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1章 短歌行(二)

第341章 短歌行(二)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刘闯目光复杂看着乐进,心里面也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乐进这个人和郭嘉的情况不一样。

    郭嘉是他的同乡,而且对于刘闯而言,郭嘉始终是他前世极为喜爱的一位谋士。

    所以,郭嘉不肯降,刘闯不介意养着他,哪怕他身在汉营心在曹,刘闯也不太介意……而郭嘉呢?也很聪明。你不杀我,我也不给你添乱。你要养着我,那我就随你的心愿。

    但是在理论上,刘闯依旧存着招降郭嘉的可能。

    乐进却不一样,他一上来就堵死了后路,让刘闯别无选择……

    虽然对这个历史上位列五子良将的人颇为敬重,但说实话,还达不到让刘闯忍气吞声的地步。

    乐进梗着脖子,脸上毫无惧sè。

    刘闯就知道,这个人想要为他所用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乐进是曹cāo的心腹,也是最早跟随曹cāo的手下,足有十余年的光yīn。

    不管是曹cāo落魄,亦或者曹cāo发达,他始终都没有抛弃曹cāo,可算得上对曹cāo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这种人,心眼很死,绝无劝降可能。

    可让刘闯放他回去,刘闯也不太愿意。

    他朝左右看了一眼,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叹,“文谦心意已决,我再说什么,便是羞辱了文谦。

    来人,送文谦上路,愿来世你我能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乐进却笑了,看着刘闯嘿然道:“若有来世,我定要与皇叔再决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乐进转身离去,太史享带着人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“如此忠臣良将,却不为我所用……”刘闯深吸一口气,扭头看了众人一眼,不无遗憾道:“只可惜了一位好汉。”

    远处,咕隆隆鼓声三通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太史享带着乐进的人头回来。

    刘闯看了一眼那血淋淋的首级,犹豫一下道:“派人把文谦的尸首送去信都,请曹公妥善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曹cāo,终究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许定还在路上,便得到曹朋乐进大败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听闻之后,也是大吃一惊,连忙率部疾奔武邑。

    哪知道,在往武邑的路上,却遇到了曹朋……原来,曹朋并未死在漳水南岸。他发现的早,所以才得以逃脱。可由于当时情况严峻,曹朋根本没有机会去救援乐进,便跑回武邑城中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刚到武邑,便得到消息说,刘闯兵马奔袭观津。

    曹朋担心后路断绝,于是向武邑令讨来兵马,想要驰援观津守军。却不想,在往观津的路上,许褚于半路伏击。说起来,许褚本打算直接攻打武邑,但是被庞德拦住。庞德并不是无能之辈,他劝说许褚,若强攻武邑,必然损失惨重。可若是攻打观津,武邑方面一定会很紧张。毕竟,观津一旦被汉军夺取,武邑便成为一座孤城。庞德的计策,佯攻观津,伏击援兵。

    若武邑不驰援观津,那就全力攻打观津,封住武邑的后路。

    若武邑驰援观津,则可趁机夺取武邑……

    总之,这个计策有许多变化,可进可退。

    许褚听了以后,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家的本领,练兵打仗可以,但要说这谋划,似乎的确不如庞德。

    曹朋在驰援观津的途中,被许褚打得大败。

    他奋勇杀出一条血路,这才算是逃出生天……只是如此一来,他也知道武邑和观津必有危险。

    曹朋不敢再返回武邑,便带着残兵败将退向信都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观津守将,是许褚?”

    许定听完后,脸sè一变。

    他心里面其实挺复杂,颇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滋味。

    想当初,许褚要随刘闯走,可许定却借口留恋家乡,所以不愿跟随。当时的刘闯,非常狼狈,到处流窜,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。许定当然不肯跟随刘闯,甚至还阻拦许褚跟随刘闯。

    以至于到后来,许褚带着八百青壮和许定分家,跟着刘闯东征西讨……

    而今,许定拜虎卫校尉,颇受曹cāo看重。

    可许褚已成虎贲中郎将,虎痴之名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……后悔不后悔?说实话,有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但如果再让许定选择一次,他还是会选择和许褚分家!

    “友学先走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身后汉军追兵已渐渐逼近,许定仓促间做出决定,让曹朋先撤退,他带着虎卫军在路上结阵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见一队骑军从远处风驰电掣般行来。

    看到曹军在路上结阵,追兵也立刻停下追击的脚步。许褚纵马上前,举目朝对面看过去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许褚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曹军阵前,许定横刀立马。

    自从建安元年许褚跟随刘闯离开许家庄之后,他就再未见过许定。

    却不想,兄弟两人居然会在这里重逢,而且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之下重逢,使得许褚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犹豫一下之后,许褚催马上前。

    他把金背大环刀横在马鞍桥上,在马上拱手朝许定一欠身。

    “兄长,谯县一别,已有七载。

    请恕许褚甲胄在身,不得见礼。”

    许定目光复杂,看了一眼顶盔贯甲,威风凛凛的许褚。

    说实话,许定对许褚一直存有怨念……他虽是许褚的兄长,但确是庶长子,故而从小到大,他都不似许褚那样得到宠爱。而且,许褚天生神力,勇武过人,也非许定能够相比。许褚而今已经到了炼神初期的巅峰,而许定如今还只是养气后期的水平,甚至距离巅峰仍有距离。

    可是,他已经三十多了,早过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这也是许定对许褚心怀怨念的另一个原因,凭什么许褚就能够有如此成就?

    但而今,所有的怨念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许定苦笑一声,也拱手还礼,“仲康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半晌,许定道:“我前年有了一个儿子,仲康也有侄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兄长……我在两年前,得主公介绍,与幽州鲜于氏皆为夫妻,也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两人又没了话语。

    许褚的妻子是鲜于辅的侄女,也算得上是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许定迟疑一下,再次抱拳拱手,“你我而今各为其主,下次再见,你不必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许褚许定说完后,许定拨转马头,带着兵马缓缓退走。

    看着许定离去的背影,许褚这心里面颇不是滋味,感觉着好像有一块石头压在心里面,难受的让他想要发狂。

    “许中郎,可要继续追击?”

    许褚犹豫一下,叹了口气,也拨转马头。

    “收兵,回城!”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是夜,刘闯率部进驻武邑。

    武邑长在得知曹朋败走的消息之后,二话不说,立刻举城献降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连曹朋都跑了,他如何能抵挡汉军的攻击?且不说曹朋走的时候,带走了武邑的兵马。就算那些兵马还在武邑,也抵挡不住汉军的攻势。更重要的是,这武邑长是冀州人。听说刘闯对冀州人极好,昔rì袁绍手下,不少在他帐下效力,也让武邑长心中多了些期盼。

    所以,当庞德率部抵达武邑的时候,不费一兵一卒,兵不刃血便拿下武邑县城。

    刘闯进城后,更对那武邑长颇为亲切,温言安抚。

    他让武邑长继续留在武邑,而后便下令,在武邑和观津一线扎下营寨,准备对抗曹cāo……

    刘闯渡过漳水,便等于向前迈出一大步。

    而曹cāo绝不会容忍刘闯继续推进,势必会督帅兵马,来与他进行决战。

    这,也将是刘闯和曹cāo第一次的对决!

    三万汉军,源源不断渡过漳水。

    而刘闯手中的战争机器,也开始隆隆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刘闯渡过漳水的时候,张辽命郝昭从滹沱河提兵南下,屯驻漳水北岸,与阜城隔河对峙。

    阜城守将吕旷,原本为袁氏部将。

    在归降曹cāo之后,驻守阜城。

    同时,张辽亲率大军自元氏南下,屯兵济水北岸千秋亭,虎视巨鹿……

    安平国,信都。

    曹cāo坐在太师椅上,看着横在堂前的棺椁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乐进的尸身便躺在棺椁之中,刘闯将之斩杀后,命人送到信都,交还给了曹cāo。

    “痛煞我也!”

    曹cāo看着乐进的尸体,忍不住大叫一声,险些当场昏迷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刺杀董卓未果,讨回家乡招兵买马。

    乐进是第一个前来投效他的外姓将领……三国演义里说,乐进是和李典一同投奔的曹cāo。可事实上,李典的资历远远比不上乐进。追随曹cāo戎马十余载,曹cāo对乐进的感情也非常深厚。

    而今,乐进竟然被刘闯斩杀,也使得曹cāo心中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叔父,都怪朋无能,救不得文谦将军。”

    曹朋这时候也讨回信都,跪在堂前,一脸悲伤之sè。

    曹cāo也知道,这件事怪不得曹朋。

    乐进担心驻扎漳水北岸难有退路,一力要求退守南岸……曹朋当时还送了地图过来,可是曹cāo却没有在意。曹军在漳水南岸的溃败,也使得曹朋此前大胜庞德的优势顿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曹cāo也没有想要责怪乐进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,“友学起来,这件事怪不得你……也是我有些粗心大意,才使得闯儿有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曹cāo抬起头来,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一抹骇人杀机,一字一顿道:“传我命令,三军北上,我要亲自与那闯儿对决,为文谦报仇雪恨。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