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08章 狮子大开口

第308章 狮子大开口

    与袁绍和谈的人选不难决定,刘闯已经有了选择。

    根据诸葛亮的分析,与袁绍的和谈,刘闯能够占居主动。因为现在最想和谈的人,不应该是刘闯,而是袁绍。

    原因嘛,非常简单!

    袁绍如今和曹**之间的决战即将开始,而刘闯在幽州痛击袁绍四路大军,已经让袁绍看清楚了事实,那就是刘闯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对付的对手。四路大军覆没,也让袁绍心生忌惮。可要说对刘闯畏惧,还远远达不到。毕竟,袁绍现在的头号敌人是曹**,而不是刘闯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曹**有巨大的人口优势!

    豫州七百万人口,司隶三百万人口,兖州四百万人口,徐州二百万人口,在加上半个青州二百万人口……东汉末年,合全天下的人口不过四千余万,曹**手中便独掌近一千七百万人口,占居东汉全部人口数量的三分之一还多。如此巨大的人口基数,也使得曹**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冀州钱粮广盛,兵强马壮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整个冀州不足五百万人口,半个青州也只有二百万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并州幽州两地,在袁绍最强盛的时候,治下人口也不过千余万,远不如曹**的人口基数。

    特别是曹**手中的豫州,更是人口大州。

    袁绍对曹**心怀忌惮,也不是没有道理……若不是曹**这些年来行屯田、休养生息之事,并未大肆征召兵马,说不得曹**如今的兵力会是一个天文数字。而曹**为何不肯大肆征召兵马?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黄巾爆发,河南便是兵祸最为严重的地区,盗匪横行,流民四起。

    曹**虽占据人口优势,可由于多年匪患,造成田地荒芜,无人耕种。

    而他手下的人口之中,流民数量巨大。若不能尽快安抚住这些流民,使百姓安顿下来,早晚还是会有麻烦。在这个时候,曹**只能强行推广屯田,进行休养生息。虽则他占领豫州这些年来战事不绝,但可以看得出来,大都是小规模的地方战斗,并没有如同官渡一样的大战。

    如果曹**强行征兵,最有可能的便是酿成又一轮的流民暴动……

    曹**非不征兵,实在是不能征兵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袁绍当然清楚,这也是他急于和曹**决战的一个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袁绍知道,一旦曹**从稳定住河南局势之后,必然会实力大增,到时候他便要承受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而刘闯呢?

    虽然夺取了幽州,可实际上手中不过三百万人口基数。

    只要袁绍能干掉曹**,再收拾刘闯,便易如反掌;反之,一旦他和刘闯开战,曹**趁势出击,他就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。

    诸葛亮认为,袁绍在四路兵马覆没之后,绝不会再想和刘闯纠缠……

    他会主动寻求和谈,既然是这样,那就谈一谈。而这个主持和谈的人,诸葛亮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:荀谌!

    因为从身份,从地位,从名望而言,荀谌无一不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关键是出使许都的人选,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刘闯在巡视了燕京的工程之后,便驻足于蓟县。

    荀谌和徐庶,这时候也奉命赶来蓟县。与刘闯一番商谈之后,荀谌便推荐了一个出使许都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孟彦以为,仲豫如何?”

    仲豫,便是荀谌堂兄荀悦荀仲豫。

    此人年逾五旬,名声响亮。少年时便能解说《chūn秋》,曾与刘闯的父亲刘陶,同为当时解读《chūn秋》的大家。灵帝时,荀悦因十常侍专权,故而隐居不仕。后来得荀彧推荐,为曹**征召,拜黄门侍郎。迎奉天子之后,荀悦有迁秘书监,受汉帝所命,以左传题材撰写《汉书》。

    建安三年,荀悦受郑玄所邀,赴不其南山书院,专心编撰《汉纪》一书。

    在去年,也就是建安五年,官渡之战最为激烈的时候,荀悦终于将《汉纪》编撰完成,共三十篇。除此之外,他又在这几年中,著有《申鉴》五篇,专门用来抨击谶纬符瑞等邪说……

    “自《汉纪》成书以来,仲豫一直向返回许都,向天子复命。

    此次孟彦要与曹**和谈,不如就拜托仲豫。他的名望和身份地位都足够,便是曹**也奈何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若换个人,曹**少不得要为难。

    历史上曹**没少干这种事情,比如吕布派遣陈登出使许都,曹**便封了陈登一个广陵太守的职务;比如孙策遣张纮出使许都,他又强行把张纮留下来。当然了,曹**奉天子以令诸侯,占居正统之名,也给了他很大的便宜。如果刘闯这时候派遣使者,很可能会被曹**留难。

    可荀悦的情况却不同!

    首先,荀悦是颍川荀氏子弟。

    论名望,荀悦和荀衍荀谌荀彧三兄弟并称三若一仲,在颍川士族之中的威望,不逊sè荀彧等人。

    同时,荀悦官拜侍中,乃天子所封。

    而他去南山书院,也是为了编撰《汉纪》,并非投靠刘闯。

    从这点而言,荀悦的地位颇为超然,即便是曹**要为难他,也必须要考虑一下其中的后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仲豫先生倒是合适,可他是否愿意为我代言呢?”

    荀谌哈哈一笑,“这有何难?”

    他看着刘闯道:“孟彦莫忘了,仲豫乃汉臣,我这就书信一封,相信他必然会同意这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还可以请曹娘子书信一封,送往许都。”

    曹宪是曹**的女儿,可是从柳城之战以后,曹**和刘闯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紧张,曹宪也就没有再和家中联系。

    刘闯叹了口气,搔搔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让玉娃写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他和曹宪的关系依旧是不冷不热,虽然衣食住行等用度不曾减少,可不知为什么,刘闯下意识的避免和曹宪接触。原因嘛,非常简单!因为他和曹**之间的关系,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曹宪相处。每次见面,都会显得有些尴尬,加上年纪差异,可以谈论的话题也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样,他和曹宪之间,都必须要做一个了结。

    这样不冷不热的相处下去,刘闯觉得难受,对曹宪而言,恐怕也是一场煎熬吧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便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安排了出使谈和的人选之后,刘闯又和诸葛亮荀谌徐庶等人,商讨起来对鲜卑的战事。

    “主公既然要与袁绍和谈,不如摆出一个姿态。

    主公现在的注意力,应该是放在燕荔游的身上,可亲自前往平岗督战。这样一来,袁绍定会以为主公接下来的jīng力都放在北疆,无意西进和南下。相信荀先生也可借此机会,狠狠敲那袁绍一回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兴致勃勃的提出建议,也让荀谌连连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刘闯想了想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对燕荔游的确是有些兴趣,此前他是抽不出手来,现在正是时机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回到涿县,看着那幢拔地而起的刘府大宅,刘闯心思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回到家中,先探望了一下已有六个月身子的麋缳,而后又询问了一下诸葛玲等人的状况。

    令他感到惊喜的是,诸葛玲和甘夫人居然也有了身子。

    特别是甘夫人,据吴普诊断,甚有可能是一对双胞胎……刘闯欣喜万分,忙交代家中女婢,要好生照拂。在探望了众女之后,他便一个人来到后宅的一个跨院中。还未曾走进去,就见两头棕熊扑过来,着实把刘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两头棕熊两岁多了,体格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由于平rì里吃的极好,所以看上去胖乎乎,圆墩墩,有些憨厚之态。

    刘闯伸手拍了拍大黑的脑袋,又摸了摸小黑的脑袋,便迈步走进跨院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宪娘子,你这样子下去怎得了?”

    还没等走进屋子,刘闯就听到屋中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听声音,说话的人是赵琰,只听她轻声道:“夫君和司空之间的事情,是男人的事业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如今的地步,也是没有办法。夫君是大汉皇叔,受天子之名,若司空无谋逆之心,大可以和平相处。这种事,不是你我这些人可以参与其中,也不是你我能够做出来改变。

    你这样闷闷不乐,我也知道,你是为夫君和司空担心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你总要做出一个抉择来,否则便是夫君也会感到莫名痛苦。

    你是曹家女,可现在却是刘家人……相信你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夫君都不会真的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刘闯眉头微微一蹙,在心里叹了口气,上前轻轻叩响门扉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“丫儿,开门!”

    屋中传来一阵慌乱声,不一会儿就见赵琰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夫君怎地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事情要和玉娃说。”刘闯迈步走进房间,却见曹宪正有些惶恐的站在榻前。这些rì子不见曹宪,这丫头看上去又清瘦了许多。刘闯见状,不禁轻轻摇头,发出一声叹息来。

    “丫儿,你回避一下,我有话和玉娃说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儿放心,我并无为难玉娃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正如你所说,有些事终究是要做出抉择……玉娃,你这样折磨自己没有用,我这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赵琰悄然退出房间,而刘闯则在屋中坐下。

    曹宪有些慌乱,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方才丫儿和你说的那些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刘闯示意曹宪坐下,沉吟片刻后道:“我知道,你如今难做。可就如同丫儿说的一样,我与曹司空并无私怨,我们之间实乃利益之争。

    我为皇叔,是汉室宗亲,我所做一切,都是为汉室筹谋。

    曹司空……或许也是公心,但我和的立场不一样,也注定了之间早晚会有一战。这一点,我不怕与你说,相信你心里也清楚。若非如此,想必你也不会似现在这般,愁眉不展。如今,曹司空官渡大胜,必会北上冀州。而我夺取幽州,不rì便会拿下并州。并幽到手之后,我定会南下。到那时候,我与司空之间,也一定会有一场死战,我无法退,曹司空也退不得。

    我说这些,不是让你和你父亲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想告诉你,若我将来胜了,我会保你曹氏一门不绝;但若是我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刘闯说完,曹宪猛然抬头,脸上露出惊慌之sè,“若夫君输了,妾身便随夫君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

    刘闯忍不住笑了,伸出手按着曹宪的脑袋,“若我输了,你更要活着,唯有这样才能使我刘氏一脉不绝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曹宪的眼泪,刷的一下子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休要在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缳缳身子越来越重,二娘子和甘娘子也都有了身子。我这次回来,也停不长久,不rì将前往平岗,马踏大鲜卑山。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要与旦旦、铃铛儿好好相处,莫要再起纠纷。

    嗯,过几rì荀家叔父要回许都,若你有什么事情,可写一封书信回去,也好让**亲心安。”

    曹宪用力点点头,那梨花带雨的柔弱媚态,却让刘闯更感心碎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建安六年三月中,袁绍在得到四路大军败退的消息之后,也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再三思量,袁绍最终如诸葛亮所言那般,决意和刘闯谈和。

    “主公,岂可就这么放过闯贼?”

    郭图义愤填膺,在衙堂之上大声叫嚷。

    辛评却森然冷笑道:“公则以为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别看郭图和辛评都是袁谭一系,可彼此之间并不是特别和睦。究其原因,两人虽然都出身于颍川,可是辛评和荀谌关系密切,有些看不惯郭图的行径。这郭图心胸狭窄,睚眦必报,所以得罪了不少人。即便两人都同出于颍川一系,可是辛评的品xìng却让他无法看惯郭图。

    “主公五路大军并进,而今已折损两路,三万大军覆没。

    这已说明,刘皇叔并非不堪一击。主公而今的头号大敌是曹**,若主公再对幽州用兵,又不能在短期之内结束战事,曹**趁势北上,到时候主公便要腹背受敌,再想谈和怕难以成功。

    今主公决意与刘闯和谈,并非怕了那刘皇叔。

    实主公为大局着想,弃个人荣辱……待主公击败曹**之后,再回过头来与刘皇叔交锋,便可以少了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逢纪等人在一旁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而袁绍更是露出赞赏之sè,开口道:“仲治,你以为那刘闯是否愿意和谈?”

    辛评沉吟一下道:“据幽州传来消息,刘皇叔正调兵遣将,意yù和鲜卑决战。

    为此,他麾下大将有半数被调往北疆,由此可见刘皇叔对鲜卑一战,势在必得……这种情况下,他恐怕也无心和主公再战,甚至不愿意再招惹主公。若不然,他夺下雁门后大可以长驱直入谋取太原。可是他却屯兵句注山,不愿再南下一步,也就说明他对主公颇为恐惧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连番大胜,士气正旺。

    若主公与他谈和,恐怕少不得要让出许多利益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眯起眼睛,半晌后突然森然一笑:“便让出些许利益又能如何?

    是我的,谁也夺不走。待我击败曹**,再与他算账,到时候他吃进去多少,都要给我乖乖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袁绍长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这么决定,便由仲治主持此次和谈,看那闯儿能有什么花招。”

    辛评连忙躬身行礼,“卑下定不负主公所托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袁绍下令调集兵马,向元城一线集结,并命令袁谭率部屯驻五鹿城,准备合兵一处,再次南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袁绍吸收了官渡之战的教训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去轻举冒进,而是集结七万大军,准备徐徐推进。

    一时间,河北战云密布,伴随着袁绍一声令下,整个河北都随之变得热闹起来……

    而辛评在得了和谈之命以后,便不再关注其他。

    他在邺城准备了一下,带着随从直奔高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辛评派人前往幽州通知刘闯,希望能够与刘闯进行会谈。

    可是等辛评到高阳后才知道,刘闯已经不在涿郡,而是亲率大军,以庞德为先锋前往右北平。

    “友若,莫非皇叔这次要亲征鲜卑不成?”

    当辛评得知来和他会谈的人是荀谌之后,整个人便立刻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辛评和荀谌可谓是老朋友了,两人一个是颍川颖yīn世家子弟,一个是颍川阳翟官宦之后。早在袁绍为征讨董卓诸侯盟主的时候,便跟随袁绍,为他出谋划策。只不过,荀谌一直不肯表明立场,更不愿意轻易站队。在荀谌为五原郡太守之后,两人之间的来往便减少许多。

    刘闯派出荀谌,也表明了他和谈的诚意。

    辛评一方面感觉庆幸,另一方面又感到头疼……因为他非常清楚,荀谌是一个何等难对付的家伙。和这样一个人进行和谈,即便是辛评,也倍感压力。看起来,少不得一番争论。

    荀谌则微微一笑,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    鲜卑自檀石槐称王之时,便成我大汉边患。如今檀石槐死了,鲜卑却更加猖狂……前次皇叔在柳城被围,险些死于鲜卑人之手。对此,皇叔一支耿耿于怀,又怎可能轻易将之放过?”

    辛评闻听,忍不住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袁绍和荀谌口中的边患,关系是何等密切。

    幽州数次动荡,都有胡人的影子。这其中,未尝不是袁绍在背后主使,乃至于撑腰所致……

    但这种话,又怎能说得出口?

    “友若,当初你五原起兵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主公对皇叔,也素来敬重。当初皇叔走投无路时,便是主公让出辽东为皇叔栖身。可皇叔却起兵夺取幽州,未免有些不太妥当?”

    谈判嘛,本来就是各出心计。

    荀谌却眉头一蹙,沉声道:“仲治,你我相知多年,我不与你赘言。

    皇叔为何起兵,想来你不是不明白。想当初,皇叔与袁公商议妥当,以北海东莱二郡换取辽西。可是袁公却让淳于琼为辽西太守,让皇叔做那辽东太守。至于皇叔到辽西之后,便屡遭二公子刁难。且不说乌丸蹋顿连番出兵袭扰,便是那淳于琼到任之后,也是多番为难皇叔。

    皇叔凭己身之力夺取辽东,可淳于琼却又去游说那头虓虎……

    更不要说,石臼坨遇袭,令皇叔帐下大将薛州之死,谁是谁非,莫不成你辛仲治便一无所知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辛评说完,荀谌便怒声道:“休要与我说那管承只是一个海贼。

    他的来历,瞒得了别人,却瞒不得我。

    管承为何要袭击石臼坨?他如何能够袭击石臼坨?这里面若没有二公子关照,怎可能成功?

    现在你与我说皇叔所为不妥,难不成袁公和二公子的作为便妥当吗?

    若你持此态度相谈,那就不必再谈。大家索xìng摆开车马,一场血战,是非曲直自然便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,荀谌起身便走。

    辛评吓了一跳,连忙劝阻,可是荀谌却不听,气鼓鼓的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荀谌的背影,辛评也不由得摇头苦笑……看荀谌这强硬姿态,袁公这次若不放点血出来,恐怕是难以妥善解决。回想和刘闯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,辛评突然发觉,刘闯竟如此难捉摸。

    他便知道,袁曹会有决战?

    他便知道,袁绍会有惨败?

    若不是这样,他怎可能那么坚决的夺取幽州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时袁绍可是占居了上风,难道刘闯就不怕袁绍取胜后回来,找他的麻烦吗?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辛评想到这里,突然激灵灵一个寒蝉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刘闯之前谋取辽东的举动,恐怕是早有预谋!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对手,辛评不免感到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第二rì,双方再次坐下来商谈,荀谌的情绪似乎平稳许多。而辛评也不再谈论是非曲直,而是直言停战条件。

    不过,荀谌却狮子大开口,让辛评顿感头疼。

    荀谌索取粮草三万石,以备刘闯对鲜卑之战的用度。同时,他又待刘闯向袁绍讨要各种官职,封黄忠为度辽将军,拜张辽为使匈奴中郎将,太史慈为护乌丸校尉,管亥为东夷校尉之职。

    还有赵云、徐盛、甘宁、周仓、庞德、许褚、夏侯兰、魏延等人的封赏,更是名目繁多……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辛评倒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不过刘闯要求袁绍割让五原朔方两郡,并同意刘闯在中山河间两郡驻兵,却超出了辛评的承受范围。

    割让五原朔方?

    再加上刘闯占居的云中、定襄和雁门三郡,并州九郡九十一县,便要被刘闯夺取一半还多。

    虽则并州荒凉,人口比之幽州还少,甚至不足百万。

    可一下子被刘闯夺取五郡之地,还是让人无法接受,更不要说割让两郡,袁绍又颜面何存?

    这件事,绝不可同意!

    于是,辛评和荀谌展开了激烈的辩论,两人一度争执的面红耳赤,数次停止了商谈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让荀谌继续留在谈判桌上,辛评还是同意了刘闯那一应军职的请封。这种事情,对于身为大将军而言的袁绍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。相信袁绍也不会为这几个官职和刘闯反目。

    而最为关键的,便是五原、朔方两郡,以及中山与河间的驻兵。

    莫说袁绍不能同意,便是辛评也觉得,荀谌这次的要求的确是有些过分了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就在荀谌辛评二人在高阳唇枪舌剑的谈判时,袁绍在元城集结兵马,再次南下出击。

    而曹**则毫不退让,立刻命徐晃曹洪夏侯渊三人为前锋军,北上迎击袁绍。官渡大战的硝烟方散去,又一场大战的yīn霾复又笼罩在中原上空,而曹**的注意力已全部放在袁绍的身上,甚至连江东和交州罢战谈和,刘备逃匿荆州,为刘表收留等消息,也没有放在他心上。

    曹**有种直觉,这次将是他和袁绍之间的决战,若能取胜,他就能雄踞北方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孙权也好,刘备也罢,都没有被他看重。若不能战胜袁绍,又何必再谈及其他?

    许都城中,气氛随之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三路先锋军出击,粮草辎重便源源不断向外运送。

    皇城御花园中,汉帝在一众嫔妃的陪伴下赏花游玩,眼见rì当正午,汉帝有些疲惫,乐呵呵走进凉亭中休息。一众嫔妃便三三两两在院中嬉戏,汉帝则坐下来,微微有些喘息……

    “国丈,刘皇叔有何消息?”

    伏完站在一旁,见凉亭中无人,而那些内侍更远远的站在亭外,便压低声音道:“今rì荀仲豫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他此次回来,是为进献《汉纪》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带来消息,刘皇叔已夺取幽州,大败袁绍……”

    汉帝猛然抬起头,露出惊喜之sè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皇叔可以起兵勤王?”

    伏完道:“只怕还力有不逮……且不说幽州荒僻,刘皇叔方取幽州,根基未稳。

    今曹**实力强横,而袁绍更早有不臣之心。两人视皇叔皆为心头之患,焉能使皇叔出兵?据说,那袁绍更勾结鲜卑人,不停袭扰北疆,令皇叔难以抽身。故而皇叔只能集中兵力,抗击鲜卑,以令北疆平靖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逆贼!”

    汉帝忍不住低声咒骂,而后又轻声道:“那皇叔此次命荀仲豫回来,又是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伏完道: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皇叔此次派遣荀仲豫返回许都,所为者便是那幽州牧之名……”

    汉帝眼眉一挑,露出沉思之sè。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