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3章 戍夫山

    “公子,孔明那两个阄上,写的可都是yīn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刘闯看着许褚,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却见许褚笑道:“公子不必担心我对孔明生出间隙,我何尝不知,自己并非独当一面的材料?只是那老家伙平rì里有些傲慢,所以才故意和他作对。只是孔明这般手段,我却有些不太喜欢。”

    刘闯没想到,许褚居然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倒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三国演义中,许褚似乎是和张飞一样的莽将军。可实际上,这家伙能够深得xìng情多疑的曹**所重,绝非莽撞之人。

    刘闯笑道:“老虎哥不必和孔明一般见识,当时那情况,恐怕也是无奈之举,并非孔明欺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许褚点点头,便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他不可能和诸葛亮真的翻脸。

    但是却要通过这种方法,给诸葛亮些许jǐng告……更重要的,他要用这种方式向刘闯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刘闯当然也明白许褚的想法,也就没有再就这件事谈论。

    三rì后,黄忠率部出征,刘闯和许褚也点起兵马,直逼戍夫山。

    这戍夫山,属五台山支脉,侧依滹沱河,山势险要。

    自刘闯夺取幽州之后,彭安就命令帐下大将赵犊屯兵戍夫山,依山扎营,以防御刘闯偷袭。

    当刘闯大军抵达之时,赵犊早就得到消息,心中更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一年来,刘闯横扫幽州,威名大盛。

    多少大将都栽在他手下,赵犊可自认没有那个能力能抵挡住刘闯大军。

    “那刘皇叔武力过人,麾下尽是猛将悍卒,不可与之相争。

    我yù死守营寨,向yīn馆求援。”

    赵犊召集众将商议对策,只是话话音刚落,就见一个身形魁梧壮硕的男子起身怒道:“将军何以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?刘闯虽有勇名,某家却不怕他。愿率本部兵马出寨迎敌,定取那刘闯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赵犊看去,认得说话之人名叫霍奴。

    此人是幽州涿郡人氏,和赵犊为同乡,对袁氏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赵犊与霍奴的关系非常好,历史上曹**统一北方之后,两人曾联手起兵造反,后为曹**所灭。

    对于霍奴的勇武,赵犊倒也知晓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涿郡的时候,曾扑杀猛虎,为当地人所称赞。

    后因得罪了公孙瓒,与赵犊一起逃离家园,投到了袁绍的帐下。袁绍灭公孙瓒,在霍奴看来,便是为他报了深仇大恨,所以对袁绍极为敬重。

    “霍奴,那刘皇叔世称飞熊,帐下大将许褚,更被人称之为虎痴,皆勇冠三军,非比等闲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美意,霍奴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大丈夫焉能未战先怯?虎痴又怎地!想当初某在涿郡,号称打虎将。”

    赵犊再三劝说,可是霍奴却执意出战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赵犊只好同意了霍奴的请求,命他率兵出战,自己更亲自为霍奴督战。

    霍奴领命而去,在营寨中点起兵马,便杀出辕门。

    刘闯和许褚刚安扎好营寨,听闻袁军出战,许褚顿时来了jīng神。

    他向刘闯讨得命令,便令八百老罴出寨。

    两军在滹沱河畔对垒,却见许褚一声令下,八百老罴摆开阵势,他则催马来到两军阵前。

    霍奴手持一口宣花大斧,跃马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乃涿郡霍奴,尔等贼人不识天时,竟敢犯我营寨,还不下马受死。”

    看着霍奴那张狂之态,许褚勃然大怒,催马向前。

    霍奴厉声喝道:“来将通名。”

    “某家,虎痴许褚!”

    许褚说话间,便来到霍奴面前,轮刀直劈霍奴。

    霍奴也不畏惧,摆大斧相迎。许褚而今,已近炼神中期的境界,气血充盈,一口金背大环刀舞动时华棱棱直响,刀势沉猛,犹如劈山。这霍奴,也是天生神力,眼见许褚杀来,竟毫无惧sè。大斧舞动,只听铛铛巨响声不断。两人刀来斧往杀在一处,一时间竟然是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刘闯出营观战,见霍奴和许褚打得不分胜负,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霍奴?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从未听说过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没想到袁绍手下竟然还有如此猛将,虽然许褚渐渐占了上风,可依旧能看得出来,这霍奴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眉头,不由得紧蹙一起。

    刘闯正要下令鸣金,却忽听得许褚一声怒喝,手中大刀唰唰唰连劈三刀,刀势强猛,如排山倒海。那霍奴举斧相迎,却听得铛铛铛一连串的巨响声传来,战马希聿聿长嘶,霍奴更脸sè苍白。

    他已经觉察出,自己不是许褚的对手。

    于是虚晃一招,拨马就走。

    这时候,许褚却从马背褡裢当中取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铁球,照准霍奴的后背便掷出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响,铁球正中霍奴后背。

    这一下,打得霍奴甲叶子四溅,霍奴更在马上哇的喷出一口鲜血,一头便栽倒在马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赵犊见霍奴不低许褚,连忙下令士卒出击。

    刘闯眼见袁军出动,便毫不犹豫,舞动令旗,八百老罴健步如飞迎上前,眼见着和袁军将要接触的一刹那,突然间从大盾后面取出手斧,照准袁军便投掷出去。一排排飞斧呼啸而出,冲在最前面的袁军被飞斧击中,纷纷倒地。八百老罴的前进速度极为诡异,第一排老罴投掷出飞斧后,脚步随之放缓。而第二排老罴则迅速上前,越过第一排老罴,继续投掷。

    八百老罴,共分为八排。

    每个老罴手中,皆配有三支飞斧。

    只见这八百老罴在保持着匀速前进的同时,阵型不断发生变幻,一排排飞斧投掷而出,双方尚未解除,袁军便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刘闯更提刀纵马而出,和许褚一左一右,杀入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赵犊似乎并不想恋战,在发动一波冲锋救回霍奴之后,便立刻收兵,退回戍夫山军寨。

    刘闯和许褚冲到寨前,便被袁军箭矢所阻。

    见攻击无效,刘闯也只好下令收兵回营。

    双方这第一战结束的很快,赵犊把霍奴救回营寨后,经军中的医生诊治,霍奴很快便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若非将军,奴险死于贼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霍奴脸sè苍白,更满面羞愧之sè。

    赵犊苦笑道:“那刘皇叔有万夫不挡之勇,虎痴更随刘闯在蒲姑陂杀得曹军大败……

    霍将军能与虎痴斗得不分伯仲,足以扬名天下。只是贼人太过强猛,我等不可以与之交锋。以我之意,还是当死守营寨,避战不出为好。我立刻派人向yīn馆求取援兵,以退贼兵。”

    霍奴听罢,颇以为然。

    当下,赵犊命人加强守卫,再也不肯出战。

    刘闯和许褚则连番搦战,可是赵犊霍奴两人却不愿再战,只凭借弓弩,将刘闯大军一次次击退。

    一连两rì,刘闯有些急了!

    原本以为能轻而易举攻克戍夫山,却不想遇到这么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赵犊和霍奴避战不出,而戍夫山山势险要,令刘闯和许褚二人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未想到这些家伙,竟如此不要面皮。”

    许褚连番搦战不成,不禁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而刘闯也感到颇为头疼,在中军大帐中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一座小小的戍夫山,便阻挡住自己的脚步。若不能尽快突破,那么袁绍援兵一旦抵达,诸葛亮的种种安排,也就要付之东流。刘闯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,影响到整个布局。可是这戍夫山横在面前,又无法强行攻取。这样拖延下去,早晚会耽误战机,令自己前功尽弃……

    “仲康今rì,再去搦战。”

    刘闯犹豫许久之后,命许褚出战。

    而他则领着武安国和李逸风两人,带着几十名飞熊卫离开大营,在戍夫山周围巡视。

    天sè将晚,斜阳夕照。

    戍夫山笼罩在一派残红之中,透出一抹苍凉之气。

    就在刘闯心中烦躁之时,李逸风带着一个樵夫来到他的马前。

    “主公,方才我们巡视的时候,发现这厮从山中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闯一怔,上上下下打量这樵夫,脑海中灵光一闪,下马上前问道:“而今戍夫山战事正炽,你何以会在这里出现?莫非是细作不成?”

    樵夫闻听,吓得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“将军休要误会,我本就是这戍夫山本地人,常年在山中打柴。

    这几rì戍夫山有战事,家中没了口粮,小人想着进山打些野味充饥,绝非将军所说的‘细作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对这戍夫山的地形很熟吗?”

    樵夫立刻挺起胸膛,“不瞒将军,小人从小在这里长大,便是闭着眼睛也能在山中行走。”

    刘闯的眼睛一眯,“那你可知道,山中可有小径,可绕过山前营寨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樵夫眼神有些慌乱,便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刘闯见状便道:“乡亲莫要慌张,不瞒你说,我乃大汉皇叔刘闯。

    今yù借道戍夫山,奈何被敌军所阻。你若能告诉我如何绕到后山,我自有重赏,绝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樵夫犹豫了一下,轻声道:“若说小径,小人倒是知道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由此入山,行大约十里地有一条小路,不过是一条羊肠小径,可以直通后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愿意带路?”

    樵夫看了刘闯一眼,想了想道:“既然将军提出,小人愿为皇叔效力。”

    刘闯听罢大喜,当下便带着樵夫返回大营。

    这时候,许褚也回到了营寨之中,一进中军大帐便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仲康莫要着急,我方才出去,想到了一条计策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刘闯指着那樵夫,与许褚道:“这位乡亲言,山中有一条羊肠小径可直通戍夫山后山。我yù领一支人马,从小径到后山,偷袭袁军后营。到时候仲康从前面发起攻击,定可一战功成。”

    许褚露出愕然之sè,半晌后道:“公子,此事不若由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

    刘闯道:“这几rì都是你去搦战,若明**突然不出现,必然会令那赵犊心生疑窦。”

    许褚还要再说,可是刘闯却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他又向那樵夫仔仔细细的询问了一番之后,便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当晚,刘闯点起六百步卒,命其只带刀剑,身着轻甲随行。刘闯则领着武安国和李逸风,让那樵夫领路,趁着天黑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入戍夫山中。入山大约十里,便找到了那条羊肠小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所谓羊肠小径,崎岖难行。

    刘闯等人又不敢点火,只能摸黑行进……

    好在,带路的樵夫轻车熟路,不时在前面提醒,才使得刘闯等人可以在小径中蹒跚行走。

    顺着这条小径,足足走了半夜。

    大约在寅初,也就是三点过后,樵夫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皇叔请看,前面那星星点点的火光,便是袁军后寨。”

    刘闯喘着粗气,手搭凉棚举目观瞧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顺着樵夫手指的方向,可看到一片营寨。

    由于这营寨处于山中,赵犊也没有想到,刘闯竟然能找到人,绕到他后营,所以守卫极其松懈。

    刘闯向那樵夫道谢后,便领着人悄然来到后营外。

    辕门口,只有两个袁军士卒在值守,不过夜sè深沉,这两名士卒靠在辕门外的立柱上,脑袋一点一点的正在打盹。

    刘闯一摆手,武安国和李逸风蛇行向前,悄然来到那两个军卒身边,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把那两名士卒干掉。刘闯随后又带着人摸进了营中,他朝左右看了一眼,见大寨里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一堆堆粮草堆在一处,却不见军卒巡视。

    刘闯一摆手,从随身的兜囊里取出一枚火油灌,点燃后狠狠砸在粮垛上。

    其余士卒,也纷纷从身上取出随身携带的火油灌,朝着粮垛上砸去。只一转眼的功夫,就见整个后营火光熊熊,烈焰冲天。

    “起火了,起火了!”

    戍夫山山寨里的袁军士卒从睡梦中惊醒,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刘闯趁乱带着人便冲入寨中,二话不说,逢人就杀,遇人就砍。

    赵犊正睡得香甜,在睡梦中被亲军唤醒。听闻营寨起火,他大惊失sè,连忙赤足冲出大帐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忽听山寨外传来一阵喊杀声。

    原来,早已等候多时的许褚,见袁军营寨中起火,立刻发动了攻势。

    霍奴慌慌张张来到赵犊面前,大声道:“将军,贼军袭营?”

    赵犊脸sè苍白,厉声道:“霍奴,你立刻带人去后营灭火,我带人去前面迎敌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霍奴倒拖宣花大斧,领着一队袁军便朝后营跑去。

    而赵犊则快步来到前寨,指挥袁军抵抗许褚的攻击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霍奴赶到后营时,火势已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营中的袁军士卒更乱成一团,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霍奴远远就看到在火光之中,有一个大汉手持一口大刀在人群中奔走,所过之处可谓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霍奴那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他连忙大声呼喊,更提斧上前,拦住了那大汉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何方贼将,竟敢袭营?”

    他横斧身前,厉声大吼。

    刘闯正杀得兴起,见霍奴在他身边阻路,二话不说,垫步上前,轮刀就砍。

    霍奴忙举斧相迎,只听铛的一声巨响,从甲子剑上传来一股巨力,令他不由得噔噔噔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心中不由得大骇:这厮,怎地比那虎痴还要凶猛?

    他想要开口,哪知道刘闯却不给他机会,一刀不成后,他顿足跨步,顺着刀势旋身一招横扫千军。甲子剑夹带着一声撕破空气的历啸横扫而来,霍奴忙举斧再次抵挡。只是这一回,当甲子剑劈在斧头上的一刹那,刘闯猛然手腕一抖,原本刚猛无铸的一刀,竟突然变化为绕指柔,大刀贴在斧柄之上顺势一抹。

    这一抹,说的很轻巧,却尽含yīn阳变幻之妙。

    霍奴那料想到刘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会突然变招,一个躲闪不及,就听咔嚓一声,甲子剑几乎顺着霍奴的身子,把霍奴斜劈成两半。霍奴惨叫一声便倒在血泊中,脏器顺着伤口流淌一地。

    “我乃刘闯!”

    这是霍奴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何,当他听到这声音的时候,心中反而生出一抹释然的感受:原来,他便是那飞熊!

    “霍将军死了,霍将军被杀死了!”

    随同霍奴前来救火的袁兵见霍奴两三个回合便倒在血泊中,顿时大惊失sè,连连叫喊。

    可这一喊,却使得原本就混乱不堪的袁军更加慌乱……

    赵犊在前寨正调集人马抵挡汉军,忽听后营大乱,心里没由来一晃。

    紧跟着,惨叫声此起彼伏,一队汉军从后营中杀出,刘闯一马当先,武安国和李逸风左右跟随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六百汉军如猛虎出闸,杀得袁军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许褚已带人冲进了辕门……

    赵犊眼见大势已去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一走,袁军便群龙无首,在刘闯和许褚联手冲杀之下,很快便溃不成军!

    戍夫山大火,足足烧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当天光大亮时,戍夫山大营已经变成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刘闯带着武安国和李逸风在废墟中行走,眼见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废墟之中,不禁让人心生唏嘘感慨。

    不够,他很清楚,这并非唏嘘的时候。

    待战场打扫完毕,刘闯便唤来许褚,“老虎哥,咱们在戍夫山耽搁数rì,袁军必然已有察觉。当务之急,需尽快赶赴句注山,以免太原袁军赶来救援。你立刻率一部兵马,轻骑出击。

    三rì之后,务必要拿下句注山。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