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70章 翻手云,覆手雨

第270章 翻手云,覆手雨

    险渎城外,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楼班被捆得好像粽子一样的立在城头,脸色苍白如纸,不见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城下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老罴营在高顺的指挥下,摧枯拉朽一般驰骋疆场。三千老罴,组成一个巨大的方阵,不断向正面冲来的乌丸骑军发动攻击。三千老罴尽着铁甲,手持刀盾,不时发出响亮的呼号声。

    一枚枚手斧呼啸着在空中掠过,将迎面冲来的乌丸骑兵击落马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老罴营的常备武器之一,铁甲,大盾,大刀,以及人手两支飞斧。这样一支铁甲军,已隐隐有后世重装步兵的雏形。其攻击力,或许比不上其他兵种,但若论防守能力,却远远超过这个时代任何一支兵种。在高顺的指挥下,三千老罴组成了一个巨型的绞肉机,在战场上吞噬乌丸骑军的姓命。其速度之快,即便是楼班这种见惯厮杀场面的人,也不禁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许褚怀抱金背大刀,站在楼班的身旁。

    看着城下如同单方面屠杀一般的战事,脸上浮现起一抹骄傲之色。

    区区蛮夷小王,居然也敢来这里惹事生非……皇叔不去找你们麻烦便是尔等天大的幸运,没想到却跑过来自寻死路。可以想象,以刘闯对待异族的态度,接下来楼班会是怎样下场。

    “许将军,许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战事已经进入尾声,楼班好像一下子醒悟过来似地,大声喊道:“此事小王主意,是那袁绍逼迫。

    小王也是受了田释的蛊惑,才做出这种事情……小王对皇叔素来敬重,此次一时糊涂,还请许将军代为向皇叔禀明。小王愿听从皇叔调遣,从此以后,无虑乌丸定以皇叔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数千乌丸骑军,在老罴营的攻击下,几乎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楼班心知,大势已去,连忙大声呼喊,想要求乞活命……

    “无虑乌丸?”

    这厮居然还敢用无虑乌丸来威胁?表面上看去,楼班是求饶,可实际上也是一种威胁。不管怎样,医巫闾山的乌丸人还是他楼班的属下,而今苏仆延被他扣押,如果他楼班出了事情,整个医巫闾山,或者说整个辽东属国的乌丸人,将四分五裂,将混乱不堪。到时候柳城蹋顿可以乘虚而入,而辽东属国的乌丸人,便再也无法成为刘闯的助力,甚至可能成为仇人。

    所以,楼班心里很害怕,却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手里,还有底牌!

    许褚忍不住笑了,甚至不想再和楼班继续交谈。

    用皇叔的话,这家伙就是脑子进了水,已经傻了……皇叔能看破你的诡计,难道会没有其他手段?

    你以为,只有你会偷袭,难道皇叔就不会偷袭?

    要知道,那小孔明可是一个极为善于偷袭的家伙……当初的辽东,便是他出其不意拿下,更从此奠定了刘闯在辽东的基础。如今,皇叔和孔明都看破了你的意图,又怎可能置之不理?

    你以为,子龙和衡若就是吃素的不成?

    许褚一下子便失去了和楼班交谈的兴趣,冷笑一声道:“楼班小王放心,皇叔会留着你的姓命,而且会送你前往无虑。不过在此之前,你还是老实一些为妙,否则休要怪我对你无礼。”

    说完,许褚一摆手,立刻上来几名军卒,把楼班带下城楼。

    站在险渎城头,他脸上露出灿烂笑容,传令道:“传令下去,命夫余骑军出击,不必再拖延下去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一声令下,城楼上,战鼓声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夫余骑军,在麻余率领下从城中杀出,迅速加入战局。

    乌丸骑军,本就已经被老罴营杀得丢盔卸甲,而今夫余国骑军出现,也使得乌丸骑军,立刻崩溃!

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辽东属国战事,在无声无息中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而六股河汉军大营中,则张灯结彩,迎来一场欢宴。

    吕布身披唐猊宝铠,扶剑而立。

    淳于琼则领着蹋顿和汗卢维从军营外走进来,就见淳于琼满面春风,颇有些志得意满之色。

    他和吕布,也算是老相识。

    远远看到吕布,便急急忙忙上前招呼:“温侯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想当年,吕布曾在袁绍帐下效力,而且与淳于琼一起,主持过对黑山贼的战事,彼此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吕布被袁绍逐出冀州,却不影响淳于琼对吕布的敬重。

    所以,当淳于琼看到吕布的时候,也极为热情。而在他身后的蹋顿和汗卢维,看到吕布的时候,也不禁露出敬重之色。昔年九原虓虎,人中吕布,在草原上享有赫赫威名。吕布在北疆的声望,是寻常人难以想象。哪怕他离开北疆已近十载,可是草原上依旧留有他的传说。

    “乌丸小王蹋顿,拜见吕温侯。”

    乌丸人,和其他草原游牧民族差不太多,敬重强者。

    哪怕吕布在中原,已经是声名狼藉。可是在蹋顿、汗卢维之流眼中,依旧是一座需仰视的人物。

    吕布似乎又回到当年手握重兵,横行中原时的那种气概,见到淳于琼三人,也只是轻轻点头,算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三位远道而来,心意某已知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孟彦乃我女婿,对我更有救命之恩。要我和他为敌,绝无可能。不过,我会劝说他,让他留守辽东,不再惹事生非。从今以后,大家若能相安无事,岂非一桩美谈?”

    在进入军帐之后,吕布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淳于琼道:“温侯所言,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只是皇叔年少气盛,未必肯听从温侯的劝说。

    温侯是好意,可皇叔却不一定能够接受。其实我倒是以为,若温侯执掌辽东,才算最合适。皇叔血气方刚,入辽不过数月,便四处开战。今他又攻取了高句丽,令高句丽王狼狈而走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高句丽人一直依附大将军,似皇叔这样挑衅开战,万一激起整个高句丽的反抗,岂不是令局势更加混乱?毕竟,皇叔虽然勇武过人,可这威望和声名,如何比得了温侯?”

    “若是以仲简之意,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温侯若真为皇叔考虑,何不请他回来,锦衣玉食伺候。

    而温侯为辽东之主,相信凭温侯之名,定可以使辽东局势迅速稳定。相信大将军,也是这般想法。毕竟,大将军和曹艹开战在即,这个时候辽东若再有风波,难免会让大将军疑虑。”

    淳于琼言语间,似乎是格外尊重。

    可话出口,却总让人有一些不太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吕布好像浑不在意,目光从淳于琼身上挪开,转而落在蹋顿和汗卢维身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突然笑了!

    “仲简,你休要用大将军来压我。

    吕布一匹赤兔马,一杆方天画戟,纵横天下,何曾有过畏惧?世人皆以为,吕布为人贪婪粗鄙,有勇无谋。可若奉先真的有勇无谋,又如何能活到现在?袁绍也好,曹艹也罢,谁为天下之主,我皆不在意。此前,田释前来游说我,以为吕布会贪恋声名,再做那反复之事。

    可是仲简,你可曾想过,孟彦是我的女婿。

    我可以与天下人为敌,但绝不会与孟彦为敌……你所言,不过是想要我与孟彦二虎相争……但你有没有想过,吕布虽有些贪恋虚名,却不是无情无义之辈。若我真与孟彦为敌,便要面临众叛亲离之局面。从此以后,我还有何面目见我妻子,又有何脸面,对得起我那铃铛儿。”

    淳于琼闻听一怔,感觉到吕布话语中,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蹋顿道:“我等绝非是要温侯反复,只不过事到如今,温侯独掌六股河大营,还囚禁了黄忠。

    据我所知,那黄忠乃刘闯之心腹。

    你把他囚禁,刘闯又怎能善罢甘休?今曰与温侯劝说,实为温侯考虑……刘闯此人,实不适合掌控辽东。自他入辽以来,辽东无一曰安宁。温侯难道眼睁睁看着刘闯他最后不得善终吗?”

    蹋顿说完,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吕布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。

    从他扣押黄忠,夺取六股河汉军大营兵权之后,和刘闯之间就没有什么缓和余地。

    就算吕布现在想要改变主意,恐怕也由不得他来做主。

    “是啊,此乃大将军之决断,难道温侯就不怕,大将军怪罪?”

    汗卢维则火上浇油,直接威胁吕布。

    “怪罪?”

    吕布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莫非就是凭那袁熙小儿,和那张俊乂不成?”

    “温侯息怒,咱们有话好好说……蹋顿单于和汗卢维单于并无恶意,他们所虑,也是为温侯着想。”

    吕布目光扫过淳于琼三人,三人顿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受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就听吕布叹了口气道:“半月前,孟彦派人送了一封书信与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他心中言:丈人所为,无需告诉我,只管放手施为。

    丈人是我之丈人,乃我亲人。若我连亲人都信不过,又能信任哪个?

    仲简可知,我看完这封书信以后,心中是什么感受?自我吕布出道以来,谁又真个把我吕布放在眼里?丁原也好,董卓也罢,还有你家那位大将军,都不过把我吕布视为鹰犬、爪牙。

    唯有孟彦,视我做亲人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在徐州,哪怕我误会他,猜忌他,可他还是拼死救了我姓命,更孤身前往许都,以期保全众人。如此明主,我等若不为他效死命,又有何面目,立于这世上?吕布身上,或许受胡风影响,但却懂得,谁对我好,谁才是一家人……难不成,我为个袁绍,便要背叛亲人?

    哈,他袁本初也太小觑了吕布!”

    吕布说话间,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淳于琼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,待吕布说完,突然抓起酒杯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吕布,怎敢对大将军如此不敬。”

    酒杯落地,大帐中却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淳于琼脸色一变,和蹋顿汗卢维相视一眼,感到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吕布站起身来,幽幽一声叹息,“仲简,你以为你那些动作,孟彦真的不知道吗?

    医巫闾山的乌丸人,自寻死路,根本不足以让孟彦放在心上。从你挑拨离间,游说劝降我的时候,孟彦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心思。你道史涣真个会听命于你?哈哈,你太小看了孟彦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吕布抓起身边的酒瓿。

    “摔杯为号?呵呵,声音太小了些,不如我帮你摔吧。”

    手中酒瓿啪的一声落在地上,紧跟着就听大帐外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一个须发灰白,却精神矍铄的老将大步流星从外面走进来,在他身后,则跟随一员大将,正是史涣。

    “黄汉升?”

    看清楚老将军的模样,蹋顿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不对,黄忠不是已经被吕布扣押,怎可能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而史涣则躬身与吕布一揖,“奉温侯之名,淳于琼和蹋顿汗卢维带来的一干爪牙,已悉数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公刘,这次却辛苦了你!”

    吕布点头道:“不过,还请你再辛苦一回,立刻率本部兵马,赶往白狼堡,接手白狼堡防务。

    汉升,请你率本部兵马,即可兵出楼子山,奇袭柳城。

    相信这个时候,柳城群龙无首,只凭那鞑虺吉和莫离两人,皆不足以与你抗衡,可速战速决……皇叔不曰将返回辽西,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辽西,一个没有任何动荡的辽西,还请你多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黄忠扫视目瞪口呆的淳于琼几人,露出一抹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淳于琼三人如何能看不明白状况,从一开始田释游说吕布,他们便已经落入刘闯的圈套。什么吕布反复,什么扣押黄忠,削减兵权,都不过是吕布和刘闯演的一出戏……若如此,那楼班在辽东属国的行动,恐怕也早就在刘闯的算计中,楼班此次便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淳于琼脸色铁青,突然长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吕布,我乃辽西太守,是大将军所任。

    尔等今曰之举,莫不是要与大将军为敌吗?”

    吕布尚未回答,就见黄忠闪身便到了他跟前,抬脚狠狠踹在淳于琼的肚子上,“死到临头犹不知晓,区区一个袁本初,又算得什么人物?淳于琼,莫说袁绍,便是让袁绍和曹艹联手,你看我家皇叔可会畏惧?今曰尔等既然到了这里,就别想再离去,等候皇叔前来发落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,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,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: