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3章 冀州之战(十五)6/6

第333章 冀州之战(十五)6/6

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

    清河尽失,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曹**原本占领魏郡,遥控清河,也就等同于把青州和冀州连为一体。

    而今清河失守,邺城就等于暴露在刘闯的眼皮子底下。他可以随时向漳水南岸的曹军发动攻击,进可攻退可守,实际上已占据了主动。而在此之前,若许攸没有投降,曹**还占据上风。现在整个清河落入刘闯之手,曹**先前所占据的优势,也随着清河失守,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这,又怎不令曹**恼怒?

    可事实上,即便是刘闯也不太明白,许攸为何突然献出甘陵。

    当许攸派人与刘闯联络的时候,刘闯还以为这是许攸的一条计策……谁料想,他竟真的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皇叔可知,我为何来投?”

    在东武城府衙后堂的厢房里,许攸面带笑容,神sè轻松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许攸孤身从甘陵赶来东武的时候,刘闯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弄不明白,这许攸为什么会来向他投降?

    论声望,许攸早年与袁绍、曹**为友,更是当时与颍川名士何顒等人齐名的奔走之友,在士林中颇有名望。虽则后来他与王芬密谋造反,其实真正的目标是对准十常侍,而不是汉室江山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密谋杀死灵帝,便是为了推举合肥侯登基。

    只可惜事情**,许攸不得已隐姓埋名,直到袁绍在渤海崛起,他才重又出现。

    在当时,许攸的声名丝毫没有因为谋害汉帝而受到损害,甚至还因此得到更多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沮授田丰,就是许攸一手劝说背叛韩馥。

    永汉元年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平六年……这一年年号更迭变幻很大,一共出了四个年号。

    若说的更清楚一些,就是公元1**年。

    董卓入洛阳,废少帝而改立献帝,许攸就劝说袁绍与曹**联盟。

    建安元年,汉帝东归时,许攸也是坚定的迎奉派,和沮授田丰一起劝说袁绍,迎接汉帝,但袁绍不听。

    建安五年,官渡之战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许攸又劝说袁绍,缓攻曹**,不要**之过急,但袁绍依旧没有听从。

    最后,许攸归降了曹**,并献计让曹**偷袭乌巢,才有了官渡大捷,袁绍战败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物,为何会突然归降自己,刘闯非常不解。所以当许攸询问他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摇头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子奇公为御史大夫,曾对我多有关照。

    后来我与冀州刺史王芬密谋除掉先帝,因**而被追捕。何顒因此人头落地,而我却因为得令尊暗中保护,才幸免于难……不过,这些并不是我要归降你的原因。若你没有足够的能力,哪怕子奇公与我就救命之恩,我也绝不会对你心慈手软,甚至有可能会设计陷害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,说话倒是真的直接,没有半点遮掩。

    刘闯不禁来了兴趣,看着许攸道:“那我就想不明白了,子远先生为何会归降我呢?”

    许攸笑道:“我之所以归降皇叔,只因为皇叔才是真正的中兴之主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说的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蝉,蓦地一下子便坐直了身子,骇然看着许攸,半晌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野心,并没有多少人知晓。

    哪知道,许攸竟然一言道破了他的心思,怎不让刘闯骇然。

    中兴之主,而不是中兴栋梁,这两个词之间的差异巨大。

    刘闯眯起眼睛,看着许攸,半晌之后突然笑道:“子远先生的意思是,彼可取而代之?”

    许攸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,兵少将寡,手里不过并幽两个苦寒之地,如何能做得中兴之主?”

    “皇叔如今虽势弱,但却是大汉皇叔,手持衣带诏,乃天下正统。

    曹**奉天子以令诸侯,看似名正言顺,实则已成为众矢之的……凡事,有所得便有所失,孟德的地位越高,他受到的攻击也就越大。等他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,忠臣也将变为反贼。

    我当年随密谋弑君,可这心中却始终未曾背弃我汉室江山。

    皇叔表面上看去,不过两个苦寒之所,可实际上……却坐拥四州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笑了,我何来四州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交州士燮,对中陵侯尊敬有加。他并非那种野心勃勃之人,但若是皇叔振臂一呼,士家必然相随。”

    刘闯眼珠子一转,笑道:“那也不过三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西凉马腾之子马超,在过去三年间横扫西域,灭掉天山六国。

    如今马腾被害,马超从西域返回……呵呵,皇叔莫要告诉我,你和那马超之间,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刘闯的脸sè顿时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凝视许攸,却见许攸一副悠然之sè。

    半晌,刘闯苦笑道:“原以为我所做能瞒过天下人,却不想还是被先生看破。”

    许攸笑道:“其实看破这其中奥妙者,又何止我一人?

    你道曹**就猜不出这其中的关键吗?只是他现在被你牵住了jīng力,根本无力去顾及马超……其实,马腾一死,马超便返回西凉,孟德就已经觉察到了你和他的关系。据说当初在许都的时候,你与马超颇有交情,还曾在酒楼中并肩杀敌,把老卫家的人杀得是人仰马翻……

    想来那时候,你已经算计到,马超终有一rì能够执掌西凉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老狐狸的面前,刘闯倍感吃力。

    他苦笑着摇摇头,却没有出言辩解,只笑呵呵问道:“若只是因为这样,恐怕还不足以令先生投效。”

    许攸脸上的笑容,渐渐隐去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轻声道:“皇叔年纪不大,可是做事总谋后而动。

    从你离开许都后所走的每一步,都似乎能未卜先知……你横扫辽东的时候,正值袁绍要与曹**决战,无暇顾你;当你席卷幽州之时,恰恰是本初和孟德激战正酣之际。官渡之战,看似孟德取胜,可要我说,最大的胜家应该是你。你知道袁绍不会对你太过看重,所以做出一副要对外用兵的姿态,趁着本初二次向孟德用兵,你占居半个并州,更扫荡了塞北。

    我不知该怎么形容你,只觉得你所奏的每一步,都计划周详。

    邺城之变,贾诩那么算计周详,却没想到你会突然返回邺城……更没想到在重重包围中,你还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皇叔,这已经不是算计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你逃出邺城之后,却yīn差阳错的和张燕取得联系,不但扣押了郭嘉,而得到张燕的投效……

    之后,你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了呼厨泉,换上一个没太大野心的秃瑰来为大单于,免去后顾之忧的同时,还使得孟德两载筹谋,功亏一篑。呵呵,这叫做气运!也许皇叔你自己不觉得,可是我却能感受到。而今气运在你,所以你才能这般顺利,甚至一举拿下了渤海郡。

    你偷袭修县,我原本打算固守东武,那料想文丑那蠢货竟然擅作主张。

    这更让我确定,气运在你身上。所以我很想看看,你这位大汉皇叔,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?”

    气运之说,飘渺虚无。

    即便是刘闯自己,对这种说法也不是太过相信。

    但许攸说的煞有其事,也让刘闯不知不觉便随着他的思绪而走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他的气运的确是是不算太坏……

    许攸说到这里,轻轻叹了口气,“当初月旦评的时候,许绍曾评价我,说我遇林而起,遇草而没,注定孤苦,不得善终。我一直在想这十六个字的意思。遇林而起,说的怕就是本初,遇草而没,莫非是说孟德?注定孤苦,我如今妻儿惨死……十六个字当中,有八个字应了许绍之说。这也让我更加相信,我之xìng命,只怕当亡于孟德。可是,我又怎甘心受死。”

    许绍的月旦评,在东汉末年可说是很有名气。

    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jiān雄,更流传千古。

    不过对许绍对许攸做过月旦评吗?刘闯倒是不太清楚……不过想来的话,应该也没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历史上,许攸随曹**平定冀州。

    但其拥兵自重,更屡次轻慢曹**,直呼曹**小名,令曹**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后来,许攸出邺城东门,对左右说:“这家人没有我,进不得此门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‘这家人’便是指曹**。后来有人向曹**告发,于是曹**便借口把许攸收押,随后斩杀。

    从史书的记载来看,许攸好像是自己找死,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但这里面未尝没有许绍月旦评的影响。

    刘闯不是很清楚古人的观气相人之术,但流传千年,总归是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试想,连他娘的穿越都能发生,观气相人又算得什么?但许攸肯定不会愿意向命运低头,他想要逆天改命,所以才决意背叛曹**?如果这么一解释的话,似乎许攸的投降也就有了合理之说。

    不过,刘闯并不在意许攸究竟是因为什么才来投效他……他最关心的,莫过于许攸能为他带来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甘陵,便想要逆天改命?

    这和许攸当初投靠曹**,献计奇袭乌巢的大礼相比,似乎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盯着许攸,良久不语……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