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4章 伯言可愿助我?(2/2)

第294章 伯言可愿助我?(2/2)

    昭姬,便是蔡文姬。

    司马昭篡魏之后,为避讳他的名字,人们不得已将蔡琰的表字改为文姬。

    刘闯是真没有想到,顾雍居然会挂念着蔡琰。

    这在史书中可是没有任何文字记载。蔡文姬是在兴平年间被掳走,在胡十二年,嫁给左贤王为妻,生下一子一女。曹cāo在赤壁战败之后,才命人前往南匈奴迎还蔡文姬,令其归汉。

    正如陆逊所言,蔡文姬一生的确是坎坷多桀。

    少有才名,却嫁给了一个短命鬼卫仲道。后不满被卫氏族人欺辱,一怒之下回到蔡邕身边。

    之后蔡邕被杀,关中大乱。

    蔡文姬被流民裹挟,逃离长安之后,又被匈奴人掳走,流落塞外。

    在胡十二年,蔡文姬创作出《悲愤诗》和《胡笳十八拍》,更流传后世……

    陆逊颇为殷切的看着刘闯,让刘闯也难以拒绝。不得不说,蔡文姬的才名,令刘闯颇为称赞。

    “伯言可知,蔡大家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陆逊忙道:“家翁曾派人打探,后得知蔡大家流落朔方,好像为南匈奴左贤王霸占。”

    “那顾先生何不派人前去讨还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赧然回答道:“非是家翁不肯派人,那左贤王刘豹乃匈奴首领,即便是匈奴大单于呼厨泉对他,也颇为忌惮。家翁虽在江东小有名望,然则想要让匈奴左贤王放人,却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想想,似乎确有道理。

    那刘豹是何等人物?

    五胡乱华第一胡刘渊之父,前任匈奴大单于于夫罗之子。

    兴平二年,于夫罗死后。按照匈奴人的习俗,兄死弟及,由呼厨泉接掌大单于的位子。但刘豹作为于夫罗之子,素以悍勇而著称,手下更聚集一干部族,即便是呼厨泉也对他忌惮三分,甫一接掌大单于的位子,便任命刘豹为左贤王。顾雍虽然号称是江东豪强,但是对于刘豹而言。根本算不得什么。历史上,即便是曹cāo向刘豹讨还蔡文姬,也是靠呼厨泉帮忙。

    看着陆逊那尴尬之sè,刘闯心中忽然有些了悟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依稀记得。蔡文姬被掳走时,是二十三岁。也就是说,她如今也不过三十……而顾雍的年纪似乎也就是比蔡文姬大几岁而已。他少年时拜蔡邕为师,难不成对蔡文姬还有些想法吗?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怎会让陆逊求到自己头上!

    刘闯想到这里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伯言,此事我可以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。我方定幽州,尚无力对南匈奴施压。若蔡大家真的被南匈奴人所掳走,我可以向你保证,三年之内。定会助元叹先生讨还蔡大家。但在此之前,我还要尽快稳定北疆局势。”

    陆逊闻听,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真担心刘闯一口拒绝,让他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“以皇叔之能。荡平北疆,易如反掌……”

    刘闯不等陆逊说完。便哈哈大笑,打断了陆逊的话,“伯言你休要给我戴这种高帽子,自家事自家清楚,我今能割据幽州,实乃运气。若非袁绍和曹cāo相争,牵制了他大半力量,使他无暇北顾,恐怕我现在也只能所在辽东那弹丸之地,便是动弹一下,也要小心翼翼才成。”

    刘皇叔,倒不是那等狂妄张狂之人!

    陆逊听刘闯说完,心中对刘闯便有了一个认识。

    在江东,他听过各种对刘闯的评价。有的人说刘闯卑鄙无耻,虽为皇亲国戚,也难掩其背主家奴的出身;有的认为刘闯残忍好杀,狂妄自大,根本没有资格承担起大汉皇叔的荣耀。

    总之,各种各样的评论充斥于坊间。

    陆逊倒不是那种偏听偏信的人,对那些坊间流言,大都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有道是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……今rì和刘闯见面,再加上他沿途所见所闻,使得他对刘闯颇有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皇叔也怕那袁本初吗?”

    哪知道刘闯晒然一笑,“袁绍之流,我有何惧之?

    若我怕他,就不会夺取幽州。休看他坐拥四州之地,实则根基并不稳固。其帐下更派系林立,相互倾轧不止,又能成什么气候?若不是他有那四世三公的家世,只堪堪做一郡太守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完,突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又有什么资格嘲讽袁绍?

    他好歹手握大将军印,可号令天下兵马。我虽得了幽州,可是幽州苦寒,人口稀缺……这次袁绍就算是败给曹cāo,也只能说是元气大伤。可其筋骨犹在,接下来必要有一场苦战。”

    陆逊眼睛一眯,轻声道:“莫非皇叔担心,无法胜得了袁绍?”

    刘闯道:“虽胜不得袁绍,但袁绍想要胜我,也非易事。

    你道那曹cāo若官渡取胜,会坐视袁绍恢复元气吗?只不过在一段时间里,幽州势必要承受袁氏的反扑。待曹cāo稳住阵脚,再次向袁绍开战的时候,我这边的压力也就会随之减轻。

    可惜,我身边可用之人实在太少,若我有伯言这等贤能相助,又何惧袁绍?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陆逊从刘闯的态度里,便隐隐猜出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这是想要招揽我?

    十七岁的陆逊,正年轻气盛,心高气傲。历史上,他在建安八年出世,加入孙权幕府。此后辗转二十载,方真正得以重用。当然了,这与陆逊的年纪也有关系。不过以孙氏和江东士族之间的关系,若不得彻底解决双方的矛盾,估计孙权也不敢去过分的重用那些士族子弟。

    哪怕陆逊去了孙策之女,同样要受到猜忌……

    这次陆逊之所以能够作为副使随同使团出使辽东,只不过是孙权和江东士族修复关系的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但真想要获得重用,并非一桩易事。

    如果陆逊留在江东也就罢了,可是他这次来到辽东,却发现刘闯帐下。不泛少年郎。且不说刘闯的年纪本身就不是很大,他麾下的诸葛亮、司马懿,以及刚刚收到重用的诸葛均等人,也不过比他大一点而已。这也使得陆逊心中,感到有些不甘,甚至还有一些委屈的想法。

    刘闯,不过二十二三,便为一方诸侯,横扫幽州。

    诸葛亮的年纪。也就比陆逊大两岁而已,却已经可以为刘闯出谋划策,成为刘闯心腹谋臣。

    细想之下,陆逊就越发觉得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如今刘闯向他发出招揽的信号,说他不心动。那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……

    可是,自己根基在江东,他还担负着陆氏一族的未来。若冒然投奔刘闯,陆家又当何去何从?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此事难以立刻做出决断。“

    见陆逊低头不语,刘闯便道:“不过我还是希望,伯言能随我渡过目下最为艰难的时光……不瞒伯言。我即将在广阳开设征北将军府,需要各方贤良相助。伯言有大才,可留在江东,又能有什么作为?

    我不否认。孙仲谋的确是有些本领。

    可是江东士族与孙氏之间的矛盾,绝非短期内可以解决。在矛盾未能解决之时,你留在江东也难有作为。伯言正在风华正茂的好年纪,难道甘心留在江东蹉跎岁月。最终悔恨终生吗?

    我请伯言留下来,想来孙权也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加之将来还要迎还蔡大家。总归要有个人代表元叹先生方可……若我抵挡不住袁绍时,伯言可自行离去;若他rì伯言思乡心切,想要返回江东,我也不会阻拦。大丈夫当留有用之身,建不世功业。今北疆正值用人之际,伯言既然有本事,何不留下来与我共创一番事业呢?”

    陆逊听罢,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不过他毕竟不是那等闲少年,被刘闯忽悠几句便会舍命相随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考虑周详,如果他留在幽州,会给家族带来怎样的影响?还有孙权的想法,他也必须要想清楚才成。不过,刘闯倒是给他想了一个借口。顾雍想要迎还蔡文姬,他留下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……总不成你托付了事情给刘闯之后,便不理不问,好像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叔美意,逊心领之。

    只是此事有些突然,逊还需考虑之后,才能决定,还请皇叔恕罪!”

    刘闯微微一笑,“此事关系重大,伯言自当谨慎考虑,方可决断,何罪之有?

    左右你还要在此停留一段时间,不如好生考虑,在与我回答。便是最终伯言你要回转江东,我也不会怪罪于你。有道是人各有志,这强扭的瓜不甜,就算到时候我把你强行留下,也无甚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逊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陆逊离开之后,刘闯脸上的笑意,旋即隐去。

    江东看起来,的确是有些混乱……可惜自己身在幽州,即便有心插手江东事务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用不得多久,孙权就会把江东安抚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赤壁之战发生之后,孙氏在江东的地位,也会随之稳固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江东士族必然会和孙氏连为一体,再想谋取江东六郡,便不似如今这般容易了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孙权的运气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身在江东,有长江天堑不说,荆州刘表正垂垂老矣,进取之心越发淡薄,已难以对江东造成威胁;而曹cāo呢,也因为和袁绍撕破面皮。官渡之战之后,曹cāo虽大获全胜,可是因为袁绍的存在,使得他无暇趁机谋取江东,也使得江东在孙权的治理下,轻易渡过了危险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便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若孙权果真坐稳了江东,再想把他掀翻,可就要费些心思了!

    “逸风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李逸风一直在大门外守护,听闻刘闯叫他的名字,便连忙闪身走进来,躬身向刘闯行礼。

    “立刻派人前往昌平,请仲达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刘闯又想了想,接着道:“再派人去临渝。告诉子方,要他星夜启程来见。”

    李逸风领命而去,刘闯则踱步走出水榭。

    我现在虽然谋取不得江东,可我总不能让你碧眼儿那么轻而易举的在江东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脸上突然一凉,刘闯忍不住抬起头看。

    却见夜幕中乌云密布,雪花飘然降落……建安五年的初雪,终于到来,却不知又在预示什么?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中山,阎乡。

    袁熙自逃离幽州之后。便来到中山,坐镇望都县。

    幽州失守,令袁熙惶恐不安。有道是自家事自家明,他本就不受袁绍所重,如今又丢了幽州。待袁绍返回之后,势必会追究其罪责。到那时候,他即便是可以把罪名推脱给张郃高览的身上,也会受到责罚。不管怎么说,这幽州是在他手上丢失,袁熙又怎可能逃脱关系?

    所以,在抵达中山国之后。袁熙立刻下令征召兵马,意图夺回幽州。

    幽州能否夺回不重要,可这个姿态却必须要摆出来……否则就这样窝窝囊囊的离开,rì后休想再有出头之rì。

    只是。中山为冀州所治。

    袁熙想要征召兵马,并非一桩易事。

    好在沮授坐镇河间高阳,招兵买马,在短短时间里便征召三万余人。向易县发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身为袁氏二公子,袁熙当然不能落于人后。

    他假以沮授之名在望都征兵。不过这一应军械辎重,却要他自行解决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这样,袁熙还派人前往牛饮山,招降牛饮山盗匪孙轻。牛饮山贼,属黑山贼的一部,其小帅名叫孙轻,本是黄巾出身。与当初被刘闯斩杀的王当不同,孙轻行事低调,但实力却远胜王当。孙轻本人也熟读兵法,弓马纯熟,一手神shè能百步穿杨,故而有‘小养由基’之名。

    牛饮山毗邻白陉谷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这孙轻占居了白陉谷之后,聚众约万余人,号称中山之狼,也是这中山国内最大的一支盗匪。

    袁熙想要招抚孙轻,并非一桩易事。

    那孙轻虽然低调,却是个极为贪婪的人……无奈之下,袁熙愿拿出三千万钱招降孙轻,孙轻这才答应归降。可这三千万钱从何处来?至少袁熙身上没有这些钱两,便只能去找人捐献。

    三千万钱,不是小数目!

    即便是当年的麋家,号称东海巨富,也不过一两亿钱而已。

    中山虽多富豪,卢奴苏氏,唐县张氏,都是巨富之家。可让他们一下子拿出三千万钱,也颇为吃力。最重要的是,那苏氏也好,张氏也罢,背后自有人支持,绝非袁熙可以随意拿捏。

    既然苏氏和张氏不会出这笔钱,那袁熙便只有把念头,放在妻家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袁熙还不知道,甄宓已经被人劫走。

    所以他命人前往甄氏讨要钱粮辎重,同时又许以重金,总算是请得孙轻率部下山,前来望都。

    短短十余rì,袁熙便集结两万余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兵马之后,袁熙便耐不住寂寞,迫不及待的率部兵临阎乡,兵锋直指五阮关……

    这五阮关,是长城关口之一,修建于紫荆岭上,也是河北平原进入太行山的要道之一。

    东汉时,五阮关又名蒲yīn陉,乃太行八陉只第七陉。在后世,此地又被称之为紫荆关!

    史书记载,建武二十一年,也就是公元45年,伏波将军马援曾率三千骑出五阮关,便是指此地。

    而今,五阮关已经被刘闯夺取,关城守将正是赵云。

    原本刘闯是让赵云为主,田豫为辅,坐镇五阮关。可是在卢毓的一番劝说之下,刘闯决意把田豫调离五阮关,拜云中太守。于是乎,赵云便成为五阮关的守将,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独领一军。

    刘闯的心思,赵云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此前之所以跟随刘闯,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是在妹妹赵琰嫁给了刘闯之后,赵云的想法也就发生了变化。刘闯妻室之中,除了甘夫人和杜贞娘之外,背后都有人支持。麋缳就不用说了,和刘闯青梅竹马不说,还有麋竺麋芳两个兄长,颇得刘闯所重,也是刘闯早在青州时的班底,不但资历深,能力也颇为不俗。

    荀旦,乃名门之后,而且和刘闯是同乡。

    诸葛玲,琅琊望族,诸葛亮诸葛均二人,都是刘闯身边极为看重的谋臣;吕蓝,背后有吕布支持,徐州系兵强马壮,张辽高顺曹xìng陈宫,可谓人才济济;就算是曹宪,那也是曹cāo之女。别的不说,只看她为刘闯带来征北将军的封号,便让不少人见到她会不自觉低一头。

    赵琰嫁给刘闯,他这个做兄长的,自然要给妹妹撑腰壮胆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撑腰壮胆,那就是立下战功,得刘闯重视……

    以前,有田豫帮忙,赵云倒不是很在意这些。如今田豫走了,整个五阮关以他为尊,赵云才发现,他要处理的事情,竟如此繁杂。为一军主将,绝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。赵云这些rì子,也极为用心。赵云清楚,他如今虽得刘闯看重,但是在军中的威望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袁熙率部来犯,赵云很快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败军之将,竟然还敢回来?

    赵云命人查探了袁军的情况之后,便立刻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那袁熙匆忙集结兵马而来,必然守卫松弛……既然如此,我何不趁他立足未稳,打他个措手不及?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