。

    诸葛亮说完,便看了一眼陆逊。

    陆逊立刻明白过来,忙站起身道:“主公现在,就是要和曹cāo比耐心。

    虽主公兵力不比曹cāo强盛,可麾下将军却个个能征善战。真要打起来,未必就失败……但那样一来,便是两败俱伤,与主公而言,并无益处。逊与军师商议过,以为主公当务之急,便是拖住曹cāo兵力。主公的目光,不应该放在冀州,只要其他地方取胜,曹cāo必不战自退。”

    “伯言所言,极是!”

    刘闯不由得汗颜。

    此次与曹cāo的对决,早在他未出征之前,便已经确定了方针。

    可不知是怎地,当他遇到曹cāo之后,便无法克制住那种想要和曹cāo拼命的想法。

    **丝心理吗?

    刘闯说不清楚,只是单纯觉得,当他面对曹cāo的时候,果然是压力山大啊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当曹cāo提兵前来的时候,发现刘闯已避战不出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由得一愣,连忙派出斥候打探消息……结果从观津大营中传来的消息是,刘闯病了!

    “那闯儿如此强壮,何以生病?”

    “此千真万确,小人绝不敢诳语。”

    前往观津打探消息的斥候顿时慌了手脚,连忙匍匐在地道:“据小人打探的消息,昨夜那刘闯染了风寒,以至于病倒榻上。据说,观津而今为他的妻弟诸葛亮接掌,诸葛孔明已派人前往燕京,请张仲景前来为刘闯诊治。小人本想再打探一下,但观津那边突然加强了防御……

    小人担心耽误了军机,故而才回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曹cāo听罢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突然问道:“元升,你说一个强壮之人,果然会被风寒所染,而后病情变得严重吗?”

    元升,是脂习的表字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点头道:“依我看,那刘闯可能是染了风邪。

    这风邪之症,并不是说身体强壮便会避免。有的时候,越是强壮之人,就越是容易被风邪所染。不过这种病,来的快,去的慢,需要慢慢调理。习未曾见刘闯,故而也做不得断定。”

    曹cāo想了想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元升,不如就请你代我走一遭,去观津探望一回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曹cāo笑道:“不管怎地,那刘闯终究是我女婿。

    我与他对决,是出于公义,而非私怨……今他既然病了,我怎地都要探望一下,以全我翁婿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脂习并不愿意去探望刘闯。

    哪怕说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,可那观津现在,如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不过,曹cāo既然说了,他便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于是,他准备了一下,便带着使团离开曹军大营,前往观津汉军大营探望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脂习从观津回来。

    “习入观津之后,刘皇叔便接见了我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刘皇叔好像是满面红光,不过我却发现,他坐在那里不一会儿,便浑身出汗。他说话时,中气不是很足,所强打jīng神,但还是露出了破绽。我以为,刘皇叔当是染上风邪。”

    曹cāo闻听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刘闯想要隐瞒,可他没想到,脂习竟然会是一名医生。

    这也就让他露出了破绽,更让曹cāo下定决心,要趁此机会强攻观津。

    夜,深了。

    观津汉军大营里,刘闯显得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他坐在榻椅上,苦笑着连连摇头,“幸亏孔明猜出了曹cāo的意图,说不得今rì就要露了破绽。”

    以曹cāo多疑的xìng情,怎可能真的相信刘闯生病?

    所以从昨天开始,刘闯就水米未进。

    而后在接见脂习的时候,他怀里踹了个热水囊。这已经进入仲夏,天气越来越热。身上揣那么一个热水囊,是人就难免一身臭汗。脂习的医术高明,可毕竟年纪大了。他又不可能靠刘闯太近,所以怎能看出端倪?不过,虽只是那么一会儿的时间,也够让刘闯感到难受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不知曹cāo会如何动作?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主公不必担心,接下来咱们只管坚守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建安八年五月,曹cāo加强了对观津的攻势……

    一**的攻击,给汉军带来了巨大压力……庞德、许褚、太史享轮番上阵指挥,诸葛亮陆逊则在城中运筹帷幄。双方在观津大战三rì,曹cāo损失不小。而观津却依旧牢牢掌控在汉军手中。

    刘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上,更让曹cāo进一步确定,刘闯的确是病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当然不可能放过机会,虽损失不小,可是曹cāo却依旧下令,对观津持续进攻。

    到第五rì,曹cāo的攻势,突然减缓。

    连rì的猛攻,让他军士们非常疲惫……若继续强攻下去的话,说不得要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曹cāo只好下令,休整一rì,再做攻击。

    可就在当晚,他突然接到了一封战报,汉军已攻破北地,俘虏了张既,兵临shè姑山……

    这是要夺取关中的节奏啊!

    曹cāo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“北地被夺,张既被俘,为何毫无风声?”

    贾诩苦笑道:“这次马超去北地郡,颇为奇异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他所为者是灵武谷,而北地太守张既在灵武谷屯驻近千兵马,竟然被西凉军神不知鬼不觉拿下。张既随即与灵州校尉姚琼联手,要渡河夺回廉县。哪知道被西凉军半途截击,张既被俘,姚琼战死……后来张既便归降了西凉军,而后领西凉军兵不刃血拿下富平。

    主公或许不知,这张既为北地太守虽不长,可是他在凉州,特别是三辅颇有名望。

    他在前面引路,沿途关隘全无抵抗……西凉军可说是长驱直入抵达shè姑山,更使得安定郡内也出现动荡。马超亲率大军,攻占逢义山。如今凉州治下,以人心惶惶,乱作了一团。”

    曹cāo脸sè,yīn沉似水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轻声道:“韦端为何不让韩遂出兵?”

    贾诩回答道:“那韩遂素有九曲之名,为人极为jīng明。

    韦端不是没有派人往金城,可那韩遂却借口河湟羌人**,不肯出兵救援……也正因此,凉州才会如此混乱。韦端以也派人向卫觊求救,可西凉军兵临shè姑山后,关中兵力空虚,卫觊手中无人可用,哪里还有人马支援韦端?”

    “河东战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河东匪患已经平定,匪首焦触为曹仁将军斩杀,各地盗匪则纷纷归降。”

    曹cāo沉吟片刻,抬起头道:“立刻传我命令,着子和率部返回关中,支援韦端,绝不可令凉州有失。”

    贾诩似乎有些犹豫,“可子和若离开河东,仅凭元常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曹cāo突然间激灵灵一个寒蝉,耳边突然回响起荀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公切莫小看了那刘孟彦,他的胃口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当时,荀彧说这番话的时候,可是得罪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甚至连曹cāo也觉得,荀彧高估了刘闯……可随着战局拉开,他突然发现,荀彧并未言过其实。

    刘闯的胃口,的确比他想象的更加惊人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曹仁不出兵救援的话,凉州的局势必然会更加恶劣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清楚,西凉军背后,正是刘闯。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