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5章 火烧阎乡(1/2)

第295章 火烧阎乡(1/2)

    阎乡,易水之源。最强弃少

    山峦起伏,地势险要。

    隆冬时,大雪忽至。袁熙大军抵达阎乡之后,便立刻立下营寨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雪势越来越大。风雪交加,气温低寒。袁军士卒从望都长途跋涉,把营寨建好之后,早已经是疲惫不堪。风雪到来,也使得袁军的jǐng觉xìng将至最低,许多人早早便钻入军帐。

    一队门卒,守在辕门外,显得无jīng打采。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如此倒霉,这么大的风雪,却要在这里值夜。

    天这么冷,站在这里快要被冻死了……队率,要不然咱们找个地方避避风,总好过在这里受罪。这么大的风雪,哪里会有人前来?依我看,二公子是被吓破了胆,那孙贼说什么,他便听什么。什么偷袭……天这么冷,约摸着那帮子辽东蛮子这会儿正在城关里生活取暖。”

    听着门卒的牢sāo,那队率也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天sè,是啊,这么大的风雪,哪里有会有人前来?

    袁熙现在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……他丢了幽州之后,身边也没有太多可用的人才,居然把个牛饮山的贼头当成救命草,可谓是言听计从。袁熙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,他从幽州逃出的时候,其幕僚部属几乎全军覆没。在望都临时征召来的兵卒,也大都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牛饮山的黑山贼,战斗力远胜袁军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个黑山贼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油子,不管是战斗力还是经验,都不是一帮新兵蛋子能够相比。而孙轻更是颇有武力,又jīng通兵法。袁熙和孙轻一番交谈之后,立刻对孙轻委以重任。孙轻。也有自己的考虑。黑山贼的名声毕竟不太好听,此前王当被杀,也预示着黑山贼的状况越来越差。虽然张燕尚在,毕竟元气大伤。短期内根本不可能给孙轻太多支援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找一个靠山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袁谭?袁尚?

    孙轻靠不上……这次袁熙重金招抚,也让他看出袁熙目前的状况不佳。只要他此次表现出sè,袁熙必然会对他重视。到时候,他背靠袁熙,也能多一条出路。牛饮山就那么多。可是人口却越来越多。孙轻必须要为那牛饮山上数万百姓考虑,所以最终决定,率部归附袁熙。

    暴风雪肆虐了大半夜,到三更天时,渐渐停息。

    远处。无尽旷野白茫茫一片,透着一丝寂寥之气……孙轻在军帐中睡不着,于是披衣而出,带着一干亲卫在军营中巡视。当他来到辕门口的时候,却发现这辕门外居然没有值夜之人。

    心中,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今夜,何人在此当值?”

    “回禀孙校尉。应当是蒋校尉部曲。”

    蒋校尉?

    孙轻一怔,心中火气更盛。

    这蒋校尉名叫蒋奇,原本是常山关守将,官拜校尉之职。袁熙在望都征兵。这常山关兵马也受到征召。相比起袁熙在望都征召的兵马,蒋奇的部曲倒是颇为出sè。本来,那蒋奇以为是自己的机会来了,所以兴致勃勃赶来望都。哪知道袁熙又从牛饮山招安了孙轻。使得蒋奇的份量一下子降低许多。而袁熙对孙轻的重视,更远胜蒋奇。这也使得蒋奇嫉妒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原因,蒋奇从一开始和孙轻就不太对付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常山关袁军和牛饮山黑山贼矛盾很大,甚至多次发生斗殴冲突……

    今晚,是蒋奇的部曲值夜,孙轻早就说过,要加强jǐng戒,提防辽东军偷袭。可现在看来,蒋奇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命令放在心上。这大战之际,还为那么一点私心在这里罔顾军令……孙轻心中的恼怒,可想而知。他投靠袁熙,本是为自己搏一个前程,为部下找一个出路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把今晚值夜的人全部拿下,明rì一早,斩首示众。”

    孙轻一怒之下,便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值夜的门卒是蒋奇的部曲,怎可能束手就擒?

    蒋奇本已经睡下,得知孙轻派人捉拿自己的部曲,也是怒不可遏,立刻顶盔贯甲,带人前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平rì里就不甚对付,而今发生了冲突,更不肯想让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在辕门外对峙,乱哄哄吵闹不停的时候,孙轻却突然间脸sè一变,做出侧耳倾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听到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孙轻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那蒋奇却毫不在意,大声道:“姓孙的,你休要给我转开话题……这风雪天,你怎地不让你的人过来值夜?却把我的人赶来为你守门?你不过一个山贼,得二公子看重便嚣张跋扈,还想要抓我的人?我告诉你,今rì你也不给我把话说明白,某家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孙轻怒声喝道,转身直奔望楼而去。

    蒋奇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总算这家伙识相,若不然今夜定要让他好看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,常山关的袁军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孙轻在望楼上大声喊道:“蒋奇,小心!”

    “小心什么?”蒋奇大笑道:“这么大风雪,外面连个鬼影都不会有,你这贼厮又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忽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一队骑军突然在雪原中出现,朝着辕门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为首一员大将,胯下爪黄飞电,在马上弯弓搭箭,唰的一箭shè出。

    灯火照耀下,蒋奇盔甲鲜明,极为醒目。他原本正在张狂大笑,哪知道却成了对方的靶子。

    箭矢飞来,破空发出锐啸之声。

    蒋奇这才反应过来,忙扭头看去,却被一箭shè中咽喉,从马上一头栽倒地上。

    这支骑军,出现的非常突然。突然的让人根本没有觉察……清一sè的白马白甲。身上还披着白sè披风。在雪地上奔行,若不仔细观察,根本无法察觉。孙轻在望楼上看得清楚,脸sè顿时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对方杀到门口才发觉,这说明蒋奇不但没有安排好值夜,甚至没有派出斥候打探,否则有怎可能遇到这种状况?

   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!

    这句话放在蒋奇的身上,得到了极好的诠释……

    孙轻心中恼怒不已。不住的暗骂蒋奇愚蠢。可是他也知道,这时候不是和蒋奇斗气的时候,蒋奇已经死了,他身为军中校尉,必须担负起责任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鸣号!”

    孙轻在望楼上大声叫喊,早有军卒吹响了号角。

    只是,那支骑军,已经来到辕门口。为首的骑将,手持银枪,在马上大喝一声,银枪划出一道道一条条的光毫。枪芒做到之处,袁兵袁将无不倒在血泊之中。而在他身后的骑军,更手持长刀,跟随着那名骑将杀入营中。这支骑军冲入营中之后。立刻从马背兜囊里取出一枚枚拳头大小的陶罐,用火点燃,而后狠狠砸在军帐之上。那些涂抹了牛羊油脂的军帐,遇火立刻燃烧起来。火光中。从睡梦里被号角声惊醒的袁军迷迷糊糊跑出来,迎面便遇到明晃晃的钢刀。

    孙轻见状。更是恼怒至极。

    他匆忙间从望楼上下来,翻身上马,提枪应战。

    “来将可敢通名!”

    “常山赵子龙在此,给我纳命来。”

    孙轻上马便遇到了对方骑将,连忙高声喊喝。

    赵子龙?

    没听说过……

    不过孙轻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,提枪便拦住了赵云。

    赵云也不废话,龙鳞银枪在手中扑棱棱一颤,大枪刺出,竟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啸之声。这一枪奇快,快的让孙轻大吃一惊。他连忙举枪相迎,可是仅三五个回合,便被赵云杀得盔歪甲斜。

    十几名袁军骑将见状,立刻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他们替下孙轻,把赵云团团围住……哪知道赵云在马上毫不慌张,枪交左手,右手从腰间取出三枚小枪,抬手便掷出。赵云不好暗器,可是跟随刘闯以来,却发现这小枪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拿来那许多规矩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

    所以,赵云很快就接受了这种暗器,并且把这一手投枪术学得出神入化,丝毫不逊sè刘闯。

    三支小枪掷出,三名袁将翻身落马。

    两名袁将见赵云单手擎枪,以为机会到来,于是跃马上前。

    哪知道赵云却突然抽出一口宝剑,寒光一闪,将一名骑将劈落在马下,左手枪唰的一式青龙探爪,便把另一人刺杀。说时迟,那时快,袁军骑将方一围拢,便被赵云斩杀五人,令袁将惊慌失措。赵云一手枪,一手剑,在乱军中横冲直撞,枪挑剑劈,只杀得袁军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孙轻看赵云如此威武,心中无比惊骇。

    久闻那刘闯帐下猛将如云,今rì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

    赵子龙,一个从未听人提起过的名字,竟然如此骁勇。这等人物,便是张大帅当面,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孙轻这心里,突然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,便如此凶猛,可想而知那刘闯,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汉军冲入袁军大营后,四处放火,眨眼间便把袁军大营变成一片火海……赵云在乱军之中,犹入无人之境。胯下那匹爪电飞黄,在火光中希聿聿长嘶,四蹄奔腾,恍若踏云而行。

    枪芒,剑影,赵云所过之处,可谓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而那些汉军则三骑一队,相互配合,把随身携带的火油灌用完之后,举刀跟随赵云在袁军大营中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眨眼间,这支骑军竟然已杀到袁军大营的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袁熙在睡梦中被惊醒,披头散发,光着脚跑出来,眼见汉军扑来,吓得大叫一声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赵云眼见那杆竖在中军大帐外,上书‘三军司令’的大纛旗在风中飘扬,二话不说,挺枪刺出。直径足有二十公分的旗杆。被赵云一枪轰断,大纛旗在火光中,更轰然倒塌……

    “我乃常山赵子龙,谁敢来战!”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赵云威风凛凛,厉声喊喝。

    远处,袁熙连滚带爬的跑出去百十米,见周围军卒聚拢过来,顿时胆气一壮。大声道:“放箭,给我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一队弓箭手跑上前来,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可是赵云却毫无惧sè,大枪翻飞,上护其人。下护其马,便朝着袁熙扑来。

    这爪黄飞电,原本是曹cāo作为曹宪的嫁妆,送给刘闯的礼物。

    当时衣带诏尚未泄露,曹cāo还存着拉拢刘闯的心思,所以才把他最为心爱的坐骑,送给了刘闯。

    后世常说。白马银枪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在战场上很少有人骑白马,因为目标太过醒目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那艺高人胆大的人。喜欢骑乘白马。甚至还有风sāo如公孙瓒,组建了那支白马义从。

    赵云出身白马义从,对白马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赵琰嫁给刘闯后,曹宪和赵琰的关系极好。同时也是为了拉拢一个伙伴,所以便把爪黄飞电赠给了赵云。

    这爪黄飞电在曹cāo手中的时候。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被曹cāo骑乘。

    它本就是一匹宝马良驹,而今到了赵云的手中,才算是有了发挥的余地……赵云纵马而行,在乱军中犹如一道闪电。袁军的弓箭手一轮箭矢shè出,未等第二轮利箭上弦,赵云已经杀到近前。

    历史上,赵云长坂坡在乱军中七进七出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可那时候,他没有爪黄飞电,就能把曹军杀得人仰马翻。这支袁军的战斗力,显然无法和当时的曹军相提并论。而赵云的年纪,也正好在巅峰状态,瞬间便把拦在面前的袁兵杀散。

    袁熙在扈从保护下,眼看着赵云好似天神下凡般冲来,已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他哪里还有胆量应战,大喊一声,拨马就走。

    赵云追出去几百米,被几名骑将阻拦。当他将那几名骑将斩杀之后,再去找袁熙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军大营,已经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,阎乡二十里连营已变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赵云眼见火势越来越大,心知不能再继续追杀,于是便率领八百悍卒纵马创出袁军大营,在辕门口,更一枪震塌了辕门。伴随着辕门轰然倒塌,袁军大营火光冲天,被火海覆盖……

    看着四处逃窜的袁兵袁将,赵云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此等宵小之辈,也敢犯皇叔虎威?”

    此一战,赵云率八百铁骑闯营,斩杀袁兵袁将无数,身边部曲,却无一人战死。

    自此赵云正式打响了自己的名号,火烧阎乡更成为他的成名之战……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袁熙率领残兵败将逃出大营之后,便往北平而去。

    在半路上,他与孙轻的兵马汇合一处,总算是稳住了阵脚。

    此时,天已蒙蒙亮,远处天际,泛起一抹鱼肚白的亮光。袁熙见赵云没有追上来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孙轻,何以辽东军到了近前,竟然无人觉察?”

    孙轻看上去也是狼狈不堪,苦笑道:“二公子,非是末将无能,我命蒋奇值夜,却不想此人不听将令,莫说没有派出斥候,甚至连值夜都不做安排。若非末将巡视营地,只怕损失会更加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蒋奇呢?蒋奇何在?”

    袁熙闻听,怒不可遏,忍不住咆哮不止。

    蒋奇,已经死了……可是孙轻却不会说出来。只是心里面,却开始盘算起来。看这样子,袁熙恐怕是难成大事。既然如此,我留在这里似乎也无太大用处,倒不如另寻出路的为好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旷野幽静。

    就在袁熙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忽听远处,提升阵阵。

    孙轻连忙举目观瞧,就见旷野尽头,雪尘滚滚,似有千军万马赶来。

    “休走了袁熙!”

    喊杀声,回响天际。

    袁熙心里一哆嗦,连忙爬上战马,大声喊道:“孙轻,是何方兵马?”

    就着那晨光,就见一队兵马正迅速笔记。在那队兵马身后,雪尘飞扬,直让人感到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孙轻看清楚旗号,也是大惊失sè。

    来者打着汉军旗号,显然是汉军的追兵到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速走,敌军追击。”

    只是,不等孙轻说完,袁熙已经拨转马头,拼命抽打坐骑,好像没头苍蝇一般的逃窜。

    孙轻一咬牙,有心率部为袁熙阻敌。可是当他看清楚汉军的军容之后,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。

    这支追击而来的汉军,多是步卒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在雪原中奔行,却始终保持着队列的整齐。

    所有的军卒,都身披铁甲,头戴兜鏊,同时在脸上,覆盖着一张黑铁面具。晨光照在黑铁面具上,泛出一抹狰狞之气。当汉军逼近过来的时候,那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,令孙轻更是面无血sè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着逼来的汉军,两名孙轻的扈从忍不住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孙轻心中不禁苦笑……他扭头看了看跟随在身边的一干军卒,一个个面无血sè,斗志全无。这种情况下,莫说是应战,恐怕连跑的气力都没有。如此情况下,孙轻又能有什么选择?

    他一咬牙,纵马上前,“敢问前方将领,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我乃陷阵营五原郝昭,奉赵将军之命,在此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陷阵营?

    孙轻激灵灵打了个寒蝉。

    他怎可能不知道陷阵之名!眼见汉军已列阵完毕,随时准备出击……孙轻翻身下马,把手中大枪一扔。

    “我乃牛饮山孙轻,愿归降刘皇叔!”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