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2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一)4/6

第342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一)4/6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汉乐府中,有《相和歌?平调曲》之说,其中又有短歌行和长歌行之分。

    曹cāo这首《短歌行》,刘闯倒是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说起来,曹cāo一生曾作过两首短歌行,除了这首之外,便是后世流传颇广的‘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’那首。

    刘闯立刻明白了曹cāo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借由这首短歌行,来表达他的心意,同时也希望刘闯能够理解他,能够放弃和他继续为敌。

    刘闯,沉默了!

    曹cāo眼中带着一丝希翼之sè,心中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闯抬起头,看着曹cāo,目光显得格外坚定。

    曹cāo的心里,不由得一凉……

    “丈人所为者,汉室也;我所为者,亦汉室也。

    这看似并无冲突,然则最终……丈人便无谋逆之心,但最后却未必能够遂了心愿;我一心为汉室,但结果如何,我也难以确定。有的时候,身不由己。丈人身处高位,当明白我意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哪怕你我到头来,也难以作出决断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说,刘闯应该赋诗相和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没有再去剽窃诗词……一来,曹cāo这短歌行做得颇为大气,在刘闯的内心之中,唯有曹cāo另一首《短歌行》方能与之抗衡。只不过,那首短歌行却有不祥。历史上曹cāo唱着那首短歌行,被周瑜一把火烧得狼狈而走。虽有些巧合,但在刘闯看来终究不合心意。

    况且,那首短歌行在此时作,未免不太应景。

    除了曹cāo这两首短歌行之外,后世还有其他的短歌行作品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曹丕、曹叡都做过短歌行,可是在气势上,远远比不得曹cāo的短歌行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李白的短歌行倒是不错,不过太浪漫了些。

    至少在刘闯看来,没有那种霸气,很难和曹cāo的短歌行抗衡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合适的作品,那就不要去强行剽窃,反而会落了下乘……曹cāo的心意,是想要借这首短歌行来表达他平定天下的理想。但现实和理想终归是有差距,刘闯已无法再去回头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当年没有刘备从中作祟,说不得刘闯会为曹cāo效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晚了!

    就如同曹cāo不会退让,刘闯也不可能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他把话说的非常清楚:曹cāo你现在说你所为者是大汉江山,可是等你到一定位置的时候,便身不由己。你现在是领着大家往前走,等你想要休息,不想继续往前走的时候,你身后的那些人,会推着你往前走。到那时候,你是走,还是不走?而我的情况,和你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大家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,都没有后退的余地。

    其实,你心里清楚;我心里也明白,又何必自欺欺人?

    曹cāo的心里一抽,看着刘闯半晌说不出话来……他也说不清楚这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,有欣慰,也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没有见识到刘闯的文采,可是这些直白的话语,给他的触动更大。

    良久,曹cāo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孟彦,我现在更加后悔,当初没有在许都杀你。”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这五个字说得实在是太好了,正切中了曹cāo的心思。

    刘闯却呵呵笑了,“丈人当年没有杀我也是好事,否则这人生岂不是太过平淡,少了些刺激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了你这家伙,这rì子过得倒是更加jīng彩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cāo突然拨转马头。

    “孟彦,你不打算把我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刘闯轻声道:“若我这时候把你留下来,岂不是伤了玉娃的心?”

    曹cāo想过刘闯各种答案,却唯独没有想到,刘闯会这么回答他……他微微一笑,旋即又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,轻声道:“代我好好照顾玉娃,若是欺负了她,我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丈人放心,我自会代她好。”

    曹cāo又看了刘闯一眼,猛然一催胯下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而跟随曹cāo而来的两个青年,则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青年冲着刘闯大声说道:“刘闯,你休要得意……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曹真,定取你xìng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和另一个青年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曹休苦笑着朝刘闯一拱手,“皇叔切莫生气,子丹的xìng子向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是曹真?

    刘闯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这曹真可是在历史上留名的人物,表字子丹,是曹cāo的义子。

    《魏略》记载,曹真本姓秦,其父秦绍为就曹cāo而死,故而后来被曹cāo收养,改姓为曹。曹cāo怜他自幼丧父,于是向儿子一样对待他,还让他与曹丕住在一起,代之甚至胜过曹丕。

    此人勇敢,曾shè杀猛虎。

    在司马懿的情报之中,也专门提到了此人。

    曹cāo让他统帅虎豹骑,拜为灵寿亭侯,其地位和曹朋相似。

    对了,方才在曹cāo身后的另一个青年,似乎也是炼神境界的武将。他带了一个干儿子曹真过来,那另一个青年莫非就是曹朋吗?司马懿的情报里说,曹真和曹朋的关系很好……

    曹朋在漳水南岸败于刘闯,更丢了武邑和观津两城。

    而且据庞德说,那曹朋也是个炼神境界的武将,和庞德不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刘闯已经能够肯定,方才那个在曹cāo身后一言不发的青年,就是曹朋曹友学。这两个人,可都是曹cāo身边极为看重的之人,怪不得他有胆气跑来和自己说话,原来还跟着一个超级打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忍不住笑了!

    看起来,这一次倒是少不得要和曹cāo,见一个高下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次rì,天刚亮。

    刘闯才在中军大帐中点卯,便听闻外面有曹军搦战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得一怔,他立刻点起兵马,带领文武众将杀出观津,在城外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雨已经停了,一轮骄阳高悬,热浪滚滚。

    远眺对面,只见曹军早就摆开了阵势,战鼓声隆隆作响,呐喊声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曹cāo跨坐马上,于门旗下观战。

    而两军阵前,一员曹将走马盘旋,正耀武扬威向汉军挑衅。

    “此乃何人,如此张狂?”

    刘闯看到那员大将嚣张跋扈,不由得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“此人名叫刘虎,据说原本叫做刘安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时候,曾徒手杀虎,故而改名刘虎,是曹cāo上次返回许都之后,招揽来一员猛将。”

    曹cāo年初返回许都之后,便发布了招贤令。

    刘闯也有所听闻,不过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在意,是因为曹cāo这次招贤令,并不是刘闯印象中的唯才是举令。也许是受到了荀彧等人的反对,此时的曹cāo还没有能力完全压制世族力量,故而招贤令发出,却不似历史上那唯才是举令一样引起轰动。不过即便如此,还是让曹cāo招揽到了不少有本事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刘虎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刘闯却没有听说过此人。

    三国时期,的确是有一个名叫刘虎的人,不过是刘表的侄子。

    而这个刘虎,明显不是荆州刘虎,所以刘闯嘴角一撇,冷声道:“何人前去,为我取这狂徒首级?”

    “主公休怒,代末将取他人头。”

    刘闯话音未落,一员大将便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他认得那员大将,正是早先在滹沱河渡口,与刘闯有过一面之缘的黑山校尉杨凤。

    只是,这杨凤显然不是刘虎的对手,只几个回合便落到了下风。杨凤之子杨明一见杨凤不是对手,连忙跃马冲出,想要助杨凤一臂之力。不成想,杨明刚一杀出,曹军之中也冲出一员曹将。

    “狗贼莫非要以少胜多,看箭!”

    那曹将纵马飞驰,在马上弯弓搭箭,连珠三箭shè出。

    杨明连忙举刀封挡,好不容易将对方三箭躲开,却不想对方又是连珠神shè,将杨明shè落马下。

    杨凤见杨明被shè下马,顿时心里一慌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是刘虎的对手,这心里一慌,手上难免就慢下来,被那刘虎手起刀落,劈落马下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刘闯便连折两员大将。

    曹军顿时士气高涨,摇旗呐喊起来……

    曹cāo在门旗下,捻须而笑,露出一抹得意之sè。

    而刘闯则面沉似水,提椎便要出战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还未行动,一团黑影呼的便从他身边冲出去,朝着那刘虎飞奔而去,一边跑一边怒声道:“敢杀我叔叔的人,照打!”

    刘虎斩杀了杨凤,正在得意。

    哪知道从对面窜出一个黑铁塔般的大小子,手提双槌,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是一员步下将?

    刘虎哪会把对方看在眼中,他正要大开杀戒,在曹cāo面前建立功勋。见又有人前来送死,刘虎当下露出狰狞之sè,厉声喝道:“哪里来的黑小子,居然前来找死,还不报上名来。

    某家倒下,不死无名之鬼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不等他话音落下,对方就已经到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董俷天生一对飞毛腿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他也不和刘虎废话,眼见距离刘虎还有三五步的距离,猛然纵身跃起,双槌泰山压顶,大吼一声,“泰山槌。”

    铁槌嗡的一声,带着一股锐风便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刘虎还在喊话,哪料到这黑小子居然是不讲规矩,说打就打。

    这也是刘闯教育的结果,他知道董俷脑袋瓜子不清楚,所以干脆对他说:“上了战场之后,不管对方和你说什么,你都不要理睬。外面的人很坏,会欺负你,所以你要先打死对方。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