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1章 大势(1/2)

第291章 大势(1/2)

    涿县,已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汉军进驻涿县之后,迅速将涿县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此次随同刘闯前来涿县的谋士,只有卑湛一个,却足以让涿县的官吏缙绅安心。卑湛,是河间名士,此前曾为袁熙效力,与涿郡大小官吏都有接触,甚至说关系密切。他本就擅长政务,可惜袁熙却不愿重用。如今投靠了刘闯,卑湛也憋了一口气,想要做出一番成绩,来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当刘闯夺下涿县之后,卑湛便立刻去拜访了涿县的缙绅豪强。

    而今汉室虽然已经衰颓,但此前刘焉刘虞先后主政幽州,使得幽州豪强对汉室也存着几分念想。

    刘闯以皇叔之名入主幽州,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!

    这其中,也多亏了公孙瓒和袁绍鏖战不止,人心思定。幽州豪强对公孙瓒并不欣赏,而袁绍夺取幽州,也不过一载光yīn,对幽州的掌控力度,远不如他在冀州和青州那么强大。也正是如此,才使得刘闯得以在幽州顺利入主,并未遭遇太大的抵抗。

    “张郃与高览,昨rì走了!”

    在涿县府衙的衙堂上,李逸风一脸不满之sè。

    “主公奔袭三百七十里,救他二人与危难之中,怎地这般不晓礼数,竟然连见也不见,便走了?”

    衙堂上,并无其他人。

    刘闯身着一件便服,看着李逸风那一脸的愤怒之sè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逸风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,俊乂和观治二人,皆有主见之人。

    他们这般走了,倒是一桩好事。若真的当面请辞,只怕rì后不好相见……走便走了。且随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刘闯说的轻描淡写,好像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若非昨rì卑湛劝解,他恐怕也不会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“主公想要张高两位将军归附有何困难?

    以卑下想来,张高之所以离去,正是存了投效之心。主公细想,张郃高览两位将军在如今情势之下,能往何处去?继续为袁绍效力吗?我看袁绍未必能容得下他二人。今在河北,除主公之外。还有谁能收容他二人?之所以不辞而别,恐怕也是存了身无寸功,无颜立足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听了卑湛这一番话,刘闯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想想,似乎也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高览是什么xìng子?刘闯记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张郃却是个极高傲的xìng格。身受救命之恩,又无寸功在身,他又如何有脸面向刘闯归附?

    “卑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卑湛笑道:“此前我尚担心,主公如何夺取涿郡。

    今张郃高览两位将军离去,卑下倒是放下心来。张高两位将军在军中颇有威望,有他二人出面,想来这涿郡定能不费主公一兵一卒拿下。此非一桩幸事?如今局势,主公便可把所有jīng力,都集中于代郡和上谷即可。”

    张郃高览,竟要拿下涿郡?

    刘闯心中不免有些疑问。但又多了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建安五年九月中,官渡之战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伴随着旷rì持久的战事,曹军的粮饷接济,渐渐出现困难。

    其疲惫之态。已显露无疑……在这等情况之下,刘闯进攻幽州。也使得袁绍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看曹cāo已呈现疲态,袁绍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也使得袁绍开始把注意力向北疆转移。

    而此时,沮授和袁绍之间的矛盾,也逐渐尖锐起来。事实上,早在年初,袁绍命颜良围攻白马的时候,沮授便建议袁绍,颜良有勇无谋,不可为主帅。但是袁绍不听,结果白马失利,颜良更被曹cāo俘虏。

    之后,袁绍率军南渡,沮授再次劝阻,言不可轻举冒进。

    但袁绍依旧不肯听从,沮授也因此而心灰意冷,于是便假托身体不适,请求回家。

    袁绍温言安抚,驳回了沮授的请求。但同时,他又对沮授怀恨在心,将其部曲全部交给郭图带领。但结果却是,兵进延津,文丑被俘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袁绍对沮授的不满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一个极为刚愎自负的人,此前沮授几次预测正确,让袁绍对沮授心中生出了嫉妒。

    袁绍觉得,自己折了面子,所以对沮授也变得更加疏远。

    历史上,官渡之战之后,许多人认为田丰会被袁绍释放,唯有田丰自己清楚,官渡之战若袁绍获胜,他便没有危险。可若是官渡之战,袁绍失利……那么到最后,他肯定会被袁绍所杀。

    三国演义中,曾把这个问题归咎于谋士进谗言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若袁绍没有杀田丰之心,即便再进谗言,田丰也不会被害。

    说到底,只是袁绍顺水推舟而已,与那谋士并无太大关系。

    沮授和袁绍之间的矛盾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袁绍看沮授,越来越不顺眼……眼见着幽州局势危急,袁绍索xìng命沮授前往幽州,挽回局势。

    “若公与战败刘闯小儿,必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沮授却犹豫一下,沉声道:“大功与否,授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我与元皓,乃是至交,今元皓仍受牢狱之灾,若主公体恤,请释放元皓,他对主公绝无贰心。”

    这原本只是一件极为普通的请求,可是袁绍却露出犹豫之sè。

    “元皓张狂,还需教训。

    我并无坏元皓xìng命的想法,只是目前形势……公与放心,我到时候自会放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对袁绍的想法,沮授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恐怕这袁绍所说的‘到时候’,是他获胜之时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沮授有心再劝,可是见袁绍不愿意再谈下去,便知道若再劝说,只怕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沮授便告辞离去。返回邺城。

    在回邺城的路上,沮授便仔细了解了幽州的战局。当得知刘闯兵困昌平的时候,沮授忍不住变了脸sè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幽州危矣!”

    这种围点打援的计策,对沮授而言并不难看破。

    “立刻着人前往并州,请元才出兵围困五原,给我拿下荀谌!”

    元才,便是袁绍的女婿,高干。

    沮授的命令刚发出。便得到消息,荀谌在九原起兵造反,斩杀袁绍监军,率部攻取云中郡……

    “元皓,如今局势。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当晚,沮授夜访邺城大牢,见到了田丰。

    田丰虽然被袁绍捉拿入狱,但是jīng神看上去却非常好。

    毕竟是冀州名士,即便成了囚徒,也无人敢来为难田丰。

    他在牢中,被单独关押在一件囚室里。家具陈设一点不缺少,除了少了些zì yóu,几乎与正常人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公与此去,当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田丰听罢沮授的话。便开口道:“今刘皇叔看似势大,如摧枯拉朽,实则根基并不牢固。

    公与到涿郡之后,只要稳住阵脚。而后拉拢安抚幽州各地豪强,用不得多久。便可扭转形势。”

    沮授闻听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公与到幽州之后,可重用俊乂和观治两人。

    此二人有大才,可惜一直不得主公重用。有他二人协助,败刘皇叔并非难事……不过,公与只要把刘皇叔赶回辽东即可,切莫赶尽杀绝。不管怎样,刘皇叔是汉室宗亲,非我等可以为难。”

    沮授听罢,颇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和田丰聊了一阵子之后,便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只是,待他准备妥当,率部抵达真定的时候,便听说了刘闯拿下涿县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时沮授还吓了一跳,以为是一个谣言。可是随着他仔细询问之后,便知道此事确凿。

    “显奕误我大事!”

    沮授听罢,是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耽搁,连忙命人传讯袁绍,同时传令,命渤海河间两地太守征召兵马,在河间集结待命。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涿县城下,旌旗招展。

    伴随着田豫和赵云击溃沽水袁军之后,长驱直入,便占领了安次。

    随后,张辽挥兵北上,在良乡击溃袁军主力。此时驻守良乡的袁军,可谓是群龙无首。所以张辽兵马抵达之后,便迅速溃败。张辽和赵云两部兵马,与阳乡汇合一处,刘闯也随之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夺取了涿县之后,幽州的战局也迅速变得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代郡乌丸大单于能臣氐,在诸葛均的游说之下,很快便宣布归化。

    刘闯旋即拜能臣氐为乌丸单于,命徐盛率部西进,诸葛均为军中长史,配合能臣氐长驱直入,进驻代郡。

    代郡太守韩珩,为幽州名士。

    其人少丧父母,奉养兄姐,以俤闻名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韩珩曾拜在卢植门下求学,虽然只短短数月,却一直以门生自居。韩珩这所谓的门生,和刘备那种门生不太一样。刘备拿着卢植弟子的名号,四处招摇。韩珩则很少在人前说起此事,但是在卢植死后,他对卢氏一族颇为照顾,与卢毓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。

    刘闯夺取涿郡之后,韩珩便接到一封卢毓的书信。

    皇叔乃汉室宗亲,国之砥柱。

    今皇叔进取幽州,非为诸侯之名,实为我汉室扬威。自桓灵以来,边塞兵备废弛,异族寇边不止。前有白马将军,后有袁绍,皆国贼耳,非为幽州百姓顾虑。皇叔自入幽州以来,定乌丸,战鲜卑,联夫余,取高句丽,实我汉室自桓灵以来,数十年从未有之威风。

    子佩忠义,皇叔久闻大名。

    如此,何不归附皇叔,辅助汉室,以定我幽州生民所虑?

    幽州本苦寒,自公孙袁绍以来,更屡遭战火。百姓疲惫,民心思定。弟知兄大才,故而斗胆向皇叔举荐,还请兄长三思。

    韩珩,表字子佩,幽州代郡人氏。

    在接到了卢毓的这封书信之后,韩珩便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在三思之后,他最终决定,听从卢毓的劝说。下令代郡各地切勿抵抗,迎接汉军到来……

    徐盛可谓是兵不刃血,占领了代郡。

    同rì,荀谌命魏越为先锋官,武安国为副将。顺利攻陷云中。

    高干急忙命雁门太守彭安调集兵马,试图阻拦荀谌的脚步。可谁料想代郡失守,汉军屯兵高柳。徐盛率大军出长城,攻占强yīn,与荀谌大军遥相呼应。彭安见此,不敢在轻举冒进,只得屯兵定襄。以防被汉军偷袭。

    时间,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。

    这一rì,刘闯亲率涿郡文武,来到涿县城北十里亭外等候。

    远处。一队袁军兵马,屯驻于洮水河畔。

    张郃高览两人风尘仆仆,一脸疲惫之sè从袁军大营中行出,来到十里亭外。

    看到刘闯带着一干文武等候在路旁。张郃高览两人不由得一怔,忙不迭就要下马参见。哪知道不等二人下马。刘闯大步流星,便到了二人马前。

    “皇叔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刘闯走到张郃高览马前,探手便抓住了两人胯下战马的辔头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张郃高览惊慌失措,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俊乂观治,切莫下马。

    我今rì为你二人牵马,并非是因为你二人前来投效,实为我涿郡百姓为之。

    两位将军乃国之栋梁,更难得深晓大义。若非两位将军主动劝说涿郡各县兵马归降,我少不得便要出兵征伐。到时候兵戎相见,勿论是谁胜谁负,苦的都是涿郡的百姓生民。两位将军今rì前来,令涿郡父老免去刀兵之祸,我便为两位将军牵马,又算得是什么大事呢?”

    刘闯一番话,令张郃高览二人更是惶恐。

    伴随着刘闯牵马走出几步之后,张郃高览便从马上下来,匍匐地上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皇叔不以我二人降将之身,以国士代之,我等早已心服。

    今rì前来,只盼为皇叔效犬马之劳……”

    刘闯松开辔头,伸手将张郃高览二人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他左看看张郃,又看看高览,忍不住放声大笑:“我得俊乂观治,如久旱逢甘露,幽州大势定矣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着张郃高览二人的手臂,把臂而行,登上早已等候在十里亭外的车仗。

    正如卑湛所猜测的那样,张郃高览两人离开,并不是不想投效刘闯,而是觉得自己无甚功劳,无颜在刘闯帐下立足。

    所以在离开涿县之后,张郃高览两人便兵分两路,一个往五阮关,另一个则直奔北新城。这两处,皆有袁军屯守驻扎。张郃高览二人在军中的威望极高,特别是在麴义死后,张郃接手先登营,安抚当年先登营士卒,使得许多人对他心存好感。

    五阮关守将严敬,曾为张郃部将。

    听张郃向他陈述遭遇,严敬感同身受,于是便立刻响应,率部起事。

    而高览则成功说降了北新城守将,伴随着两边起事,刚在范阳站住脚的袁熙不禁大惊失sè,慌慌张张逃离范阳,直奔中山国而去。张郃与高览率部在范阳汇合之后,便立刻通报,归附刘闯。

    原本还处于观望状态的涿郡各地豪强,见此情况便知道,袁绍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于是,张郃高览率降卒前来涿县,沿途各县,纷纷投降……

    刘闯在涿县得到消息之后,也不禁感到惊喜。

    没想到,卑湛居然真的说中了二人的心思,张郃高览这一投降,也预示着幽州战事,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这比刘闯所预计的要早很多,也使得刘闯心中快慰不少。

    幽州之战结束的越早,他就能得到更充足的准备时间……沮授已在高阳招兵买马,相信用不得多久,就要有一场苦战。若是在沮授出兵幽州时,幽州战事尚未平定,势必会造成更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张郃高览这一投降,投降的好,投降的妙!

    刘闯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两人,于是便有了今rì这一番举动。

    当晚,刘闯在涿县府衙设宴款待张郃高览二人。

    张郃高览从五阮关和北新城带来了近八千降卒,再加上此前刘闯在良乡和涿县收拢的俘虏,已近两万之多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在北新城时,便听闻袁绍派沮授沮公与前来。

    今沮授屯驻高阳,正秣兵厉马,相信用不得多久,他便会兵发北新城。如此一来,涿郡必将战火重燃,到时候各地豪强,势必会再次动摇,与主公治理幽州不利。末将在路上,思来一计。与其沮授出兵,倒不如主动出击,夺取易县。到时候凭易水之险,定能阻挡沮公与。”

    刘闯闻听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    他向徐庶和卑湛看了一眼,心中对张郃有多了几分称赞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张郃尚未来之前,徐庶就和刘闯提过主动出击的事情,“与袁绍之战,绝不可在幽州展开,必须要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而当时徐庶的建议,与张郃所言不谋而合,便是夺取易县。

    没想到,张郃居然主动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刘闯先前还有些犹豫,该派谁来担当重任。

    而今张郃既然站出来,刘闯心中也就有了定夺!

    “俊乂,从北新城而来,一路定然辛苦。

    我本该让你二人好好休整一番,只是现在看来,恐怕是要再烦劳两位。我yù使两位将军统兵五千,元直为军师,夺取易县,阻拦袁军北上。子龙与国让也率部五千,西进五阮关驻守。

    不知几位将军,可愿意辛苦这一遭吗?”

    赵云闻听,毫不犹豫起身道:“主公差遣,云绝无推辞。”

    张郃高览则面露惊喜之sè,他二人也没想到,刘闯竟然这么快就差遣他二人,而且是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“末将定效死命,不使袁军渡易水半步!”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